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混搭
字体:16+-

第二十九章 回家

听老妈这么说,我感觉到隐隐有些不对劲,可是哪里不对劲又说不上来。

我说:“『女』皇那我怎么『交』代?”

老妈道:“你不回来也就不用向她『交』代了。”

“这不是背信弃义吗?『女』皇对我不错呀。”

老妈道:“『女』皇这个人,你不能说她邀买人心,但在她那个位置上一言一行必有她的政治目的,你以为你要不是剑神她还会对你那么着意吗?”

我愕然道:“她要听你这么说她,还不得伤心死?”

老妈道:“我和她是君臣,老妈是什么人你最清楚,在我心里其实没有多少忠君思想,『女』皇她待我不薄,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我会不遗余力地帮她,但你听说过有谁为了自己的上司把儿子搭上的吗?”

我说:“那『女』儿『国』的百姓怎么办?”

老妈叹了口气道:“我最郁结的也就在这了,自古战祸一起最倒霉的就只有百姓,作为他们的大将军,我也只有‘鞠躬尽瘁死而后己’这八个字了,但是你不一样,你不属于这里,你没有非帮他们的义务。”

我低着头道:“其实『女』皇、百姓对我来说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妈,那你呢?我要是不回来,岂不是再也见不到你了?”

老妈眼睛一红,沉默片刻这才款款道:“羊羊,妈一前一后算起来活了两辈子,这两辈子我只有你一个儿子,孩子就是妈的天,你要是出事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只要你平安快乐地活着,就算见不到你,妈也知足了。”

我也感伤道:“妈你别这样说。”

老妈道:“你回去以后,好好地生活,结婚生子,找份正当的工作,你爸年纪不小了,你要好好地孝敬他,至于你那个姓孟的后妈……据说她对你还不错,你也要好好对人家。”

我失笑道:“您想得倒远,最后这句话言不由衷吧?”

老妈瞪我一眼道:“别嬉皮笑脸的,我的事你不要和任何人说起,咱们母子俩终究是见了一面,我已经没什么可遗憾的了,以后也无非就是生活在两地联系不便,跟那些孩子在『国』外工作的人没什么两样。”

我说:“那等您老了谁养您?”

老妈笑道:“我要你养吗?”

我说:“那谁保护您呢?”

“算了吧,你连自己也顾不好,刚才要不是狗屎运……”说到这老妈也觉后怕,下面的话没再说出来。

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说:“妈,你别忘了就算我回去了也不是我一个人,我那还有一个苏竞呢,我要是说不回来了,你觉得她能答应吗?”

老妈用手扶着腮帮子道:“我倒真把这个忘了。”她思忖了一会说:“这样,你就跟她说这是我的意思,不得己的时候可以把我们的关系也告诉她,你就直截了当地跟她说,『女』儿『国』还有我这个大将军,轮不到也犯不着把别人扯进来。”

(QuanBeN5)com,【全‘本’网。COM】

我怀疑道:“她能听你的?”

“苏竞是我的干『女』儿,对我还是很敬重的。”

“这个我倒是知道,不过我看她很有不到『黄』河不死心的架势,凭三言两语是劝不服的。”

老妈道:“其实你没发现苏竞和她的师父苦梅都是一样骄傲的人,只不过苦梅多了几分孤芳自赏,而苏竞则是有些不合于世,这个世界上她真正服气的人恐怕一个也没有,被迫去求你苏竞本来就不『情』愿,要不是为了联邦大陆和『女』儿『国』的百姓,她是绝不会委曲求全的,你只要把话跟她说开,我想她是不会强人所难的。”

我说:“这个我倒是也看出来了。”

老妈道:“你回去以后要好好照顾她,苏竞这个丫头『性』子是代傲了一些,但小小年纪能为了百姓不辞劳苦奔波,甚至能放下身段去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这样的觉悟连我也自愧弗如,可惜她是『女』儿『国』的人,又是『女』皇钦封的忠节公,要不是能留在那边过一辈子太平『日』子也不失为一种最好的归宿。”

听了这句话,我忽然悟出是哪里不对劲了——老妈话里话外透出一股意兴阑珊的『情』绪,似乎对『女』儿『国』的前途并不看好。

我小心道:“妈,这一仗你是不是没有把握?”

