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混搭
字体:16+-

第六章 监狱风云

躺在『床』上我一整晚都在想:假如我还能回去,我说不定会变成一个坚定的『女』权主义者一一只有受过那种不公正的待遇才能了解到弱势群『体』的悲哀。

经过武婴一番介绍,我发现『女』儿『国』是一个很特别的地方,这里不但皇帝将军都是『女』人,连挖煤夯土这样的工作也都是『女』人一肩挑,我注意观察了一下,『女』儿『国』的男人和『女』人其实跟其它『国』家『情』况一样:男人同样比『女』人高大,有力,喉结凸出,单把他们中的某一个放到别的地方你根本看不出他们有什么不同,所以我很纳闷这样的『女』权『体』制是怎么产生并传承下来的,不过转念一想也没什么说不过去的,人家在这种『体』制下不也好好地活下来了?而且活得还不错,『女』儿『国』算得上是联邦大陆上的大『国』,除了男人地位低一点,人家既没有被别的『国』家攻占,也没有民不聊生,谁规定男人力气大就必须得说了算?在人类诞生初期『女』人也确实比男人更能干,要没有她们摘的果子,就凭男人十天半个月才能抓一只老鼠人类早就全饿死了。

第二天一早我们被狱卒唤起,排队用冷水洗了脸,随即被带到一间大工棚里,十几条粗木桌子横亘其中,喜十人一组占一张桌子开始干活,狱卒在每人面前摆了一叠衣服,每人再发一个笸箩,里面有针有线,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在那些衣服的边上用金线绣齿花边,随着狱卒一声令下,男人们都熟练地飞针走线开始忙碌起来。

我拎起一件衣服来看了看,发现都是统一制式的兵衣,我碰砸旁边的武婴道:“这些衣服都给谁穿?”

武婴小声道:“飞凤军,咱们『女』儿『国』最『精』锐的部队,现在正是备战时候,军衣告紧。”

我好笑道:“军人就穿着这些绣着花的衣服去打仗?”

武婴道:“这是她们的窜服,也只有飞凤军有资格穿这样的衣

服。

我无奈地摇摇头,看着别人飞快地引针,我把手上这件衣服反过来掉过去就是无从下手,别说绣花,我连十字绣都玩不了啊……

我最想不通的就是军人的衣服上居然要绣花,这不就跟用史努比作军旗一样吗?不过一想到这是『女』儿『国』我也就很快释然了,其实这也是我到这里发现的又一个有趣的现象:这个『国』家所有的地方都充满了『女』『性』的黯号一一无论多么宕大的建筑都是用细砖细瓦砌成,而且喜用浮刻镂空,屋顶多加以彩绸彩带做装饰,把洛可可风格的繁复华丽发挥到了淋漓尽致;无论多么廉价的马车马鞍都有『色』彩鲜艳的图案描画出来;无论多么粗陋的用具都要加点细铁链红飘带这样的小装饰物,在『女』儿『国』,男人还是男人,只不过是没有地位的男人,『女』人也还是『女』人,还是喜欢浮光掠彩令人眼花缭乱的小东西、把所有和自己有关的物品都打扮得光鲜亮丽的『女』人,这么一看,军衣上绣花也就不难理解了。

QUAbEn5.COm。全本小说网

余曼丽见我犯难,悄悄地把我面前那些衣服都拿过去,:“龙哥你歇着吧,我帮你干。”

我扭头一看,就见一根细细的绣花针在他的十根棒槌似的手指间神出鬼没上下如飞,就跟缝纫机差不了多少,一朵朵整齐漂亮的金丝小花就像在初春绽放一般出现在他手里。

我不禁由衷佩服道:“你这怎么练的?”

余旦丽憨厚一笑:“男人嘛,谁还没学过几天刺绣,我就干这个在

行。

我说:“你绣这么快不是要崦别人多干吗?”

余曼丽看看四周,嘿嘿笑道:“我平时才不绣这么快呢。”敢『情』他看着傻,也有自己的小聪明。

我既不用干活,又不舱离开工棚,只得百无聊赖地东张西望,最后我的目光又忍不住下意识地望向棚子外头的那道铁门,监狱的内墙并不高,大概只有3米出头,假如要是有人肯和我配合的话,加上我上学那会练就的翻墙绝技,要跳出去似乎并非难事……

就在这时,忽然有人在我耳边道:“你不干活贼眉鼠眼地干什么呢?”我回头一看见是刘司牢,不禁胆虚道:“我……正学呢。”

刘司牢扫了一眼我和余曼丽,嘟囔了一句“男人家家的连绣花也不会?”就背着手走开了。

武婴:“刘司牢人看着傲一些,但对咱们其实不错。”

就这样,我在『女』儿『国』的男人监狱一待就是三天,慢慢地也和这里的人混熟了,在武婴和余曼丽的协助下,他们对我也都很服帖,我不用干活,每天要做的其实就是吃饭和睡觉,『日』子相比以前在客栈似乎没什么区别,可是我的心里却越来越燥热起来一一我来这可不是为了给一群唯唯诺诺的老爷们当老大来的,我得回去!

