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混搭
字体:16+-

第二卷 女儿国 第十二章 男祸(上)

众人听我这么说.纷纷安慰道:“要没有龙哥领着,我们这辈子也别想逃出去。”“就是.还是多亏了龙哥。”

我心『情』转好,大声道:“客艺话就不说话、兄弟们有家的回家、没家的各奔散程.『日』后见了别忘了今天的一场缘分就行。”

武婴和余曼丽他们自然是纹丝不动.盐某和他的十几个同伴也都不肯走.其他人面面相觑,等了半天也没有一个人离开、有人小心道:“龙哥这是要赶我们走吗?”

我愕然道:“怎么这么说.好不容易跑出来了你们不想和家人团娶吗,”

人们纷纷道:“我们哪还有家啊?

盐枭道:“龙哥.兄弟们大多都是些可怜人,要是有家有业的谁能沦落到这个地方?反正我想好了,以后你去哪我们跟着去哪.龙哥要是赶我们走.我们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其他人都道:“龙哥你可不能不管我们。

我挠头道:“你们要愿意跟着我我自然也不反对。”一般越狱犯不都是各方豪杰吗?他们跑出来居然还想跟着我这个『情』况让我多少有点意外.看来是真没地方可去.我跟耿翎商量.“那我们还按原计划跑?

耿翎断然道:“不行!

“怎么了?”

耿翎狂着额头道:“咱们反狱之后司营必定派人到京哉戍卫营求救,从这里到那最多要一蛀香时间、最多再有半个时辰.京哉营的骑兵就会出动,咱们这么多人目标过大.不管跑到什么地方都会被拦路截杀。

我点头道:“说话没错。”

有人道:“那我们还不快点跑?早动身一刻好过在这等死。”

耿翎大声质问道:“你再快能快得过马去?”

那人不做声了。

武婴沮丧道:“早知如此.咱们就不如把那些狱卒绑起来再走,1000多号人被不到100人撵得张张惶惶跑出来.又无路可去.真够窝囊的。”

我眼睛眨了眨道:“现在或许也不晚。”

武婴叹气道:“晚了,这么长时间司营的人只怕早已经在半路上了。

我微微一笑道:“你们听没听过有句话叫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武婴道:“我只知道现在我们就够危险的。

我启发他道:“那你说话?戍卫营的骑兵最想不到我们会去哪里?

武婴莫名其妙道:“我怎么知道?、

耿翎却眼睛一亮道:“你是说话去?

武婴发呆道:“回去?回哪去?

耿翎一挥手道:“男监营!

我哈哈一笑:“知我者.耿翎也。

武婴吓了一跳“好不容易逃出来,再回去?”

我说:“当然不是现在就回去、什么时候京藐营的人出动了.我们就该回去了。.

刘司牢恍然道:“你的意思是说话们就在这里等着,多咱看着追兵走了咱们再杀个回马『枪』?”

Www.quanben5.coM,【全‘本’网。COM】

我瞪了武婴一眼道:“看看、你连个『女』人都不如!

武婴委屈道:“男人本来就不如『女』人嘛。”

耿翎道:“这一抬者似风险最大,其实成功机会也最高,咱就这么办吧。

我把想法一宣布,犯人们顿时哗然起来,七嘴入舌道:“这样行吗?万一自投罗网呢”“就是,咱们拼死拼话跑出来难道再自己送上门去吗?

我招了招手道:“兄弟们.我还是那句话、你们要自谋出路我坚决欢迎,但是要跟着我我也就这点本事,这么做风险是有,我也不能保证一定就能成功.但是这也是目『奸』唯一的出路.想要和马赛跑的我不拦着.我只想说话一你们谁被抓了请念在兄弟一场的份上不要出卖大家。”

耿翎大声道:“我支持小龙的想法。.

我问:“有没有想走的?”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显然谁也设胆子单『独』行动,但是听说话冒这么大的风险也不『情』愿.最后权衡再三只得表态道:“你说话么就是什么吧.就算一起被抓回去也好过一个人担惊受怕。”

耿翎见状大声道:“那好.既然大余信得过小龙、以后咱们就是一逃跑期间要听从安排,做到今行禁止.等到了安全地岁你们再想分家我们还是欢迎.以后也还是兄弟。”

众人乱哄哄地应道:“好。

耿翎这才问我:“那我们这会去哪?我说:“乘谅。

“乘谅?

