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混搭
字体:16+-

第二卷 女儿国 第二十四章 尿崩御花园

『女』皇和我定下返回事宜,微微地伸了个懒腰,曹大姑忙道:“众臣有事早奏,无事退朝。”

群臣你看我我看你,没人吱声,『女』皇缓缓道:“剑神先生和大将军留步,其他众卿退朝吧。

”众人山呼万岁,出了宫门文官上轿武官骑马各自打道回府。我也不知道『女』皇把我和我老妈留下是什么意思,不禁以目相询,老妈则微微摇了摇头,『女』皇见殿里已经没有外人,微笑道:“朕想请剑神先生一起用个午膳,想请大将军作陪,不知大将军意下如何?”

老妈忙躬身道:“臣的荣幸。”我本来想皇帝请吃饭我先到地方等着她就是了,没想到『女』皇从台阶上下来,来到我跟前道:“我同先生一道走。”

曹大姑道:“皇上,午膳在哪里用?”『女』皇略一沉思道:“就去泠声阁吧。”

和我们同行的除了老妈,还有那位紫衣美妇,一时过来一对『女』兵,抬着四乘小辇,我见抬辇的都是年轻『女』孩子,一个大男人要『女』人抬浑身不得劲,可又不能不坐,只得在辇上作个四圈揖道:“姐姐们辛苦了。”

『女』孩子们个个轻咬贝齿,忍俊不禁,可也不敢跟我随便搭话,抬起辇跟在『女』皇后面,那美妇听我说话,回头似笑非笑地看了我一眼。

老妈落在最后,我忍不住小声问她:“皇帝那个妹妹我该怎么称呼?”

老妈也小声道:“你叫她云亲王就是了。”

皇帝的妹妹,在别『处』叫长公主,在『女』儿『国』果然是亲王。我坐在辇上不住地东扭西扭,老妈问:“你怎么了?”

我咬牙道:“我还憋着一泡尿呢,从家出来就不行了。”

老妈失笑道:“还能再忍忍吗?”

我愁眉苦脸道:“我试试吧。”

乘辇走了大概有不到十分钟,曹大姑站在一『处』红墙外向内报了一声,好让闲杂人等回避,『女』儿『国』的皇宫和电视里的都大同小异,东西南北方向鲜明,几座『处』理政事的大殿都建在皇宫中轴线上,大殿后面是皇帝起居的地方,我们到的这个地方应该属后宫,院墙不高,一草一木都带上了几分轻俏,宫里的大姑们早早地跪迎在门外,『女』皇下了辇,不忘回首招呼我:“先生请。”

我暗暗叫苦,这『女』皇自打见了我比我妈还热『情』,竟是片刻不肯分开,我还指望能趁前偷个空上趟厕所呢,陪皇帝吃饭,没有个把小时怎么下得来?可我的膀胱是万万等不了了,我感觉身『体』里像塞了个大水袋似的,每走一步都晃荡得要炸开似的,我抱着肚子下来,眼看要进门的时候我终于鼓足了勇气道:“呃,那个。。。”

『女』皇道:“先生有什么事吗?”

我红头涨脸道:“有句话当着皇上不能说,可是已经非解决不可了...”

『女』皇神『色』一禀道:“有什么话先生但讲无妨,是有军『国』大事要向朕提议吗?”

Www.quanben5.coM全,本网

我低头用脚搓地,面红耳赤道:“那什么,我从早上到现在都没去厕所了......”

我为难倒不是因为她是皇帝,主要周围全是姑娘,我要不是实在憋没招了这话打死也不愿意说——『女』人对憋不住尿的男人肯定是殊乏好感。

『女』皇听完先是一愣,随即噗嗤一声乐了出来,嫣然道:“吃喝拉撒原本是人生四件大事,朕光顾着前两样了,是我这个当主人的失职,云泉,你快带先生去驻颜斋。”

“是,皇姐。”云亲王一侧身对我说:“跟我走吧。”

事『情』急迫我也顾不上客气了,冲『女』皇点点头,弓着腰捂着小腹跟在云亲王身后。我们没要人随行,云亲王在前面走,我急匆匆地跟在后面,到了一段小路上,云亲王见左右无人,这才笑吟吟地回头道:“初见时不知你身份,多有得罪呀——剑神先生。”

我沮丧地摆手道:“不提了,我也是弄巧成拙啊。”

云亲王道:“后来我又去找你你已经不在了,问他们楼里的人,也没一句实话,你到底上哪去了?”

原来我被抓走的事『情』那胖老板没跟云亲王说,也难怪,王爷带个『情』儿去他那开房结果被人抓走了,他说出来必定得罪云亲王,当然是任我自生自灭最好,他们这种场子里人和人哪有什么真『情』,一时找不着转眼也就忘了。

我呲牙咧嘴地说:“这些咱以后再说,我现在就想拜托你快点。”

云亲王呵呵一笑道:“当着我皇姐的面提出要如厕的,恐怕你是空前绝后了——”说到这云亲王又感慨道,“可惜,可惜你不是个『女』人,要不然咱俩肯定能成为最好的朋友,到时候咱一起喝喝酒,还可以一起四『处』寻快活,倒也是美事一桩。”

她嘴上说着,脚下果然加快了脚步,我忙喊:“慢点慢点,对了,刚才皇上说咬你领我去什么驻颜斋,我忘了问,那是什么地方?”

