史上第一混搭
字体:16+-

第一卷 龙门客栈 第五十八章 502真好用

车在苏竞的指引下进入一片小区,此时正是晚上下班时间,她领着我下了车站在一栋单元门前,眼睛不住地盯着进进出出的人们。

不多时,一个长相普通的中年人提着一袋菜走过来了,苏竞低声道:“就是他!”

我关切地问:“怎么样?”

苏竞顾不上回答我,猛然上前一把拽住了中年人,那人吓了一跳:“你干什么?”

苏竞直愣愣地问:“最近这几天你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中年人云里雾里道:“你问这干什么?”随即恍然道:“你是中医吧?前几天我有一次睡到半夜忽然身上发冷,您是不是看出什么不对劲来了?”

苏竞道:“之后呢?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

那人道:“那倒没有,您是不是给我开个方子什么的?”

苏竞淡然道:“不用了,以后就没事了。”

在中年人『迷』惑的眼神里,苏竞来到我跟前黯然道:“他身上的剑气确实不见了,我们走吧。”

我回头看看那中年人,挺为他惋惜,好容易有了这样的奇遇,结果还是成了路人甲。。。。。。

苏竞低头不语慢慢往前走着,喃喃道:“看来李坏他们的确有特别的办法。”

我担心道:“那王金生会不会有危险?”

苏竞道:“起码『性』命无忧,而且李坏未必一时就能找得到他。”

“那我们先回去吧。”我看看身上的“马甲”说:“至少把这东西还给政府,晚了该说不清了。”

。。。。。。

回到宾馆,段天涯正坐在那往腰上贴虎皮膏『药』,苏竞一个箭步窜上前拽着他的脖领子把他拉起来,喝道:“你们来刺杀剑神的最后一步计划是什么——你们怎么回去?”

段天涯茫然道:“回去的事『情』都有陆人甲安排,如果任务完成我们跟着他就是了。”

苏竞放开他,失望道:“你果然什么也不知道。”

老吴出来问:“怎么了?”

苏竞把碎了的手镯掏出来放在桌子上,疲倦得一句话也不想说了。

我把今天的经过讲述了一遍,老吴咋舌道:“竟有这样的事?”

金诚武道:“我有点不明白——”他对苏竞道:“你不是说你们大陆的力量到这个世界以后只能发挥出平时的三成么,怎么坏道人刚得小龙三成剑气就能和你打个平手了?”

苏竞道:“我也想不通,而且他得到的只是剑气而已,就算技巧、速度这些方面靠他自己的素质补足,也应该不是我的对手才对。”

老吴提心吊胆道:“这么说来如果再让他随便找到点小龙别的力量,连你也斗不过他了?”

苏竞沮丧地点头:“看来是这样。”

我表『情』肃穆道:“老吴、老金,还有各位,咱场面话不说了,以前你们住在我这我就当多『交』几个朋友,现在『情』势不同了,哥们我现在是朝不保夕,你们该走就走吧。。。。。。”我看看段天涯说:“还有你,你也走吧,别跟我这混了,昨天我看到你都能蹦了。”段天涯假装什么也没听见把头转过去了。。。。。。

QUaNbEn5.com,免费小说【全本小说网】

众人面面相觑,金诚武率先道:“你这叫什么话?敢『情』你一直没拿我们当朋友啊?“黑山老妖道:“本来我还不稀罕在你这呆着,不过你要说这话我还非赖这不可了。”

老吴呵呵一笑道:“看来小龙还不了解我们,我们这些人都是老牌妖『精』了,寿命这东西看得很淡,所谓人算不如天算,趋吉避凶这句话对我们没有意义,倒是小倩,你还年轻,你出去躲一躲吧。”

小倩淡淡道:“事『情』因我而起,吴大哥再这么说我生气了。”小倩对我着我深深一躬道,“小龙哥,都是我连累了你,如果没有我,你也就不会惹上坏道人了。”

我嘿嘿一笑道“既然大家都这么给力,这种话就不要说了。“看着小倩,我忽然想起王庆提过的一个词,不禁问老吴,“什么叫过纯『阴』之身啊?”

