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混搭
字体:16+-

第三卷 讨债的剑神 第一章 出狱

在『女』儿『国』我撒了两泡记忆深刻的尿,一泡是在假山后面,另一泡也是在假山后面……

解决完个人问题,云亲王在前面带路,我们来到一座花园后的小房子前,『女』皇正等在那里,这次没什么仪仗,只带了几个随从和护卫,『女』皇穿了一件蓝『色』的锦袍——『女』儿『国』是以蓝『色』为贵的。

没有任何繁文缛节,『女』皇拉着我的手款款道:“先生莫忘了我们的约定——

你再来『女』儿『国』时,我请你吃百花宴。”

“呃……好。”她并不知道我和老妈已经有约在先,此刻的我有些做贼心虚,不管怎么说,一个『女』人殷切地盼着我回来跟她吃饭,尽管她的身份是『女』皇,尽管不是吃饭那么简单,我还是感到很愧疚,所以只能支吾过去了。

云亲王指着那间小房子的房门跟我说:“进去吧,都等着你呢。”

我推门而入,见屋当中摆了一张椅子,四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围坐在四面,见我进来,其中一个冲我点点头,道:“坐吧。”

我坐在正中的椅子上,那老太太道:“把手镯拿出来攥在手里。”

我俯言照做,四个老太太分别掏出一小堆碧绿的石头捧在手心,个个不苟言笑,刚才说话的老太太又道:“剑神先生如果准备好了的话,我们就要开始了。”

我茫然道:“这就开始了吗?”

那老太太道:“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

我没想到这么快就开始,似乎心里真的没什么准备,『女』儿『国』我算轰轰烈烈地来过了,越了狱、认了妈、在御花园撒了尿、和『女』皇吃了饭,猛的就要离开了,我才发现在这个奇妙的『国』度里,我还有很多割舍不下的人,首先就是老妈,她要带着她的『女』兵即将要面对一场恶战,胜负难测。再就是我那帮新认的兄弟,他们远走天涯,在夹缝里求生存。还有我那个新收的老徒弟,还有温婉的『女』皇,以及那风『骚』的王爷……

那老太太面无表『情』道:“一会剑神先生什么也不用做,整个过程大概需要一个时辰左右。”

我点头道:“好。”

那老太太道:“那就开始了。”说着率先把胳膊支在我肩膀上,我忙道:“等一等!”

“你还有什么事?”

我讷讷道:“我走了以后麻烦你跟外面的人说一声,我会想她们的。”

“一定转达。”老太太依旧面无表『情』,她示意另外三个人开始,四个人一起把胳膊搭在我肩膀上,嘴里念念有词,手中的石头光华大作。

我捏着苏竞的手镯,心中忐忑,渐渐的,那手镯上也渲染了一丝绿芒,十几分钟过去了,除了那绿芒越来越盛以外,那四个老太太依旧老和尚念经一样,本来我还颇觉紧张,慢慢地也就平静下来,半个多小时以扣,手镯上的绿光似乎要透出来一样,我也没了什么看的心『情』,开始昏昏『欲』睡,那几个老太太的咒却越念越急,我打了个盹蓦然醒来,见她们额头见汗,嘴唇微微发抖,这时候我已经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只是估摸着大概快要差不多了,其中一个老人忽然眼光一闪,大声道:“走!”

QuAnBen5.CoM全,本网

像被人打了一棍子似的,我感到巨大的晕眩,就好像坐过山车俯冲那样,整个五脏六腑都跟着移位,我下意识地闭上眼睛,那感觉由强变弱又由弱变强往复几次,最后终于渐渐平缓,我还没睁开眼睛就有种想哭的冲动——我的耳朵已经先一步捕捉到了现代社会那种车水马龙的喧嚣!

我试着把眼睛睁开一条缝,是的!如果没出错的话,我已经站在了一条繁华的马路上!我把手挡在头上,似乎都已经不太习惯这里的『阳』光了……

大街上,人们都在忙碌着自己的事,跟我穿越到『女』儿『国』一样,根本没人注意一个陌生人的举动——哦不,有一个,一个出租车司机奇怪地看着我,好像已经注意了我半天了,见我看他,他把头探出窗外试探地问:“走不走?”

“走!”我笃定道。

“去哪?”

“火车东站。”我说。

坐在车上,看着窗外的行人,我百感『交』集,第一感觉就是又回到男人的世界了,甚至连看见在马路上吐痰和丢烟头的都倍感亲切,司机师傅大概是开了很长的时间的车,摸出半盒烟来,看了看我道:“能抽吗?”

“抽吧。”我『舔』『舔』舌头说,我的最后一根烟都被老妈给没收了,现在看见有人抽烟不禁喉咙发『痒』,师傅善解人意地递过来一根,我的眼睛不可免俗地湿润了,还是男人的世界爽啊,这他娘的是真回家了呀!

师傅见我举止古怪,问我:“您这里从哪来呀?不是本地人吧?”

我苦笑道:“我在这都住了20多年了倒成外地人了。”

“那您刚从『国』外回来?”

我奇怪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师傅撇嘴道:“你们这种人身上有股劲儿,看见什么都『爱』『激』动,上次我送一个老华侨,看见街上卖豆腐脑的都感慨地不行,下去吃了3 碗。”

“……老华侨胃口真好。”

“您呢,您这里从哪来啊?”

我随口道:“『女』儿『国』。”

师傅愣了一下:“合着您跑西游记艺术宫转了一圈就唏嘘成这样啊?”

