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混搭
字体:16+-

第七章 十足纯娘们,铁血真女人已经更了

进了囚室我先闻见一股刺鼻的血腥味,低头一看吓了一跳,那个被门板抬进来的人断臂上的血几乎已经流到我脚边了,屋里的人大部分蜷在『床』上躲得老远,武婴和余曼丽一左一右站在那人边上看,也闪得开开的。他们见我回来一起招呼道:“龙哥。”

我皱皱眉,看来这人真的是活不过明天了,我问武婴:“这人犯了什么事儿问明白没?”

武婴顿时兴奋道:“这小子可狠!一口气杀了3个人!”

“哦,为了什么呀?”

武婴道:“我也是偷听几个看守聊天才知道,这小子他们村里有个大地主,为了抢他们家田做祖坟,逼死了他娘,他爹找人家去理论,被吊在牛圈里整整一夜,第二天也咽气了,这家伙一气之下拿了把砍刀冲进……冲进地主他们家连地主带她两个男人都砍死了,保长带人抓他,又被他砍伤了十几个,最后还是当地的守备出动了军队才把他抓住,那条胳膊就是被砍断的。”

我听完眼前一亮道:“这是个狠茬啊.”

余曼丽问:“龙哥,司营找你什么事?”

我直接说:“司营收了钱,要他明天之前断气。”

武婴道:“肯定是那地主家的亲戚伙同乡里的大户干的,这事儿在『女』儿『国』又不新鲜,有钱人抢房占地都是常事,要任由这小子这么干,以后他们还怎么混?”

我蹲下身查看着这人的伤口,左臂齐根而断,又没有经过包扎,骨头渣子还在往外翻着,血海在汩汩的往外冒,这人一双粗黑的眉『毛』皱着,牙齿咬的紧紧,饶是如此,他脚腕子上竟然还拷着一副『精』钢的脚镣,我正要上去看个仔细,这人忽然恨恨的骂了一句:“我杀了你!”武婴和余曼丽都吓了一跳使劲往后躲开,武婴变『色』道:“龙哥,这家伙杀人杀红了眼了,你离他远点吧!”我拉着她的右手呼唤道:“兄弟,醒一醒。”

那人却再也不说话了,只是脸『色』白的吓人,我瞪了武婴他们一眼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救人?”

余曼丽道:“可是司营不是想让他死吗?”

我怒道:“『屁』话,他已经剩半条命了你还想杀他?“

余曼丽道:“咱们….咱们只要不管他,最多个把时辰他想活页活不了了。”敢『情』他和我当初想到一块去了。

但是现在我已经不再这么想了,我在『女』儿『国』这么长时间,也只有眼前这人对我的脾气,而且我发现我比想象中心软,要眼睁睁看着一个人死在你面前还无动于衷我似乎做不到….

我指着武婴道:“快去拿水来。”说着我把自己的杯子扯过来把背面撕成一条一条的,把他伤口一道道紧紧勒住,武婴端过一瓢水来小心翼翼的跟我说:“龙哥,你可想清楚了,救活了他司营那你没『交』代不说,这家伙醒了以后你管不管的住他还在两说,万一他要造你的反…”

QuanBen5(cOM)。全本小说网

我严厉的看了他一眼,武婴不敢多说,只得把水一点一点撒在那人的嘴唇上,因为失血干渴,那人在昏『迷』中仍然使劲翕动着嘴唇,一边梦呓似的道:“水…还要!”

武婴给他喝了小半瓢,我说,:“够了!”

武婴却又发了善心,道:“他要喝酒给他多喝点呗,水咱又不缺。”

我说:“失血过多不能多喝,你想让他喝水喝死啊?”

