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混搭
字体:16+-

第二卷 女儿国 第二十一章 师父

我一看那石桌上倒是真有两个茶杯,淡『黄』『色』的茶水上飘着星星点点的茶叶沫子,肯定不是什么好茶。

老妈道了谢示意我坐下,悄声道:“她能见我们就算错了。”

我坐在那东张西望,见这里草木繁茂小径幽暗,笑笑的院落竟别有一番『色』彩斑斓,就说屋子门口那棵绿箩,每一片叶子都像被人擦洗过似的,看得人眼晕,我不禁摇头晃脑道:“不好,不好。”

这时就听一个苍老的『女』声淡淡道:“大将军驾到不曾远迎,贫尼失礼了。”

老妈急忙起身道:“师太不必客气,是我们来得唐突了。”

我扭头一看,见身后不远『处』站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尼姑,她身材极其矮小,大概只刚到我『胸』口,满脸皱纹,穿着一身灰『色』僧衣,只有那双眼睛像个大姑娘似的黑白分明秋水剪瞳,只是脸上神『色』木然,一副古井不惊的样子,给人感觉很不搭调,看外表,说她七八十不为过,看『精』气神,说她不到四十也有人信。

老妈一边和她打招呼一边用脚踢我示意我站起来,嘴上奉承道:“师太别来无恙,越发矍铄了。”

苦梅随口道:“大将军过奖了。”她敷衍了一句,眼神却始终在我身上转着,淡然道:“这位小施主连说两个不好,不知所谓何事?”

老妈急忙道:“小孩子家信口胡说,师太不必深究。”

我直统统道:“你这太干净了。”

“嗯?”苦梅略感意外道:“佛门圣地,干净有什么不对?”

我嘿嘿小刀:“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虽然我对佛学没什么研究,但是这句最著名的和尚切口还是听说过,用在这里还满合适的。

“这话说得倒有意思。”苦梅神『色』动了动,却不再理我,转向老妈道:“贫尼不擅与人结『交』,是以辞了大将军两次,没想到将军三顾敝庵,想必是有什么事吧?”

她这番话说得直截了当,连起码的应付也没表示一下,实在是爽快得让人浑身不舒服。

老妈郑重道:“前段时间,令徒苏竞。。。。。。”

苦梅摆手道:“大将军请猪,苏竞不是我徒弟,这一点还请将军更正。”

老妈无奈道:“好吧,苏竞去找转世剑神的事『情』师太想必是知道的吧?”

苦梅面无表『情』道:“略有耳闻。”

“那师太知不知道,转世剑神已经找到了?”

苦梅眼中『精』光一闪:“你说什么?”

“转世剑神已经到了『女』儿『国』,而且和我见过面了。”

苦梅急忙问:“苏竞呢?”

老妈道:“师太别急,听我慢慢说,剑神虽然找到了,可是目前空有剑神阶位,因为『阴』差『阳』错,他『独』身回到了『女』儿『国』,却把苏竞留在了那里,我这次来就是想请师太为他证明身份,我也好奏明陛下把剑神送回去跟苏竞见面,以后的事再做计较。”

QUaNbEn5.com。全*本*5

苦梅面沉似水道:“那么大将军说得那位剑神现在身在何『处』?”

我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道:“就是我。”

苦梅忽然勃然怒道:“一派胡言!从一开始我就不信什么转世投胎之说,这无非是那些所谓法师想趁乱蛊惑人心罢了,我知道皇帝也想借此安稳民心,可是苦梅是何等样人,你们连我也想骗么?”

老妈也急道:“师太,事关重大,还请你三思后行啊。”

苦梅幽幽道:“在我心里剑神永远只有一个,斯人不再,你叫我怎么相信你们?”

我见这老尼姑水米不进,这时是再也忍不住了,跳脚道:“你信不信的看看我是什么阶位能费你多少工夫?你是怕苏竞回来抢了你『女』儿『国』第一高手的名头吗?”苦梅森然道:“你说什么?”

老妈也急忙道:“不许无礼!”

可是话已经说到这了,我也没有再缩回去的道理,索『性』道:“苏竞是不是你徒弟我不知道,可是她一个『女』孩子为了『国』家鞍前马后鞠躬尽瘁,你这个当师父的一样是『女』儿『国』的人,却『处』『处』自以为高人一等推三阻四,难怪你这么大年纪了还是一个剑圣,你就不觉得脸红吗?”

苦梅和老妈同时变『色』,苦梅脚下微微一动,老妈已经一个箭步挡在我身前,凛然道:“师太,此人和我渊源极深,还请手下留『情』。”

我把老妈拉在一边,继续道:“你还跟我玩清高,我就不信这么大的园子靠你自己能买起,『国』家平时把你供着哄着图什么?不说让你肝脑涂地,连点小忙你也不肯帮,不就是让你行行货吗?你这么矫『情』干什么呀?”

苦梅怔了片刻,好像是给我骂蒙了,半天之后忽然不怒反笑道:“这可有意思了,大将军带了一个男人到我这,为的就是数落老尼一顿吗?这玩笑可开得有点大了吧?”

老妈也知道这时再也没了退路,叹气道:“事已至此,还请师太勉为其难姑且一试,一切后果都由我一力承担。”

苦梅冷笑道:“好,那就把话说明白,如果他不是剑神怎么办?”

老妈道:“我愿意给师太当众赔罪,并辞去大将军之职。”

我梗着脖子道:“我要是呢?”

苦梅厉声:“那老尼也给你磕头!”

我挠挠额头道:“不行,我是不是剑神都要由你说了算的,你要说谎我们岂不是没『处』说理去?”

不等苦梅说什么,老妈正『色』道:“不要胡说,苦梅师太若连这一点也做不到,咱们又何必来?我是万分信得过师太的。”

苦梅微微冷笑道:“大将军总算还是大将军,不像那些『黄』口小儿。”

我说:“你要怎么看?”

苦梅道:“把手拿来。”

我伸出右臂,苦梅出手如电掐在了我的脉门之上,当她手指和我皮肤一触的电光火石之际两条灰白的眉『毛』骤然一抖,我看见老妈也跟着一哆嗦。

现在老妈的大将军当不当得成已经不是我要考虑的范围了,看老尼姑的样子恨不得一巴掌拍死我,而且她也确实有这个能力,现在整个『女』儿『国』能拦住她的,没有!所以我就像等着法官宣判的嫌疑人一样,只有忐忑不安的份儿。

苦梅按着我的胳膊,久久不语,从脸『色』上看不出什么,只有一双眉『毛』在突突乱颤,我的心也跟着嘣嘣乱掉,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老尼姑忽然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那眼神清澈无比,像是霍然明媚又像是带着无穷的疑惑。。。。。。

老妈忍不住问:“怎么。。。。。。”

她话没说完,苦梅忽然做了一个让我们都震惊无比的举动:“她直挺挺地跪了下去,声泪俱下道:“师父!”

http://www.quanben5.com/n/shishangdiyihunda/135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