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混搭
字体:16+-

第二卷 女儿国 第十七章 英雄难过美人关

我问耿翎:“你们『女』儿『国』有剑圣吗?”

耿翎缓缓摇头道:“『女』儿『国』苏剑神天下皆知,但剑圣还真没听说过。”

刘景忽道:“有!『女』儿『国』有一个剑圣。”

众人和我一起问:“是谁?”

“苦梅师太。”刘景道:“但是苦梅师太『性』『情』怪僻孤芳自赏,一向不愿意牵扯到世俗纷争之中,她少有的几个徒弟大多都是军中新贵,但也被苦梅下了严令不许提及师门,『女』儿『国』除了剑神苏竞,还有一个剑圣,只不过这件事只有很少一部分朝中重臣才知道。”

武婴道:“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刘景苦笑道:“我娘她以前也勉强算得上是重臣吧。”

我也苦笑道:“看来想证明我的清白只有找这个苦梅师太了。”我现在好比是流落民间的中央常委,身份虽高没人认识,要想验明正身起码得找一个经常参加政治局会议的部长以上级人物,你跟县长市长那一级别的掰扯,非得把你当疯子抓起来不可。

刘景道:“这事儿难办了,苦梅师太为人清高,据说苏剑神幼年时也多经她指点,任你是王宫贵族寻常想见她一面都难,有时候连『女』皇陛下的面子也不给,别说你一个男人了。”

我垂头丧气道:“我再想办法,你们去准备自己的事吧。”

……

接下来全山忙得热火朝天,首先要应对的是一万人的吃穿问题,好在有那批军资打底,短期内还不用发愁,耿翎按我的意思把新人收编成三个旅,一切按军事化管理,还开设了各种培训连,这些男人大多没什么生活技能,万事都得从头开始,不过男人的纪律『性』也得到了充分『体』现,他们对现在的生活充满新奇,除了学习自给自足以外,耿翎还训练了一支3000人的骑兵旅,不会骑马不要紧,我们有最剽悍的土匪做教练,在很短的时间内,我们奇迹般建立了一支初具规模的军队。

也就是耿翎决定远走的第二天傍晚,神峰山下来了一小队人马,大概只有20来人,均是年轻『女』子,她们穿着绣着金『色』花边的军装,鲜衣怒马,在山脚下直言赵芳华大将军麾下偏将要见龙洋。

消息传上山以后,众人免不了一通狐疑:飞凤军找上门来我们并没有太多的意外,可是看对方的来意似乎不是要开战,我告诉齐小环:“先把她们请上来再说。”末了又补了一句,“客气点。”

那20来人很快就上了山,这些『女』军人看着山上一片乱哄哄的样子,眼中明显带着玩味,一副游山玩水的样子悠然地来在议事大厅前,一起下马,身段利落之至。

为首那名偏将细腰长眉,带着一股『女』军人特有的英气,一进来眼光就打在我脸上,脆声道:“你就是龙洋吗?”

萧炎大声道:“叫龙将军!”

那『女』子咯咯笑了起来:“好吧,龙将军。”

QuanbEn5.COM。全*本*5

我一摆手,微笑道:“不知几位姑娘找我有何贵干?”

那『女』偏将手一展亮出一封信道:“这是我们大将军给你的信,你先看看再说。”

有人把信传到我手里,我展开看了半晌——就跟看天书似的,只觉得那字颇为隽秀,完全不像一个行伍之人的手笔,我只得『交』给耿翎道:“帮我念念。”那些『女』子又笑了起来:“原来你不识字啊?”

我脸上一红,就听耿翎念道:“龙洋阁下,君自男监营起事,一路劫掠,及至神峰寨又与匪首梅力红拦我军资,再公然遏我兵锋于彼,盗我军马3000匹,可谓恶行累累,今上龙颜大怒,本『欲』令我重兵围剿,3万飞凤军己枕戈待旦,然我深知兵不可擅用,追根溯源,知阁下亦有不得己之苦衷,男监宫司牢斯人不良,玩忽职守狼贪羊粮,迫阁下甚急,实为暴乱之祸因,又闻阁下虽奔行窘促,然于民秋毫无犯,神峰山一战我军冒进失利,拜君仁念系数放还,我始知阁下实无心作恶,此于君幸甚,于我飞凤军幸甚。”

耿翎念完,小声跟我说:“信就到这,大将军只说她能『体』谅咱们的苦衷,但最后也没说什么事。”

我看看那偏将道:“是啊,你们上山到底什么事儿?”

那偏将嘴一撇:“好事儿呗,我们大将军说了,她愿意收编你们,只要你们下山投降,以前的事既往不咎,你们的人集『体』编进飞凤军,军饷待遇和我们正规军一样。”

我愕然道:“你们这是要招安啊?”

“所以说是好事儿啊——”那偏将说到这又把嘴一撇:“多少人托门路求人『情』哭着喊着想进我们飞凤军,你们倒好,胡闹一通反倒得了便宜。”

耿翎他们几个面面相觑,显然事『情』也大大出乎他们的意料,那偏将道:“你们这就随我下山吧,天黑之前还能赶回去。”

“呃——”我说:“姑娘,这么大的事『情』我们是不是商量一下再给你答复?”