武婴连忙停手,看着我说:可是咱们连『药』也没有,怎么救他啊?“

刚才吃晚饭的时候我手里还有半个『玉』米饼没有吃完司营就叫犯人们回牢,我就把半个饼在水瓢里花开,掰开那人的嘴全给他顺了下去,他也不管是什么,嘴巴蠕动,连水带饼渣全吃进肚子。

这时候伤口的血已经止住了,我费了半天劲,累的一『屁』股坐在地上,看着这个浑身是血的哥们喃喃道:“兄弟我已经尽力了,能不能挺过来就看你的造化了。”

前半夜我叫人轮流守着,后半夜我亲自当值,这人一直昏昏沉沉的睡着,开始还发了点小烧,后来汗透了一身,我打了个盹的功夫再摸他额头『体』温又正常了,他居然靠着一口『玉』米饼子挺过来了!

看着他伟岸的身形,我由衷赞道:“这才像个男人。”

谁知那人眼镜猛然一睁,虚弱道:“你骂谁?”

我惊喜道:“你醒了?”

这么一来全屋的人都吓了『床』围在我们旁边,那人用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盯着我道:“你干嘛说我是男人?”

我一愕,接着明白过来了,在『女』儿『国』,说一个人威武雄壮就决不能夸他像个爷们,我胡乱道:“好吧你不像男人,你是个十足纯娘们,铁血真『女』人,行了吧?”

武婴对他道:“你这个憨货,是我们龙哥救了你,你还不快谢他?”

那人身子一挺想要坐起,可是牵动了伤口顿时疼的龇牙咧嘴,我说:“先别起来。”说话间他已经靠在了墙上,看着我的眼神带了些许的笑意:“我都听见了,龙兄弟。大恩不言谢,我要是能活着出去,这辈子就跟着你了!”

我撇嘴道:“你跟着我干什么?我又不是『女』人。”我开始从心里佩服这哥们了。无论从哪方面说,都算的上是一条铁骨铮铮的好汉。不过这次我可敢对他说了…

我说:“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耿翎,翎羽的翎。”

我又撇了撇嘴,『女』儿『国』这些男人的名字,总是难有亮点,不过龙羊羊这三个字在这里似乎倒是找到了归宿。

这是有狱卒用棍子在门上大声的敲着,一边道:“起『床』了,司营要点名,快点。”

我脸『色』一变,对耿翎道:“坏了,司营收了人家的钱害你,这是要看你死没死。”

余曼丽急道:“这下怎么办?”

我说:“没你们的事,一会问起来你们就全推我身上。”

狱卒一脚踢开牢门道:“出来点名,快点。”耿翎拽着我的裤脚道:“龙兄弟,我不能连累大家,一会有人问你们就说我是自己缓过来的,我知道这么说多少有点没良心,不过『情』境特殊,大家的恩德我不敢或忘。”

我叹气道:“这时候别说没用的了,你自己缓过来还能把伤口扎这么好看?”耿翎扭头一看,二话不说就去撕扯那些布条,我一把拉住他道:“我救你救了一晚上,现在再把你弄死两头捞不着好,听话,为了我你就活着吧。”

耿翎再不多说,冲我递过来一个感『激』的眼神,说道:“扶我起来,我要去见见这个司营。”

我扶着他起来,耿翎咬牙行走,每一步脚镣就发出一阵哗然响声。司营背着手站在『操』场中间,一副无动于衷又准备好听到“坏消息”的模样,当她看到耿翎第一眼时就顿时变『色』。耿翎冷笑道:“司营大人,看到我还活着你很失望吧?”

司营往他伤口『处』扫了一样,随即把怨『毒』的目光朝我投过来,我耸肩道:“我说这事儿您『交』给我准没错,现在放心了吧?”

“你给我小心点.”司营说完这句话,铁青着脸往回走,旁边一个狱卒道:“大人,不是点名吗?”

司营挥手一巴掌抽她脸上:“还点个『屁』!让他们干活去!!”

就这样,我们又被带进了工棚,耿翎虽干不成活,也就强拉来站在一边,余曼丽自觉的把我面前的衣服都拿过去,一个狱卒顿时喝道:“你干什么?”说着举棍就打。刘司牢过来格开她道:“怎么回事?”

