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混搭
字体:16+-

第二卷 女儿国 第十五章 军资

山脚下,长长的一排马车正在走过,200辆车马显得相当壮观,从这头望不到那头,我和耿翎趴在半山腰上,身后是,。临时兼职的服装厂工人……,我看着头前那辆马车上抽着一杆大旗,旗上写了一个似是而非的“苏”字——联邦大陆的字跟汉字大同小异,我都半识不识的。

我问齐小环:“她们大概有多少人?”

齐小环道:“每辆车上一个马夫,还有百十来个杂役,总共300人吧。”

我担心道:“有没有保镖的?”

梅力红道:“苏家开的是马帮又不是镖局哪来保镖的?”

我说:“那她们就不怕人抢吗?”

梅力红晒笑道:“剑神家的买卖谁敢抢?凭那杆大旗就是最好的护身符,也就是你们这样得了失心疯的才敢打它的主意。”

我脸一红,握拳道:“那还等什么,干吧!”

梅力红道:“我把话说在头里,你们要干是你们的事儿,可不许打我的旗号,我还想多活几天呢。”

我一挥手道:“上!”

耿翎带着武婴他们呼啦一下冲下山去,在山脚下一字排开挡住了车队的去路。

“吁……”头辆马车上的车夫一见『情』况不对急忙勒马,吃惊道:“什么人?”

我慢悠悠地逛下山头,慢腾腾道:“这还看不出来,打劫!”

那马车夫本来神『色』紧张,待见拦路的是一群男人,哑然失笑,冲身后道:“二当家,有群男人要劫咱们。”

“哦?”她身后车内有人不紧不慢道:“问问他们是什么人,要是流民就给俩钱儿打发了,这种事『情』也来问我吗?”自始至终连头也没露。

那马车夫大声道:“听见了吧,问你们是什么人?”

我这个气呀,对方若仗着苏竞横行霸道不怕抢也就算了,居然见我们是男人连脸也不露一下,摆明就是鄙视再加歧视,抢劫不怕穷的也不怕横的,你总得有个话儿吧?没钱说两句好话种个唬,哪怕你说”要钱不给要命一条”也算是个回应,起码劫匪的身份还是被承认的,把人当要饭的算怎么回事?

我喝道:“少废话,把车留下,大爷今天兴致不高,人就不要了。”

只听身边有人咯咯娇笑道:“学得还真快。”原来梅力红终于是禁不住好奇,蒙了脸跟下来了。

那马车夫回头道:“二当家,人家不是流民,非得劫咱们。”

“废物!”车帘一掀,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女』人这才冒了头,这『女』人用一根粗大的木簪把浓密的头发挽起,脸上不施脂粉,肤『色』游黑,一双蛤蝶眼『精』光四射,一者就是强悍『精』干之人,她嘴里骂着车夫,表『情』却笑眯眯的,也不出来,只把两手冲我一拱,客客气气道:“在下是重威马帮的管家,小兄弟有什么话跟我说吧。”

我不耐烦道:“老子说的已经够苏了,东西留下,人滚蛋。”

QuanbEn5.COM【全本网】

『女』管家也不着恼,呵呵一笑道:“算看来小兄弟真是手头拮据了,我给你提个醒…………说着她伸手拈了拈马车上的苏字大旗道“,这可是苏家的货口……

”老子抢的就是苏家的货!”

『女』管家脸『色』一变,沉吟道:“看你们也是走投无路才干这营生,我再点你几句,我们这个苏家可不是别的苏家,你连剑神大人的面子也不给吗?”

我仰天笑了一个道:“你不就想拿苏竞那个小娘们吓唬老子吗?要不是她老子怎么会走投无路?”

『女』管家愕然变『色』,指着我鼻子骂道:“不识抬举的东西,『奶』『奶』我是看你们可怜才跟你们好话说尽,就凭你们这几个臭鱼烂虾也来学人劫道吗?”说话的工大,押运车队的马夫和杂役等人全都涌到前面,手里拿着根子和马鞭脊脊地看着我们,这些人虽然不是护卫,但见男人劫道还是不忿,个个跃跃『欲』试的样子。

我耸肩道:“兄弟们,没话说了,干活吧!”