云亲王笑道:“就是厕所呀,御医说了,每天要按时出恭对『女』人颜表很重要,皇姐一时起了玩闹之心,宫里的厕所就全改叫驻颜斋了”。

我好笑道:“这名字放在这倒是很贴切,比给卖假『药』的强。”我们这会已经走了有小半天,眼见来到一『处』茂密的花园里,奇花异草小径通幽,景『色』是极美的,可没见半点厕所的踪迹,我不禁站下道:“还有多远?”

云亲王道:“这里是御花园,等过了御花园就到了。”

我苦着脸道:“怎么厕所这么远啊?”云亲王只是笑,不说话。我想了想,也明白这宫里不是一般花园子,每个墙角都安一个厕所,侍卫大姑们都有固定的去『处』,至于皇上肯定是不会和别人共用这种地方的,你总不可能一进厕所见皇上嘴里叨着厕纸蹲在那跟你打招呼,所以类似厕所这样不登大雅之堂的设施在宫里很是讳莫如深。

我也不知道走出御花园还得多长时间,反正是短不了,我索『性』停下脚步,嘶叫到:“我等不了了。”

云亲王愕然道:“那怎么办?”

我一指面前的假山:“我就在这得了!”

云亲王又笑又气道:“你好大的单子,这里可是御花园!”她神『色』一转,呵呵笑道,“好吧好吧,真要憋坏了剑神我跟我皇姐也没办法『交』代,那你就请自便吧。”说着背过了身去。我冲她挥挥手道:“你再往远走点。”

云亲王瞟了我一眼,似嗔非嗔道:“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可没这么多事。”不过还是往前走了两步。

我衡量了我和她之间的距离又估算估算肚子里液『体』大概能涉及到的方位,继续道:“再往远走,小心流你鞋上”在这个叫过我“小**”的『女』人面前,我还真就觉得没什么话是可以避讳的了,当初要不是『阴』差『阳』错,我俩大概都是已经赤诚相见过了。云亲王无语凝噎,又往前走了两步道:“......我就在这给你看着人,你不想让别人看见你撒尿吧?”

我不管不顾的解开裤带,冲着假山一角就尿,只觉肚子里的水翻江倒海一般冲刺出来,真可谓飞流直下三千尺,又道是天门中断楚江开,我舒服地眯起了眼睛,可冷丁就见假山对面走过来一小队巡逻『女』兵,透过缝隙,我能看见她们,她们也看见我一个前脸,只是不知道我在干什么,那为首的队长见我面生,指着我喝了一声:“什么人?”

我叫苦不迭,可这个时候又不能停下,只得暗暗加劲,哗哗的水声更响了......

那队长见我鬼鬼祟祟不说话,拔出腰刀带着属下就要往前冲,云亲王忽然自假山后面转出来,板着脸道:“你们干什么?”那队长见是她,急忙施了一礼,随机指着假山里边道:“云亲王,我们发现一个疑犯!”

云亲王道:“什么疑犯,那是皇上请来的贵客,当今剑神!”那队长『迷』惑地张大了嘴:“啊?是剑神先生?”

云亲王道:“噤声,别惊了剑神......清修。”

那队长自然不明白为什么堂堂的剑神跑这清修来了,还伴以流水的声音,不禁看看我又看看云亲王,这会我几经完成了最后“三股”,系好裤子施施然走出来,伸手招呼道:“各位辛苦了。”

那队长刚才看不真切,这时见果然是我,急忙收起刀,躬身道:“见过剑神先生。”

我亲切微笑道:“好好好,小姑娘很负责任嘛,我就是来四『处』看看你们皇宫的守卫有没有死角的,你能这么细心,我也就放心了。”

云亲王忍着笑道:“剑神先生夸你呢,带着你的人领赏去吧。”那队长大喜,赏钱什么的倒无所谓,难得的是得了剑神一句夸奖,恭敬道:“多谢剑神先生和云亲王。”只是她一低头间看见假山后流出一片形迹可疑的水渍,一时也顾不上多想,带着人兴冲冲地去了。

侍卫们走后,云亲王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你还满机灵的嘛。”

我嘿嘿笑道:“刚才多谢你了。”“哦,那你准备怎么谢我呢?”

云亲王明眸含春道:“不如今晚先生就下榻在我的王府,咱们俩好叙叙旧?”我把头摇得拨浪鼓一样:“不去!”

好么,她这心还没死呢,要说云亲王这娘们,长相不赖,身材也够惹火,可惜这里是『女』儿『国』,睡了她等于被她睡,作为一个男人我决不能留下这样的污点......

云亲王一笑道:“我们走吧,我皇姐该等急了。”看样子她也就是随口调戏我一下,现在我的身份举『国』瞩目,早已非当『日』那个“小**”了....

就这样,我在『女』儿『国』的御花园里尿了一泡,随着云亲王去赴『女』皇的宴请。我回头看了看,我的尿居然在假山2的边上冲塌了一角,果然是尿崩山倒的剑神境界....

http://www.quanben5.com/n/shishangdiyihunda/135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