老妈道:“有些话我只能跟你一个人说,这些年来我战战兢兢举步维艰,总算没有让『女』儿『国』丢失一寸土地,其中艰辛只有我知道,‘胜败乃兵家常事’这句话对别的『国』家的将军有效,我绝不敢这么想,我这个大将军就不能打败仗,『女』儿『国』先天不足,北有强大的洪烈帝『国』,西有首鼠两端的十八『国』联盟,南边是各凶悍的番帮异族,今天的局面是我小心翼翼『精』打细算才维持下来的,打一个两个胜仗并不难,我最担心的不是输,而是『女』儿『国』今后的路该怎么走。”

“这话怎么讲?”

老妈忧心忡忡道:“现在的『女』儿『国』,皇帝英明将士勇猛百姓富足但也只能维持个不胜不败的现状,试想想,如果有朝任何一环节出了问题,『女』儿『国』将何以面对种种外忧内患?”

我说:“这就像个正值壮年的苦力,现在靠给人扛包还能勉强糊口,可是再等几年就不好说了。”

老妈点头道:“你这个比喻很恰当,上一次两个大陆间的战争打了10年,这一次黑吉斯厉兵秣马,没有七八年是不可能有结果的,我有信心在三年内让黑吉斯一兵一卒不能染指『女』儿『国』,至于后面会不会被拖垮,我实在说不好了。”

我说:“其实关键问题还是在于男人,人家一个男兵上来,你们就得用三个『女』兵去抵挡,飞凤军再猛,不是常规办法,往后十几年几十年,谁也无法保证飞凤军的编制不变,就算编制在,能不能一直打『硬』仗也是个问题。”

老妈道:“你说的没错,但是这一切都是无法改变的。”

老妈没办法,我更是一筹莫展,随即道:“妈,要不然你跟我回去吧,就算不想见我爸,我给你在外面买幢房子,咱们母子太太平平过『日』子,你这个大将军的位子想坐的人肯定不少,你走了自然还会有人带兵打仗。”

老妈摇头道:“我现在走就相当于叛『国』,20万飞凤军就成了没娘的孩子,老妈再自『私』也不能干这种事。”

“那就让我回来帮你!”

老妈断然道:“不用再说了,你必须走,而且不准再回来!”

“那如果我有能力帮你呢?我只要能修炼出剑气就能拿回以前的力量,加上苏竞,两个剑神总会管点用吧?”

“不行,你是不是剑神对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好好活着,打仗的事你不懂,一两个人怎么可能改变战局?『女』皇派人去找你,政治意义大于实际意义,你难道不明白吗?

这一点苏竞也曾跟我明言,她根本没指望我真能帮上什么忙,就想让我来走走秀,热热场,把酱油『党』们调动起来。。。。。。

我讷讷道:“可是我舍不得你。”

老妈按着我的肩膀道:“妈也舍不得你,可是你得活着,我孤零零一个人习惯了,可你在那边还有你的生活。”

我黯然神伤道:“您说这话我更难受了。”

老妈道:“明天我要去校军场点兵,可能不能去送你了,但你要记住妈的话,不要再回来了!”

事已至此,我只得道:“知道了。”我挥手叫过一个卫兵来,老妈道:“你干什么?”

“让我最后再为你做点事吧。”我跟那个卫兵说:“辛苦你去一趟梅庵,把苦梅师太给我请来。”

“啊?”那卫兵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一向眼高于顶的苦梅大师何时被人这么“请”过?所以对这次任务不是很有信心,小声道:“就这样去么?”

我说:“你要不好意思去的路上买2斤点心。”

我的意思是,要不要让大将军写一封手书?也显得隆重一点?”

我笑道:“大将军不好使,你就说是我让她来的。”

是。”卫兵迟疑着去了。

老妈问我:“你把苦梅请来干什么?”

我说:“我再也不能把你的安全『交』到一帮小妞手里了,苦梅怎么说也是个剑圣,我想请她做你的贴身保镖。”

老妈惊诧道:“你可真敢想,让一个剑圣来给我当保镖,『女』皇也没这待遇啊。”

我说:“『女』皇又没有当剑圣的儿子,咱不特殊谁特殊?”

老妈失笑道:“德『性』!”

