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混搭
字体:16+-

第三卷 讨债的剑神 第六章 摩天轮之战

闲聊了一会.摩天轮落底再次上升,我就飞行问题和苏竟展开了计论,苏竞道:“你还是一步一步来,现在你的剑气还不听指挥就想着飞了?”

我笑道:“心才多大,舞台就才多大嘛。”

就在这时.苏竞冷丁神『情』一紧,喝道:“小心!”她一把把我推开,右手中食指一夹,与此同时我听到肚后有尖锐物『体』破窗发出的声响,苏竞两根指间夹着一根弩箭冲我一亮:“有人暗算我们!”

“在哪?”我失『色』地往后看了一眼.就见在我们后面那个游乐仓里,依稀有人影一闪。

苏竞道:“是仇天刃他们!”

话音未落.我面前的玻璃再次发出破碎之声,一根弩箭迎着我面门直射过来,苏竞丝毫不敢大意,用手将其拨飞,我定晴一看.见我们前面仓里也才一个人拿着弩箭正在朝我们这边看着,不容我们回过神来,后面嘣嘣两声又接连射来两支袖箭,苏竟手指连动.把它们收在手里,愤然道:“可恶,我们被包围了!”

我这时也明白过来了,仇天刃他们居然利用这个机会一前一后把我们夹在中间,我和苏竞身在半空.只能成为他们的活靶子!

这会的摩天轮正『处』在平缓上升期.我们前面那个仓位于我们斜前方,后面那个谷刚好能看见我的后脑勺,两拨人一起发射暗器,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真是避无可避。

只十几秒的时间.仇天刃他们又射来几支弩箭,苏竞沉着脸左古拨打,我发现『情』况虽然危急,但似乎对方想凭这种东西伤着我们的可能『性』并不大,苏竟毕竟是一代剑神,这些小玩意也只能让她神『情』紧张而巳,想要命中,几率很小。

在一味被动挨打中.我着了看苏竟手里接下的暗器,提示她道:“咱们不是也有弹丵『药』吗?”

苏竟恍然.将手里的两支弩箭甩手回射过去,砰砰两声,附着着剑气的弩箭不由分说地直没入游乐仓的铁门,后面的杀手吃了一惊,顿时没了声息.也不知道有没有受伤。

苏竞手里还才最后一支弩箭,这时我们前面的游乐仓已经升在表们头顶,只留给我们一个铁皮底子,苏竞看也不看,随手一挥,那弩箭穿过我们头上的铁皮,斜刺里射进上面的游乐仓,不一会就见仓底上那个,『洞』才血渗出。

我骇然道:“太帅了!”

苏竟问我:“你还有什么暗器吗?”

我愕然道:“我哪来的暗器?”

“可以扔出去的东西有吗?”我随手一掏兜,除了电话钱包以外别无它物,苏竞拿过我的钱包。

我急忙道:“那个别扔!”

苏竞把钱包侧过来倒出几枚『硬』币,我放心道:“这个可以。”

苏竞攥着那些『硬』币照着我们脚下仇天刃的游乐仓射了出去.那仓顶顿时被射出几个『洞』.仇天刃他们再也不敢冒头了。

quANbEn5.com(全。本*网)

在整个战斗中,仇天刃他们前期确实取得了一定的火力压制优势,但是在威力上面实在不敢恭雄,一前一后两个仓里的杀手生死不知,但是可以确定前面那个杀手肯定是受伤了。

之前段天涯就说过,面对苏竟这样的高手,弩箭毫无机会,现在我们『处』的位置虽然很不利,但仇天刃他们还是失算了,我也想不通他们为什么会贸然地利用一点优势来攻击一位剑神。

我眉飞『色』舞道:“这几个缺心眼嘿,价『鸡』不成蚀把米。”

苏竞也若有所思道:“按说三『色』石的杀手不会这么孟浪才对。”她顿了顿道:“不管怎么样,我们下去再说。”

我往外看了看,我们的游乐仓这会刚好升到了摩天轮的最顶端,我纳闷道:“怎么下去?”

苏竟道:“我带你下去。”

“这么高?”

苏竞淡然道:“我虽然不会飞,可这点度还摔不死我,一会我会托住你的。”

“可是门是朝外锁.......”

我话音未落,苏竞手只在铁门上轻轻一按.外面的『插』销便应声而断,我又脑残了,这区区的门锁怎么能难住剑神呢?

就在这时.只听半空中忽然有人厉喝一声:“小贱丵人,你还不受死吗?”我抬头一看,在我们窗外,一个身穿道装的中年道人脚踩飞剑,正得意洋洋地觑着我和苏竟.正是李坏!

苏竞暗道一声不好,那李坏伸手向我们一指,大声道:“龙剑,出鞘!”

他背后的剑匣内一把光彩万般的宝剑飞出来.在半空中饶了半个圈子,又一时化作6把长剑,闪电一样刺了过来!

“又是他!”苏竞愤然道,她知道坏道人已经吸收了我三成剑气,不敢大意,双手平挥,一股至纯的剑气排出,6把长剑被遏制在游乐仓外顿了一顿,但仍有一把透仓而过,照着我的面门直刺过来.苏竞大惊,千钧一发之际推了我一把,那剑擦着我的脸刺到后面去了。

苏竞悚然道:“他的剑气又强了不少!”

