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旁门之祖
字体:16+-

第七十三章算计

第三卷杀伐南疆

继续求收藏,票票,点击,大家多支持!(可以猜下,敌人是谁?)

——————————————————————————————————

执掌宝库,乃是一项非常重要的职司。

按理说,雷抓子既被剥夺此职,就应当另外安排人手接管。任谁看来,这项职司都会被分给洪长豹,毕竟,洪长豹曾为其师,关系最为亲近。洪长豹的心中,亦做此想。可是,钟元却好像忘记一般,提也没有提,就让众人离开了。

钟元自然不是忘记了,而是心中另有打算。他觉得,现在的红木岭,过于散漫了,却是准备将整个mén派的架构,也给重组一下。空出这么一个位置,正好方便他从容的调整。

洪长豹面è的不愉,钟元自然也看到了,却是觉得,有必要与其沟通一下。当下,却也不顾其余人心中会有什么看法,径自道,“洪道友且先留一下,我有些事儿,要与你商讨。”

“是!”洪长豹心中虽有气,但是,却也不敢当面顶撞,拱了拱手,应了下来。

钟元并没有准备在这正殿与洪长豹jiā谈,吩咐镇殿武士将雷抓子送入神宫地牢之后,便带着他来到了偏殿的书房之中。

“师傅,雷抓子犯错,空下的宝库执掌之权,我并未直接jiā与你,想必,你心中对我颇有不满吧!”钟元却是不拖沓,开mén见山。

“钟道友而今身为一教之主,师傅二字,再也休提!至于宝库执掌之权的分配,此等重要之事,钟道友多加考虑也是应该的。”洪长豹无喜无怒,甚是平淡的道。

闻得此言,钟元就似未听出内里的弦外之音似的,面带笑容,抚掌而道,“我就知道,洪道友是最知我的。我也不瞒你,我心中有一个大计划,要将红木岭的架构重组,洪道友在我心中,是最重要的一环。”

接下来,钟元毫不掩饰的,将自己心中关于红木岭架构改革的想法尽数道出。而后又道,“我说句不太好听的话,红木岭表面虽仍为南疆大派,统御数百万蛮族子民,但是,根基却已败坏,若继续下去,必有大祸!”

“钟道友不是已经重立mén规了吗?我看那mén规,比诸多正教都要严格,难道如此还不够吗?”洪长豹问道。

“若单单是避祸,只要严格执行mén规,自然是够了,但是,要想将红木岭一脉发扬光大,却远远不够。”钟元说到这儿,顿了一顿,接着道,“想必,洪道友也不希望红木岭,就止步于此吧!”

“这个自然!”洪长豹毫不犹豫的回道。

“既如此,就请洪道友多多助我,若能对其余的人加以劝说,就更好了。”钟元又道,“虽然,我现为教主,一切,都可以强力推行,但是,终归不如上下齐心,来的效果要好!”

(QuanBeN5)com。全*本*5

“这个,我只能说尽力了!”

洪长豹面上却是lù出了一丝苦笑。他清楚的很,想要整个红木岭上下齐心,谈何容易?对师傅红发老祖,还多有『阳』奉yīn违呢,更何况是钟元这么一个二十不满的少年郎?

“尽力就好!”钟元很是随意的摆了摆手,“不能接受ūn风化雨的,就接受雷霆暴雨好了!”

钟元的强『硬』,丝毫不加掩饰的表lù了出来。

......

就在钟元与洪长豹商谈之时,蓝天狗、秦阶、吕良等八人,都随着姚开江,进入了他的宫殿。

一入宫殿,姚开江便虚空一指,大殿中央,慕的出现一根高有三丈的巨大长幡,幡面招展之间,无量黑气从中喷吐而出,将整个宫殿都笼在了里面。烟云变幻,好似换了一个世界。

“大师兄好手段啊!如此本事儿,距离地仙之境,只怕就一线之隔了吧!”当时,中年白面书生模样的秦阶,笑着赞道。

“一线之隔,就是天地之别啊!”姚开江听了,却是并没有高兴,而是感慨道,“或许,我这一生,都没有机会跨越这个界限了!也许,这就是命啊!”

“大师兄,我修道之人,做的不就是逆天改命的事儿吗?想那『黄』口小儿,都能够成功,大师兄你强他多多,岂有不成之理?”这时,蓝天狗接口道。

紧接着,其余的人也都纷纷开口,七嘴八舌的道,“是啊,大师兄岂可妄自菲薄?我们还都等着你有所成,恢复我们以前逍遥快活的『日』子呢!”

“慎言!慎言!”姚开江闻之,赶忙道,“这里可不比修罗化血阵啊!”

“大师兄,你也太过于小心了!”秦阶晃dng着自己手中的折扇,又道,“此时我们那位钟教主正在与洪师兄商讨大事儿呢,岂有功夫监视我们?”

“那也要注意些!现在不比以前,谨言慎行是不会有错的!”姚开江郑重的道。

“大师兄所言有礼!”蓝天狗也道,“现在,是不比以前了。以前,虽然逍遥,但是,我也从来没觉得有多痛快,现在,规矩一变,浑似身『处』炼狱,我方才知道,那时就是仙境啊!”

“蓝师兄这话有些过了!以前虽是仙境,现在,也谈不上炼狱嘛!”秦阶又道,“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活人还能够让死规矩给困住?”

“话虽如此,但总不及以前那般自在!”蓝天狗又道,“我觉得,不能再任由我们这位新教主折腾下去了,那样,我们只会越来越被动的!我们,应该像个办法,主动出击!打,我们是打不过他,但是,我们未必需要打的!”

“这么说,蓝师弟心中是有主意了?”姚开江问道。

“不错,我们不是有一个大敌吗?我们的敌人,不就是红木岭的敌人,红木岭的敌人,岂不就是钟教主的敌人?须知,借力打力,才是王道啊!”蓝天狗一脸的jiān猾笑容。

“你是说,那两个?倒是个好选择!”登时,姚开江恍然。

继而,秦阶、吕良等人都明白过来,纷纷开怀大笑。

好一会儿,众人止住了笑容。这时,姚开江面容故作郑重的道,“诸位师弟觉得,我们该何时向钟师叔建言呢?”

“自然是越快越好了!这可是大事儿!”众人几乎异口同声的道。

http://www.quanben5.com/n/shushanpangmenzhizu/42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