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旁门之祖
字体:16+-

第七十五章得宝,烈火门徒

第三卷杀伐南疆

第二更,强烈召唤收藏,还没收藏的兄弟请点一下加入书架,多谢了!

——————————————————————————————————

一见宝光冲霄而起,当时钟元暗道不好,即刻间,幽冥血手展动,化作一只足有数百丈大小的血掌,盖压而下,将所有的华光瑞彩,尽皆遮挡回去。

与此同时,钟元身形一纵,便è下了山谷。五云桃uā瘴在他面前,自动散开,任其进入。强烈之极的禁制金光,浑似对钟元没有任何的效用,让其轻而易举便来到了真正的藏宝地之前。而后,其张口一吐,一朵巴掌大的血焰莲uā飞了出来,迎风便涨,迅速化作丈许大小,落在了那道被触发的禁制光屏之上。

立时间,熊熊的修罗血焰,化作一片火海,燃烧了起来。噼里啪啦的,禁制光屏以ròu眼可见的速度,在削弱着。

“血焰莲uā,果不愧为修罗血焰的最终形态,果真厉害!我此番回山之后,必定要先将其练成!”钟元喃喃自语道。

血焰莲uā的修炼,却不仅仅是法力的问题了,他需要融合一种真正的火焰之气,方才能够修成。融合的火焰之力品质越高,威能就越强大。钟元的本『体』,尚未修成法力,所以,却是不能修炼。不过,这次寻宝回山,他相信,进入法力境,易如反掌。

现在他施展的血焰莲uā,实际上乃是他强行加持,并以自己的丹火之力暂时融合而成就的,虽然威力依旧不凡,但却是不能持久。

不过,破除这个禁制,钟元却也用不着持续太久,因为,他的手段,并不只这一种。紧随着血焰莲uā,钟元双手齐动,千百血焰神光箭飚è而出,纷纷在禁制光屏之上炸开。虽然,血焰神光箭的威能较之血焰莲uā要差上不少,但是,架不住数量多。两厢合力,禁制光屏的灿然金霞,暗淡的速度几乎快了一倍。

差不多一刻钟的功夫儿,“嘭”的一声轻响,整个禁制光屏碎裂了开来,化作漫天流萤飞散。禁制一去,钟元自然也即时收手,映入其眼帘的,却是一块五尺见方的金jīng。这金jīng,纯粹之极,他都不用神念感应,就能够感受到它内蕴的锋锐之气。

看见这个,钟元也不禁吃了一惊。要知道,这金jīng,虽然不是炼制飞剑的最顶级材料,却也可列入上乘了,这么大一块,若是炼飞剑的话,十柄八柄是绝不成问题的。钟元现在可是清楚的很,整个红木岭,拥有上乘飞剑的,不超过五人,由此可见这金jīng的珍贵。

同时,也反映出,古修士是多么的富有。

这般好东西,钟元岂能不要?右手虚空一握,化血修罗幡便即在手,晃将一晃,一道血è匹练喷吐而出,一下子,便将整块金jīng摄起,收入了其中。

QUAbEn5.COm【全本网】

金jīng一去,立时间,一个三尺多长,两尺来宽的石匣子便现了出来。上面,密密麻麻的,有着无数符咒禁锢。钟元也不急着将其打开,同样用化血修罗幡摄取过来,而后,便即收法,准备走人。

就在这时,两道火红剑光è了过来,落于钟元身前不远之『处』。

这两人,却是一男一nv。男的约莫三十上下,身躯雄壮伟岸,颇有豪士之相,nv的年岁略小,面容清雅秀丽,身姿丰满绰约,一身火红薄纱,显得十分yòu人。

“小子,刚才你在这儿得了什么宝贝,赶紧jiā出来,还可活命!”那大汉却是先行开口,一脸的凶横之相。

钟元何等眼力,一眼望去,便知道这大汉貌似强『硬』,实则心虚,否则,他早就一剑砍过来了。此番第一站寻宝,就连遇不顺,钟元的心里,颇积郁了一些闷气。此时,见得如此『情』况,却是故作踟蹰的道,“这宝物,是我好不容易的来的,共有两件,我能不能给你们一件,自己留下一件!”

“当然不行,这里所有的宝贝,都是我们华山派的,趁早将宝贝留下滚蛋,免得你家太岁爷爷出手,你就走不了了!”

大汉闻言,心气儿当时壮了起来,言词更加强『硬』,双眼中,也隐隐有凶光冒出。

看的这个,钟元便知道,只要自己将宝贝取出,那大汉铁定会动手。他正想要配合一下,突然间,那nv子却是走上了前来。一步一摇,甚是妩媚。不过几步,钟元便觉得眼前变得朦胧起来,原本光秃秃的山谷,立时换做了一片桃uā林。uā雨缤纷之中,她翩然而来,宛如谪临尘世的仙子。

此相刚起,钟元的神魂便自发震动,发出mí魂音,将其破碎。

见得如此,这nv子虽然表面上没有任何的变化,但心里却着实一凛,明白,此人绝不是自己夫fù能够对付的。当时,心中盘算的yín邪念头也尽数放下。

“这位少侠如何称呼?小nv子乃是华山烈火祖师mén下史ūn娥,人送外号香城娘子。那位是我的丈夫火太岁池鲁!少侠切莫听他胡言,他那个人,向来喜欢开玩笑的!”

“是吗?这么说,汉末仙人张免的遗宝,你们也不要了?”说话之时,钟元将那石匣子取了出来,托在手中。

听的张免二字,池鲁、史ūn娥夫fù的眼睛,都瞬也不瞬的盯在了上面,喉头下意识的吞咽着。但是,下一刻,史ūn娥便清醒了过来,连忙摆手,笑着道,“仙人遗宝,有缘者得之!现既在少侠之手,少侠就是有缘之人,我们身为大派子弟,只有恭贺,岂会强行夺之?”

“好!说的好啊!”钟元手一动,石匣子消失不见,双手背负,迈步上前,“倒也不愧大派弟子的名头,机警的很!不过,你觉得这样说,我就会放过你们吗?”

“这位道友,为人不要太猖狂了,你真以为稳胜过我们了吗?须知,我华山弟子,大半都在这终南山附近,只要我们一发暗信,顷刻可至,到时,恐怕就是你吃不了兜着走了!”

“是吗?”钟元颇为玩味的道,“那你就尽管试试好了,看你的暗信,能不能发的出去?”

http://www.quanben5.com/n/shushanpangmenzhizu/42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