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旁门之祖
字体:16+-

第六章传法,赐宝

第一卷天狗崖

吾有烈士之心,请兄弟们以收藏,推荐,点击为炮弹,向我开炮吧!

————————————————————————

听的此言,钟元忙不迭再次拜倒,口中高呼,“徒儿钟元,叩见师傅!”

“嗯!”洪仙师一声轻嗯,随后又道,“我红木岭仙法向不轻传,弟子入mén都需经过考验。入室弟子要经过三道,记名弟子也要经过一道,这是省不得的。否则,人人法效,将来后辈弟子也就无立足之根基了。

你既是罗风之外甥,想必对他的寻y之道也颇有领会。这样,你就下山,为为师寻上一株yīnyù芝吧!”

钟元哪里知道yīnyù芝是什么东西,不过,洪仙师吩咐已下,他又哪里敢回嘴说自己从未学过寻y之道?当下里,只能够再次叩拜,恭恭敬敬的应了下来。

“好了,你们去吧!”洪仙师一摆手,示意两人离去。

钟元跟随着罗风离开宫殿很远之后,方才敢小声的问道,“舅舅,这yīnyù芝到底是什么东西,在哪里产出,我又该如何去寻呢?”

听的这个,罗风先是一愕,继而一拍脑mén,恍然道,“我却是忘了,经过那场灾厄,你却是将过往给忘了。我们洪家寨所毗邻的七宝山,之所以得名,就是因为其中盛产七种天材地宝,yīnyù芝就是其中一件。此外,还有仙人醉、巨力草、合欢uā、沉金竹、千幻金菊、曼陀罗。七宝之中,仙人醉最为珍贵,沉金竹次之,yīnyù芝则排在第三位。”

“既然是我们七宝山的特产,想必数量不少,这还好,否则,就我这点儿本事,想要找到就只能碰运气了!”钟元微微松了一口气。

“哪个要你去找了?”罗风闻言,当时回道,“你舅舅我多年来出入七宝山,jiā付任务之余,也还剩下不少家底儿呢!这yīnyù芝,我恰恰就有。”

“真的?”钟元立时大喜,继而,眉头又微微皱起,道,“舅舅,下山寻找yīnyù芝乃是师傅对我的考研,就这般应付了事儿,会不会显得心不诚,惹得他生气啊?”

“要不我说你小子运气好呢!正赶上洪仙师出关,而且法力大进。明告诉你,洪仙师让你接下这个任务,就是因为舅舅我有这种手段,故意让你轻松过关呢!否则,真个要考验你,有的是困难的,你像那yīn风粹『体』、万虫噬身、穿行荆棘林,等等等等,有你受的呢!”

一听这个,钟元登时浑身一个战栗,赶忙道,“舅舅别说了,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赶紧回去取yīnyù芝吧,莫要师傅等的时间太长!”

“哪里还需要回去?yīnyù芝就在这儿呢!”低声说着,罗风轻轻的拍了拍腰间的破旧皮囊。“我这次带你前来拜师,本就想要用寻找三种灵y来作为三种考验。因为不知道柯仙师对什么最为急需,所以,舅舅珍藏的各种灵y,都带了一株前来。其中,恰好就有yīnyù芝。”

(QuanBeN5)com全本、网

“那我们现在......”钟元话语未曾说完,便被罗风截断道,“不行,洪仙师虽然关照我们,但是姿态还是要做的。所以,我们还是应该下山,不过,只需要再外面转上三天就行了。”

三天后,钟元与罗风再次上得天狗坪,不过,这次却是钟元『独』自一人带着yīnyù芝,前往洪仙师的宫殿拜见。

“弟子幸不辱命,请师父查收!”钟元跪倒在地,高捧着一只白yù盒,恭敬的道。

洪仙师也不见如何作势,yù盒便自发的飞起,落在了他的身边,而后,自行开裂,将内里的yīnyù芝显现了出来。

这yīnyù芝一现,立时间,一股méngméng黑è气雾如炊烟般袅袅升起,在上空盘旋,隐隐成祥云之状。

“尸王芝!”见得如此气象,洪仙师也禁不住吃了一惊,不自觉的呼出声来。但很快,他便恢复了镇定,微微一笑,道,“钟元,看来你是得了你舅舅的真传嘛,第一次下山寻y,就能够寻到这种上上之品。”

“全赖师父气运,否则,就我这点儿本事,哪里能够?”钟元却是还有些担心其会不会责怪自己的舅舅,故而赶忙回道。

洪仙师很是随意的摆了摆手,道,“好了,既然你依然完成考验,那便是我洪长豹的弟子了。记住,身为我的弟子,就算实力不济,iōng中的一口傲气却是不能丢!尤其,你还是我洪家寨的人,明白吗?”

“是,弟子谨记!”隐约间,钟元对洪长豹的ìng格有了些微了解,当时抬头ǐngiōng,尽显自己器宇轩昂的一面。

“嗯,不错!”洪长豹面带微笑,点了点头。随后,袍袖一展,两红一黑三道光华从中飞出,朝着钟元è了过去。

那速度,急如迅雷,快比流光,钟元根本看不清楚到底是何物?然而,当三道光华到得他面前之时,却戛然而止,凝立虚空,赫然是两页近半尺见方的金书和一根尺许长乌油油的尖刺。

钟元自然而然的伸手,将它拿在了手中。

“两页金书,一页是我们红木岭诸般规矩戒条,一页则是为师的『独』mén秘传修罗化血功,你可回去自己参详,好生领悟。至于那枚尖刺,则是为师仿照你师祖所炼至宝太白刺所制的法器,取名太yīn刺,威力不小。祭练成功,以之横行南疆或有不足,但自保,却也绰绰有余了。”

“多谢师傅传法赐宝!弟子定当勤苦修持,不堕师傅之威名!”钟元闻言,自然是赶忙再度磕头拜谢。

“嗯,去吧!”洪仙师摆了摆手,道,“若有不解之『处』,可去向你的诸位师兄请教!”

“是!”听的如此吩咐,钟元不敢再行多呆,再拜之后,便出了宫殿。

宫殿之外,罗风正在等待着。见得钟元拿着三件东西出来,自然明白,他这位外甥,已经真正得到了仙法传授,当时,心中的一口气,松了下来。

“舅舅,我这种记名弟子住在哪儿?师傅没说,我也不敢问!”钟元走过来后,问道。

“记名弟子修行上有了疑问,是没有资格向师傅询问的,所以,每一个记名弟子,都要找一个传法师兄,帮忙答疑解uò。你随哪个传法师兄修行,便住在哪儿?”罗风对此却是很熟悉,立时间便回道,“走,我带你前去拜见柯仙师,让他做你的传法师兄!”

http://www.quanben5.com/n/shushanpangmenzhizu/41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