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混搭
字体:16+-

第二卷 女儿国 第二十六章 军报

最后乐舞自然是没上,不过这已经算得上我人生经历中最奇『情』的一顿饭了。

眼看宴席接近尾声,『女』皇道:“先生还没有下榻『处』吧,我这就命人收拾房间?”

我忙道:“不用麻烦了,我还住将军府好了。

“这,…”『女』皇沉吟了一下道:“虽然我和姐姐并无差别,不过我还是希望先生能留在宫中,也好随时聆听教益。”

我自然是不肯和老妈分开,呵呵一笑道:“皇上不用客气了,我在外面待着习惯。”

『女』皇莞尔道:“也是,这深宫之中呆板的人太多,恐怕也拘束了先生,既然如此 —— 老姐姐,那就拜托你了。”

老妈躬身道:“陛下放心。”

『女』皇令人再次备辇,和云亲王一起把我送在勤政殿门口,温言道:“清扬多有不便,只能送到这里了,万望先生莫要失约,『女』儿『国』的前途全仰仗先生了。”

我挥手道:“皇上放心吧,我一定早去早回,到时候再来吃你的百花宴。”

云亲王偷空来到我跟前,俏目含春,小声道:“你真的不跟我走么?”

我嘿嘿一笑道:“改『日』,改『日』……”

云亲王似乎听出了我的弦外之音,咯咯低笑道:“你果然不是什么好鸟,不过我喜欢。”

出了皇宫,老妈的飞凤军卫队牵过马来,我终于长出了一口气,老妈微笑道:“怎么了?”

我说:“在这种地方,总少不了提心吊胆,我怕我被你们这群『女』人玩死,你要不是我妈,我连你都得防着!”

“『屁』话!”老妈笑骂了一句,随即正『色』道:“深宫帝王家,这种事本来就寻常,不过皇帝这人倒不必太防着,在她那个位置上,驭下的手段不可全无,不过对亲近的人倒是没有什么花花肠子。”

我说:“她对我这么客气你不觉得奇怪吗?”

老妈直接道:“不奇怪,你这么想是因为你还不了解剑神在大陆是一个什么概念,剑神超然物外,世间所谓的王侯将相在这种人眼里真的不过是凡夫俗子而已,『女』皇跟你推心置腹是希望你以后也可以真心帮她,这一点也不稀奇,她要跟你耍手段那才是做了蠢事。”

我恍然道:“这就像西游记当里李世民对规音菩萨那么个意思。”

老妈笑道:“差不多吧。”她忽然又面带忧『色』道,“只是这次你来她造了这么大的声势,这对你却不是什么好事。”

“怎么了?”

“黑吉斯帝『国』进攻在即,『女』儿『国』现在人心不稳,皇帝大张旗鼓地宣扬转世剑神已到『女』儿『国』,为的是稳定民心鼓舞斗志,这事很快就会传到黑吉斯皇帝的耳朵里去,万一再给他知道了你现在的状况,你觉得他会错失良机不采取任何行动么?”

我叹气道:“哎,紧小心怯小心还是被人给利用了。”

QUaNbEn5.com【全本网】

老妈淡然道:“你吃了人家的百花宴当了人家的座上宾,这点小便宜还不让人占吗?”

我笑嘻嘻道:“您这话说得让人家心,我可是您亲儿子。”

老妈道:“好在再有两天你就走了,黑吉斯行动再快,消息传过去也得个把月以后了,所以这个我倒不是很担心。”

我说:“那个云亲王是什么『情』况,她好像很得宠啊,皇帝对自己的兄弟姐妹不是应该都很忌讳吗?”

老妈道:“云亲王得宠可并非偶然,这是个极度聪明的人呐。”

“哦,怎么个聪明法?”

老妈道:“老皇帝一共有两个『女』儿,大的就是当今的『女』皇侯清扬,小『女』儿就是云亲王侯清泉,后看比前看小了整整10岁,侯清扬温文尔雅颇有城府,侯清泉聪颖张扬,做事决断公允,老皇帝一直不立嗣,众人都能看出她其实更钟『爱』小『女』儿一些,自然有一批公卿贵族团绕在侯清泉身边,当时『情』景对侯清扬非常不利,然而侯清泉似乎并无心帝业,对讨好自己的那些大臣若即若离,终『日』游手好闲毫无进取心,众人开始还以为她这是在以进为退讳莫如深,可侯清泉后来说了一句话终于彻底打消了这些人的心思,老皇帝这有把帝位传给侯清扬。”

我忙问:“她说了句什么话?”

