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混搭
字体:16+-

第二卷 女儿国 第十三章 男祸(中)

“在男监营小憩片刻,但这里终究是是非之地,我很快指挥着众人携运着东西往南行动。至于那些狱卒和司营,我把她们捆结实以后关进了囚室,要想被人发现,起码是一天以后的事了。

按照原定的计划,我们朝着『女』儿『国』『国』都相反的方向行进,在天将弗晓前,前方出现了一个村镇,我叫武婴去探探有多少人,武婴一挥手道:"齐排长,执行命令。”齐小环道:"是!”然后领着一个班的人去了。

我看看武婴笑道:“你小子倒是挺会现学现卖大鱼吃小鱼的嘛。”

武婴嘿嘿笑道:“我是想多给他们机会锻炼锻炼。”

不一会齐小环回来道:“是个不小的村子,有1000多户人家,我没惊动他们。”

我说:“做得好,以后你就负责侦查吧。“我跟耿翎商量:“是直接穿过去还是绕过去?“耿翎道:“兄弟们身上都还穿着囚衣,天一亮到哪都得引人注目,要我说咱们还得跟这的老百姓“借点”衣服。”

余曼丽担心道:“人家会借给咱们吗?”

刘司牢挤挤眼睛道:“『情』非得已,他们不借也得借了。”

我发憨地看着余曼丽道:"白长那么大个个子,连刘司牢一个『女』人都不如。“余曼丽呐呐道:“她以前是当官的,我怎么能比?“刘司牢道:“大家以后别再叫我司牢了,我大名叫刘景。“我大手一挥道:“好,咱们跟百姓借衣服去!“这些人闻弦歌而知雅意,本来都不是什么正经出身,一起挤眉弄眼轰然应道:“好。““不过我把话说明白——……我大声道:"借归借,都要客客气气的,而且只能限于衣服,不许见财起意,更不许见『色』起心!”

余曼丽小声道:“这个你只要看好刘司牢就行了,我们男人家起什么心?”

一干人涌进村里,见晾衣杆子上的衣服伸手就拿,有那胆大的直接冲进屋里翻箱倒柜,可想而知1000多号人的队伍,这个宁静的小村庄刹那间就被搞了个乌烟瘴气『鸡』飞狗跳,男人叫小孩哭,倒是颇有几个妇人勇悍异常,虽然不敢反抗,但叉腰大骂。

不一时几个村『女』扶着一个老太太颤颤巍巍地来见我,那老太太大概是被人刚从被窝里唤起,好不容易弄明白『情』况后这才连声道:“英雄,英雄饶命。”

那几个村『女』道:“这是我们族长,要和你们头领『交』涉。”

我急忙上前一步扶住,客气道:“老太太,您别怕,我们也实在是没办法,您放心,我们就求几件衣裳,别的一概不动。“虽然这不是中『国』,但尊老『爱』幼的传统不能忘。

老太太老眼昏花,一把抓住我的胳膊道:“大娘,我们这穷乡僻攘的,真的没有你们要的东西啊。”

耿翎在我耳边小声道:“大娘,一般是老百姓对土匪的称呼。”

qUAnbEn5.Com全,本网

我翻个白眼道:“妈的,你们这连土匪也是『女』的呀?”我伸手在老太太眼前晃了晃道:“您看好喽,我们是男的。”

“啊?“老太太痴呆了半天,终于自行领悟出了称呼土匪的正确词汇来称呼我们:“好汉,手下留『情』啊。”

我哭笑不得道:“大娘,我们不是土匪。”

老太太吓了一跳道:“我也不是!”这一声大娘算叫错了……,齐小环来到我跟前低声道:“龙哥,这个村子可够穷的,平均每户人家也没有三四件衣裳。”

我纳闷道:“这里不是离都城很近吗,老百姓穷成这个样子?“齐小环道:“这不是要跟黑吉斯大亣陆开战了吗?村里的青壮『女』人们都打仗去了,无人耕种,留下的都是老弱病残。”

我听完于心不忍,跟耿翎道:“给钱。”

耿翎道:“给什么钱?”

"拿人家多少东西就给多少钱。“"哦。”耿翎应了一声,掏出一块金子放在老族长手里:“这个够吗?”

老太太没料到土匪抢完东西还发钱,掂量掂量那金子的分量,乐得嘴都何不论了,一个劲道:"够了,够了。”

我心灰意懒道:“叫大家收队,继续赶路。”

结果在老族长的号召下,人家全村人都聚集在村口对我们进行了一个欢送仪式,不少人都殷切地问:“好汉们什么时候再来?“这次行动只收缴或说买来不到三百套衣服,被稀稀拉拉的几个人换上,其他人还是穿着囚衣,使我们的队伍看上去更填了几分流亡在外的悲壮『色』彩,齐小环在半路上跟我说:“龙哥,咱们又多了十几个人。

我奇道:“怎么多的?”

齐小环道:“都是那个村的村民,童养男,见咱们对当地人不打不骂,都愿意跟咱们走。”

"童养男?”我随即无师自通道:“就跟童养媳一个道理吧?”

