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混搭
字体:16+-

第四章 男人何苦为难男人

经过这么一闹,监狱里的其他男犯也都把目光望了过来,那几个『女』看守见我们已经住了手,也不再过来,只是饶有兴趣的看着我——拿眼神,就好像咱们这个世界里男人看『女』人打架那种笑吟吟的神『情』。

武婴正坐在地上哭,那刘司牢推开众人走了进来,手里抱着一『床』被褥,看见满脸是血的武婴,喝问道:“这里怎么回事?”她指着武婴道,“不是不让你闹事吗?“武婴抹着眼泪道:“怎么是我闹事呢?”

我心一提,这小子要是告刁状我恐怕得吃不了兜着走,不管是哪的监狱,出现暴力斗殴这种事『情』肯定都是严惩不贷的。

刘司牢在他腿上踢了一脚道:“那你的脸是怎么回事?”

武婴擦了一把脸,抬起头茫然道:“怎么了?”

“你的脸,谁把你打成这样的?”

武婴道:“我自己摔的。”

他这么说我大感意外,不禁朝他递过去一个赞许的眼神,武婴却假装妹看见,盯着刘司牢道:“真的,我自己摔的。”

“哦?”刘司牢似笑非笑地扫了我一眼,又问其他人:“是这样吗?”

其他男犯相互看看,这才乱七八糟地应道:“真的,我们亲眼看见的。”

“哼哼。”刘司牢只笑了一声,竟然就此揭过,她把那『床』被褥塞进我怀里道:“司营大人要见你,跟我走吧。”

就这样,我在一片异样的眼神中跟这刘司牢走了,走在路上,我还在想这群人为什么替我打掩护,我频频回头张望,那群人已经散开了。。。。。。

刘司牢又把我带到那间木屋前说:“你自己进去吧。”

我心怀忐忑走进去,那个满脸凶悍的司营仍旧坐在那,桌子上摆着我换下来的衣服和随身被没收的东西。

『女』监狱长坐在那里『阴』沉沉的,像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欠她二百吊钱似的,见我进来第一句就问:“你说你不是干皮『肉』营生的,那这些钱怎么解释?”

我一看就暗叫不好,她手边正在摆弄的是那个美妇临走时给我留下的那些金子,她走得匆忙,把荷包里的东西全倒下就跑了,那些金子说多不多,也有一小堆,我虽然不知道那些数目是多少,可乍一看也觉得是不小一笔钱,迎着这位司营大人炽热的目光,我忽然灵机一动,笑嘻嘻道:“这不是您的钱吗?”

司营神『色』一顿:“哦,怎么成我的钱了?”

我摊手道:“那些钱本来是我捡的,留在我身上也没用用,就当孝敬司营大人吧。”

司营嘴角向上一耸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你叫什么名字?”

“龙洋。”

“龙洋,我记住你了。”

我暗暗一拍大腿,看来果然没用不偷腥的猫,尤其是监狱这种靠山吃山的地方,监狱长不克扣犯人怎么发财?关于这个我也有着丰富的经验,我爸刚进看守所那会孟姨为了以防万一,特地叫了十几个小弟装成打群架被抓进去保护他,这只是小打小闹,重头戏在于给所长送了。。。。。。具『体』数字不方便说,反正当时购买一套房了(现在也就买辆二手夏利,这房价涨的,啧啧),事实证明,在里边,一个管教比十几个小弟有用多了,所以任何时候都要学会审时度势——总之我爸那点经验今天我算是都用上了。与其放着这笔我拿不到的钱让这个老『女』人眼红,不如做个顺水推舟的人『情』。

qUAnbEn5.Com,免费小说【全本小说网】

司营把玩着那几锭金子,盯着我说:“如果上头的人问起这笔钱来,你怎么说?”

我莫名其妙道:“什么钱?我没见过。”

“真没见过?”

“真没见过!”

司营手点着桌子笑了起来:“没想到你还是个聪明人。”

我嘿嘿道:“过奖过奖。”

司营像对熟人诉苦似的说:“我这像你这种聪明人还真不好找。”她把双手枕在脑后靠在椅子里,打量这我说,“你没什么家里人了吧?”

我胡乱点头道:“没了。”

“嗯,有的话你也不会干这个了——这么说也没人会来保你出去?”

我有点头。

司营笑眯眯地细细抚摸那几锭金子道:“那你的那个恩客呢?大家都是聪明人我打开天窗说亮话,如果你能提供她的信息,我可以找人帮你透个信给她——能用这种官金的人想必是朝中权贵,假如她还念着你,一定不介意花点小钱保你。”

我一听又来了,他们是认定我是干那个的了,但是现在任何解释都是多余的了,这个老『女』人一门心思钻进钱眼里,无非是想多讹几个钱,我只得老实道:“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我还什么也没顾上干呢就被带到这里来了。”

司营顿时收敛起笑容,一字一句道:“那你最好盼着她快点想起你来,不然我也帮不上你。”

我还想说什么,她把手一挥:“你可以走了。”

我心里暗骂一句,刚走到门口,就听背后司营道:“至于你的这些金子。。。。。。”

我忙回眸一笑:“是你的金子。”