“她17岁那年当着众人的面说:,我只想做30年太平王,享尽人间荣华富贵。”,我拍腿道:“哎呀,她这是自绝后路啊!”

老妈道:“就在当年,老皇帝驾崩,侯清扬即位,至今10年,侯清泉辅佐她尽心尽力,『女』儿『国』能有今天的繁荣,全赖侯清泉当年退那一步,否则往小了说祸起萧墙,往大了说分崩离析也不是不可能,『女』儿『国』绝不能有现在的昌盛。”

我感慨道:“侯清泉这妞儿看着傻,其实是真聪明!”

老妈点头道:“正因为这样,侯清扬继位后对这个妹妹隆崇备至,甚至破倒不要她更名以避讳,清,这个字,侯清泉还是主动改叫了侯云泉,任职的时候也尽捡那些清水衙门,以前的魔法司不过是一个小衙门,要一个亲王当主事,实在有些说不过去,不过云亲王实权并不小,『女』皇有什么事都要和她商量,云亲王实际上是『女』儿『国』的无冕相『国』,算得上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女』皇为了回应当年她那句30年太平王,也曾说过一句话:,30年太少,朕许你今生生世世,。”

我悠然神往道:“这对姐妹可都不简单,这个云亲王好像更带劲一点。”

老妈笑道:“太平王这三个字也真是给她做到了极致,有事上上朝,没事寻寻欢,云亲王生『性』风流是广为人知的,她这样的,当王爷固然是极品,当皇帝恐怕就难免背上昏君的骂名,她当年那么做,未必不是一种自知之明。”

我说:“好『色』就未必当不了好皇帝吧?”

老妈道:“不光是这个,我总觉得若论当皇帝,很难再有比当今『女』皇更合适的了。”

“何以见得呢?”

老妈道:“就以『胸』襟而言,能把20万『精』锐的飞凤军完全放心地『交』到一个大臣手上,这一点就没几人能做到。”

我笑道:“难怪你替她说好话,你是既得利益者啊一…”我神秘道,“老妈你跟我说实话,你要是造反,能有几成胜算?”老妈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瞪眼道”l你要死啊,这话要让别人听到咱娘俩不得给人五马分尸?”

“嘿嘿,这又没有别人,再说飞凤军不是你的嫡系部队吗?所谓嫡系,必须得就算你要造反也跟着你的有作准。“老妈摇头笑笑道:“我只知道『女』皇的巡城兵马司和京畿成卫营加起来也不到5万人,而飞凤军的大营就在皇城外,我要真作起乱来,她铁定是要大大的狼狈,要不是你这个臭小子说这种不要命的话,这个我还真从来没想过。”

我笑道:“我可不是怂恿上您造反,就算您成功了我也捞不着好『处』,在『女』儿『国』,我他『奶』『奶』的就是个公主,您跟人和亲的时候才用得着。”

老妈也笑:“所以『女』皇才无人能及,她好像能看透人的内心,知道我肯定没有贰心,云亲王再『精』干,在这一点上永远比不上她姐姐,不过话说回来,她这种天生没有野心的人仍然值得敬佩,你没见别的『国』家多少昏迈无能的王子自相残杀也要夺取大统,到头来失败的死无葬身之地,得胜的也只有祸『国』殃民,云亲王这样识大『体』硕大局的皇室子弟实在是凤『毛』麟角。”

闲聊一路回到将军府,天『色』已经不早了,老妈问我:“你是去睡觉还是打算四『处』逛逛?”

我依依不舍道:“您再陪我聊会吧。”我和老妈相认不过有一天一夜的时间,两天以后我又要回去,我实在是舍不得这段时光。

老妈也是一样,坐在我对面的椅子里,问的都是些家长里短,包括我上的哪所幼儿『国』、小学班主任老师是教什么的、每天中午怎么回家等等,眼睛里却有着化不开的温柔。

说着说着我又饿了,在『女』皇那吃了顿眼花撩乱的百花宴,就是眼晴享福了,肚子基本没捞着什么东西,我说:“妈,咱搞点吃的来吧,在宫里我就没吃饱。”

老妈道:“我去给你下碗面吧。““你府里佣人这么多怎么还得作亲自下厨?”