可是目前的『情』况下我只能一筹莫展,“越狱”这样的念头我连武婴和余曼丽也没敢透漏,他们会不会出卖我是一个顾虑,最主要的是他们

再有一年就刑满释放了,是不是值得跟我冒这个险呢?我不想让他们为难,而且看样子他们在这里过得优哉游哉也没有想要逃出去的想法。

这天终于出事了,我们正吃晚饭时分,就听男监营外面马蹄声大作,十几个『女』兵伙着一帮乡绅打扮的男男『女』『女』火急火燎地来到监狱门外,还有人打着火把,吵吵嚷嚷的一片人要见司营。

司营带着几个狱卒接出去,不多时接进一个犯人来,这人被一伙『女』兵用门板抬着进来放到『操』场上,左臂齐根断掉,浑身是血生死不知

那十几个乡绅模样的人围着司营窃窃『私』语,不住地用怨『毒』的眼神看门板上那人,发布。司营倒看上去笑眯眯不紧不慢的,『操』场上正在吃饭的男犯们『交』头接耳,纷纷议论这个新来的犯人什么『情』况,也有胆大的偷偷溜到平时关系不错的狱卒跟前悄悄打听。

那几个乡绅跟司营嘀咕了半天这才离开,那十几个『女』兵又跟司营郑重『交』代了几句,也上马而去。

待狱门关上,司营冷冷地打量着地上的新犯,大声命令道:“所有人都回牢房里去,马上!”

她一声令下,还没吃完那些人也不敢耽搁,胡乱往嘴里塞几口就列队往囚室走,我刚要动身,司营忽然大声道:“新来的这个人就安排到甲丑号囚室,龙洋你过来。”

甲丑囚室正是我和武婴他们那间牢房,这些人一听要把这个血葫芦一样的人安排给我们,面面相觑都露出了嫌恶的神『色』。

我听司营喊我,忙『脱』离了队伍跑过去,司营秉开两个手下,带着我来到『操』场中间又左右看看,这才眯着眼睛跟我说:“听说你混得不错,才来几天就成了他们大哥了?”

我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不过看样子似乎并不是要收拾我,只能嘿然道:“哪有那么回事啊……”

司营不等我说完就打断我道:“看在你还比较聪明的份上我没管你,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吧?”

我"了里暗骂一句,脸上赔笑道:“多谢司营大人照顾。”

嗯,明白就好,你只要听话,好『处』还有你的。”她下巴冲被枯奋门板上那人一指,“那个人你看见了吧,『交』给你了,不过我得托付你件事。

“司营大人请说。”

司营再次看看左右,这才压低声音道:"他得罪号异;该得罪的人,那些人想要他死,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看来所谓的那些人就是那些乡绅,司营收了她们的钱,想暗中下黑手,又不方便自己出头,于是要利用我借刀杀人。

司营见甙不说话,把手搭在我肩膀上道:“你帮我我帮你,这件事你要给我干好了,我保你三天之内离开这里出去。”

我装傻充愣道:“不知这个‘干好’要干成什么样?

司营一把把我拉在她面前,低语道:“我不想他看到明天的太『阳』了,你明白?”

我点头:“有点明白。”

司营冷冷道:“不过丑话说在前面,你要是坏了甙-的好事我可对你

不客气!”

我一笑:“这种事儿您『交』给我还真找对人了。

司营脸『色』一暖道:“回去吧,别让我失望。

在回去的路上,我表面上虽然风平浪静,可心里已经揭开了锅,这还是咱第一次接这种借刀杀人的活儿,难为在这地界还有人瞧得起哥们,不过想拿我当刀她似乎还把我看得嫩了点一一我嘴上一番糊弄,其实可什么承诺也没下,我没有公然回绝的原因是因为我不傻,这么『私』密的事『情』都跟你说了,你要不答应以后肯定没好『日』子过,可等你真正干了那就是她的帮凶,有把柄在人手,以后就永远只能当她的走狗!更主要的原因是一一我看出那个人事实上已经不大可能活过今晚了。所谓生死有命,我不去害他是我的事,可也不介意拿一个将死之人做个顺水人『情』。

正在我胡思乱想就要回去的时候,暗中忽然跳出一个人来,她一把拉住我的胳膊低声喝道:“司营找你说什么了?”

我吓了一跳,抬头一看却是刘司牢,看她样子就算没听见也已经猜到了司营的意图,我不知道她什么来意,更不清楚这里头是不是有猫腻,随口道:“你怎么不去问她?”

刘司牢狠狠瞪了我一眼,警告我道:“不管她跟你说了什么,你别在我的地盘上闹事!”

我假意赔笑道:“死牢大人说的这个‘闹事’又指什么?”

“新来的那个人,他死不死是他的命,可你要敢动他一根手指头,

我绝对饶不了你!”

我先是愕然,随即失笑道:“我也是这么想的。”C

http://www.quanben5.com/n/shishangdiyihunda/135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