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混搭
字体:16+-

第三卷 讨债的剑神 第四章 收回剑气

『龟』速手打...我打字很慢啊....

“我听说有人晋升剑童了?”苏竞快步走了过来,凭她的修为,自然一眼就看出我说的不假,惊喜道,“是真的?”

我手舞足蹈道:“谁也别理我,先让我玩一会。”我左右看看,见五步外的桌子上正好有只纸杯,我双手连挥想要把它击落,可是那杯子纹丝不动,我不禁诧异道,“诶,怎么不灵了?”

苏竞道:“你想干什么?”

“用剑气把它打下来啊,戳几个『洞』也行。”

苏竞又好笑又好气道:“你以为你是谁啊,做到那一步起码得是剑士。”

我失望道:“你不是说剑童就能发出剑气了吗?”

苏竟道:“没错,可是强弱有别剑童也就稍强于普通人而已,而且你现在还没能熟练掌控怎么可能那么容易?”

“啊?这么复杂?”

断天涯道:“而且『操』纵剑气也是一门学问,同样是剑师,高低之别全在对剑气的控制,当然,武功招式也很重要”

苏竟道:“你成文剑童的最大好『处』就是我们明天开始就可以找回剑气了”苏竟憧憬道,“只要你找回三成剑气我们就可以回联邦大陆了去了”\"你的意思是明天我们去找王金生?\"

“对!”

我抖着手道:“到时候你让我怎么跟他说?”

苏竟道:“你不用跟他说什么,只要和他握个手,拍个肩剑气就会自动回到你身上的”

我摇头道:“这样不太好吧?”

苏竟道:“那些见其本来就是你东西,你还有什么顾虑?”

我说:“我也不能不告而取啊,这段时间我的剑气已经在人家的身『体』里成为了一部分,和着我想起来了就不声不响的拿回来,这就好比朋友跟你借了钱没还。你总不能见他钱包在桌上就自己拿去吧?在别人家寄养条狗还得承人请呢.”老吴道:“小龙说的饿对,这么做确实有点不厚道,要是那部分剑气没对王金生产生什么影响也就罢了,可是我听小龙说他自从就收了小龙的剑气以后整个人都变了.”

苏竟微微点头道:“说到这个我们还应该感谢他,正因为那些剑气和他产生了部分融合现象,所以坏道人和他的徒弟不至于轻易的抢走它,倒是给我们省了不少后顾之忧。”苏竟问我“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说:“还是把应该告诉人家的都坦白,先征求一下他的意见”

金城武道:“想不到小龙也是个有心人.”

其实王金生要一直是公『交』车上那个胆小怕事的小眼睛我才不管他呢,问题就在于我觉得他后来变得像那么回事了,所以有了负担,说实话我已经有点拿他当个朋友了。这还是跟他借钱一样,你借给朋友一笔钱,改善了他的生活,眼瞅着就奔小康了可非得拿回来不可,这让人很进退两难.苏竟道:“那就这么定了吧,明天我们去找王金生,然后准备回联邦大陆.”

QUaNbEn5.com(全。本*网)

我说:“那我的那些其他力量不要了?”

苏竟道:“时间紧急,先回去再说,只要能回到『女』儿『国』我们迟早还能回来到时候小倩说不定就已经找到问题的根源了,这场仗起码要打好几年,事有轻重缓急,等过了这段时间,我们就等得起了.”

“要回去还得借助那件金缕『玉』衣吧?你们把他放哪里了?”

“在这”老吴从我柜台里撤出一个包袱,打开一看,正是那件金缕『玉』衣.

我一惊一乍道:“这可是无价之宝,你们就随便扔在这?”

黑山老妖一呲牙:“有我们在,丢不了....”

“那到也是.”我问他们:“这些『日』子政府没有什么新动作?”

老吴道:“人抓不住,东西又找不会来,还能有什么心动作?一个劲的说已经发现了新线索了呗”我说:“等这件事一了得赶紧还给『国』家,否则迟早是个大麻烦,赵沿涛一落网也得把咱们扯出来”

晚上苏竟照例跟我一个房间,照例躺在一张『床』上,我们各怀心事,默默无语,过了半天我问她:“你在想什么?”

苏竟道:“现在坏道人偷走我们三成剑气,王金生接受了三成,我在担心另外那些剑气的下落,这段『日』子坏道人一直额米有出现,八成也在找它们,一旦给他们找到,那就坏了.”

我说:“明天要是顺利的话,我也可以做你的帮手”

苏竟道:“我想过了,明天王金生顺利的话我们就回联邦大陆去.”

我诧异道:“剩下的真不要了?”

苏竟道:“三成剑气一拿到,已经足够让人相信你就是剑神,到时候你登高一呼,;联邦大陆的军队士气高涨,你的任务也就完成了,其他的事我来做.”

我苦笑道:“你这是想让我当花瓶啊?”苏竟道:“联邦大陆的事本来就与你无关,你不是一直也不愿意去么?”

我坚决道:“这次不行,我一定得有点真本事,帮得上大将军的忙才行”

苏竟不禁道:“我现在越来越好奇大将军到底和你说了什么了?”

