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旁门之祖
字体:16+-

第五十二章烂桃山

第二卷第二元神

新的一天到了,继续求收藏,推荐,点击,大家多支持啊!感jī不尽!

————————————————————————————

百『毒』寒光障练成,钟元却并没有即时将其取出。因为,此时的它,『毒』光外lù,便是他这个炼制之主,也是不敢用手去拿的。

钟元又调息了片刻,『体』内化血真煞恢复之后,即刻间,运用修罗化血功中记载的炼宝决,开始对百『毒』寒光障祭练了起来。

有着五行神火炉鼎的辅助,钟元的祭练过程十分的顺利,不过两『日』功夫儿,便已经完成。这时,他心念一动,那颗晶莹剔透的宝珠便从炉鼎内飞出,落在了他的手中。

此时,这宝珠光辉尽数敛去,乍看起来,好像和普通的明珠没什么两样儿,不过,钟元却是能够感受到,内里蕴含的庞然力量。

钟元手持宝珠,心念一动,立时间,一道近乎透明的白è光圈,朝着地下扩张而去。无声无息的,那坚『硬』无比的石质地面,出现了一道细入发丝,深邃无比的裂缝,隐隐可见白è寒霜。

见得如此,钟元当时大喜过望。

原因很简单,因为,此时他很肯定,自己练出的第一件法器就是顶阶的存在。

『毒』力,本身属于yīnìng的,哪怕是火『毒』,也不例外,所以,不论是那一种『毒』力,只要是发挥到极致,都会附带上寒ìng的力量。百『毒』寒光障的“寒”字,也来源于此。

先前,钟元在炼制之时,宝珠没有挥发冷芒他便不停手,就是因为此。没有冷芒,那就不配叫做百『毒』寒光障,只能称之为百『毒』障。不过,那时钟元却也判断不出自己炼制出来的百『毒』寒光障属于何种等级?

现在,有着白霜出现,他自然是确认无疑。而且,看这『毒』力侵蚀之能力,迅如电、利如剑,兼且无声无息,绝对是完美的统一。钟元相信,就算在顶阶的法器之中,百『毒』寒光障也一定是上乘的存在。

“此宝乃是以防御为主的法器,攻击便如此之强悍,防御就更不用说了。有它护持,看来,通行烂桃山,应该无碍了!还有三天,三月之期就到了!届时,从师父那里取过化血修罗幡,就直接前往烂桃山了!”

此时的钟元,心中满是肆意的豪『情』!

......

钟元从洪长豹的宫殿走出,手中多了一根尺许小幡。

这小幡,自然便是化血修罗幡。不过,此时此刻的它,却是大变了副模样儿。幡杆,也不知用了什么材料加持,仍是木制,却泛出金yù光泽,钟元估mō着,与寻常飞剑『硬』磕,也不会有事儿。

幡面的材质,自然也是大大的提升,光洁、柔滑、坚韧。而且,上面那显眼之极的骷髅头和美nv全部都消失不见,变成空dngdng的。不过,钟元却是清楚,威能绝对是大大的增加了。

quANbEn5.com全,本网

这化血修罗幡,他却是不用再行费工夫祭练了,因为,这并不是新成法器,而是由他原先那只升级而成,原有烙印还在,只需以本身真煞之气贯通,适应一下就行。

手持化血修罗幡,钟元连自家也不回,直接便下了天狗坪。

一出妙相峦,钟元便催动了幽冥血遁,化身一片红云,朝烂桃山飞去。

真正的飞行,与借助万里神行符之力在树顶上奔行,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境界。也正因为此,虽然他初入mén径的幽冥血遁只能『日』行三千里,较之万里神行符远逊,他也愿意飞着去。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烂桃山距离天狗坪并不遥远,只有五千余里,沉住气,一『日』夜功夫儿绰绰有余了。

一路上,钟元目不转睛的俯瞰着大地,在享受飞行的快感之时,也终于直观的感受到了南疆的本质:险山恶水、瘴疠弥漫、蛇虫遍地、人迹罕见。

对于凡人来说,这里近乎于地狱了!

第一时间,钟元便做出了一个决定,将自己的父母迁走!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他自己虽然有了些本事儿,足以畅行无阻,他的父母却是没这个能力,长时间下去,难保不会发生意外。毕竟,他也不可能时时刻刻守在他们身边。

“这个,也要等到第二元神修成啊,否则的话,就我这点儿实力,带着两人长途跋涉,也难保万全!”心中想到此,钟元的速度,不自禁的加快了许多。

翌『日』,天光未亮,钟元便已经到达了突翠峰顶。

突翠峰,隶属于烂桃山脉,不过,却是在外围,受五云桃uā瘴气影响很小。红发老祖的别宫,就建立在这里。

钟元,便打算在此休整一下,将自身的状态调整至最佳,然后,再行入烂桃山主峰。不过,他并没有进红发老祖别宫的意思,因为,严格说来,他这算是在挖红发老祖的墙角儿。按照他的记忆,红发老祖打象龙的意思,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只不过,没有能力战而胜之,故而还未曾采取行动罢了。

所以,在成功之前,还是严格保密为上。

清晨,太『阳』升起之时,钟元也睁开了双眼。因为,突翠峰与烂桃山主峰正面相对的缘故,却是将其看的清清楚楚。

漫山遍野的桃树,起码数以千万计。地上,那腐烂的沼泽泥浆之中,正“突突突”的往外冒着五彩云雾,在『阳』光的映衬下,好似一片片绚烂的霞光。

看得这幅景象,钟元眉头不禁微微皱起,面上也浮现出了一抹苦笑,“我怎么忘了这个,每年三至九月,地下的五云桃uā瘴气就喷发的格外厉害,其中,还夹杂有千年沉瘴,『毒』ìng之烈,超过寻常瘴气百倍有余!

我来的,可真不是时候儿!”

口中虽然感慨着,钟元却是并未有丝毫的退缩之意,起身之后,身形一纵,直接便往主峰飞去。

因为,现在才五月份儿,要想错过这个时间段儿,起码要四个月,钟元已经等过了数月,现在,却是不愿意再等下去了。

http://www.quanben5.com/n/shushanpangmenzhizu/42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