那偏将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道:“这么好的事还商量什么,你们不是真想跟我们飞凤军对着干吧?”显然她以为我们会欢欣鼓舞才对,她只是区区一个偏将,但我们这一万来人似乎都完全没在她眼里,在她看来她妈大将军这么做无非发了善心,要么就是嫌麻烦根本懒得出兵,想不到我们还如此不识抬举。

耿翎面无表『情』道:“姑娘此言差矣,之前你们派人来攻打我们,我们早就已经是对着干了。”

“你!”那偏将气得一时气结,随即一副好『女』不跟男斗的架势冷冷说了一句:“你可真不知道天高地厚啊。”

我忙打原场道:“今天已经这么晚了,姑娘们就在山上好好休息一下吧——余曼丽,给我好好招待贵客们。”

那偏将倒也干脆,直截了当道:“今天就听你的,但是明天一早我就要信儿,要么战要么降给句痛快话,我们大将军还等着呢。”

我赔笑道:“一定一定。”

。。。。。。

余曼丽领着她们走后,我看看众人道:“说说你们的想法。”

萧炎首先道:“话也不是这么说,飞凤军真要想灭咱们无非是多费点周折,你真以为凭咱这一万多人能抗衡得了吗?”

耿翎道:“萧炎和刘景说得都没错,真要打,三万飞凤军无论如何都能把咱们吃得死死的,而且大将军的措辞还是比较诚恳的。”

我没料到耿翎刚才还那么强『硬』现在居然能服软,不禁道:“这么说你同意招安?”

哪知耿翎道断然摇头道:“不同意!”

“。。。。。。那你是什么意思?”

耿翎慨然道:“‘大陆兵神’的心思岂是一般人能揣测得到的?或许她只是想为了减少伤亡把我们骗下山再一举歼灭也说不定。”

我苦笑道:“你这个人说话越来越难懂了,你到底想怎么样嘛?”

耿翎道:“目前最好的办法还是照计划行事,去九牧原!”

刘景道:“你既然知道大陆兵神是什么样的人,她岂容你搏她面子?那偏将话说得明白,不降就是战。”

耿翎道:“降绝非上策,就算大将军不计前嫌,我们这些男人又怎么可能真的加入飞凤军?退一万步说,如果我们有了正规军的名头,人家派我们上战场,我们去还是不去?”

刘景冷眼到:“你这么怕上战场?”

耿翎一笑道:“我不怕上战场更不怕思,但要死也得死得其所,那种后背不能放心『交』给战友的战场,我看不上也罢。”

我说:“正所谓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耿翎道:“就是这个意思。”

刘景沉默片刻道:“那你们说怎么办?”

武婴道:“我看干脆还像男监营那样,咱们把那几个『女』的绑起来扔在这,连夜跑路。”

耿翎摇头道:“跑不掉,咱们有一万人,却只有3000匹马,目标大行动慢,连故技重施的可能也没有。”

我忽道:“我倒有个办法。”

众人一起看我。

我清清嗓子说:“你们该准备跑路还是准备跑路,至于那个大将军,我去拖住她!”

耿翎道:“怎么拖?“我说:“我假装去和她谈条件,等我们一走,你们也马上动身去九牧原。”

几个人一听,一起摇头道:“不行!”梅力红笑道:“你这是没把自己当人也没把我们当人啊。”

我心里一阵暖和,缓缓道:“你们听我说,第一,就算没这个机会我也得进京城一趟,我要想回去必须见到你们『女』儿『国』的『女』皇;第二,我得去找那个苦梅师太验明正身,这两件事我都必须办,现在好不容易能直接见到大将军,我求之不得。”

武婴道:“万一大将军一见你骗她,直接二话不说把你杀了怎么办?”

我笑道:“她会不会这么干要看你们跑不跑得掉,她派人来招安,说明多少还是有些忌惮我们的,只要你们能远走高飞我就还有张底牌在手,她投鼠忌器未必敢把我怎么样,你们要能搞出点名堂,她还得恭恭敬敬把我伺侯起来呢。”

耿翎道:“小龙说得没错,只要咱们在,大将军就不会把事做绝。”

我说:“那就这么决定吧,明天我们一走你们就赶紧跑,不过对外要严守口风,装出一副在原地等待收编的样子。”我看着梅力红道:“你呢?你有什么打算?”

梅力红道:“我还打算个『屁』呀,没看我的名字都写在大将军的信上了吗?你们要是良心过意不去,就带我一起跑!”

我笑道:“我们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了。”

梅力红挥手道:“罢了罢了,谁让我英雄难过美人关呢。”

——————分割——————

兄弟们你们这是肿么了,肿么月票被人拉下去啦~~~

本来想发个加长章,一看月票告急先发一章,晚上和凌晨如果不大发一章就是发两小章,爆发通告仍然有效,老花也当一回速度流!哼哼!

http://www.quanben5.com/n/shishangdiyihunda/135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