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混搭
字体:16+-

第二卷 女儿国 第二十五章 百花宴

随着云亲王重回泠声阁,屋里却只有老妈和『女』皇,侍候的人也只有一个曹大姑,泠声阁院落小巧,屋子也不大,十几平的地方除了正中摆着一张四方靠榻,两边顺墙放着两排木凳,屋子当中有一张八仙桌,『女』皇坐在正座上,老妈在她下垂首陪着,我原本以为皇帝请吃饭是那种她坐在上面下面发一人一个小几,没想到看样子倒和寻常人家差不多。

老妈见云亲王进来,起身相迎,『女』皇把她按在座位上道:“姐姐,还按老规矩,既然只有自家人了,就别拘礼了。”我又意外了一下,『女』皇居然叫老妈姐姐,这在君臣相『处』中倒是少见,很多皇帝在还不是皇帝的时候有很多生死弟兄,登基以后也不敢叫了,跟皇帝称兄道弟,本来就是一件很犯忌讳的事。

老妈看似已经习以为常,跟云亲王寒喧了一句径自坐下,『女』皇吩咐曹大姑道:“既然剑神先生回来了,那就传菜吧。”

曹大姑应声出去,不一会便有人传菜上来,结果甜点一上我就吃了一惊,只见一个大姑端上来一个方形的盘子,盘子四周用冰雕做了一圈围墙,晶莹剔透没有一丝水泡,冰雕中央是一小叠『乳』白『色』的『奶』酪。云亲王介绍道:“这道甜品叫雪落春城,先生不妨尝尝。”

我举起『玉』著铲起一片送进嘴里,原来那『奶』酪是用鲜『奶』冻成的,中间还杂以面点,『奶』酪入口艇凉却不『激』牙,味道醇厚,我吃了一片,砸吧砸吧嘴,大感意扰未尽,此时正是『女』儿『国』夏末时分,宫里有冰块毫不稀奇,难得的是这份甜点大有哈根达斯的味道,我吃了两片不好意思多吃,这东西果然有开胃的功效,不吃则已,吃完了才觉得饥肠辘辘,后面又是五道甜点,味道固然不错,可都形式大于内容,每样挑一两筷子就破了相被端下去了。

我眼巴巴地看着门口传菜的大姑,几道甜点吃得我越来越饿,甜点上毕,果然是正菜,一个大姑捧着硕大的食盒款款走来,把食盒放在桌上揭开一看,我又小小的意外了一下,盒子里居然是一朵奇大的牡丹花,不但花瓣鲜艳,连花心花蕊也纤维毕现,我举着筷子正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云亲王又道:“先生,咱们吃的是『女』儿『国』皇宫里鼎鼎大名的百花宴,这一席菜制柞极其繁复,寻常可是吃不到的哦。”

『女』皇见我还在发愣,微微一笑,先行夹起一片花瓣放在嘴里给我做了个示范,我也从善如流夹起一片放进嘴里,刚一嚼就又吃了一惊,原来这东西看着是牡丹花的花瓣,其实是用销得很薄的『肉』片做的,最奇持的地方就在于『肉』片并没有上『色』,那娇艳夺目的花『色』完全是靠火候蒸出来的,再一细看,那花蕊分明是用蜂蜜极拔来的丝……

不多时又有人端上各种食盒,打开来无一倒外全是各式花的样子,细吃之下才能品味出是什么原料,唯一美中不足的还是中看不中吃,一道菜吃不了几口就没了,还有的让人看着根本就舍不得动筷子,其中还有一道叫昙花一现的菜最为奇特,像铁板烧一样下面点着炭火,端进来的时候还是一个花骨朵,热着热着忽然绽放,随即又慢慢枯萎,一吃,有知道是用鱼『肉』片成的片做的,大概是用了热胀冷缩的原理,我吃得咋舌不下,略有遗憾的就是这些菜虽然『色』香味俱全,可似乎都不怎么顶饿,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了,要这时候忽然端上来一盘红烧猪蹄那有是大煞风景的事。

QuanbEn5.COM,【全‘本’网。COM】

菜过三旬,两个大姑合力抬进来一个大家伙摆在当地,我直以为是“『硬』菜”上来了,一看又不像,她们抬进来这东西像是种盆栽那种大盆,盆中放一个高高的白『玉』盏,这『玉』盏形似一个马糟倒立在盆中,头上也封着顶,盆里全是热气腾腾的热水,水像有股力量扯动着似的从盆底被吸附上来,又不断顺着『玉』盏周身流下,那『玉』盏壁上细流潺潺,好像一道温泉瀑布一样,我正在纳闷这是什么东西,云亲王道:“咱们的酒来了。”她刚要起身,『女』皇忽然用手按住她,亲自来到那『玉』盏前,拿起一个斗来自那『玉』盏腹中掏出一斗粉红『色』的酒水。