耿翎『独』臂一挥:“上”、

一场混战就在山脚下展开了,虽然我知道我们一定会赢,但战斗过程还是出乎我的意料…几乎只用了5分钟,那些开始还嗷嗷叫的马夫们就被耿翎他们反剪双手全扔在了路边,严格意义上说,这根本就不成其为战斗,说白了就是男人和『女』人打架…男人被惹得不耐烦了把『女』人抓住扔在一边。经过越狱的洗礼,我底下这帮家伙对付『女』人可谓是熟能生巧。

那『女』管家也被耿翎拽住在路上摔了个『屁』墩儿,她坐在地上先懵了一会,过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似的哭天抢地道;”你们这帮天杀的,可要了我的命了……”

我嗤笑道:“『女』人!”

耿翎他们也不为已甚,对那些被赶散的『女』人们置之不理,随后连马带车赶着,大摇大摆往山上走。

我看看那『女』管家,笑眯眯地蹲在她跟前道:“你回去告诉苏重威,东西老子笑纳了,就当她闺『女』给我赔的『精』神损失费吧。”

『女』管家林着眼泪愤愤道:“等着瞧吧,你们可惹下大亣麻烦了。”

我不再搭理她,随着众人上山,梅力红笑道:“小子很有前途嘛,要不然跟我正式入伙吧。”

我撇嘴道:“我们不是土匪。”

这时人们清点战利品,有人打开马车上的箱子顿时大呼小叫起来:“好多钱啊!”

我凑过去一看,见地上摆了满满一地箱子,橇开盖子一看全是一般大小的银锭子,每10两,粗略结算了一下,竟然20万两!

梅力红面『色』凝重道:“这么多钱,恐怕除了苏家不肯和你善罢甘休以外那失主也得找上门来。”

我一笑道:“你想分多少,说吧。”

梅力红正『色』道:“既然说好了我不参合,你们抢的东西我分文不要,况且我怕你也得吃不了吐出来。”

还没等我说话,就听齐小环惊叫道:“龙哥,快来看这是什么!”

我跑过去一看,见他面前新打开的箱子里整整齐齐码的全是刀剑和弓上用的箭羽,我斥道:“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齐小环道:“这么多兵器,这怕是军械啊!”

那边武婴也喊道:“龙哥,你再来看这个。”

武婴从另一口箱子里拿出不少旗帜,展开一看,上面画的目紊都是同样的一只相相如生的凤凰,那边又有人道:“这还有!”后面的几十口箱子装的却全是军服,那些衣服的边缘袖角上,都纹着金『色』的花纹…

整座神峰山刹那之间忽然变得死寂!良久,齐小环有呐呐道:“我们抢的是……飞凤军的军货?”

我看看这个瞅瞅那个,不解道:“那又怎么样,你们怕什么?”

梅力红抓枉道:“怕什么?飞凤军是什么来头你知道吗?那是整个『女』儿『国』最『精』锐的部队,你们抢了她们的军货,这不是铁上钉钉的谋反吗?”

武婴擦着汗道:“龙哥,咱们这回是真的惹下大麻烦了。”

我无所谓道:“剑神咱都惹了,怕飞凤军干什么?”

梅力红道:“剑神再厉害,咱们小打小闹未必就能引得她亲自出山,再说咱们当土匪的还可以东躲西亣藏,惹下飞凤军就是和朝廷过不去,那有是真正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我摊手道:“那你们说怎么办?东西已经抢了,难道再给她们送回去?”

梅力红苦笑道:“兄弟,从此以后你就自求多福吧,我也看出来了,我这庙小留不住你这大神,咱们就此散了吧。”

我愕然道:“你赶我们走?”

梅力红摆摆头道:“不但你们得走,这山寨我也呆不下去了,所幸我没有报出我的名号,但愿还有机会远走高飞。”

我见这天不怕地不怕的『女』土匪此刻居然也意兴阐珊,忍不住道:“既然是这么重要的军货,为什么没有军队护送呢?”

