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旁门之祖
字体:16+-

第十五章蜀山,危机

第一卷天狗崖

看书的朋友请点一下收藏,推荐,拜谢了!

————————————————————————————

危机,毕竟是将来的。而第一次下山历练便大获成功,自然让其也是颇为自得。很快,钟元便收整了心『情』,飞纵而下,朝着前方跃去。

落下之后,钟元随手催动太yīn刺,将两位蛮人的残尸给化为乌有,而后,他便收集起战利品来。

最让钟元感兴趣的,自然是那杆差点儿让他神智mí失,将其魂魄摄走的血红小幡。故而,他第一个,便将这小幡给取了过来。

这小幡,不过尺许高下,幡杆之上,有着四个古字:“化血修罗!”立时,钟元便明白,此宝名为化血修罗幡。

钟元品味着这四个字,突然间萌生了一个想法,这化血修罗幡与修罗化血功会不会有着什么联系呢?

心念一动,当时,钟元便即行动,将『体』内残余的化血真气,朝着化血修罗幡内灌输了进去。一路,畅通无阻,那原主人的烙印根本就没有起到一丝一毫的效用。得了这股子化血真气的支持,化血修罗幡幡面上的骷髅和美nv,显得更加明yn了,直似要从上面走下来一般。

钟元右手紧握小幡,猛然一个摇动,“呜啊——”一道尖锐却并不刺耳的音bō响起,化为一道近乎实质的bō纹,朝着四面八方扩散。一刹那间,方圆数丈之内,突然冒出了大大小小,形è不一的光球,被化血修罗幡摄了进去。内里,隐隐然还有着哀鸣。

此时的钟元,可不是那初入仙mén的菜鸟儿了,却是知道,这些光球,就是周边一些小动物的灵魂。

一摇之下,摄取十方灵魂!

面对于此,钟元也禁不住感叹化血修罗幡霸道绝伦的威力。

“适才那辛辰子的徒弟出手虽然覆盖的距离比我远的多,但是,似乎没有如此霸道的威能!不知道是不是他不会修罗化血功的缘故?如果是的话,我这次可是捡了大便宜了!”

钟元却是清楚,除非气运强大,遇到那些前古奇珍,仙人遗宝,否则的话,法宝的强大,就要靠自己经年累月的祭练、打磨了。在刚踏入修炼之mén之时,便有一件适合自己的法宝相随,也是属于可遇而不可求的机缘。

“机缘,果然是要下山才能够碰到啊!若是一直在山上呆着,哪有今『日』?”

钟元也不多耽搁时间,试验了一下威力之后,便将化血修罗幡放入了自己的豹皮囊里,随后,他又飞快的将那三枚血è小针、碧绿光球摄来,收入囊中。最后,他方才将那人的皮囊捡起,查看内里有着什么东西。

这个皮囊,很显然是被主人祭练了很长的时间了,钟元居然一下子没有打开,当时,他便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化血真气灌注了进去,发现,这封禁力量十分强大,就自己残存的力量,根本不可能打开。

(QuanBeN5)com全,本网

当下,钟元没有丝毫的犹豫,心念一动,太yīn刺出手,扎在了皮囊之上,黑è煞气烟云如á水一般,朝着上面的禁制侵袭了过去。不片刻,原主人的烙印便被磨灭的干干净净。

钟元将其打开一看,却是发现,内里盛装的,九成九都是三寸高下的小yù瓶,足足有九十七瓶。目光扫向瓶子外面贴着的标签,朱哈、碧磷蛇、金翅蜈、......、五è梅、夹竹桃、虞美人、......、地肺『毒』、玄霜『毒』、yīn火『毒』、......

这九十七只yù瓶之内,赫然盛装的都是剧『毒』,只差三种,就可以凑齐百『毒』了。

看到这儿,钟元也不由得暗自庆幸,庆幸自己没有近前jiā战,否则,任是一瓶『毒』气放出来,自己只怕都要完蛋了。

yù瓶之外,则是一些金银细软和一本绢册。绢册的封面上有八个大字:“百『毒』真经,黎九霄录!”

很显然,这是黎九霄手抄的秘籍。当下,钟元便迫不及待的翻将开来,发现,内里一共记载了三种法宝的完整炼制方法。第一页是五『毒』烟云瘴;第二页则是碧血针;第三页则是百『毒』寒光障。

看了上面的描述,钟元便明白,自己收取那碧绿光球和血è小针就是五『毒』烟云瘴和碧血针了。“看来,这黎九霄收集这么多种『毒』涎、『毒』草、『毒』气,就是为了炼制这最后一种——百『毒』寒光障了!这可的确是一件厉害法宝啊!”

钟元感叹着,陡然间,他察觉有些不对。“百『毒』寒光障,我怎么好像在哪儿听过呢?不应该啊,我才刚刚入的仙mén啊!”

骤然间,钟元想到了前世,“百『毒』寒光障、百『毒』真经、百蛮山、辛辰子,这不都是蜀山之中的宝物、法mén、人吗?”念及于此,他陡然间又想起了自己所拜的师mén,师傅,“红木岭,天狗崖,可不就是红发老祖的道场,洪长豹,可不就是红发老祖的徒弟?天啊,我二世为人,来到的世界居然是蜀山?”

钟元震惊了!

红发老祖,这可不是一个好靠山啊!钟元对蜀山的诸多记忆,可是十分深刻的,红发老祖自己都让人家峨眉小辈nòng的灰头土脸,徒弟是死的死,叛的判,自己这个徒孙,到时肯定会被人家当做小魔头给斩了的!

“天啊!我自己刚刚过了一把行侠仗义,斩妖除魔的瘾,怎么转眼之间就要掉个儿了呢?我要不要现在就叛逃了呢?我可是知道不少有着上佳秘籍、法宝的地方啊?虽然现在的本事儿太差了点儿,但碰的地方多了,终归是能撞到一些运气的吧!”

钟元心思开始往好的方面想,但是,他毕竟是一个有着理智的人,明白,若是光想碰运气,只怕希望真个渺茫。另外,自己的父母还在,就这般叛逃,若被查到,肯定会连累到他们的,所以,这么做绝对不可取。

他正要再行思量一下记忆中还有什么是可以借重的,陡然间,一拍脑mén,自语道,“我怎么尽想美事了,现在,就有一大祸要临头啊!辛辰子,那绝对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主儿啊!他和师傅洪长豹,师伯姚开江、雷抓子似乎都是至jiā好友啊,我这可怎么办呢?”

http://www.quanben5.com/n/shushanpangmenzhizu/42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