那狱卒一指我冷冷道:“这家伙不干活。”

刘司牢道:“他刚来正在学习。”

那狱卒仍不干休,夹『枪』带棒的说:“你不要管闲事,我这么做你不会不明白是为什么吧?”言下之意是受了司营指使。

刘司牢针锋相对到:“我不明白,我只知道惩戒犯人须得是他们在犯了三条铁律的『情』况下—不服管教,滋事斗殴,做工懈怠,请问他犯了哪一条?你再这样胡来我只得上述禀明刑部主管,让他们来评理。

那狱卒对刘司牢似乎颇为忌惮,哼了一声,随即对余曼丽道:“既然你那么能干,再给你加两个人的任务,干不完不许吃饭。”说着把一大堆衣服扔在余曼丽面前,余曼丽瘪瘪嘴,一副要哭的样子,武婴见那狱卒走开,偷偷拿走两件自己去绣,余曼丽身边的人也都拿一件两件的把绣好的衣服和他换,我于心不忍,也勉为其难的亲自上阵,只穿了两针那丝线就结了一个死疙瘩…

余曼丽哭丧着脸道:“龙哥你还是放下

到午饭的时候余曼丽还没有完工,众人有心帮他却被赶去吃饭,打饭的也换成了司营的人,分给每个人的饭菜比平时少了一半还多,下午又是如此,为了示仐威,司营把平时工作量加了一半,放风时间也取消了,大家敢怒不敢言,我开始还怕众人把怒火转移到我和耿翎身上,不过似乎目前还没有这种迹象,利用短暂的休息时间四下一溜,原来这群人听说了耿翎的事,都佩服他的勇气,这些男人平时都被『女』人欺压,耿翎的所作所为无疑给他们打了一剂强心针,知道这样的待遇是因为我保护耿翎被司营穿了小鞋,不但没有怒气,连平时对我敬而远之那些人也利用休息的时候过来跟我搭两句讪,拍拍我的肩膀。整个男营的气象,似乎跟以前不大一样了….

晚饭的时候司营终于对跟我一向亲近的武婴和余曼丽下手了,他们被借故清点军衣为由留下而错过了吃饭时间,等两个人拖着疲惫的身形回来,锅里连汤也没一口了。

在回囚室睡觉的路上,刘司牢悄悄贴近我,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一个纸包塞进我手里,小声道:“给他敷在伤口上。”然后还不等我回过神来就走远了。

我攥着纸包跟谁也没说,回到囚室,众人都唉声叹气的,耿翎重伤未愈,惨白着脸道:“诸位兄弟,叫大家跟着我受连累了,明天我就跟那个司营说,叫她有什么冲我来….”

武婴捂着肚子懒懒道:“别说那些没用的了,你现在给我一块『玉』米饼子比什么都好!”余曼丽垂头丧气道:“是啊,我饿了一天脚都软了。”

我手一翻亮出半块『玉』米饼,笑道:“我这倒是有半块,可惜你们有两个人,不知道该怎么分了。”

武婴惊喜道:“老大你怎么会有这东西的?”

“别废话了,你俩快吃吧,少是少了点,意思意思总比没有强。”那是我吃晚饭的时候特意给他俩留的。

武婴看着,咽着口水道:“曼丽,还是你吃吧,你个大经不起饿。”

余曼丽道:“那怎么能成,还是一起吃。”

武婴不耐烦道:“半块饼再一分,吃了跟没吃一样,你把它吃了好赖还能顶一会。”

余曼丽憨憨一笑道:“咱哥俩说好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我跟着你监狱都进了,半块饼怎么就不能分着吃了?”

武婴听完再没说什么,叹了口气就要分饼,齐小环忽道:“等等!”

武婴道:“你怎么了?”

齐小环也自背后摸出半块饼来笑道:“我这有给你们留了半块,这样你们就不用分了。”他刚说完,旁边又有人道:“我也给你们留了。”“唉,巧了,我这也有半块。”一时间竟有好几个人或多或少都拿出自己藏的干粮来,原来众人想到一块去了。

武婴愣怔了一下,梗咽道:“以前我有得罪的地方大家别往心里去,以后你们就都是我和曼丽的亲兄弟!”