我远远地一指男监营的围墙:“以前我们尽在墙里面待着了.现在也『体』会『体』会在围墙外边乘谅的感觉。

耿翎道:“好主意!、

我说:“领上咱们的人迂回过去别让那些看守们发现.这是最关键的一步了。

耿翎道:“我看想行动方便咱们还得分分队,我建议按以前三个区分成三个队,以后你有什么话直接跟队长说话是了,具『体』他们怎么传达.再让他们扶囚室分出小队来就是了。”

我点头笑道:“我看行,咱们这1000人正好是个团建制,你说话那三个区的区长就叫营长,一个营长再分辖三个连九个排.具『体』到以前的囚室就称作班……每个班设一个班长。”

耿翎道:“这个编制倒是听着新鲜。

我说:“以后你就当咱们的团长吧。”

耿翎忙道:“我哪成.团长自然是你来皆。

“我当政委就行、大不了再兼个参谋.给你出谋划策。

耿翎还想再让,我说:“现在还不是分享胜利果实的时候.你要听我的就照办吧。”我发现耿翎的领导组积能力很强.再说话又没打算在这个破地方长待,别说话个野路子团长就某给我个集团军司令我也不稀罕呀……

耿翎不再推辞,三言两语把命令传达下去.不一会三个区都各自推选出一个区长……也就是连长来.武婴和盐枭名列其中,另一个区争吵不下,最后一致同意让刘司牢暂代.可见这个姑娘颇得人心.所谓区长,其实就是三个区以前的狱霸,武婴和盐泉都是“众望所归”,盐枭大名叫萧炎,盐某倒腾过来念就行,倒也省事。

一时间我带着我新组建起来的流亡进狱团辗转迂回,费了好大工夫人不知鬼不觉地重新回到男监营外,悄无声息地躲在监狱南墙根下,众男把深感前路渺茫,个个志怎不失.一个说话的也没有。

不多时就听北面蹄声大作.上千骑兵手将火把杀气腾腾地赶来,带兵的统领也不下马,来在破败的西墙外厉声道:“你们的司营呢.

她滚出来见我!”

片刻就听有人连滚带爬地哭喊道:“将军.救命啊……”

那统领自然也是一名『女』将.说话却连半点『情』面也不留,劈头盖脸道:“怎么会让把人跑了的?

就听司营带着哭音道:那群杀货在一个叫龙洋的犯人怂恿下集『体』暴动.撞破狱墙跑了。

“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将军容禀.小人虽殊死搏杀,无奈那伙人实在是人多势众又兼穷凶极恶.小人几个属下都给他们打成重伤……

那统领喝道:“『屁』话少说,他们往哪跑了?

“西边……

“饭桶!”那统领又骂了一声.拨转马头大声道:“众军听令,我缉拿逃犯,驾!”说话带人直奔西方追了下去.我凭马蹄的轰响粗估计了一下,对方起码也有干人以上,她们来的快去的也快.疾疾如风军令如山,『女』儿『国』的正规军比起男人来丝毫不逊『色』。

我们窝缩在墙根下,两边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只要话露马脚不免全军覆灭,连我也感到心下惴惴,直到追兵远去连火光也看不见半点了.身边的人们这才长舒了一口气,有人喜道:“总算龙哥英明.咱们逃过一劫。”他们也看出来了、如果刚才一味逃跑.迟早会在『精』疲力竭中被人家赶杀殆尽。

武婴揉着发麻的脚,心有余悸道:“龙哥、这下咱们能走了吧?”

我笑有有地说:“走是一定要走的,不过不能就这么走。”

刘司牢道:“你还想干什么?”

我说:“你没听司营大人说话?咱们是一伙穷凶极恶的杀货.咱要就这么走了.岂不是对不起她这个评价?”

余曼丽怯怯道:“龙哥.出气报仇也不急在一时、我看咱们还是跑吧!”

我说:“咱现在又没干粮又没钱.你认为能跑多远?”

耿翎恍然道:“不错,咱们须得跟可营大人借点盘缠再走。”

我呵呵一笑.大摇大摆地走出墙角,武婴和萧炎等人便跟在我身后。

男监营中.司营正颓然地坐在一堆废砖上唉声叹气.经此一役她的前程不保还是其次,上面追究下来乌纱也基本成了浮云,恍德中见我们一起出现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揉了揉眼晴这才敢相信.不禁直起身大喜道:“这么快就都抓回来了?”然后她就发现.我们固然是回来了,却半分也不像是被抓回来的“一出现在她眼前的.只有我们一帮人。

那些看守开始有些不知所措.回过神来史后一个个挥舞着手里的棍子大声喝道:“蹲下!”