“……不是,是真『女』儿『国』。”

“哦,非洲哪个部落的景点吧?”

“哎,差不多吧,反正都是『女』人说了算,孩子跟『女』的姓不说,男人结婚就把自己聘了。”

师傅笑道:“还有这种好地方呢,下回您再去把我领上。”

我叹气道:“等你真去了就不这么说了。”

师傅当我侃大山,也不当真,车到了地方往下一扣表道:“34. ”

我掏出一张50的来递给他:“不用找了,不过这钱你最好别花,怎么说也跟我出了趟『国』。”

……

我下了车到了我的小宾馆外面,不由得又是感慨万千,老吴种在我门前那三棵果树已经长高了不少,宾馆的门开着,我大步走进去,就听里面有人头也不抬道:“要住店老板不在。”段天涯坐在我以前的位置上,正在玩我的点钞机……

我没好气道:“老板回来了!”

段天涯猛一抬头,惊讶道:“龙羊羊?”

他这么一喊,顿时从小餐厅里跑出一大群人,迎面老吴也吃惊道:“小龙你回来了?”

他身后的金诚武叫了一声:“我靠,你跑哪去了?”

简单的几句话,我心里就一热,我发现,在这个世界,我同样有一群挂念的朋友,虽然我们相『处』时间不长,但他们那种欢呼雀跃还是感染了我,小倩捂着嘴道:“小龙哥哥,你终于回来了?”

我张开胳膊道:“来,哥看你胖了瘦了?”

小倩嫣然一笑道:“我倒是没什么变化,有一个人可是真瘦了。”

黑山老妖咋咋呼呼冲楼上喊:“苏竞,苏竞,你那个姓龙的回来了!”

我不悦道:“什么叫你那个姓龙的回来了?”从『女』儿『国』回来,我对这种话比较敏感……

楼梯口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苏竞在拐角那几乎刹不住闸,堂堂剑神出现这样的状况,显然是心『情』『激』动难抑,她定定地看着我,一时失语道:“你……”

“你什么你,按辈分你得叫我师祖,苦梅是我徒弟你不知道吧?”

苏竞快步走到我跟前,语气里待着无尽的欣慰道:“你终于回来了。”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那个漂亮姑娘笑,出尘高雅,但是少了份淡然多了几分憔悴。

我哼哼道:“我不回来怎么办,你们怎么还没走啊——”我转向老吴他们道:“房费该结了啊,这都一个多月了吧?”

老吴笑呵呵道:“反正我还是没钱。”

我看着苏竞道:“那个坏道人没再来找麻烦吧?”我忽然发现,其实一直以来我最挂念的还是苏竞,坏道人收了我三成的剑气,再加上和陆人甲联手,苏竞已经不占上风,在刚才进门的时候我心里就隐隐有种担忧,此刻一颗心才放下。

苏竞急切道:“先别说这些,说说你是怎么回来的?”她稍一定神马上道,“你见过我师父了,这么说你去了『女』儿『国』?”

我说:“不但去了,还搅了个天翻地覆,你们『女』儿『国』最牛B 的三个『女』人我全见,还差点和一个发生了纯洁的男『女』关系……”

苏竞很快省悟道:“是云亲王?你还见了『女』皇陛下——哦,是她派人送你回来的。”

“全中。”

“还有一具是谁?”

我故意试探她道:“你们『女』儿『国』还有谁最牛B ?”

苏竞眼光闪亮道:“大将军你也见了?”

我有些黯然道:“见了,她明天就要带兵亲征了。”

苏竞急道:“怎么回事?”

“黑吉斯已经动手了,十八『国』联盟里出了叛徒,勾结黑吉斯军把5 万飞凤军困在山上,老……大将军她得去救她闪。”

苏竞眉头紧皱道:“他们来得好快!”

金诚武咳嗽一声道:“这些事『情』你们以后慢慢再说,小龙,我看你还是先给家里打个电话,你那个姓孟的后妈找你都快找疯了。”

“孟姨?她找我干什么?”

“不知道,看样子很急,我们又不敢跟她说实话,她要不是知道我们是你朋友,我看就差严刑逼供了。”

听他这么说我急忙把手机打开,找到孟姨电话拔了过去,电话通了还没等我说什么,就听孟姨满腹怨念道:“龙羊羊你跑哪去了?你再不出现我都以为你让人给宰了!”

我嘿嘿一笑道:“出了趟『国』,孟姨找我有事?”

孟姨气不打一『处』来道:“你还问?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我翻了一下『日』历,今天似乎什么『日』子也不是,既不是立夏也不什么节气,连个某某诞辰多少周年也不是。我小心道:“今天你生『日』?”

孟姨嚷嚷道:“生个『屁』,今天你爸出来!”

我猛的一拍脑袋:“该死!”今天刚好是老爸刑满释放的『日』子,这些天来我心无旁骛,加上过的又是『女』儿『国』的时间,竟然活生生地给忘了!

孟姨忽然压低声音道:“我们正在金『玉』酒店给你爸摆接风酒,你快点过来,你爸不见你嘴上不说,心里早就怀疑上了。”

我连声道:“我马上到!”

放下电话我急吼吼说:“坏了坏了,今天我爸出狱,我要开饭前赶不过去恐怕得再穿越一次。”

苏竞道:“我陪你去!”

“你去干什么?”

苏竞道:“坏道人和陆人甲随时有可能出现,还是老规矩,我得保护你。”

我跺脚道:“那快走!”

http://www.quanben5.com/n/shishangdiyihunda/135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