老吴茫然道:“哦,这个却不知道。”

就听正下楼梯的刘老六接茬说:“纯『阴』之身是指过世的『女』子魂魄不散,又能修炼出『肉』身,不过这样的人物百年难得一见,非得是至纯至『性』的『女』子所不能。

我恍然道:“所以小倩就算纯『阴』之身?“小倩脸一红道:“你说这个干什么?”

我说:“我今年见到王庆了。”

小倩脸『色』一变道:“他说什么了?”

我讷讷道:“反正没好话呗。”

刘老六听完我的介绍说:“照你说的王庆能在白天显形,应该也能修成了『肉』身,那就是所谓的『阳』『阴』之身。。。。。。”

我忙问:“『阳』『阴』之身又有什么说法?”

刘老六又从他的包包里掏出那本破破烂烂的书边翻边道:“我看看。”敢『情』他都是现翻,刘老六翻了一会指着书上的某行字道:“有了——『阳』『阴』之身指男子过世后魂魄不散修成『肉』身,因我『阴』『阳』相抵,所以其法力低微,若想再有发展,需与纯『阴』之身的『女』子『交』合,然。。。。。。”

“然什么?”

“你等等,这一行字糊了——然『阴』『阳』之身与纯『阴』之身可须臾依附与修为不及其者或凡人『体』内,吸取少量法力『阳』寿穿与第三者,此为邪法,上古时期多有邪士饲养此类衰鬼为祸人间,其法比与渔者饲之鸬鹚,有亏大德,我茅山派弟子不可习也。”

老吴翻译道:“意思是说『阳』『阴』『体』和纯『阴』『体』的人可以附身在修为不如他们的人身上,把这些人的法力偷走送给另外的人,这就好比渔夫养着鸬鹚给自己抓鱼一样,在道德上是卑劣的,茅山派的人不许学这种邪法。”

我一拍大腿:“我有点明白李坏是怎么偷走我的力量的了——他叫王庆附在别人身上,然后通过他把力量转换到自己『体』内,王庆就像是偷汽油用的那根管子,只是个导『体』。”

苏竞道:“身上有你三成剑气的人,论修为比李坏也只高不低,怎么会连王庆都不如?”

我说:“你别忘了,那些剑气只是潜伏在他们的身『体』里,可他们并不会用,说白了他们还是跟普通人一样,下午咱们找的那个人说有天晚上睡觉发寒,肯定就是被王庆附『体』了。”

苏竞若有所思道:“大略如此。”

我重重在小倩肩膀上一拍,贼忒兮兮道:“小倩啊,看来哥拿回东西的事『情』还得着落在你身上!”

小倩纳闷道:“我?”

我说:“他王庆怎么拿,你也怎么拿,别忘你是纯『阴』之『体』,不比他差小倩道:“可是我不会附人『体』吸『阳』寿这些歪门邪道啊。“我转向刘老六道:“你那书上后面是怎么说的?”

刘老六把那破书冲我展开道:“方法还真有,但是缺了半篇,我爹说他从我爷爷手里继承下来的时候就这样,大概是哪位老祖宗故意撕掉的。”

我一把抢过递给小倩:“你看得懂吗?”

小倩接过来后看了几眼道:“前头不难,说的都是如何灵魂出窍的内容,可是后面缺了的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黑山老妖道:“这个我倒是能勉强教教你,那些年我全靠吃人活命,有时候碰到法力低微的人也顺便吸吸他的修为。”

老吴叹气道:“你们这是逼着小倩走邪道啊。”

不等我说话,小倩决绝道:“为了小龙哥,我就走一回邪道!”

我感动道:“好妹妹,那就全靠你了。”

小倩勉强一笑道:“其实也是为了我自己,与其落到坏道人他们手里,我宁愿魂飞魄散。”

苏竞拽了我一把道:“你也别真的全靠小倩,她帮你找回技巧那些东西不难,剑气方面还得靠你自己,就说王金生吧,我发现他身上有一部分剑气已经跟他融合,万一小倩一个不小心搞砸了,小丫头就真的魂飞魄散了。”

我苦着脸道:“还得我亲自学?”

