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旁门之祖
字体:16+-

第六十八章代掌教宗

第二卷第二元神

收藏,推荐,点击,下了新书榜,想要留在首页,就需要更多的支持,大家多帮忙啊!拜谢了!

——————————————————————————

“老祖果然iōng襟开阔,佩服!佩服!”钟元笑着开口道,“只不知,老祖现在准备如何安置于我呢?”

红发老祖闻言,同样一笑,道,“现在我若还让你做三代弟子,恐怕是无论如何也不愿意了吧!”

钟元淡淡一笑,却是不接口。

红发老祖似乎也无意钟元回答,继续道,“我因参悟天仙大道,却是长年闭关,mén中事务,向来疏于管理。我mén下虽然有十二弟子,但他们现在修为还低,各掌一脉还行,执掌教宗还差的远。

你以象龙为第二元神,实力强悍,不在我之下,正好与我代掌教务。名分上,就算我的师弟,不知,你可愿意?”

钟元望着红发老祖,确认他的确是真心实意之后,当时,毫不推『脱』的道,“好!红木岭规条不严,弟子散漫已久,长此以往,必有大祸!我既掌教宗,当有改变!”

“只要你行事合『情』合理,不肆意妄为,一切随你就是!”红发老祖随意的一摆手,显得很是洒『脱』。

钟元也明白,红发老祖敢于如此,完全是自认智珠在握。毕竟,整个红木岭的人,都是人家的徒子徒孙,这个世界上,敢于叛师另投的人,绝对不多,所以,除非自己能够在短时间内培养出比人家更多、更强的弟子,成为红木岭的主脉,否则,一派之长,就永远是人家的。

舍此而外,红发老祖勤苦修持,参悟天仙之道,自己却宥于教务,疏于修炼,差距拉大之下,就更无可能了。

钟元以前,疯狂的努力,谋求第二元神的成功,只不过是为了自保罢了。至于自保之后,根本未曾想过。现在,红发老祖有此算计,反倒是替他树立了一个目标:掌控红木岭,光大红木岭!

“等着看吧,你认为不可能的那些事儿,我却是要一一做到,让你心甘『情』愿的让出尊位!”钟元心中暗暗发誓。

两人谈妥,对立自然消除。当下,红发老祖便道,“钟师弟,现在与我回山吧!”

“且慢!”钟元摇了摇头,道,“待我先收了这五云桃uā瘴!”

说着,钟元内丹旋转,牵引地脉真火之力爆发。立时间,烂桃山再次巨震,“突突突”的,无量千年沉瘴之气再次冒出,化作五彩光柱,冲霄而起。

虚空一抓,化血修罗幡出现在了他的手上。“噼里啪啦——”,伴随着钟元强横的地仙法力贯入,刹那间,化血修罗幡的一切妙用尽皆被jī活,隐隐约约间,还都有所jīng进。

片刻之后,钟元信手一抛,化血修罗幡飞速变化,化作了足足数十丈大小的一尊mén户,立于高空云雾之上。

QuanBen5(cOM)全,本网

这mén户一现,当时,一股庞然的无形吸力便发出。即刻,宛如长鲸吸百川,五彩光柱,汇作一道滔天洪流,涌了进去。

五彩光柱,看似庞然,但那mén户,却更无尽,短短一刻钟功夫儿,所有的五彩气息,尽皆被吸入了其中。

千年积累,一朝而空。

收完之后,钟元随手一招,那尊巨大mén户便飞速缩小,重新化作一尺长小幡,落在了他的手上。

见得如此,红发老祖却是开口问道,“钟师弟,你我既已一家,何必再行掩饰?用我这不入流的小道儿!”

“我倒是想入流呢?我也得会啊!”钟元当时回道,“我若是真有完整的修行功诀,诸般秘法,哪里还会拜入红木岭?真当我喜欢装孙子,任人驱使吗?”

话说到这儿,钟元话锋一转,道,“对了,我现在执掌红木岭教宗,想必教中一应秘法,都可修习了吧!我现在可是一穷二白,若是出去与人对阵,只能用本命丹气,也丢红木岭的脸啊!”

“这个自然!”红发老祖回道。

“还有,我要将五云桃uā瘴炼为法宝,不知师兄可否将先前所收取的那些归还于我啊!”钟元又行开口道。

“不行!”这次,红发老祖回答的更是干脆,“我收取五云桃uā瘴,却是守山之用,化血修罗阵的威力,还有所欠缺,须得加入它以作弥补。你手中那些千年沉瘴,炼宝尽够用了,就不要打我的主意了。”

“也罢!不过师兄,你可有点儿小气了!”钟元也不过是抱着能多得一点儿是一点儿的想法,故而,虽未到手,却也并不如何失望。

五云桃uā瘴收取已毕,两人自不在耽搁,钟元第二元神与本尊合二为一之后,与红发老祖各化长虹,回归红木岭。

一入神宫,红发老祖立时命击钟武士敲响金钟,召集mén下十二弟子入室弟子以及一干记名弟子。

不多时,除了下山行道的弟子之外,其余之人,尽皆来到。以姚开江、雷抓子为首,分成两列,各按次序,排班站好。

这些人,自然发现了殿中的不同。在红发老祖七彩蟒皮铺就的宝座之策,赫然多了一个位置,上面坐着一人。

这人,旁人不认识,洪长豹与雷抓子却是清楚的很,正是钟元。对此,两人心中都震撼莫名,不过,具『体』的缘由,就有些不同了。当然,其余的人,也没有好到哪儿去。

红发老祖,却是不慌不忙,待得一众弟子行礼过后,方才开口道,“今『日』,我有一件喜事儿要宣布。我红木岭mén下,终于出了第二位地仙高手,他就是长豹的弟子,你们的师侄——钟元!

为师要参悟天仙**,长年闭关,却是不能对红木岭时时看顾,故而,已然决定,认其为师弟,代掌教宗。现在,你们都过来见礼吧!”

此言一出,众人更是大讶,不过,红发老祖之言,他们自然不能不听,纷纷拜倒,就要行礼。这时,钟元挥手一拂,一股无形暗劲发出,将洪长豹的跪拜,阻止了下来。

“你曾为我师,一『日』为师,终生为师,你之礼,我却是不能受,你我从此之后,平辈论jiā,互称道友即可!”

洪长豹闻言,却是望向师傅红发老祖,见其点头,放不再坚持,立于一旁,拱手为礼。其余之人,却都以师叔之礼行之。

礼毕之后,红发老祖丁点儿都不耽搁,即刻身化长虹,飞往后殿闭关而去。

这时,钟元却是毫不客气的坐在了红发老祖的七彩蟒皮宝座之上。

(第二卷终)

http://www.quanben5.com/n/shushanpangmenzhizu/42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