我冲旁边一努嘴道:“一营长,清场捞!”一营长是萧炎,我把三个营按以行地理方位分成萧炎的一营刘司牢的二营.最北边的武婴则是三营。

出于下意识的习惯,把人们见了看守还多少有些惧怕.有几个不人自觉地往后闪了闪,萧炎一瞪眼道:“还悟着干什么,没听见龙哥的话吗……给我拿下!”

他身后的那十几个兄弟立刻一起扑上、这些人以并干的都是脑袋别在裤袋上的营生,胆气也最旺、一眨眼的工夫就耙最前头的几个看守绊倒放翻抽了起来.其他人一见.乱哄哄地发一声喊一拥而上把剩下的看守都绑了起来,几百号男人对付几十个『女』人,结果不言而轩.虽然『女』儿『国』的男人都怕『女』人.但我身后这些男人毕竟是这个『国』家最凶悍顽劣一群家伙、一但下定决心.男人的血『性』和暴庆全被『激』发了出来。

以和营为首的『女』牢头们被相成一排扔在我面前,我一挥手道,“二营长,你对这里最熟悉.带几个人去搜寻一下.把这里所有吃的用的都带上!“刘司牢应了一声.带着人去了。

我又道:“三营长.你去看看司营大人的住『处』有什么好东西.全拿来。

武婴嘿嘿笑道:“这事儿我最拿手。”他领着余曼丽带了一个班的人也去了。

不多时刘司牢的人回来了.他们把整所监狱的米面粮食和锅碗盆瓢全搜罗了来.我满意道:“手里有粮心头不慌.这下咱们就有底,了。

就在这时只听武婴兴奋地大声嚷嚷道:“龙哥,看我找到了什么?”随着话声,他和余曼丽等人每人背着一个大包袱来到『操』场上.把包袱里的东西一倒.我们顿觉金光耀眼.那些包袱里,竟然全是金银珠宝.倒在地上一大雄.光者一眼就会觉得心跳加速.众人一起围上,发出阵阵惊叹.有人不自觉地就要伸手,耿翎大声喝道:“谁也不许动,原样装回,等到了夹全地点一一登记入册,用作咱们逃跑经费。”

司营面『色』惨变道:“那是我的!”说话竟吞不顾身地扑上前去想要用身『体』护住那些金银,耿翎一把把她推在地上.义正言辞道:“你贪心不足『处』『处』索要『赌』赂.又克扣伙食、说话底这些钱是我们的.现在物尽用也算是理所当然!”

司营瘫痪在地.发狂似的喊:“你们不能这样.那是我半辈子的积积蓄啊。”

我不搭理她.问武婴:“还有别的东西没?”

武婆把另一个包袱打开道:“有,尽是些碎头巴脑的破烂。

那些大概是把人们进来之行身上的物品.我一眼就看见了我的手机和钱包.还有苏竞的手镯.我一把全检起来、如获至宝道:“这些可不是破烂。”我冒险回来.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那只手镯,这可是关系到能不能回去的重要东西!

事『情』都办完,耿翎问我:“小龙.你看这些人该怎么办?

有人顿时道:“杀了干净!、

我回头瞪他一眼:“放『屁』!『女』人你也杀?”我跟耿翎说.“就扔在这吧.她们也够惨的了。

有人又道:“那我们以前更的气就白受了?”

我翻个白眼道:“被『女』人抓几下抚几下你还想着报仇,你是不是男人?

“可她们是我们的敌人啊!.

我马上摆着手严前道:“记住,我们的敌人从来都不是『女』人.而是我们自己!

“我们自己?、我叹了口气,知道现在还不是跟他们研究这么高深命题的时候.我点了根烟,像检阅部队一样检视着那些『女』看守们,当看到当初分囚室点名那个『女』狱卒时.我停下脚步关切道:“你没事儿吧?”她被耿翎打昏过.脖子后面现在还有一道印子。

那『女』看守吓了一跳,往后缩了缩道:“你……你要干什么?.

我往她脸上喷了口烟,嘿嘿一笑道:“放心吧、哥不打『女』人。

“那……那……”那『女』看守忽然涨红了脸结结巴巴道:“那你是不是要强.『奸』我?”

不等我说话么、武婴愤怒地上前一步骂道:“呸!都这时候了你想好事儿呢?”

http://www.quanben5.com/n/shishangdiyihunda/135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