我笑道:“你也别废话了,快吃吧!”

武婴和余曼丽急忙大口大口吃起来,一边吃一边抹眼泪,我看的又有点好笑又有点雷—这俩人,一个形似绿巨人,一个凸眉三角眼,做派却一点也不像个爷们。不过不得不说,他们干的事儿是越来越像男人了!

等两个人吃完我问:“吃饱了吗?”

余曼丽捂着肚子道:“比平时吃的还饱呢。”众人都笑。

他们都睡下后,耿翎因为怕别人碰触伤口就在左墙角躺着,忍着剧痛翻来覆去,过了好一会我估摸别人都睡着了这才轻轻下『床』,拉了拉他,耿翎随即起来,我们来到屋子当中,他小声问:“什么事儿龙兄弟?”

“忍着点,我这有『药』。”屋里几乎没有一丝光亮,我把那纸包打开,摸索着都按在他伤口上,耿翎不住吸气,却没有发出一声呻吟,我暗暗佩服,这哥们就算放在别的地方,那也是真男人!

“你哪来的『药』?”

我小声道:“那个刘司牢给的,我还想问你呢,她为什么帮你?”

耿翎楞了一下道:“不知道,我以前从来没见过她。”

沉默了片刻,我变给他上『药』边开门见山的说:“耿哥,咱俩再在这待下去可没好果子吃啊。:

耿翎道:“那你的意思呢?”

我直截了当的说:“逃出去!”

“你是说越狱?”

“嘘,小声。”

黑暗中我感觉耿翎脖子动了动,似乎是回头看了一张『床』上,这才压低声音道:“你有计划吗?”

“越狱就是计划!”

耿翎歪着头忽然问了我一个看似不相干的问题:“你这么想出去为什么还救我?听他们说司营找过你,你只要让我死了你不就出去了?”

我嘿嘿一笑:“自己逃出去和别人放出去是两种感觉,我说句话你先忍住别生气,我救你是因为你像个真正的男人—『女』儿『国』外头那种那种男人。”

耿翎诧异道:“你是男人『国』来的?为什么到『女』儿『国』?”

我叹气道:“这就说来话长了,先说眼前的事吧——”

“好,那你说说你的具『体』计划。”

“具『体』计划我也没有,但是我观察了,监狱两堵墙,内墙只要你我合作就能爬过去,外墙有些棘手,就算我们有钥匙,那个木门也得四个人才能推开。”

耿翎微微摇头道:如果我没受伤的话或许能帮的上你,但我现在伤势严重,而且还戴着脚镣,恐怕连第一道墙也怕不上去。“

我摸了下巴道:“这倒是个问题,你知道不知道你脚镣的钥匙被谁拿走了?“

耿翎道:“不知道,但一定在那些守卫某个人身上。”

“看来目前最先要解决的就是把你脚铐上的钥匙偷来。”

“怎么偷?”

我苦恼道:“你容我想想。”

这时有一个人幽幽的在我们脑袋旁边道:“还想什么呀,偷『鸡』摸狗本来就是我们兄弟的强项!”

我和耿翎同时大吃一惊:“谁!”

“我!”那人凑过来,我借着微弱的月光就看见一个大脑袋,眉『毛』那块光溜溜的…

“武婴?”我暗叫一声不好,我偷着给耿翎上『药』就是怕屋里有哦人知道刘司牢的事,我倒不是防备武婴,这屋里其他人都不知根不打底的,万一要有人偷偷给司营报信,以后连个可以帮我们的人也没有了。

武婴抱怨道:“我道龙哥多讲义气呢,才刚说同甘共苦,没想到策划这等好事反倒将我等撂在一边。”

他话音一落,就听周围乱七八糟的声音纷纷道:“就是!龙哥真不够意思。”他们一边说话一边放开喘气,我只觉呼哧呼哧的喘气声热力扑面,合着一屋子的人都没睡觉,在这憋着气听了半天了。E

http://www.quanben5.com/n/shishangdiyihunda/135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