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旁门之祖
字体:16+-

第二十五章道不同

第二卷第二元神

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各位大大不吝赏赐点儿吧!多谢了!

——————————————————————————————

这群蛮人nv子,直奔潘德而去,直将那其余之人,当做虚无。

“潘师兄,你一次招来这么多,可应付的过来吗?若是不行,就分我几个,也省得我再行费事出手了!”雷白熊笑嘻嘻的道。

“笑话!就我的本事,只有不够,哪里能多的了?你想要痛快,趁早自己动手,若是再耽搁时间,小心我连你那份儿一并抢过来,让你白袍一趟。”潘德闻言,当时傲然无比的回道。

“唉——,谁让我技不如人呢?还是自己忙活吧!”说话之时,雷白熊的手探向了豹皮囊,出来之时,手中也多了一根旗幡。晃将一晃,一股七彩烟气从中喷出,宛若有灵一般,吞噬了他手中yù瓶内的血液,朝着洛家寨飞了过去。

几乎同时,柳元也开始了做法。很显然,柳元的实力较之潘德与雷白熊二人要差劲的多,批发仗剑、脚踏罡斗,看起来很是费劲。

钟元并不真个如他外表形貌那般,只是个十五岁的童子,他的灵魂,早就是一个成年人了。而今这种『情』形,傻子也知道是干什么的。不过,对他们这种行为,钟元却是十分的看不过眼。

此时,雷白熊与柳元都自顾忙活,看那架势,就是天塌了,他们也会选择先行做法完毕。唯有潘德搂着那两个最漂亮的,满脸惬意,意态悠闲。当下里,钟元便朝着潘德走了过去。

钟元的异动,潘德自然是了如指掌。见得如此,当时故作恍然道,“我却是忘记了,钟师弟才刚刚入mén,想必并无修习这种mí魂法术。这样好了,此番,我就分两个与你,让你好生『体』味一下yīn『阳』和合的天地妙理。下一次,你可就要凭借自己的本事了。”

“多谢师兄美意了!”钟元恭敬的回道,但是,面上并未lù出丝毫的喜悦之è。他朝着潘德一抱拳,开口道,“潘师兄,我一心求道,对这男nv之事,却是并不感兴趣,你们自便好了,不用管我!”

现在的钟元可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菜鸟,一眼他就看出,这些蛮人nv子,都已经失了神,都是被mí神法术给yòu拐过来的。其中,那两名最美yn的mí失的最深,很明显,他们两个就是那两个yù瓶中血液的原主人,也就是雷白熊jīng心准备的好东西。

一直以来,钟元对红木岭的看法颇好,尤其是洪长豹解了他的生死危机之后,就更是如此了。没想到,居然在今天,看到这个,隐藏在暗『处』的污垢。对于男欢nv『爱』,钟元自然是不会排斥,但是,这般以法术uò人心智,强迫jiā欢,却是他心中早就形成道德观所不能接受的。事实上,若不是他自知实力不济的话,恐怕就要强行出手制止了。

QuanBen5(cOM)(全。本*网)

钟元这番话,听在潘德耳中,却是误以为他这个十五岁的小童子有些害羞,不好意思。故而,大手一挥,再次道,“男欢nv『爱』,天地人伦,于修道有何关隘,说不得,在jiā欢之中,你还能领会yīn『阳』相济之妙理,功候大进呢!你放心,听师兄的没错,师兄是过来人,不会害你的!”

说话之时,潘德用手一指,两名蛮人nv子便朝着钟元款款走来,边走,便将自己身上的衣衫褪去。

“师兄,我是真的不喜欢,不用了!”钟元身形一纵,后退了几步,再次拒绝。

“钟师弟,你难道连这么点儿面子都不给师兄吗?你若是再拒绝,镇魂法咒这mén功法,我可就不让柳师弟传你了!”潘德语气加了几分凝重。

“钟师兄,你怎么就这么迂腐呢?男欢nv『爱』,本是常理,传宗接代,更是义务。听说钟师兄尚有父母在,难道,你为了修道,就真的绝『情』绝yù,将一切都抛下了吗?”这时,雷白熊也施法完毕,ā口道。

“绝『情』绝yù,我自然是不会的。”钟元闻言,当即回道,“不过,我觉得这般以法术míuònv子jiā欢,却是不好。真个要男欢nv『爱』,传宗接代,还是要找一个相知相『爱』的人才好。这般有yù无『情』,不免味同嚼蜡!”

“呦——,看不出来钟师弟于此道还颇有见地啊!应该不是雏儿了吧!”潘德听的钟元如此说,心中却是很不高兴,语气也不再如前般和蔼,而是多了几分讥讽。“照你这般说,我们用这些手段,就显得下流了,对吧!”

“我却是不敢这么指责师兄。不过,以师兄这般的神通、品貌,只要在各个寨子里转上一圈儿,自然会有无数的姑娘倾慕,何必使这种手段呢!”钟元又道。

这番话,钟元虽然说的很诚恳,但是,在潘德看来,却是和打自己脸没什么两样。若是打脸的是一位高手也就罢了,偏偏是一个小人物,他自然就觉得分外难以忍受。眼眸之中,寒光一闪,当时便想要出手,教训钟元一番。

但是,就在这时,他的心中,陡然间萌生了另外一个想法,当时,心中yīnyīn一笑,正è道,“钟师弟,为兄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今后此等事『情』,我绝不再做了!”

此言一出,雷白熊,以及刚刚施法完成的柳元,都是大为愕然,瞠目结舌的望着他。

“不过,”这时,潘德话锋一转,道,“今『日』法术已成,也便罢了。”

“难道不能将法术解除吗?”钟元问道。

“钟师弟,你入mén还浅,却是不知,这等法术,却是没办法以法术来解的,唯有男nvjiā欢,方可破之!否则,这些nv子恐怕都要yù火焚身而亡了!”说到这儿,潘德又补了一句,“你若不信,可问你柳师兄,雷师弟!”

钟元目光移过,两人不待其开口,便纷纷点头。不过,钟元却从他们的眼神中,看出了几许得è,自然明白,他们说的都是鬼话。不过,他也没办法制止,只能够如此,听之任之。

然而,潘德似乎不想就这么放过钟元,又道,“钟师弟,今天你可是大大拂了为兄的面子,不过,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儿,我就可既往不咎。”

“何事?师兄但请吩咐!”钟元回道。

“很简单,只要你与这两位姑娘jiā欢,帮他们解除了隐患即可!”潘德道。

“不行!”钟元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师弟如此决绝,一点面子都不给师兄留,看来是不想与师兄做朋友了,既如此,镇魂法咒,你也不必学了!”

镇魂法咒四字,潘德刻意的加重了语气,显然,是要以此为筹码。

“既如此,我不学就是了!”镇魂法咒,钟元自然是想要学到,但是,他却有自己心中的底限,故而,只能拒绝。

而后,他又道,“时间也不早了,我还有功课要做,就先行回去了。告辞!”

望着钟元远去的背影,雷白熊道,“师兄,看这小子的样子,说不得回去后会告发我们。我们要不要......”

“用不着!做这种事儿的可远不止我们,让他自己碰壁去吧!”潘德yīnyīn的笑道。随后,其大手一挥,道,“好了,不要因为这么一个天真无知的小儿坏了我们的心『情』,我们玩儿我们的!”

说着,便带着十三位他自己míuò过来的nv子,望山林深『处』而去。柳元与雷白熊,随之也带着各自召过来的nv子而去。

http://www.quanben5.com/n/shushanpangmenzhizu/42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