坏道人身在半空,打个哈哈道:没想到吧贱丵人,你们的剑神只是徒为他人做嫁衣裳,反倒便宜了老夫。”

苏竞脸『色』一沉道:“什么意思?”

坏道人冷笑道:“什么意思试试不就知道了,老夫新近又得了一股剑气.正想拿你开刀呢。。。”

苏竞神『情』大变:“你说的是真的?”

坏道人再不答话,手指向前一递,6把长剑再次飞集于我们游乐仓外,像6只扑食的饿狼一样扑了过来,苏竞手如莲花绽放,剑气嗤嗤连声,这次却只抵挡住4把飞剑,有两把刺进仓内,一把直取我的脖颈一把是正面冲着苏竞去的,坏道人向来与苏竞『交』手只敢声东击西,这次显然是对自己信心满满.居然朝苏竞发难了。

在狭小的空间内,我们闪无可闪苏竞一心照顽我,把我推在一边,又在射来的长剑柄上点了一下将其击出,另一把长剑便无暇顾及,只能勉强低头闪躲,剑锋划落她几缕秀发,在游乐仓内打了个盘旋,把玻璃连同铁皮全身全都割开,苏竞缓过手来这才把它拍了出去。

这时游乐仓又缓缓下降,和前后两个仓又『处』在了一条直线上,仇天刃冒出头来,可以看见他面颊上多了一个血窟窿,虽然受伤不轻,仍旧把弩箭拿出来对准我们放了一箭.苏竞把暗器拨飞,愤慨道:“我们中计了!”......她刚才那句话没错,三『色』石的杀手绝不是冒失之辈.他们把我们夹在中间原本就是等坏道人正面发起攻击以后来浑水摸鱼的,然而这一招也确实奏效了,在坏道人6把长剑的逼迫下,我和苏竞本来就成了案上鱼『肉』,仇天刃再这么一搅合,我们俨然是危在旦夕了。

此刻,仓门已然『洞』开,如果我们要强行跳出去身在半空门户大开,会立刻被坏道人的剑阵绞杀成『肉』泥,可是待在这里也只有挨打的份在狭窄的游乐仓里.坏道人可以肆无忌惮神出鬼没地攻击我们,我们却连他进攻的方向也无法预料。

眼见坏道人巳轻又把剑阵集齐,苏竞满眼通红道:“想不到我苏竞居然要死在这里!”她看看我,忽然神『情』转柔,悲怆道:“。。。小龙。。。我害了你。。。。”一听这话,我就知道这位大陆上盖世的剑神已经心生绝望,以前不管『情』况多么危急,她最多只有愤怒,这样的口气我还是第一次听到。

坏道人眼瞅昔『日』强敌气数巳尽忍不住仰天大笑道:“小贱丵人,早知今『日』,你还敢跟道爷作对吗?”

我看着他那副欠抽的脸一股郁闷之气无『处』释放,坏道人双手重重一推,6把长剑呈矩形钉了上来,我忽觉腹内有股热辣辣的气翻涌奔腾,再加上心中的怨念,不禁破口大骂道:“去你妈的!”一句话出口,我不自觉地学着苏竞的样子双掌推出,顿觉掌心像被炭火烧焦一样疼痛无比,可是怪事也随之发生了——射向我的三柄长剑就像大风中的塑料吸管一样被吹得东倒西歪,一瞬间,我的身『体』里被一股神秘强大的力量充满,像拿了把气焰喷『枪』站在雪地里,似乎整个世界都没什么能阻挡住我,我的眼神也比平时尖锐了,随手拍落射向苏竞那边的两柄长剑,厉喝一声:“喂,要死也别死在这!”

苏竞本来也不会束手待毙,只是有片刻的失神,被我一喊.顿时眼神一闪.扭腰躲开最后一柄长剑,惊喜道:“你......怎么......”

我大声道:“现在不是聊天的时候,告诉我该干什么?”

苏竞顿时回过神来.肃穆道:“你先对付仇天刃,我来顶住李坏!”

仇天刃这时还在左一箭古一箭地朝我们射着,我微微低头躲过他射正的一箭,身『体』里那股巨大的力量怂恿着我无师自通地拍过去一掌,有道似有形似无形的气柱『激』丵射过去,但我在出手的那一刻就预感到打歪了,这股力量虽然强大,指挥起来却困难重重,首先我并不能预知它的方向,其次.正因为强大,它的运丵动轨迹似乎是带着弧度的,就像高压水『枪』那样,我一掌拍出,仇天刃所在的游乐谷边缘被打成了一堆铁粉,却并没有伤到仇天刃,强大的剑气把他们身后的游乐仓直接砸瘪,好在里面没人,这么一来,我倒不敢再轻易出手了。

“照着连接『处』打!”苏竞一边凝神提防着坏道人,一边小声提醒了一句,我马上明白了她的意恩,朝着后面的仓顶发出一掌,来回『激』荡的剑气虽然没有首中目标.但是挂着游乐仓的钢臂还是被扫了个正着,篮球粗细的『精』钢臂搅中了剑气如豆腐被切了一刀似的齐齐而断,仇天刃惨呼一声,他们的游乐仓像被从树上砍下来的香蕉一样掉落下去。

我慢慢转身看着坏道人,一字一句道:“下面该你了!”

—————分割————

听说到7号之前都有双倍月票哦.求一个..这个月小花一定要给力!

http://www.quanben5.com/n/shishangdiyihunda/135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