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混搭
字体:16+-

第二十八章 最后一击

那小队长在前面带路,众卫兵环卫,我们缓缓走出跨院,过了一条

长廊,眼前的景象让我不忍卒读,就见演武场通往后院的台阶上到『处』都

是鲜血,卫兵们三三俩俩地搬运着尸『体』,无数伤兵在战友的扶持下蹒

珊而行,场面极其惨痛。

那小队长道:“刺客因不熟悉地形,在通过演武场的路上被我们阻

杀了一半,剩下的经过血战也尽伏诛。

老妈道:“一个活口也没有?”

小队长道:“没有。”

卫兵们把自己人和刺客的尸『体』分成两堆,飞凤军的尸『体』排成长长的

一排,那些刺客们也大多身首异『处』,侍卫们神『色』悲愤,有人大声道:

”大将军,把这些狗??杂种的脑袋挂在城门示众以慰姐妹们在天之灵

吧!”

老妈无力地摆了摆手:qu;人都死了,示众有什么意义?让百姓看了

徒增紧张,把他们都埋了吧。”她来到飞凤军众护卫遗『体』旁,眼睛微

红,郑重地敬了一个军礼,吩咐赵护卫:qu;厚葬这些姐妹们,家属抚恤

从优,要派专人负责。”

赵护卫低头道:“是!”

清理工作过半,有人检视过刺客尸『体』,这些人无一倒外全是青壮男

『性』,身上除了武器别无它物,衣饰上也看不出什么,但很显然,这么一

大批男『性』高手肯定不会是『女』儿『国』人,一般的组织也绝没这样的实力,

幕后主使昭然若揭……黑吉斯帝『国』大兵未动,已经提前对故人的统帅下

手了。

老妈看着那些刺客的尸『体』咬牙道:qu;虽然这些人武功高强,但居然

在光天化『日』之下就想要我项上人头,是视我将军府如无物吗?还是只

想开战前挫挫我军的锐气?,、

我也百思不得其解,一次派出有个剑师,黑吉斯这次下的血本不

小,可是这些人像脑残一样正面攻击将军府,就算他们不怕死,可未免

也死得太冤了,难道他们真的以为『女』儿『国』的大将军就如此不堪吗?

可就在这时,就在演武场的东墙上,一个人觑准老妈的位置所在,

像闪电一样跃下,他蒙着脸,手里拿着一把三尺长的匕首,奔着我们直

扑过来。

此时众卫士警惕未消,地点又是平坦宽阔的演武场,所以这人一

出现就被发现了,卫兵们大声报警,一边各拔兵器冲上,更有手疾眼快

的弓箭手引弓放箭,可这人速度奇快,只几个纵越就把身前的卫兵甩

在身后,匕首轻巧地一拨,弓箭就像雨点一样被刷掉,前面的卫兵举刀

砍过来,这人左一闪右一扭形似鬼魁,在人丛中就像一条狂窜的『毒』蛇,

匕首每一划就溅起一股血雾,不等卫兵们补位就立刻蹿上,十步杀一人

如入无人之境!

QuAnBen5.CoM【全本5】

赵护卫大声指挥道:“列阵!”几百侍卫齐喝一声,刀如山『枪』如

林拦住蒙面人的来路,他身子一低,从还未成阵的众兵脚下穿过,后背

着地,手中匕首疾刺如风,就像一辆加了斩草机的四驱车一样在人群

中扫荡,侍卫们稻草般倒下,上百根长『枪』刺来,此人仍然游刃有余,后

背上像长了轮子一样,别人刺不着他,他的手脚却无一不是杀人的利器

,片刻就突出了军阵,身子一翻立了起来,双掌凭空一堆,面前几十

个侍卫竟被他的掌力推得倒飞出去,个个口喷鲜血,他东一晃西一晃,

众兵不知他要从哪面突围,混乱中都挤做一团,此人身在重围之中,

可动作丝毫不乱,他的眼光越过众人冷冷地盯在老妈身上,就像成竹

在『胸』的猎人在审视自己的借物一样,此刻侍卫们只能实施人海战术,成

百上千地堆上来,蒙面人或杀或闪,前进速度不减几千飞凤军竟然

挡他不住,这人闪转灵活心狠手辣,只一瞬间就贴了上来,眼看离老

妈还有将近50米的距离,手中匕首『激』??射而出,直刺老妈的心口。

将军府的护卫见机不可谓不快,这人刚出现时就已经有人挡在老妈

身前,那柄匕首刺过来时正有一个护卫站在老妈正前方,此刻”哄……的

一声连人带甲穿了个通透,却依然来势不减,赵护卫厉喝一声,急挥手

中的刀砍去,震耳『欲』聋的响声过后,赵护卫的刀已经断为两截,人居

然被匕首上的余劲震得口吐鲜血!这人也随之高高跃起,就像被一块云

彩托着一般凌空落到我们近前,他手中没有了兵器,单掌拍向老妈的『胸』

口!