梅力红道:“我猜现在各『国』军力吃紧,咱们『女』儿『国』为了节省兵力才出此下策,按说东西『交』到苏家运送也同样安全,诈知道被你这个愣头青给劫了?”

我愧疚道:“那真是对不起你了,这样吧,钱你拿一半,咱们各自分头跑路,毕竟因为我害得你连山寨也丢了。”

梅力红叹气道:“现在还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还是好好计划一下往哪逃吧,至于我你不用担心。”梅力红嫣然一笑道,“我们土匪本来就居无定所,无非是找座山头再盖几所房子的事儿。”

我既感动又羞愧,手足无措道:“我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要不我陪你睡一觉吧。”

众人:“……”

耿翎道:“小龙,事已至此咱也就砸不了许多了,钱和兵器对咱有用,咱们正好拿了这些东西去别『国』投军,至于旗帜和军服我看就留在这里再还给飞凤军吧,毕竟我们是『女』儿『国』的人,也算对本『国』尽心了。

我说:“看不出你还是个『爱』『国』主义看。”

耿翎道:“如非迫于无奈,我本不想动飞凤军的东西,飞凤军的统帅咱们『女』儿『国』的大将军赵芳华,我对她一向是很敬重的。”

我问:“她是不是有个,大陆兵神,的绰号”耿翎道:“正是。”

这个所谓大将军我常听苏竟提起,言下之意她也对她充满敬意,看来飞凤军和赵大将军威名在外,就连耿翎这样的人都肃然起敬。

无奈之下我们只得做着出逃的准备,梅力红只肯牧下5万两白银做补偿,当天夜里她命全山打点行囊烘制干粮,我们也只能做好了和她分道扬镳的打算,预计第二天一早就向西南进发。

然而祸患却早一步到来了……就在天还没亮的时候齐小环的侦查排报告:神峰山脚下已经被三千官军团团围住!

消息报上来时所有人正在打理行装,一经传开顿时人心惶惶,我和耿翎梅力红急忙来到山崖前向下规望,只见山下确已被密密麻麻的骑兵拦住了去路,她们并没有安营扎寨,而是个个静亣坐在马前,眼神闪烁地向我们这边拆视着。

耿翎观察片刻沉吟道:“看样子她们没打算久待,天一亮就会攻上来。”

梅力红拍拍『胸』口道:“不幸中的万幸,不是飞凤军,看旗子是叶城总兵手下的兵马。”

耿翎道:“你有什么打算?”

梅力红道:“目前只有趁黑照着她们一个阵脚冲,能不能跑出去只有听天由命了。”

耿翎摇头道:“你没发现她们背后的羽翎吗?这些人都是骑射手,凭我们这些人往下冲还没走到近前就得先损一半,我们的人没马,到头来一个也走不掉。”

梅力红道:“那你的意思呢?总不能就等着让人家杀上来吧?”

耿翎道:“就让她们往上杀!”

“你说什么?”梅力红不可置信道。

耿翎道:“我们在高『处』,她们仰攻会限制速度,只有利用好这个优势我们才有活命的机会。”

梅力红玲异道:“攻上来以后怎么办?”

耿翎道:“我们先回去安顿手下吧,边走边说n,一他来到我跟前,忽然握了握弗我的手道,“小龙,这一仗我们可以打!“我茫然道:“可以打是什么意思?“耿翎道:“我们有1000人,对方三倍于我,但是如果不让她们发挥骑射的优势在平地对决的话,我有把握完胜!“我说:“凭什么?“耿翎看着我一字一句道:“我们这1000人里,已经有270人晋升了剑童级别,据我所知,整个大陆还没有一支军队剑童的比例能达到三成之多,徒手格斗的话,我们不会输于任何人!“我惊喜道:“已经这么多了?”

耿翎担忧道:“只是弟兄们还没有信心,怎么才能让他们敢于放手一博是个问题。”

我拍着『胸』脯道:“这活儿不就是我这个政委的吗?你放心,我跟他们说。“不一时来到神峰寨的议事厅,一路跟随我的人们已经全都聚集到这里,自萧炎武婴以下全都面有忧『色』,其他人更是个个张皇,见我来了七嘴八舌地问:“龙哥,现在怎么办?”

