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混搭
字体:16+-

第七章 好消息和坏消息

坏道人似乎自始至终都没明白到底出了什么状况.等见仇天刃他们掉到地上去了这才转过儿来,他见我瞪他,先是一愕,继而打个哈哈道:“就凭你那三脚猫的功夫也想和老夫为敌吗?”

我嘿嘿一笑道:“你试试!”

坏道人再不理我,口中念念有词.他的6把长剑被我和苏竞的剑气打散,这时又慢慢重聚起来,剑尖一起对准我们,苏竞凝神而立.我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巴掌就拍了过去:“打你狗丵『日』的!”这招还是跟刘老六学的,坏道人每次进攻之前似乎都要有一个简短的仪式才能把剑气集起来,如果说作为一名高手来说,我应该才等他完成再进行公平决斗的觉悟,不过我这高手是半路出家才没当几分钟,既没能培养出觉悟,而且我觉得觉悟这种东西也是讲天分的,你不能指望一个道上大哥的孩子跟人打架还讲觉悟,那样的话被人揍了都没人可怜你......

坏道人身在半空中一闪,显然我的剑气还是震撼了他,虽然我也知道那一下是打歪了,但是力道肯定不轻,这就像一个臭靶子打『枪』,准头虽然差了点.可是47还是47『硬』件设施摆在那,敌人就绝不敢轻视。

不过值得欣慰的是这一下虽然没打着坏道人,却把我们前头那个游乐舱打了下来,这倒省了我不少事。

坏道人6剑聚齐,分向6个方向攻了过来,这时我已经尝到了剑气的甜头又有苏竞在旁护身,没有后顿之忧的我不由分说一顿乱打,游乐舱上顿时出现了无数手掌型的窟窿,剑气『激』荡之下也并非全无用『处』,才两柄长剑『硬』是被我的胡乱拍了回去苏竞小心翼翼她将其它飞剑挡回,又好笑又好气道:“你别胡来口”

坏道人脸『色』微变,喝道:“龙剑,合并!”那6把剑猛然归为一把,坏道人神『情』肃穆,两只手不断在剑柄上注气,苏竞小声道:“小龙注意,胜败就看这一下了!”

龙剑在坏道人的不断的催动下,剑『体』渐浙变亮隐约比平时粗大了一圈,苏竞两根手指放在『胸』前,眼睛凝犯着剑尖,剑气也在『体』内鼓荡不止,整个天空骤然失『色』,连我们头顶上的云彩也像被什么驱赶似的飘开了!

“攻!”随着坏道人一声断喝,龙剑矫若游龙一般刺向我们,苏竞眼中光华一闪,两根指头快速点出,就见一道灰白『色』的有形剑气笔直『激』丵射而出点在龙剑上那龙剑在空中缓了一缓,再次袭来,苏竞大声道:“小龙,看你的了!”

我既不会苏竞那样以指放气,又不懂怎么『操』控剑气,只得照样挥苍蝇一样扇出一掌,不过好在距离很近,我能粗略感觉到我的大部分剑气都打在了龙剑上,坏道人吃了这一击,身子突兀她在空中退了半步龙剑也盘旋着飞了回去,坏道人一低头,任凭它自己归鞘,眯缝着眼睛看了我一眼,冷笑道:“这么『精』纯的剑气归了你真是暴殄天物,这次算你们走运,道爷我还会回来的!”说罢脚踩飞剑转身而去。

QuAnBen5.CoM。全本小说网

“回你娘的脚,你以为你是灰太狼啊?”我照着他的背影又是一顿胡拍,苏竞按住我的胎膊道:“没用了,别白费力气了。”

她刚说完这句话我感觉身上所才的力量被骤然扯空,腿一软,几乎掉下去苏竞急忙扶住我:“你怎么了?”

我单膝跪例,只觉丹田里一片空空如也,连带着身『体』也像面条似的不听使唤了,身经百般蹂躏的游乐舱巳经是千疮百孔不堪重负,喀拉一声在半空中歪了一半,苏竞把一只手穿在我肋下道:“走,我们先下去。”她带着我纵身一跃,就像坐电梯似的缓缓下降,我们脚刚着

她,就听身后轰隆一声,那个游乐舱终于也掉了下来。

摩天轮周围这时早巳经是人山人海,我抬头往天上看了一眼,就见上头被一层乌云似的烟雾罩住.从这里看去只能看见一片混沌,苏竞小声道:“应该是坏道人施了障眼法。”显然坏道人也不想当众暴露身份,所以我们在天上决斗,下面的人是看不到的。

不过就算如此,短短5分钟之内掉下3个游乐舱来,围观的人自然不在少数,都在议论纷纷猜测上面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摩天轮的老板都快急哭了,见我们从上头掉下来,几个箭步窜过来抱着我的手一个劲摇着道:“大哥,上面到底出什么事了?”

