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旁门之祖
字体:16+-

第六十六章大战,误会

第二卷第二元神

各位兄弟,有些事儿不要过早下结论,现在看不合理,可能过几章就合理了,很多都是特别设计的。欢迎各位书友继续踊跃发书评,我是每个都会看的,只是不一定回。当然,还有最后一句,千万别忘了收藏,推荐,点击,这个对老鹰很重要的。拜谢了!

——————————————————————————————

“钟道友?老朋友?”

钟元自然清楚说话的人是红发老祖,只不过,红发老祖这个称呼着实是让他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说他有心示好吧,刚才收取五云桃uā瘴的行为明显就是在扯后uǐ,若非是有他在,自己施展全力,肯定会轻松上不少,起码,不会像现在这般,要靠“ròu搏”上阵!可是,说他心怀叵测,也不对,因为,钟元并没有从中听出什么暗讽冷嘲的韵味儿。

堂堂地仙,在这点儿小事儿上面若是感应出错,那就成笑话了!

mí糊,就是钟元内心此刻最真实的写照。

不过,红发老祖既然开口,钟元自然不能不应!说实话,现在的他,虽然实力损耗颇多,但是,有着地火岩浆之利,他还真不怕和红发老祖翻脸动手。略加思量了一下,钟元还是决定出去会一会红发老祖,看他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但有可能,钟元都不希望与红木岭一脉对立,毕竟,他能够走到今天,成就仙业,都是红木岭所赐。

遍『体』鳞伤的青龙元神,身躯一个晃dng,轰然散化开来,成为一道青虹,继而,再次一变,又重新化为了青龙元神,身上伤势,点滴皆无,仿佛根本就没有受过伤似的。

此法,却是第二元神法特有的能力,既是ròu身,也是元神,二者完全的统合了起来,可以真正的做到完全虹化,然后,进行重组。如此,即便是再沉重的伤势,只要本命元气不被耗尽,就能够迅速的复原。寻常地仙的虹化,只是『体』内法力显化的结果,ròu身若有损伤,一样要进行救治才行。

如此神通,自然不是没有代价的,它对本命元气的消耗是非常大的。地仙实力强横,『体』内的元气积累起来同样也非常的不容易,一次大战过后,修养个几年乃至几十年才能恢复的,实属平常。

也正因为此,地仙之间,一般是很少大打出手的,太得不偿失了!钟元估mō着,自己这次渡劫损耗的元气要想补回来,完全靠自己修持的话,起码也要三五年时光。

伤势尽复的青龙元神一个变幻,化作了钟元的模样,随手一挥,一道青光将钟元本尊笼罩,牢牢的护持住,随后,伸手一指地火岩浆,庞然火气结成一朵黑红二èjiā杂的祥云,冉冉升起。

钟元刚刚飞出火山口,红发老祖便袍袖一甩,一道三尺长短,丝缕一般的血光直è而出,朝着他斩杀而来。

QuanbEn5.COM(全。本*网)

俗语云: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钟元本就是小心谨慎之人,自然不会不有所提防。血光刚现,钟元便一指点出,一道指头粗细、同样赤红无比的光芒è出,朝着血光迎去。

两者尚未相触,血光便生变化,一化二、二化四、四化八、......短短的刹那光景,便有千百道血光漫空飞舞,朝着钟元绞杀而来。

这血光,明显就是红发老祖自诩平生第一至宝的天魔化血神刀!面对此宝,钟元哪里敢于怠慢,当时,张口一吐,jīng修数百年的内丹喷吐了出来,悬于头顶,红ynyn的,宛如太『阳』一般,放è出千百道光芒。

这光芒,并非是普通的丹火之力释放,而是本命丹气。

若说修士以法宝为最强战力『体』现,那妖兽便是丹气。妖兽丹气的蕴养,较之法宝的炼制更难,故而,一旦修成,便通灵变化,如臂使指。修持到高段,一样可以寄托念力于其上,千万里之人斩灭仇敌。

象龙这丹气,乃是至纯至粹的地火之力凝结,不仅犀利无比,还内蕴着强大的火焰力量。可以说,每一道丹气,都相当于一柄强大的火系飞剑。所以,钟元却是并不畏惧与之正面相碰。

虚空中,数千道红è光芒纵横,两两jiā击,纷纷碎裂,化作无量光雨,缤纷洒落。

钟元并不敢掉以轻心,因为他很清楚,那分化出来的剑光乃元力凝结,会粉碎掉,但是,天魔化血神刀的本『体』却是不会,故而,他却是仔细的留意着。

果然,虚空光芒没有碎裂殆尽,便有一道血光迅速扩大,刹那间,便化作足有百丈许长,数丈许宽的巨大刀芒,劈斩而下。

钟元也毫不退让,头顶内丹之上,同样è出了一道粗大之极的炽红丹气,游龙一般与之对撞在一起。

当时,一声惊天巨响,无形的凛冽狂飙化作实质的bō纹,朝着四面八方dng漾。幸好,那里是一片虚空,否则,绝对是一片狼藉。

缤纷血雨之中,巨大血刀重新化作三尺大小,倒飞回去,被红发老祖重新收入了袍袖之中。而钟元那炽烈丹气,也被重新收了回去。

见得红发老祖并无继续出手之意,钟元却也并没有进行反击,不过,内丹却依旧悬在头顶,并未收回。

“红发祖师,mén下弟子修行有成,理当是阖派欢喜之事儿,你身为宗主,不帮忙也就算了,反倒是落井下石,莫非是嫉妒心作祟?”钟元本来也是想要好生与红发老祖谈谈的,没想到,一出来就遇到这么一出,心中自然有气,故而,话语中不免带了几许讥讽。

“祖师?哼——”红发老祖一声冷哼,“老朋友当面,你还要继续掩饰下去吗?我可不相信,你是一个秃驴!”

又是老朋友!不过这一次,钟元却是觉着有些不同。还有秃驴,这都是什么跟什么,牛头不对马嘴,听的这些,钟元更加的mí糊了,心中原本的恼怒,倒是全跑到九霄云外去了。

钟元的mí糊形象,看在红发老祖眼里,却成了掩饰的最佳表相,当时,面è大变,怒意勃发道,“象龙!第二元神!你还要我继续说下去吗?”

http://www.quanben5.com/n/shushanpangmenzhizu/42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