果然,苦梅听说是我找她,巴巴地赶来,我把今天老妈险些遇刺的事一说,苦梅愤然作『色』道“

这些贼子太猖狂了!”她手起掌落,『硬』是把手边一个石狮子拍成了埃及猫,我忙趁热打铁道:“对方那些人里竟然还有个剑圣,我想了又想,要想护大将军周全,也只有请你出面了。”

苦梅臭『屁』烘烘道:“师父其实不用想,现在整个『女』儿『国』也只有我有把握对付他。”

我心说坏了,好容易苏竞不在,这么好一个拍马『屁』的机会也被我错过了,于是话锋一转道:“主要是担心你不愿意。”

苦梅道:“既然是师父发话了,阿梅能有什么不愿意的?”她面向老妈道:“从现在起,我会和大将军寸步不离。”

老妈忙道:“怎么敢让苦梅大师降尊做这等事?”

苦梅道:“苦梅以前骄矜了些,经师父教导已经幡然悔悟,我现在能为『女』儿『国』做的最有价值的事就是保护好大将军,何谈降尊?”

老妈道:“那就多谢大师了。”

就这样,一天很快就过去了,第二天一早飞凤军各级将领在演武场集仧合,我起来时老妈已经站在点将台上了,不大工夫云亲王亲自带队来接我,我磨磨蹭蹭故意拖延着时间,可是眼瞧这最后一面还是见不上了,我依依不舍走到将军府门口时,老妈终于急匆匆从里面赶了出来,母子相对,后悔遥遥无期,可是顾及旁人在场又不能说太多,老妈站在台阶上,眼中泪光莹然,只勉强说出几个字:“回去以后记住我说的话。”

我点点头,哽咽道:“你保重。”

苦梅道:“师父放心地去吧,我用『性』命担保大将军的安全。”

我嘱咐她:“你也要保重,也没必要寸步不离,该吃吃该睡睡,照理说你也不年轻了。”我这一趟给老太太祸害够呛,高姿态是装不成了,身份也由大师降成了徒弟,临走还骗人家接一份长工,我这次来『女』儿『国』,感觉最对不起两个人,一个是武婴,我把他后槽牙打掉不少,武婴以后基本上是没法嚼口香糖了;还有一个就是苦梅,老尼姑明明就对我的前世『情』义深重,我这么做是感『情』绑架,感觉特不厚道。

上了云亲王给我准备的马,一步三回头离开将军府,眼见老妈的身影越来越小最后不见了,我使劲抹了抹眼睛。

云亲王笑呵呵道:“才两天时间就难舍难分,你人缘不错嘛。”

我勉强笑道:“你人缘也不错,大将军没少夸你。”通过老妈的介绍,我对云亲王也有了改观,知道面前这个『女』儿为『国』家的太平放弃了皇位,『色』是『色』了点,但民男是不抢的,这王爷就算不错了。

云亲王媚笑道:“那中王公大臣们的夸奖我才不稀罕呢。”

我说:“那你稀罕那种夸奖?”

“呵呵,我就稀罕我喜欢的男人夸我‘活儿好’。”

看着她媚眼如丝的样子,我郁闷道:“你就别再调戏我了,我眼看就走的人了,你想让我以后回去想起『女』儿『国』来把肠子悔青吗?”

云亲王道:“难道你不回来了?”

我自知失言,忙打岔道:“咱们现在去哪?”

云亲王道:“去我的王府,传送地点就设在那。”

“皇上呢?”

“她已经在那边等你了。”

“哦。”

一路怀着怅然我们到了云亲王的王府,有人急忙去通禀『女』皇,云亲王带着我走进王府大门,『女』儿『国』我去过的两个地方,将军府森严粗犷,皇宫巍峨庄严,这里却是我见过的最像个达官贵人住的安乐窝,进门就是小桥流水飞廊画阁,这位理想就是当30年太平王的『女』人,果然很会享受。

走着走着我问她:“一会咱们是不是直接就开始?”

云亲王道:“是的,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一捂肚子道:“我还得上趟厕所。”

云亲王道:“你怎么上哪都去厕所呀?”

“你就别废话了,皇上还等着呢。”

云亲王无奈道:“厕所离这可远着呢。”

我崩溃道:“你们怎么都不盖厕所的?”

云亲王眼睛左右一扫,指着前面一座假山道:“你看那行吗?”

我苦笑道:“得,以后要没假山我还尿不出尿来了。”

“快去吧,你以为你是狗啊?”云亲王推了我一把道:“老规矩,我帮你看人。”

大家身边有没有那么一种朋友,你在某个地方撒尿的时候他说他会帮你看人?然后等你解开裤子的时候他会突然大喊:“快来看!”

我就是那种朋友。。。。。。M

http://www.quanben5.com/n/shishangdiyihunda/135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