我喘着气道:“你没看见吗?起雾了。”

老板跺脚道:“这叫什么话,起雾也不至于掉下来啊!”

我胡乱道:“还打雷了。”

老板先是恍然继而茫然:“我怎么没听见声儿啊?”

我说:.“问雷。”

老板又是搓手又是跺脚:“我怎么那么例雾呢,台湾买几条船遇台风,四川盖几栋楼遇地震,现在租个摩天轮还遭雷劈!”

我纳闷道:“你一个买得起船做得起房地产的主儿怎么跑这卖票来了?”

老板都快哭了:“不是遇上台风和地震都赔了吗?”

我汗了一个..也无比同『情』他,敢『情』明明一个可以成为包『玉』刚和潘屹的主儿现在成了一个牧票的了,贝利的乌鸦嘴是坑别人,这位更好,坑起自己来简直是行动上的巨人。

我拉着他的手道:“别难过,我保证以后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你这摩天轮又不是只有三个舱,其它的照样赚钱。”

老板苦着脸道:“算了,我看出来了,我再继续干迟早得出事,个天好在是没出人命,要不我非得赔死不可。

我忙问:“这么说那三个小子都没死?”

老板道:“没才,不过一个脸上穿了个『洞』,一个脚底板开了个眼儿哥几个都是厚道人,也没找我索赔...”说着他意味深长地看着我......

我笑道:..你放心吧,我也不找你索赔。..

老板舒心道:“今儿我总算是遇着贵人了。”

我无言以对。临走的时候我语重心长地告诫他说:“以后投资干万要谨慎啊。”

老板若有所思地点头道:“以后绝不把所有『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我想好了,我把手上的钱都变了现以后我在『国』内买两支股票不是说衣食住行吗,我一支买双汇一支买蒙牛,然后我再去『日』本贩鱼去。我就不信有谁能不吃饭!”

呃...祝你成功。..”

离开游乐场的路上我仍然需要苏竞扶着,现在的我从肩膀到大腿根,具『体』到每一个手指关节,

都软得鞋带一样,这还是其次,最主要的是五脏六腑翻江倒海,浑身自脑袋以下脚以上,没一『处』地

方不疼,而且这种疼还不是肌『肉』骨头那种疼,是那种说不清道不明,好像是在表却又像是在里的疼,

随着每一下呼吸,犹如万千细针刺『体』,由此我想到一个词--这才叫刺身呢!

到停车的地方短短一截距离,我已经疼得满脑门子是汗,等坐进车里的时候,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苏竞抓过我的脉门把了一会,面有忧『色』道:“你怎么样?”

缓了好半天我才勉强道:“疼死我了!”

苏竞道:“你现在剑气在『体』内『激』荡,奇经八脉大开,不疼才是怪事。”

我颤巍巍地拿出烟盒,手却哆嗦着怎么也掏不出一根烟来,苏竞索『性』拿出一根放在我嘴边

帮我打着火,我嘴唇颤抖着吐出一缕烟雾道:“你说的那些奇经八脉是什么意思?”

苏竞眼望窗外,失神片刻,幽幽道:“通过坏道人这次对我们的伏击,我有一好一坏两个消息告诉你。&qu;

我说:“先听坏的。”

苏竞道:“坏消息是:坏道人确切无疑地又比我们先找到一部分你身上的剑气,现在连我也不是他的对手了。”

我问:“具『体』有多少看不出来吗?”

苏竞道:“看不出来,我想不会太多,但也绝不会太少。”

我叹了口气:“等于没说,好消息呢?”

苏竞道:“好消息是:通过这次伏击得出一个结论---以你现在的身『体』,根本驾驭不了这些

剑气,我们回『女』儿『国』的计划恐怕得推迟了。”

我错愕道:“这算什么好消息?”