齐小环道:“还有的是被拐卖来的,那个村太穷,很多『女』人都娶不起男人,就花钱从人贩子手里买。”

我被雷得风中凌乱,什么叫娶不起男人啊?然后也心有戚戚,看来无论是在『女』儿『国』还是在哪,没车没房就是没人愿意跟你,不过人贩子在哪都可恶!我义愤填膺道:“想跟着咱们的就带上!”

齐小环道:“我已经答应他们了。”说着哀婉道,“看到他们就想起我自己的身世,要早碰上龙哥,我也不用受那几年的苦了。”

余曼丽也愤愤道:“早知道就不该给他们钱,她都说咱是土匪了,咱该跟他们客气什么?”

我正『色』道:“记住,咱们不是土匪,以后我立个规矩,不管到哪都不许拿群众一针一线,迫不得已也要按价给钱,咱本来也是被逼无奈,就算朝廷要把我们赶尽杀绝,也不能给他们这样的把柄,到头来就算跑不了,老百姓念咱们个好,也是一条后路。”

耿翎道:“小龙做得对。”

刘景笑道:“一个男人能有这样的见识还还真难得。”

我愕然道:“这算什么,以后我会让你见识见识真正的男人见识的。”

余曼丽兴奋道:“不说别的,就说龙哥杀回男监营这一招就太厉害了,龙哥你是怎么想到的啊?”

我不屑道:“这招算个『屁』,三流小说里都有,就你们还当个宝。”随之我嘿嘿一笑道,“不过对付『女』人够了。”

刘景不服道:“你这也就是小聪明,『女』儿『国』里能打仗的『女』将军多的是,你是没碰上她们。”

我摆手道:“好了好了,男人『女』人这个问题咱们不讨论了,说到底这才是真正的人民内部矛盾,男人离不开『女』人,『女』人也离不开男人。”

刘景撇嘴道:“谁离不开男人了?”

余曼丽也针锋相对道:“也没谁离不开『女』人。”

我举手道:“我就离不开『女』人!”这是实话,远在我还没第一次遗『精』的时候我就『爱』关注漂亮姑娘,幼儿『国』的时候抢她们糖吃,小学的时候揪她们的小辫儿,上了中学给她们写『情』书,到了大学就开始打猎一样揣摩猎物了,买杂志我喜欢买封面上有美『女』的,看电影我喜欢看大尺度的,就连在淘宝买袜子我都喜欢跟『女』商家打『交』道,那一个“亲”喊过来让你心里软软的,不买个三五百块的袜子都不好意思下线。

总之,正是因为有了『女』人男人才愿意长寿并健康地活着,要没『女』人,这个世界该多么乏味啊!

谁知我说完这句话后武婴余曼丽他们就一指用异样的眼神看我,最后余曼丽忍不住凑过来小声道:“龙哥,你不会真的是干那个的吧……”

我无语,喜欢『女』人就那么大罪过吗?我哼哼一笑道:“我迟早也要让你们喜欢上『女』人。”

余曼丽一捂脸:“哎呀龙哥你太不害臊了。”

我又无话了……

好在不管自定位如何,男人终究是男人,我们一行发力赶路,时过晌午后终于把都城远远地抛在身后,下午的时候大概已经奔出四五十里,眼前出现一片连绵的高山。

这时众人的『体』力终于达到极限,我让大家原地吃饭休息,一边和耿翎商量后面的打算,耿翎道:“从此往西是叶城,但咱们这么多人难以掩盖行迹,叶城是去不了了,往东就是这片大山,我建议让兄弟们休整一下咱们连夜翻山。”

我说:“过了山以后呢?”

耿翎道:“我想过了,『女』儿『国』是容不下咱们了,目前唯一的出路就是去别『国』投军。”

“投军?”

“是的,现在联邦大陆和黑吉斯大陆虽没正式开战,但硝烟已起,联邦大陆各『国』战事吃紧正是需要兵源的时候,『女』儿『国』以西是和黑吉斯帝『国』仅隔着黑森林的十八『国』联盟,再往北,是也『处』在黑吉斯攻击锋线上的洪烈帝『国』,咱们这些人去投军,他们肯定都是求之不得。”

余曼丽惶恐道:“要去打仗啊?没有别的出路了吗?”

耿翎道:“我们这一闹在朝廷眼里已经是形同造反,就算想做平民也不可得,不如索『性』去看看别的『国』家的男人是怎么活的。”

“这…”我沉吟不语,我要想回去,似乎还得着落在苏竞的手镯和『女』儿『国』身上,如果照耿翎说的做,我岂不是要永远留在联邦大陆?

就在这时,忽听前面树林里一棒锣响,从里面飞一般的涌出100来号人马,为首的『女』子背背双刀,额头扎着一条彩带,上『插』三根孔雀翎迎风瓢摆,这『女』子懒散地趴在马鞍桥上,一双凤目笑眯眯地朝我们这边看着,她身边的侍从手拿一条花『枪』,挺身坐在马上,面无表『情』像朗读课文一样道:“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打此过,留下买路财,牙崩半个不宇,我是管杀不管埋。”

我愕然道:“什么『情』况,这也有收过路费的?”

耿翎凑在我耳边道:“我们遇上真土匪了!”

http://www.quanben5.com/n/shishangdiyihunda/135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