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旁门之祖
字体:16+-

第九章血炼

第一卷天狗崖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请兄弟们多多帮忙,将票票投过来,另,没收藏的请点击收藏,拜谢了!

————————————————————————————————

带着两mén秘法,钟元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并未即时开始修炼,而是将ì奉自己的童子九命叫了进来,让他为自己讲述其所知的仙道的基本常识。经过柯云峰的提点,对于师兄弟jiā流一事儿,钟元也分外的看重起来,所以,他决定,今后每天都ōu出一些时间来进行jiā流。不过,为了免得自己闹出更多的笑话,他决定先行增长一些见闻。

别说,九命童子虽然并未学过任何法mén,但是,知道的东西却是不少。足足一个多时辰,方才讲完。而其讲完之后,钟元方才认知道,自己以前是多么的无知。

“亏我以前还自认两世为人,阅历丰富,看来,在修道一途上,我还只是个入mén者而已。今后,却是不能再那般闭mén造车了。平衡,平衡才是王道啊!”

......

夜。

钟元盘膝uáng榻之上,膝盖上放着一根乌油油的,通『体』光滑的细长尖刺,正是师傅洪长豹所赐的太yīn刺。而其左侧,则放着一叠白è符箓。他这是要先行祭练太yīn刺,没办法,谁让修罗血焰难练呢,他可知道,自己的资质并不好。

钟元左手持着一柄三寸小刀,轻轻的朝着右手食指划了过去。瞬间,一道寸许长的口子出现,殷红的血液冒了出来。

这时,钟元赶忙放下小刀,取过一张符箓,执定在手,而后右手伸过,开始将自己的血,滴在其上。

每滴下一滴鲜血,符箓上的文字便将其吸纳了起来,而原本黑è的文字,也多了一抹血è。九滴过后,这张符箓上的文字立时变得鲜活、饱满了起来,散发出一种明yn之极的光辉。这时,钟元赶忙将其放下,取过另外一张符箓,继续这种工作。

此符箓,名叫血神符,使用之后,可以将符箓中所含的鲜血灵ìng,jī发到最大。它既不能用来攻击,也不能用来防守,而是纯粹的为那些低级修士祭练法器所用。

柯云峰传授他的炼宝术,名叫真血百炼,乃是一mén血炼之法。所有低阶血炼之法的核心,都是以己身血液书录成血神符,烙印在法器之上,真血百炼也不例外。钟元没有学过符箓之道,更不用提虚空画符的本事儿了,他想要祭练法器,自然就只能够向柯云峰求助了。

当然,这就不是免费的了,钟元应下,以一朵曼陀罗uā为代价。

房间中,一片静谧,唯有吧嗒、吧嗒的声音响动,如檐前滴水,络绎不绝。伴随着血红光芒的闪耀,一张又一张血神符被注满了鲜血。渐渐的,钟元的手指疼痛感消失,变成了木的,没有了丝毫知觉,而他的脑袋,却开始产生一阵阵的眩晕感。

QUaNbEn5.com,【全‘本’网。COM】

这时,钟元知道差不多了,祭练法器没有一下子就成的,没必要拼命。当下,赶忙停止了放血,用柯云峰白送的一瓶止血膏将伤口抹上。

略略调息了一会儿,感到状态好了不少,钟元方才开始检查,这一数,发现自己的血已经填满了四十六张血神符。

血神符一共一百二十张,当时,钟元便决定,分成三批祭练,没批四十张。

他随手取过一张血神符,将自己的化血真气涌了进去。刹那间,血神符无火自燃,化作一个碗口大小的血è文字,在其jīng神的牵引之下,朝着太yīn刺印了过去。

血è文字一触及太yīn刺,便附着在了其上,在其表面形成了一种玄奥的血è纹路。紧接着,钟元又取过了第二张、第三张、第四张,......如法炮制,将其化作了太yīn刺上的纹路。

这些纹路,并没有重合在一起,而是相互jiā错开来,密密麻麻的,呈现出一种妖冶而诡异的美感。当钟元间四十张血神符全部加持在其上之时,太yīn刺本身的乌光已经被掩尽,通『体』呈现出了血红之è。

这时,钟元闭上双目,竭尽全副jīng神感应,隐隐约约的能够感应到太yīn刺与其建立了一种联系。他尝试着通过这种联系去催动一下,赫然感觉到,膝盖上的太yīn刺,居然微微的动弹了一下。

这一下虽然十分轻微,但是,却让钟元十分的兴奋。他不在耽搁功夫,趁热打铁,双手持印,将自己的化血真气,一道道的印在太yīn刺上,进行祭练。

这一夜,钟元就在祭练和恢复真气之中渡过了。翌『日』清晨,钟元仔细观察,却是发现,原本通『体』的血è,已经减弱了不少,甚至有些地方,已经隐隐透出太yīn刺乌黑的光泽。对此,他甚为满意,因为他很清楚,当一百二十张血神符加持的血纹全部隐没不见之时,就是法器祭练成功之时。

这一夜,钟元可谓是辛苦非常,此时,却是格外疲累,故而倒头就睡。

中午,用过午饭之后,他却是没接着修炼,而是出去转悠,四『处』拜会同mén。当然,都是记名弟子。倒不是他不想要拜会那些入室弟子,而是他明白,人家搭理他的机会不大。一下午的功夫,钟元倒也颇认识了几个同mén。

到了晚上,则如前夜一般,继续祭练太yīn刺,真气耗净,就打坐恢复。

如是,到得第五天夜里,他开始第二次放血,第二次加持,原本还未消除干净的血纹,愈发的浓厚了。到得第十『日』第三次放血加持之后,那血纹变得就好像一层血浆一样,还泛着浓浓的血腥之气。

钟元这时却是松了一口气,因为,终于不用再放血了,接下来,就是打熬、水磨的功夫儿了。这个,却是钟元最不怕,最擅长的了。

二十七天之后,太yīn刺表面的血纹不仅完全的隐没,而且,在钟元的感应之中,这些血纹已经在太yīn刺的内部结成了一颗小小的血纹之球。

至此,太yīn刺祭练完全成功。

http://www.quanben5.com/n/shushanpangmenzhizu/41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