苏竞忍不住淡淡的失望道:“你虽然有了三成剑气,但你的经脉和身『体』都不足以承受它们,

今天幸好是同样没有熟练掌握剑气的坏道人,如果换了别的高手,你再多支撑一会,有可能已经

经脉崩决而死了,这是我以前没想到的失策,我说是好消息,是因为我们幸亏发现得早,还可以补救。”

“怎么补救?”

“去找那个刘『日』立,拿回你的身『体』改造属『性』。”

想到小倩第一次试验的失败,我苦笑道:“其实是两个坏消息呗。”

苏竞道:“有的救总好过没的救,我的剑气是循序渐进练来的,竟然忽略了身『体』本身的

重要『性』,我们要就这样回『女』儿『国』的话后果真是不堪设想,说到底是我差点害死你,我得向你郑重道歉。”

我笑道:“你怎么学会客气?”说到这我忍不住眉飞『色』舞道,“我刚才狗酷吧?”

苏竞也一笑道:“你刚才确实很勇敢,要没有你临时发挥,我怕是已经。。。。。。”

我撇撇嘴道:“说起你,真不怎么样,话说你当时是不是有点自暴自弃了?”

苏竞脸『色』微红道:“当时我确实有点懵了,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想到死。”

我诧异道:“按说你跟人『交』手不会少啊。”

苏竞道:“我反省过了,我跟人『交』手的确不少,可大陆只有我一个剑神,大部分时候我都有绝对的胜算,归根结底,我是太一帆风顺了。”

我拖着下巴道:“这就像那些学习尖子,一直都是第一,偶尔当回第二就要死要活的,像我们这种中不溜,别说第二,拿回前十就高兴疯了。”

苏竞道:“你一般能拍多少名?”

我说:“当初我们班50多人,我大概就在40名左右徘徊吧。”

“那你也不算中不溜啊。”

我假装弹烟灰避开这个话题,最后还是忍不住说:“反正像你们这种吃屎都要吃屎尖子的人心理都脆弱。”

苏竞白了我一眼,随即道:“所以我今后要加强这方面的训练,多找几个高手陪我练练。”

我说:“你这话又有逻辑错误了,有人能陪你你早练了,不是一直没人赔得起你吗,冷丁蹦出一个来就是死敌,也难怪你手忙脚乱。”

苏竞叹气道:“这是个问题。”

我嘿嘿一笑道:“看来你的希望还得寄托在我身上,我看普天之下除了我能和你穷对付的集『体』没有。”

苏竞哧的一笑:“你这人还真不害臊,坏道人有一点没说错你,你这两下子充其量也就算个三脚猫。”

“三脚猫照样打跑丫的,你要没我这个三脚猫,也得被人穿了糖葫芦。”

苏竞正『色』道:“说真的,刚才也就是你剑气强劲起到了混淆视听的作用,要说你这两下子功夫,段天涯就够当你5年师父的。”

我说:“那怎么办?”

苏竞道:“所以我已经打算开始教你武功了。”

我斜着眼看她道:“你和坏道人的功夫谁更厉害?”

苏竞道:“若在平地格斗,我不会输他,不过刚才地形特殊,在你们狭促的空间里只有以剑气相搏,半点巧也取不得,所以他剑气强过我时我就束手无策,你一出手,他也只有逃之夭夭的份儿。”

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刚才那种『情』况下你虽然不是他的对手,但是要自个

逃走应该不难吧?”

苏竞却没有正面回答问题:“如果我带着你跃下,在半空中我们不占优势,

想全身而退是势比登天。”

我着重道:“我说的是你一个人跑。”

苏竞依旧不做回答,而是理所当然道:“如果你死了,我还活着做什么?”

我故作夸张道:“不是吧,咱俩已经到这份儿上了?”

苏竞呵呵一笑道:“你明白我说的意思,你死了我是无法向联邦大陆的百姓『交』代的。”

虽然我确实明白她的意思,但还是没来由地心里一阵感动

分割

有童鞋说这章和上章内容重复了,过来一看还真是,可是修改后新内容迟迟不显示,连P内容也都写了两遍了,这是第三遍,好吧,上两回的P主要是说,某花这个月要拿全勤,月票奖,值此第三次更新之际,小花郑重感谢童鞋们的支持,这章内容其实是4,也不知道更新后是不是还按3收费,如果是,那就太好了。我幽幽地想啊,张小花这辈子都没5更过,难道今天是天意A

http://www.quanben5.com/n/shishangdiyihunda/135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