原来这东西是酒具,这『玉』盏置于热水盆中,被热水时时包裹,既不会凉又不会烫,心思之巧妙制作之『精』良是让我大开眼界,『女』儿『国』的这些小物件实在是冠绝天下。

『女』皇拿着斗来到我身边,用斗里的酒把我杯子斟满,又给云亲王和老妈倒上,那两人急忙起身告罪,『女』皇把自己杯子也添上酒,款款举杯道:“这里没有外人,在座的两位,一个是朕的皇妹,一个是朕的老姐姐,咱们今天只叙『情』谊,不论尊卑。”她端着酒对我温柔一笑道,“至于先生,这杯酒我正式欢迎你来到我们『女』儿『国』,在您的眼里,我们都是庸庸碌碌的凡人,那些世俗礼节,更不用理会了。”

我端着杯和她碰了一下道:“凡到你这种境界的,还真不多。”

『女』皇一笑,一干而尽,老妈和云亲王也都陪着喝干,这酒入口微辣,可顺着喉咙流下去时只觉口腔乃至五脏六腑都是一片馨香,『女』皇喝完一杯,晕生双颊,显然平时是不怎么喝酒的,云亲王抢过酒斗为我们满上,『女』皇看着我道:“据说剑神先生来自于完全不同于我们两个大陆的『国』度,能不能为我们介绍一下那里的风土人『情』呢?”

我想了想道:“怎么说呢,我们那虽然是男人为主的杜会,可『女』人地位并不低……就把我们『处』的那个世界也算成一个大陆吧,大陆上的『国』家大部分没有男人『国』『女』人『国』之分,男人当皇帝的『国』家也有『女』高官,『女』人当皇帝的『国』家男人也能参与政事,就算是比较平等吧。”

『女』皇不可置信道:“男『女』真的能平等吗?我听说联邦大陆上那些男人『国』里的『女』人毫无地位可言。”

我知道和『女』儿『国』的人讨论这个问题只能是南辕北辙,况且『女』皇的担心是正常的,像目前他们这种封建主义制度下男『女』还真的无法平等,不是『女』压男就是男压『女』,我只能打岔道:“反正男人『国』绝不会有这么好吃的百花宴。”

接下来就是闲聊,我捡了些无关轻重的事『情』跟『女』皇和云亲王当笑话说,结果她们都表示不相信世界上有汽车这种东西,但是当我说到化妆品的时候她们则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详细问了我半天…

中间老妈一句话也没『插』,有些黯然神伤,『女』皇见她不对劲,抽个空道:“姐姐,黑吉斯那边没什么动静吧?”

老妈道:“根据我安在那边的探子回信,黑吉斯已经蠢蠢『欲』动,他们在两个大陆『交』界的黑森林边界上汇集了80万军队准备充当第一次攻击的矛头。”

『女』皇本来是想把她引进话局,一听这个消息顿时凝重起来:“他们动作好快,前些『日』子你跟我说还只是调动粮草阶段。”

老妈道:“看来他们这次志在必得,想要一鼓作气。”

『女』皇道:“对这一仗,姐姐有信心吗?”

老妈毫不讳言道:“我们『女』儿『国』所能做的都做了,现在一是要看黑吉斯从哪开始进攻,二是看联邦大陆能不能齐心协力共抗外敌,黑森林边境上,洪烈帝『国』完全有实力顶得住黑吉斯的第一波进攻,但是他们的士气似乎不是很旺,十八『国』联盟则要差很多,他们人口加起来没有洪烈帝『国』一半多不说,最主要的是军心涣散各自为营,名为联盟却谁也不服谁,到了关键时刻不但不能相互救援,有时候还生恐变生肘腋,加上他们的士兵训练不足,对黑吉斯还有恐惧心理,黑吉斯真要选这个薄弱点打过来,他们是不堪一击的。”

『女』皇皱眉道:“十八『国』这种『情』况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十八『国』万一破了,紧接着就是咱们『女』儿『国』,姐姐可有什么对应之策?”

老妈道:“我已经派5万飞凤军和他们的军队混编在一起,军货物品全由我们出,我想即便要战,也尽量把战场放在『女』儿『国』之外”

『女』皇点头道:“你做得对。”她随即又道,“那批军货追回来了吗?”听到这,我忙道:“皇上,这事我得跟您告个罪,那批军货是我抢的。

”我把当时的『情』况一说,『女』皇只是一笑毫不介怀,老妈道:“那正是送去给十八『国』边境上飞凤军的,我已经叫人另备了一份,这一两天就可以再上路了。”

『女』皇微笑道:“出事以后苏重威还假惺惺地托人给朕递来一道帖子说一切损失由她包赔,朕怎么可能要她的钱呢?再说苏竞又是你的干『女』儿,我看你这个干妈也不好意思要她亲妈的钱。”

我诧异地问老妈:“苏竞是你干『女』儿?”