。。。。。。

回去的时候太『阳』落山,放风已经结束,犯人们在一个简易凉棚外排成长长的两队准备吃晚饭了,刘司牢把我放在队尾自顾自地去了。

从现实世界穿越到这个倒霉地方,好几个小时我水米没打牙,这时一股饭菜的香味飘来,我禁不住踮起脚尖无意中问了一声:“吃什么呢?”两排犯人一起回头见是我,不禁都愣住了,我肚子饿得厉害,扬起脖子看了看前面长长的队伍,忍不住催促道:“前面的快点啊。“哪知我一说话,排在我头里的两个犯人立刻默默地走在一边给我让开一条道路,然后像被传染似的,他们一个个不声不息地绕到了我身后,排在最前面正是武婴和那个大块头,武婴一见是我,立刻也乖乖让在一边,棚子里负责打饭的也是一个囚犯,见我顶头过来,先讨好地冲我笑了笑,我左顾右盼道:“哪有碗?“那个打饭的犯人急忙从旁边桌子上拿了一只碗一双筷子递给我,随即用饭勺慢慢地给我舀了一碗菜,最后在菜尖上放了两个『黄』金的『玉』米饼子。

我看着那碗饭菜,颇感意外,失笑道:“伙食不错呀。“我原以为监狱里吃的是那种能把人嗓子拉破的糠窝窝呢,再看那菜,白菜茄子中间居然还飘着几根『肉』丝,不禁食指大动,打饭的犯人赔笑道:“大哥您慢吃。”我冲他点点头,走到一边大口大口吃起来,第二个轮到是武婴,那个负责打饭的人也照样给他发了两块饼子,但菜就没有给我的那么多了,只有平平的一碗,到大块头时,连饼也成了一块。

看到后来我有点明白了,别看是一顿饭,这里面也分尊卑的,排在第一个的往往能受到格外的照顾,地位也最高,越往后质量越差,轮到最后几个人时只能分到些清汤寡水,饼子更是没得吃,打饭的人把饭盆倾斜起来,倒些残渣给他们,那些人似乎也都认了,端着碗躲得远远的,唉声叹气地吃。

吃饭的当间,武婴和大块头有意无意地贴近我,我始终不明白刚才武婴为什么带头帮我圆谎,我打他几乎所有人都看见了,他要揭发我我肯定够喝一壶的,不过这种地方只要不惹出太大的篓子,显然是秉承“民不告官不究”的,他不申诉,那些『女』守卫更是懒得找事。所以我很承他的『情』,冲着他招了招筷子,武婴赶紧端着碗一溜小跑凑过来。

“刚才不好意思啊兄弟,下手重了点。”

武婴赔笑道:“没什么,就掉了两颗牙。”

“我看看。”

武婴张大嘴给我看,我安慰他道:“没事,都是智齿,不影响你吃饭。”

武婴赧然一笑道:“那是那是,我也是活该。”

我笑道:“刚才你怎么不告我呢?”

武婴道:“咱这的规矩就是谁的拳头『硬』谁当老大,我栽在您手里也认了。”

我拍拍他肩膀道:“同是天涯沦落人,何苦呢?”

武婴听了个半懂不懂,胡乱点头道:“您说的是。”

我说:“我叫龙洋,你也憋老您您的了。”

武婴忙道:“那我以后叫你龙哥。”

我往他身后一看,那个大块头正躲躲闪闪地往武婴身后藏,武婴一把把他拉过来道:“还不快叫龙哥?”

大块头瓮声翁气道:“龙哥。”

我问他:“你怎么称呼?”

大块头道:“我叫余曼丽。”

我一听一口把刚吃进嘴里的菜全喷出来了:“我靠,你叫什么?”这么一号长得跟金刚似的家伙居然叫余曼丽。。。。。

余曼丽一见我咳嗽马上又躲到武婴身后去了。

武婴跟我赔笑道:“没见过世面,见谁都害怕,让龙哥见笑了。”

我见他碗里那块饼被他咬一口就要掉五分之四,随即问:“你这么大的个儿够吃吗?”

不等余曼丽说话,武婴无奈道:“这也是没方法,东西都是有数的,咱们多吃一口就有人少吃一口,你没见排在最后那几个连一口都没的吃么?”

我点点头,刚才打饭的时候队伍最后那俩个确实是连一口都没捞着吃,我把碗里的一块饼一分为二,指着他们俩道:“过来。”那俩人急忙跑过来,武婴却已经看出我的意思了,吃惊道:“龙哥,这可使不得,这是当大哥应有的待遇。”

我啐道:“『屁』话,都来了这了还当个『毛』的大哥。”说着夹了半块饼放到其中一个碗里,武婴大惊失『色』,赶紧把自己吃剩的半块给了另一个人。那两人千恩万谢。看我们的眼神都充满了感『激』。

武婴慨然道:“别看龙哥手狠,可是心软。”

我说:“大家能在这种鬼地方碰上也算一种缘分,尤其是。。。。。。”

武婴道:“尤其是什么?”

后面的话我没用说出来,还能是什么呢?在『女』儿『国』这种变态的地方,当老爷们本来就难的了,再相互倾轧有什么生趣?

我使劲在武婴的肩膀上一拍,黯然神伤道:“男人,何苦为难男人呢?”

http://www.quanben5.com/n/shishangdiyihunda/135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