老妈虽是大将军,可半点武功也不会,此时愣在当地,天『性』使然,

我毫不犹豫地把她向后一扯,挡在了她身前,蒙面人眼见成功在望,一

双眸子里闪过一丝得意,见我顶了上来,只是微微冷笑,手掌探出瞬

间就放在了我的心脏位置,此时此刻,我心知这次是在劫难逃,只得把

眼睛一闭……

然而那人的手掌只在我『胸』前似轻似重地一探,忽然表『情』大变,像被

摸了裤裆似的叫道:“剑神!”他喊了一声,眼神里顷刻间充满恐惧,

猛的使了一今后空翻,紧接着身子向后弹开,又顺着原路退到墙边,脚

尖点地翻上墙头,转头回望,看我的表『情』像见了活鬼一

样,再没有半半分迟疑,跳出将军府逃之天天。

自始至终我都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更想不通这人为什么在最后关头放弃,他明明马上就要成功了。

将军府里,卫兵大哗,无数侍卫里三层外三层把我和老妈围在当中,弓箭手全都张弓指天背向我们半跪在地上,那人就算走而复返也再没可能靠近我们了。

我如坠云雾愣在当地,猛觉背后有人把我抱在怀里大喊:“羊羊,你没事吧?”

我抖楼抖楼手,扳住老妈肩头道:“你呢?”

老妈顾不上回答我的问题,上上下下把我检查了个遍,几乎带着哭音道:“你吓死我了!”

我茫然地看着墙头道:“那人为什么不杀我?他怎么知道我是剑神?”

老妈见我无恙这才回了魂,愣怔了一会道:“他能探出你是剑神,这么说,他的级别是……”

“剑圣?”这两个字是我和老妈一起说出来的,我们谁都无法相信,黑吉斯这次除了有名剑师外,居然还派来一位剑圣!看来对方根本就不是想打击一下『女』儿『国』的士气那么简单,他们是志在必得!那有个剑师的作用就是当引子,把老妈引出来最后再由蒙面人实施最后的决杀!而且如果最后不是他自动放弃,他现在可能已经成功了……侍卫们再次清点伤亡人数,须臾之间,又死了56人,重伤过百,此人一人之力几乎就与有名剑师造成的损伤相平,而且没费吹灰之力,如果他的目的纯是杀人的话,这个数字还得翻倍!

看着满目疮痍,老妈黯然地叫人安顿伤兵,这一役赵护卫也身受重伤,她本身已是剑士级别,只是接了一把蒙面人飞来的飞刀就伤成这样,此人实力之恐怖由此可见一斑。

老妈苦笑道:“有个剑师做鱼饵…原来人家根本没想过杀不了我,是怕我跑了,那有个人的目的就是为了知道我的方位。”

我说:“不过他们终究没得逞。

老妈沮丧道:“我想明白了,也幸亏对方是一个剑圣,咱娘俩才捡了一条命。”

“为什么这么说?”

老妈道:“如果他不是剑圣级别的高手,也就觉察不出你是剑神,他不知你的底细,这才临阵退缩,刚才那种『情』况,别说剑圣,就算一个剑师动手咱们母子也都完了。”

老妈这么一说我也恍然了,那蒙面人甫一和我照面,感觉到了我的剑神阶位,心生恐惧所以放弃了任务,那是他自以为不是我的对手没敢发力就把手掌撤了回去,如果知道我毫无剑气,那一掌10个我也死翘翘了。

为了安慰老妈,我强颜欢笑道:“没想到那个小子还是个贪生怕死之辈。”所谓剑神剑圣我也有了一个大概了解,一个剑圣在万军丛中来去自如绝不夸张,而来刺老妈的这位堂堂的剑圣见了我这个冒牌的剑神就望风披靡,按理说刚有那样的『情』况不管敌人多强也只好破釜沉舟,但他居然对剑神怕成这个样子,就可见剑神才是小母牛坐在酒缸里,最牛的。

我正在胡思乱想,老妈忽然抡圆了在我脑瓜顶上来了一巴掌,怒道:“刚才你蠢不蠢?你要是死了要我怎么活?”

我知道老妈是担心我,嘿嘿一笑道:“这不是都没事吗?”

老妈背着手道:“你跟我来,我有话要跟你说。”

来到一『处』偏僻的角落,我问:“您有什么事『情』?”

老妈回身看着我,神『色』郑重道:“羊羊,你回去以后别再来了。”

我愕然道:“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就当这里的事都没发生过,你继续过你的生活,联邦大陆的事儿,你不要再『插』手了。”

我吃惊道:“为什么?”

老妈语气沉重道:“刚有你也见了,黑吉斯在边境上有雄兵百万,『国』中高手如云,光剑圣就不知道有多少,更兼之行事鬼祟,不择手段,当你以剑神身份回归后,他们所有的矛头都会对准你,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就算你真有十成的本事,也难免出意外,何况,…”

我郁闷道:“你不相信你儿子?”

老妈道:“不管儿子有多强壮,在妈的眼里他都还是孩子,两个大陆之间的恩怨,却要把所有担子都放在你身上,我觉得这对你不公平。”

P:各位书友!进不来书评的请登录10.这个网址试试!花花更新~

本来想突击写个爆发,小小花从一点闹到现在,也不知道是不是肚子疼,把我都急死了,好在现在安稳一点了,甜蜜的负担啊,他妈想让儿子叫张数,说是既深邃又能补我某方面的不足,被我一票否决了,总不能缺什么叫什么吧,那干脆叫张更新张月票张不帅好了(话说本花长得太帅一直是我的心病,实力派的演技长了个偶像派的脸啊)U

http://www.quanben5.com/n/shishangdiyihunda/135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