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旁门之祖
字体:16+-

第十四章诛杀,后患

第一卷天狗崖

收藏,推荐,点击,大家多多支持啊!拜谢,拜谢!

————————————————————————————

黎九霄不是感觉不到那近在咫尺的杀身之祸,而是,知道他也没办法阻止。

黎九霄,出身南疆百蛮山yīn风dòng。其师乃是南方魔教教主绿袍老祖座下首徒辛辰子,绰号『独』臂韦护。

绿袍老祖,虽然为一方掌教之尊,但是,却气量狭小,疑心病甚重。mén下弟子稍有一些逾矩者,便怀疑其会弑师造反,取而代之,故而,非但很少传授弟子根本的长生法mén,而且经常因为怀疑而对弟子进行打骂,甚至吞吃。

辛辰子,便因此被其嚼吃了一条左臂。可事后,绿袍老祖又发现自己似乎冤枉了这位开山弟子。经过多方试探,发现其并没有不满、怨愤之意,忠心勤谨依旧之后,便起了补偿的心思。于是,便将南方魔教的根本秘传倾囊相授,使得他法力迅速增长,几不下一般的宗师。

然而,真传也不尽然全是好『处』。绿袍老祖得到的南方魔教秘法,只是残简,并非全篇,虽然,经过其以自身奇遇所得之《百『毒』真经》、《玄牝真解》相补,仍然有着一个很大的缺陷。那就是yīn邪之气太盛,而制御之法不足,从而导致不时法力暴走。想要调和压抑,就必须至『阳』之宝。

而至『阳』之宝哪里是好找的,所以,绿袍老祖便只能寻凡俗之物代替。而凡俗之物中,最常见的就是人心和心头热血。绿袍老祖乃是魔道巨擘,人间法理于他哪里有约束之力,故而,每次『体』内法力反噬,他便要吞吃大量的人心和鲜血,经年累月下来,以此却是成就了他的无上凶威。

黎九霄,乃是辛辰子最为宠『爱』的弟子,故而,亦得了南方魔教的真传,所以,修行路上,也有这种后患。本来,他修为还低,不过凝煞之期,发作次数甚少,也不严重,完全可以通过一些丹y来缓解,用不着出来吃人的。

可是,偏偏,七『日』之前,他练功出了差池,走火入魔,使得这种反噬频频出现,而且,一次比一次厉害。无奈之下,他只能选择出来吃人,渡过难关。

绿袍老祖身为一方教主,百蛮山yīn风dòng所属,亦有数千里山川。然而,经过他这几百年坐镇,没死的全跑了,当真可谓是没有丝毫人烟。所以,黎九霄方才跑到这里来,不过,他也怕惊动红木岭上的高手下山,所以,选择在这边沿地带。

他本以为,如此偏远,他治疗伤势又不过十数『日』,顶多死上百十个蛮人,应当很是顺利,出不了什么『情』况,故而,警觉ìng也并不算太高。尤其是,在成功了那么多次之后,就更是如此了,哪里料到,在其伤势快好的时候儿,偏偏就碰到了钟元的偷袭。

QuAnBen5.CoM。全*本*5

而且,钟元的时机又选的十分之妙,就在其将这一次的反噬之力堪堪压制,却又未能完全压制的『情』况下,不免让其十分的被动。

黎九霄本以为来了高人,心中正慌lun之时,却发现,钟元仅仅是个真气四层的小角è,只不过手中的法器厉害罢了。有了这个认知,他当时轻视心大起,立时定下决心,撇开法器,直接对钟元的灵魂进行攻击,将其灭杀,然后,在从容疗伤。

他想的倒是不错,可惜,碰上的却是灵魂穿越的钟元这个怪胎,天赋异禀,化血修罗幡攻击无效,反倒是让他压抑下去的反噬之力,再次的肆虐开来。

寻常的反噬,就足以让其没法动用任何的法力,更何况是现在这种『情』况。面对于此,他也只能是寄希望于自己压抑反噬的动作更快一些。可惜的是,气运不在他这一边儿,钟元的太yīn刺和修罗血焰,先行一步dòng穿了他的心脏。

这一刻,无数『情』绪涌上黎九霄的心头,最终,却只剩下了一种,那就是憋屈。

修士修真练法求长生,本就是逆天而行,与天地相搏,随时随地都有可能丧命。黎九霄的心中也早就做好了这个准备,只是,他实在是不能够接受,自己一个凝煞期的高手,死在一个真气四层的小角è手里。

这种『情』绪,实在是太过于强烈,以至于他人虽然死去,但『情』绪,却固化在了脸上。

钟元眼力甚佳,自然是看的清清楚楚,不过,对于黎九霄的实力,他却是明白,远远在自己之上。正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为防万一,他身形动也没动,而是选择继续攻击。在太yīn刺黑煞和修罗血焰之下,刹那间,黎九霄的尸身便完全的湮灭。

钟元正要下去,突然间,那残余的修罗血焰一个溅è,似乎将什么东西包裹在了里面,继而一声轻烟爆响,又恢复正常。就在这时,一点儿灵光在修罗血焰中炸开,突破而出,一个闪烁,化为了一个人的虚影,立于虚空。

身形瘦长,左臂残缺,面目白灰,眼窝深陷,瘦骨嶙峋,跟个骷髅似地,一身打扮,不僧不道,看起来分外的古怪。

“不管你是谁,敢将我辛辰子的徒儿打的形神俱灭,我必定将你碎尸万段!”虚影大声吼着,语气中充满了无尽的愤怒。而且,说话间,目光四è,显然是在寻找凶手。

钟元本就对黎九霄充满了警惕,变故一起,立时间便再次匿迹。听得这个,心中也禁不住一寒。眼看得,辛辰子虚影转身,那目光似乎就要向自己这个方向è来,惶急之下,钟元再度催动太yīn刺,朝虚影猛击了过去。

那辛辰子的虚影之上,居然爆出了一道yn丽的瑞彩,将其当下。这时,钟元哪里敢怠慢,连忙鼓dng全身真气,又是一朵修罗血焰弹è了出去,两厢合力,终于将那层瑞彩磨灭,将辛辰子的虚影击散。

“这任务,算是完成了,可是,似乎得罪了一个大高手,恐怕将来,要有大麻烦了!”钟元坐在树上,面带苦笑,慨叹着道。

http://www.quanben5.com/n/shushanpangmenzhizu/42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