我摆摆手道:“兄弟们,听我说。”

众人慢慢安静下来,我面带微笑道:“我要跟大家说个秘密。

人们面面相觑道:“都这节骨眼了龙哥要说什么秘密?难道神峰寨有密道?”

我一笑道:“这个秘密确实跟咱们眼下的『情』势有关,这个秘密一经公布就没人能拦得住咱们。“众人根奋道:“龙哥快说。”

我故意压低声音道:“这个秘密就是…其实论打架,『女』人不是男人的对手。“人们再次『迷』茫:“这算什么秘密?”

我说:“你们难道没发现,从我们越狱开始,我们打败过很多『女』人——那些看守,那些马夫和杂役,只要我们敢于反抗,『女』人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底下有人大声道:“可是这次我们面对的是军队啊。“我说:“军队又怎么样?她们只不过是一帮穿了军服的『女』人,你们中大概有不少人知道,我其实是来自你们嘴里所谓的男人『国』的,在我们男人『国』,『女』人穿上军装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勾引男人和她们睡觉,这叫制服『诱』惑。”

有人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龙哥怎么又说到睡觉上去了?”马上有人小声告诉他:“龙哥是干那个出身的……“我无语片刻,继续道:“让我来告诉你们男人应该干什么——男人,就应该战斗,而他的战斗对象也只能是男人,在我们男人『国』,男人可以被打得头破血流,可以把命送在战场上,但绝不允许尊严被侮辱,我们不会像你们这样窝窝囊囊地活着,受『女』人统治,『女』人凭什么统治我们呢?她们智力不如我们,『体』力也不如我们……“梅力红咳嗽了一声。

“我不知道你们这个倒霉『国』家出了什么问题,男人全像王八蛋灰孙子一样躲躲藏藏地活着。”

众人全都震惊地看着我,包括那些『女』土匪。

我不管不顾道:“要在平时也就算了,可现在已经是生死存亡之机,一群老爷们居然被几个『女』人堵在山上只会哭哭啼啼,我都恨不得拿大脚丫乎扯你们,我要告诉你们一件事,那就是你们要想活着出去就必须把她们制服,你们所有人都有这个能力,想活的跟我去摆平她们,想死的我建议你们别浪费人家的弓箭,自己找东西撞死,别丢男人的脸了。“下面的人几乎是一片死静,有不少人愤愤地看着我。

我笑道:“想揍我吗?等把外面的事儿摆平我让你们揍,可是一会谁要是怂了就得承认自己是乌『龟』王八蛋灰孙子……

终于有人小声道:“龙哥说的似乎没错,她们要杀咱们,咱们为什么不揍她们呢?咱们也不比她们差啊。”

我摆手道:“不是不比她们差,是一定比她们强,再说这种话你别说是我兄弟,我不跟你们做姐妹!“一干老爷们被我挤兑得面红耳赤,群相『激』愤道:“干了,跟她们拼命!”

我笑骂道:“妈的,谁让你跟她们拼命的?我说过了,『女』人从来就不是我们的敌人,她们只不过有时候有些反复无常,寂寞的时候想找男人陪而已,山下的那些『女』人想和我们做个游戏,我们就陪她们玩玩,但是记住,不许杀人,『女』人是个很美好的东西,我们要好好地『爱』她们。“底下的人也笑了起来。

我说:“好了,下面让耿翎安排你们具『体』该如何做。“耿翎暗暗冲我机起大拇指,开始排兵布阵。

梅力红悄悄抽了我一把道:“你可真够『肉』麻的,说得我心直跳。”

耿翎的计划如下:首先派人佯装要逃跑的样子把山下的骑兵引上山腰,随即用木桩封路,迫使她们下马追击,然后在树林里伏击,目的是使这些骑射手既没有马又用不上弓箭,和我们展开贴身『肉』博。

梅力红急道:“那我们干什么呢?“我说:“事儿是因我们而起的,不用你派一兵一卒。”

梅力红照旧道:“够娘们!“我纠正她道:“以后要说够爷们,什么时候这句话你说顺嘴了,我就能和你睡了。”

http://www.quanben5.com/n/shishangdiyihunda/135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