老妈点头道:“苏竞这个丫头为『国』为民可谓不辞劳苦,可惜她这个妈却是个十足的财『迷』。”

『女』皇嫣然道:“我也奇怪苏重威怎么能养出苏竞这样的『女』儿来。”

三个『女』人又议论了一会军『国』大事,老妈和云亲王应对如流,这三个『女』人是『女』儿『国』的权力中枢,每一个都不是盖的,云亲王虽然看上去有些玩世不恭,但三言两语间就把我回去的各项事宜安排妥当,我虽然『插』不上话,但『女』皇频频和我举杯,倒也没闲着,从身份上,『女』皇是拿我当贵客招待的,可这次宴请『性』质又十分『私』人,从宴会的地点到谈话内容都把我当外人的样子。

她们的谈话告一段落,『女』皇似乎无意间问我:“剑神先生回去以后有什么打算吗?”

我挠挠头道:“还没想好。”

『女』皇试拆『性』地问:“先生是还要回来的吧?”

我看了老妈一眼道:“回来肯定是要回来的。”

『女』皇听了这句话面有喜『色』,忽然起身冲我盈盈躬身道:“那先生重回联邦大陆之后,万望您帮我们一帮!”老妈和云亲王见她竟然不顾身份向我行礼,都惊得一起站了起来。

我发愣道:“你要我怎么帮你?”

『女』皇立在原地姿势不变,字字凝重道:“剑神先生前世就已经威震天下,解联邦大陆人民于倒悬,可恨黑吉斯帝『国』野心不死穷兵黩武又发重兵来犯,如今我大陆兵力未复士气低落,军民谈敌『色』变,唯一能救他们的就只有先生,清扬冒昧,想请先生重出江湖登高一呼,带领联邦大陆再逃过一劫。”

我放下筷子道:“皇上说的哪里话,我只要回来就肯定是来帮你们的,难道我还帮那什么黑吉斯帝『国』去?”

『女』皇道:“恕清扬得寸进尺,此次还请先生速去速回才好。”

我说:“我尽量。”

『女』皇这才如释重负道:“多谢!”她轻轻叹息了一声道,“原本先生已经为大陆的子民舍生取义过一回了,按说我等也不应该再报非分之想,这次没经过您的同意就又把您牵扯进来,更是大大的不该。”

这几句话说得我熨帖无比,难得她还知道我心里的郁闷和委屈,不过我也因此见到了老妈,总算失有所得,而且身为一个堂堂的『女』皇,她这种方式也让我很舒服,要说我现在只是一个有名无实的剑神,可人家礼尽周到,按说她刚才当着满朝的文武提这个要求我也不能拒绝,可人家没有敲砖钉脚而是『私』下里湿言相求,分寸拿捏得恰到好『处』,这位『女』皇的『胸』围,呃…是『胸』襟,足见宽广。

『女』皇心事已解,再次举杯道:“这杯酒,我谨代表『女』儿『国』百姓谢过先生。”

我一口喝干,捏着酒杯失神了片刻,不禁道:“皇上,能问你个问题吗?”

『女』皇嫣然道:“就叫我清扬吧。”

我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按说对抗黑吉斯是整个大陆的事儿,为什么在我的问题上都是贵『国』在出力?”

『女』皇顿了顿道:“实话跟先生说了也无妨,纵观联邦大陆各『国』实力,洪烈帝『国』自保有余,十八『国』联盟都是些见风使舵之辈,抱着打不过就降的打算,只有『女』儿『国』地『处』大陆平原,黑吉斯多年垂涎,我们既不能降又没有必胜的把握,肩上的压力最重,所以免不了急迫些,归根结底,我们对先生是有『私』心的。”

我愣了一下,又端起酒杯道:“为了皇上这份坦诚,这杯我敬你!”

『女』皇毫不犹豫地一饮而尽,脸『色』酡红道:“只此一杯,我是不能再喝啦。”

云亲王这会也微有醉意,意兴分发道:“皇姐,何不来些乐舞助兴?”

我一听顿时来了兴致,忙问:“有美『女』吗?”

云亲王呵呵笑道:“美『女』没有,俊俏后生倒是不少,你看吗?”

http://www.quanben5.com/n/shishangdiyihunda/135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