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旁门之祖
字体:16+-

第十七章红发绿袍的根本矛盾

第一卷天狗崖

新的一周了,冲榜再次开始,希望能够有个更好的成绩。请大家多多帮忙支持,收藏,投票,点击,尽一切所能,拜谢了!

————————————————————————————————

足足两个时辰过去,辛辰子仍旧未曾见到凶手的影子。

若是旁人,可能会怀疑自己追错了路线,但是辛辰子,却绝对不会。因为,他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天赋——超灵敏的鼻子。

他的鼻子,能够同时分辨清楚数百种不同的气息,而且,绝不会出任何的差错。在黎九霄的殒身之地,他已然将凶手的气息牢牢的锁定,这一路,他是一直沿着凶手的行进路线追击的。此时,凶手的气息,依旧在向前方延伸。

不过,如此一来,辛辰子却是对自己先前所判断的,凶手实力并不强产生了些许疑uò。因为,他自身修习的yīn磷碧火遁法也是一mén以速度著称的遁法,一『日』可行一万两千里。虽然,因为要缀着气息,没有全力施展开来,但也绝对不是散仙以下的小修士所能及的。纵然对方使用了万里神行符,也不行。

因为,符箓毕竟只是一种固化的法术,比不得修士所施展的那般灵活。所以,万里神行符虽然理论上能够『日』行万里,但实际上,散仙以下的人,持之一『日』能行七千里以上者,都算是天纵奇才了,毕竟,运用过程中,有着很大的损耗。真能达到『日』行万里的,反正他这一生还没有见到过一个。

只是,辛辰子又哪里知道,钟元乃是一个灵魂强横的有些变态的主儿,对于法术的运用当真可谓是jīng微之极。『日』行万里,他是切切实实能做到的。而且,这次因为事关自家ìng命,拼命之下,奔行的速度还有增加。

眼看得,红木岭都快要到了,辛辰子明白,基本上不可能追的上了。不过,他徒弟惨死,而且是被打的形神俱灭,他哪里能够这么算了?略加思量,便决定直接上得红木岭,找自家那几位老朋友“聊聊”去。

钟元并不晓得辛辰子的追击真会来的这般快,之所以如此拼命,却不过是心ìng谨慎,以防万一罢了。没想到,却是无意间躲过了一次杀劫。

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钟元踏上了天狗坪。发动了通行符之后,很轻松便来到了执事殿。

“师兄,钟元历练归来,特来jiā割任务!”钟元朗声道。

今天,仍旧是那位“莠”师兄司职,见得钟元如此快便返回来,也不由得大吃了一惊。尽管,他并不认为铲除一个吃人怪物是个什么难事儿。但是,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完成,就不是一般人所能够做的到了。

听的这个,当时,“莠”师兄的表『情』也禁不住变得和煦了一些,笑着道,“师弟好本事啊!坐下说说具『体』的『情』况!”

quANbEn5.com全本、网

钟元此番jiā割任务,就是特意高调的。尽管,他很清楚红木岭一脉的护短,但是,他毕竟只是一个记名弟子,修为也不过真气四层,在这个真实的世界里,会不会被牺牲掉很难说。而这个,他却是没法子『赌』的。所以,他只能够尽力让天平向自己这方倾斜,而mén派尊严,无疑是一个很大的砝码儿。

所以,对于“莠”师兄的客气,他却是毫不客气,直接坐下,道,“师兄,先前的信息,却是有误,吞吃我红木岭治下百姓的,是人!”

“人?人哪里有吃人的?”“莠”师兄听到这儿,不假思索,话语便『脱』口而出。但是,话一出口,他便想到了一个人,当下里,又问道,“是百蛮山的?”

“不错!”钟元点了点头。

“百蛮山这些人真是畜生,老天爷是瞎了眼,才让他们得了神通!这些畜生,就该死绝了!”“莠”师兄当即破口大骂。

看到钟元面现诧异,“莠”师兄稍稍收整了心『情』,解释道,“师弟有所不知,我出身的苗家寨,也曾遭受百蛮弟子袭击,父母亲人皆因此惨死。我若非提前几『日』拜入了师mén,也难幸免!”

“我也很难想象,仙家mén庭里,竟有这种吃人的mén派?同『处』南疆,祖师身为南疆的守护神,怎不将其灭mén呢?这样的mén派,留之何用?”钟元立时随声附和。

“你以为祖师不想吗?祖师早就有此意了。绿袍不死,我蛮人永无安宁之『日』!只不过,祖师没有十足把握将其一击必杀,不敢随便动手罢了。若是伤而不死,以绿袍老祖的本事和凶残心ìng,只怕我南疆数百万蛮人子民,就要遭受灭顶之灾了!”

“祖师远虑,非我们所能及!”钟元也点了点头。

这时,他猛然想起一件事:“或许,洪长豹将天魔化血神刀、五yín呼血兜等宝贝借给辛辰子以弑师,也是出自于红发老祖的示意。否则的话,ìng命jiā修的至宝被偷,居然毫无察觉,怎么也显得太不可思议了。

如此说来,那洪长豹、姚开江等人与辛辰子的深厚‘『情』谊’,也大值得商榷了!这可太好了!”

心『情』大好,再加上看出这位“莠”师兄也是为至『情』至ìng之人,原有的那点儿芥蒂,当时烟消云散了。

“是啊,祖师考虑的长远、全面。所以,我们红木岭对百蛮山,一直采取着忍让之势,只求将来一战而定鼎。只是,不免太憋屈了。此番,师弟斩杀了一个百蛮山弟子,却是大快人心啊!不知道,师弟斩杀的是哪个?”

“黎九霄!”卫无忌即刻回道。

“黎九霄,那可是将要凝煞圆满的高手啊!师弟怎么能......”“莠”师兄满面愕然的道。

这个,钟元自然不会多做解释,只道,“黎九霄本就受了内伤,不过,他还的确是很厉害,若非有恩师赐的法器,还真对付不了他!”

“什么,你一个记名弟子,居然也有法器赐下?”

“怎么,有什么不妥吗?”钟元听的如此,也明白过来,自己可能受了不小的优待。

“没什么!”“莠”师兄连连摇头,道,“对了,师弟一路奔bō,想必疲累了,我就不多留你了。现在就将领取奖励的yù符给你。”

钟元虽知其中有些古怪,但是,见其这般『情』形,也知道问不出什么。再加上,自己危机还未解开,也就不在多言,拿了yù符,便行离去。

http://www.quanben5.com/n/shushanpangmenzhizu/42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