我想起老妈的话,笑眯眯的问苏竟:“你是不是一直就没打算让我帮忙?”

苏竟竟然点点头道:“我一直不愿意求人,要不是形势所逼,我不会来找你”

我又试探『性』地问了他一个问题:“你是不是一直也不服我-----当然,我说的是以前的我”

苏竟这次没有说什么,只是淡淡一笑,我抓狂道:“还真是啊,那用不用的我找回剑气以后也跟你打一场?”

苏竟道:“那样最好”我无语,合着这丫头一直就憋着这心思呢。

一夜无话,第二天我估摸着王金生要下班的点儿,带着苏竞在他家楼下等他,不一会王金生从小区门口进来了,我急忙迎上去,王金生一见是我,立刻热『情』道:“兄弟你来了?”

我支吾道:“嗯,来了……那个王哥,我这次找你是有事儿。”

“什么事儿家里说去,我让你嫂子再炒俩菜,咱们哥俩喝点。”

“那什么,家里就不去了吧,我就在这说吧。”

王金生不依,推着我往楼上走,我半推半就,到了家门口,王金生见我神『情』忸怩,突然道:”你是不是手头紧缺钱花了?“”呃……不是。“王金生道:“是也没关系,家里的钱都是我管,要多少你说话。”

我心里一热,这朋友『交』到这份上真是没话说,也就一面之缘,能掏心掏肺,我要不是因为老妈那边事『情』紧急,这三成剑气我还真就不要了。

我结结巴巴道:“王哥,跟你说个事儿你先当笑话听。”

王金生开门道:”进来说。“王金生的老婆也在家,见是我们,冲我礼貌地笑了笑,王金生道:\"你先去做饭,把我上次拿回来那瓶酒打开。”

我忙道:“嫂子不用忙,我们一会就走。”

王金生大大咧咧道:“那绝对不行。”

王金生老婆看了我们一眼,做饭去了。

王金生这才问我:“你刚才说什么?”

我见左右无人,这才低头看着自己的脚面,慢慢道:“王哥,自从咱们第一次在公『交』车上见面以后,你没感觉你有什么变化吗?”

王金生道:“有啊,以前我胆小怕事,自从让你打击了以后我像个爷们了。“我讷讷道:”其实那不是我打击的你……“王金生哈哈一笑道:”那是为什么?反正我就汉子道自从见了你以后才变的。“”这句话是没错,而且你确实欠我东西。“王金生愕然道:”我欠你什么了?“我拽着衣角道:”气……“”什么?“王金生没听明白。

我索『性』大声道” “气!你之所以脾『性』变得这么厉害,是因为带走了我身上的气,至于这个气到底是什么东西随便你怎么理解,你就当是气功。”

王金生笑道:“你还没喝呢就多了?”

我说:”你好好想想,为什么你那边自从见了我以后就变了一个人,你觉得解释得通吗?“王金生神『色』一紧,我知道他也对自己怀疑了。

”你说我拿了你的气,怎么证明?“我小声道:”现在我只要跟你握一下手那些气就会回到我身上,你会回到以前那个样子。“王金生愣了片刻,一字一句道:”兄弟,不是大哥不信你,这也太天方夜谭了。“苏竞叹了口气道:”那你们就握个手吧。“王金生慢慢地探出手来,却迟迟不肯跟我握,看来他也有预感了,但最终,我们的手还是握在了一起。

只一瞬间,我感觉像被强大的电流击中一样,右半个身子整个全麻了,人就像要被吸走似的飘在了半空,『精』神也随之恍惚起来,我就觉得我们四周的空气好像被渲染得光芒万丈,还隐隐约约听见苏竞惊叹了一声:”好强的剑气!“这种感觉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才渐渐恢复神智,再看王金生,虽然还是站在那,可是怎么看怎么不对劲了——他像是凭空小了一圈,不光是身『体』,神『情』也委顿了下去。

我缓缓放开他的手,看着他失魂落魄的样子不禁小心地呼唤了一声:”王哥?”

王金生在很长的时间里都保持了那个样子,忽而悲怆笑道:”我还以为自己原本就是一条汉子,没想到……没想到我根本就是个怂人。“经过刚才的事『情』,不用我多说,王金生已经接受了事实。

我难过道: “别这么说王哥。”

王金生虚弱地摆摆手:”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谢谢你,是你让我『体』验了一把当男人的感觉。“我安慰他说:”王哥,『性』格这种东西本来是可以自己做主的,你也不用难受。“王金生低头不语,良久才消沉道:”你走吧。“我说:”等我把我的事『情』办完了就回来看你,如果有可能,我还在你这投资。“王金生没有再说话。

我叹了口气,带着苏竞往门口走,王金生的老婆见我们要走,诧异道:”不是在家吃饭吗?我都快做好了。“看着面前的『女』人,我幽幽地说了一句在她看来莫名其妙的话:”对不起,嫂子。“

http://www.quanben5.com/n/shishangdiyihunda/135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