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旁门之祖
字体:16+-

第二十二章镇魂法咒

第二卷第二元神

刹那功夫,可能就是天地之差。请兄弟们不吝uā费几秒,收藏推荐一下,老鹰感jī不尽!

——————————————————————————————————

没有了灵酒仙人醉,钟元又恢复了平『日』里的修炼方式,白『日』外出jiā流,晚上炼法祭宝。

如是,三五『日』过去,钟元却是进展甚微。按照他的估计,就这么修炼下去,起码要近一年的时光,方才能够将经脉中的真气补满,成就真气境大圆满。没办法,他的根骨太差了,纵然天狗坪灵气充沛,他也吸不了多少。

这般的速度,委实是让钟元难以忍受。人就是这样,没『体』会到更好的东西前,还能够安之若素,平静对待,一旦『体』会到了,再想要回到从前,就难上加难了。钟元自认为自己的定力还是不错的,就是这般,晚上修炼之时,也有几次因为心神不属,差点儿走岔了真气。

真气走岔,听起来好像是没什么一样,实际上,却是危险的很,轻则修为尽废,重了,甚至有殒身之忧。

这一『日』清晨,钟元从炼法之中醒来,口中自语道,“不能在这么继续下去了,再如此下去,一旦真个走岔了真气,就全完了。看来,世上真是没有白吃的午餐啊!享受了快速进阶的乐趣,就要承受这般的煎熬!”

口中感叹着,但钟元的面è,却并不愁苦,反而显得平静。因为,他已经很知足了,现在虽然有些后患,但起码节省了他五年时间的苦修,甚至,如此按部就班的打熬修行,五年的时间还不一定够呢!

“仙人醉,恐怕以后是很难得到了,毕竟,这一次历练的评价,有相当的运气成分,今后,再想要有这样的运道儿,恐怕是很难了!不过,我现在的『情』况,修炼实在是有些危险,看来,应该想办法得到一件能够清宁心神的法器,或者学习一mén能够清宁心神的法术!”钟元心中暗暗的思忖道。

钟元这些时『日』,虽然对仙道的常识有了很深的认知,但是,这种有些偏mén的法器、法术,他还是所知颇少。这种小问题,他自然是不好意思去烦师傅洪长豹,毕竟,他仅仅是一个记名弟子罢了。洪长豹虽然看重他,但是,他自己行事却得掌握分寸,不能逾矩。

按理说,这种事『情』,问他的传法师兄乃是最合适的,只不过,柯云峰已经闭关了。索ìng,经过这数十『日』的相互往来,他也颇有了几个相善的师兄弟,却是可以问上一问,能够直接学到手固然好,不能,也还可以去执事殿接任务,由此得到。

装束停当,钟元便带着九命童子,朝着云水阁而来。

云水阁,乃是洪长豹mén下另外一个记名弟子勾无『情』的居所。

勾无『情』,出身勾家寨,五十余年前便已经拜入红木岭,而今,已然有法力境的修为,乃是洪长豹一脉中,最强的记名弟子。

Www.quanben5.coM【全本网】

勾无『情』,虽名无『情』,但ìng子却是很和善,不仅不仗势欺人,反倒喜『爱』提携后来弟子。名头之响,甚至传遍了天狗坪十二支脉。所以,每『日』里,都会有很多的记名弟子前往他那里聚会,相互jiā流。其中,甚至有别的支脉的弟子。

云水阁距离钟元的居所并不算远,所以,他也不动用任何的法术,就这么安步当车,不紧不慢的走了过去。

钟元到时,这里已然有了十数人在,其中也有五六个他认识的。当时,他便走向了一个关系最近的。

“柳师兄早啊!”钟元远远的,就开始抱拳,打招呼。

柳师兄名叫柳元,比钟元先入mén两年,眼下已经是真气第七层的修为。两人因为名字的缘故,却是很快就熟识起来。

柳元见得钟元过来,却是颇有几分诧异的道,“原来是钟师弟,今儿怎么这么早就来了,我记得你以前总是因为修炼,起的很晚哪!”

“别提了。修炼遇上点儿难题,心神不属,根本难以为继,只能早起,向师兄们请教来了!”钟元面上略带着一抹苦è。

柳元却是不知道钟元已然踏入了真气境第九层,还以为其在第四层晃dng呢!闻听此言,却是笑着道,“这很正常,我们都不是好资质的人,这样那样的问题,在所难免。你且说说,看为兄能否帮的上你!”

钟元自然不会假客气,当下里道,“也不是别的,就是每每修炼之时,jīng神难以集中,心『情』也颇为烦躁,很难平静下来。有几次,我都差点儿运差了真气!”

“这么严重?难道钟师弟到了突破第五层的关卡?”柳元问道。

“关卡倒是没有,还在积累真气之中!”钟元却是不想太过于显lù自己,故意含ún的回道。

“这样啊!依为兄来看,你就是修炼的太过于刻苦了,进境又慢,所以,导致心『情』烦躁,难以平抑。”柳元闻此,当即道,“这却是好办,只要你修炼一mén凝神静气的法术也就行了。不出三『日』,必有效果!”

“这种法mén,师兄可懂得?”钟元正是要引得其说出这个,当下里,故作惊喜的问道。

“这个,为兄倒是懂得一mén,名叫镇魂法咒。”柳元点了点头,回道,“只是,这mén法术,却不是我自己的,而是潘师兄ī下里传授给我的。没有他的允准,我却是不能够自行传给他人。”

“潘师兄,是潘德师兄吗?”钟元问道。

“是!”

“我与潘师兄不是很熟悉啊!”钟元眉头微微皱起,面上流lù出一抹失望之è。

见得如此,柳元却是即刻间又道,“钟师弟也莫要失望,潘师兄的为人,也是很好的。待会儿潘师兄来了,我会为你引荐,并全力帮忙的。只是,成功与否,我就不敢保证了。毕竟,任一mén法术,都不是白来的。”

“我明白,柳师兄能如此,已是担了莫大的风险了!不管成与不成,我这里都先谢谢柳师兄了!”说着,钟元郑重其事的躬身,向柳元做了一个揖。

“这是干什么?你我份属至jiā,何须如此?”柳元连忙伸手拦道。

钟元自然不会那么不懂事,『硬』是行了一礼,方才顺势起来。

http://www.quanben5.com/n/shushanpangmenzhizu/42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