苏竞拿出一个丝绸织的小册子来递给我道:“这上面是我根据自己的心得写的修炼笔记,亟需了如何能从一个普通人快速达到剑师的诀窍。”

我一把拿归来胡乱翻着道:“有这种好东西你怎么不早拿出来?”

苏竞道:“大陆和你们这边字『体』不通,另外有些地方也得我亲自讲解你才会明白,你先带在身边吧。”

我一看上面的字,有很大一部分像是繁『体』字,另有一些就完全不认识了,不过大概也就是写“丹田”“经脉”之类的词汇,隐隐约约能看懂个两三成。

我随手往『屁』兜理一揣,拍拍手大声说:“好,下面大家就各行其是,咱们秣兵厉马跟李坏那老杂『毛』拼了!”

苏竞从后面拍拍我:“那你呢?”

我嘿嘿一笑:“我嘛。。。。。今天很累了,你放心,哥明天一定发愤图强,在说——”我把金缕『玉』衣放在身上道:“我得先把这个麻烦『处』理掉,这玩意在咱们手里多一天就跟定时炸弹似的。”

苏竞叹了口气道:“我只是希望你明白:李坏并不是我们的最终目标,但他确实是个问题,他有王庆,我担心他先于我们找到另外四成剑气,真要是那样的话,那就谁也制不了他了!”

我不耐烦挥手道:“放心吧,错不了。”

苏竞有些发呆地看着桌上的碎手镯,出神道:“以后的路任重道远,我最担心的其实不是李坏,而是我最终能不能回去,陆人甲身为一代宗师又受『国』所托,就算我能捉住他,他也未必肯妥协。”

我见他触物伤『情』,随即把那些碎手镯都摆在一起,从抽屉里拿出一小罐502来说:“你也别难过了,我给你粘起来,起码还能留个念想。”我把手镯拼出个大概齐的样子,然后抹上胶,一块一块地对着粘,起来,没用十分钟就勉强弄在一起了,可是原本晶莹『玉』润的一个『玉』镯子给我粘得千沟万壑暗纹丛生,苏竞一看更伤心了。。。。。。

我一手把玩着手镯,一手拿着电话,看着面前的金缕『玉』衣发呆,我得好好想想该怎么跟铁继理说,现在东西是找回来了,可地鼠依然在逃,作为**他肯定得对我刨根问底,我得把话编圆了。

老吴见别人都聚在一起忙活,就他和金诚武闲坐着,呵呵一笑道:“后生可畏,倒是把咱们两个老家伙落下了。”

金诚武看着眉头紧皱的苏竞道:“那倒未必,其实再添几个帮手咱们还是可以帮得上大忙的——就算不用手镯和陆人甲,把小苏竞送回去也并非什么难事。”

“啊?”我和苏竞一起惊讶地叫了出声,注意力全部转移了过去老吴听金诚武说到这,神『色』郑重道:“你是说动用五形大阵?”

金诚武点点头。。。。。。

我不禁伸长了脖子道:“那是什么东西?”说话间,我拿着『玉』镯子的手无意识地往下一耸拉,手镯和桌子上的金缕『玉』衣碰触到了一起,我猛然觉得眼前一片恍惚,那裂纹横生的手镯像有了吸引力似的从金缕『玉』衣中带出一片晶莹的绿『色』,瞬间光华大作!

苏竞本来专注在老吴和金诚武身上,忽觉我这边不对劲,随意地回眸一望,顿时大惊失『色』,高声叫道:“小龙小心!”

然后一切都已经晚了,我只觉得眼前万物攸乎逝,苏竞、老吴、金诚武、小倩。。。。都化作一片模糊影子消失,紧接着我脑子生出一阵强烈的晕眩,就此人事不知。当我再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

http://www.quanben5.com/n/shishangdiyihunda/135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