老妈淡淡一笑道:“这么多年了,妈从来没给你做过饭,今天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不大一会老妈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摆着两碗面进来了,我忙接过来,说:“我有一碗就够了。”

老妈嘿嘿一笑:“其实我也没吃饱。”

我失笑道:“也不知道这让『女』皇知道了她怎么想,这算不算欺君之罪啊?”

我的碗里还荷包了两个『鸡』蛋,面汤上瓢着几片葱花,我胃口大开,和老妈一人一碗大口小口地吃了起来,一时间屋里漂着的都是面香,还有两个人吸溜面条的声音,场面温馨极了。

就在这时,忽然就听外面有人不断连声高喊:“大将军在何『处』,大将军在何『处』!”紧接着有急促的马蹄声和卫兵在前领路带动甲胄的声音,老妈眉头微微一皱道:“是六百里加急,否则一般人不敢骑马进将军府,肯定是有什么紧急军『情』了。”她推开碗来到门前,门外,一队甲士后面,一个瘦骨伶仃几乎看不出人样的士兵从马上滚落下来,她的『胸』前系着一个包袱,一只手抓着马疆,另一只手还死死地搀着包袱的一角,她掉落在马下,从包袱里扯出一个纸卷奋力向前递着,泣不成声道:“大将军……急报!”

有人接过纸卷『交』给老妈,老妈看看那人,吩咐卫兵:“你们先扶她下去休息口……说着迫不及待地走回屋里,一边展开纸卷,刚看了一眼就脸『色』大变,又往下看了几行,老妈抬起头发了一会呆,好像又什么事特想不通了,继而怒不可遏拍在桌子上,咆哮道:“棍蛋!“我吓了一跳,忙问:“怎么了?”

老妈无力地冲我摆了摆手,眼角眉稍都微微颤抖,那张纸也随之瓢落在了桌上,我拿起来一看,上面的字十有八九不认识,自然也不知道说的是什么,可是寥寥半篇纸上,似乎带着无尽的肃杀之意,让人有种不祥的预感……,老妈立在桌边,突然身子往前一倾几乎栽倒,我忙扶住她坐下,小心道:“妈,你没事吧?”

老妈虚弱地冲我道:“你继续吃吧,我没事。”我看见她眼睛里一片莹然,脸上肌『肉』发木,明显是悲伤过度,我哪还有心思吃面,扶着她坐在那,双手在她太『阳』『穴』上轻轻按着,老妈失神片刻,抹了一把眼睛,走到门口,平静地对卫兵说:“传我命令,所有偏将以上统军速来将军府汇合,我有话说。”那卫兵应了一声飞快地走了,老妈木然地转身回来,坐在椅子上沉默不语,我忍不住道:“到底怎么了?““5万飞凤军,就这么没了…………老妈像是回答我的问题又像是喃喃自语道。

我吃惊道:“怎么回事?“老妈盯着屋子里一个角落,梦吃似的道:“我们被人出卖了……“看着她魂不守舍的样子,我没忍心再问,现在她很需要静一静,我就坐在老妈身旁陪着她。

不大一会工夫卫兵来报:“将军们已经在门外等候了,请问大将军在哪接见他们?”

老妈道:“就在这,让她们进来吧。”

很快的,门外脚步声纷杂,20多个盔甲鲜明的『女』将军排成两队昂扬走来,这些『女』将大多年纪不大,少有几个上了岁数的也就在四十开外,个个颇有风霜之『色』,挎着刀按着剑从容入内,『女』军人身上那种英姿巩爽之气扑面而来,让人『精』神一根,老妈似乎也受了感染,神『色』逐渐平缓,已经看不出任何悲伤,这些『女』将军们显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特,在门外时还谈笑风生,但进了门之后全都肃立两旁,屋子里顿时静可聆针。

她们静静地看着老妈,眼神里全是炽热和仰慕,她们知道大将军不会没事把她们召集起来,一个个摩拳擦掌,静待军令。

老妈把那道军报在手心里揉成一团丢在桌上,慢慢起身,声音低沉道:“就在刚刚,我接到一份六百里加急,我们派去十八『国』联盟的5万飞凤军,全军覆没了……

http://www.quanben5.com/n/shishangdiyihunda/135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