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旁门之祖
字体:16+-

第七十七章冰蚕

第三卷杀伐南疆

第二更到,大家继续支持啊!收藏,推荐,点击,来者不拒!

————————————————————————————

翌『日』刚刚过午,钟元便入得了莽苍山。

朱果最是易得,所以,钟元便决定先行寻找这个。

然而,莽苍山却是与终南山不同,多有修士在此隐修。尤其是,其中一位青囊仙子华瑶崧,乃是奉长眉真人之命在此驻守,修为已近天仙,厉害非常。钟元却是不能再像在终南山那般,肆无忌惮的用神念搜索了。

不过,他记忆里,这里的线索却是要多上不少,所以,倒也并不担心找不到。

只uā了不过片刻功夫儿,钟元便依照记忆,寻到了那莽苍特有的异兽马熊,以此为基点,四方搜罗,很快,便找到了那红珊瑚一般的朱果树。可惜的是,上面已然一颗果子也没有了。

见得这个,钟元便知道,朱果已被李英琼这位峨眉第一煞星给取走了。当时,他的心便一沉,倒不是为朱果,而是他知道,距离峨眉立威天下的『日』子,不远了。

钟元很清楚,自身所在的红木岭,同样在峨眉派的计划之内。所以,他的寻宝行动,必须加快步伐了,否则的话,可能就有竹篮打水之下场。

袍袖一卷之间,朱果树连同孕育它的山石,都被钟元摄走。随后,钟元在附近找了一个不起眼的小山,开辟了一个山dòng,将自己的本『体』,隐藏在内。加持了禁法守护之后,第二元神便即离开,往莽苍山yīn而去。

之所以不动用真身,却是因为真身孱弱,不好全力施为。

莽苍山,山yīn山『阳』,当真是两个世界。

这边是风和『日』丽,『阳』光明媚,那里却是无尽yīn云弥漫,遮天蔽『日』。飞近一看,却是无数黑风卷成的风柱,一根根从一个崖dòng冒出,ǐng立空中,不停的游移着。有时几根风柱渐渐移近,突的碰在一起,当时便是天崩地裂般的一声大震,散化开来,化成亩许方圆的黑团,滚滚四散。任谁看了,也不免心惊。

不过,钟元却是知道,此时却是最好的入dòng时机。因为,风力宣泄,dòng中反倒是平缓一些,若待得风力回á,两厢里夹击,怕不强横上一倍。纵然是他这等地仙高手,恐怕也难保万全!

当下,钟元身与剑合,化作一道百丈长的七彩剑虹,『硬』生生的撕裂一道风柱,朝着崖dòng之中飞落。

刚下落不过数丈,山壁空隙之中,便旋起一阵阵yīn风。风中一股股黑气,仿佛开了锅的沸水一般,突突突的往外喷涌,将前路完全的堵塞。隐约间,可以看得内里藏着无数指甲盖儿大小的黑晶,è泽通透,形如uā瓣儿。

刹那间,这崖dòng中的温度便骤降了许多。

立时,钟元便明了,这便是dòng中千年累积的玄冰黑霜气。声势虽然不如风柱强劲,但是,威力却远远超过,寻常法宝被其吹过,怕不立成齑粉。

QUaNbEn5.com全本、网

不过,钟元却是丝毫都不担心,因为,他手中的青蜃瓶,正是其可行。即刻间,钟元便将青蜃瓶取出,法力一催,当时,一道碗口粗大的五彩长虹匹练一般横空而出,朝着那玄冰黑霜气席卷而去。

长鲸吸海一般,刹那间,所有的玄冰黑霜气尽被吸入了青蜃瓶之中。

钟元催动剑光,继续向下。几乎每隔几丈,便会有一次玄冰黑霜气的爆发,不过,在钟元的青蜃瓶面前,却都是白给,尽被收取,成为了他手中的材料。

一路下行,开始,钟元飞的很快,但是,过的三四百丈,他却是主动的将速度降了下来。因为,下面有一股吸力,在吸扯着他,主动的将其向下拉。越往下,吸力便越强,又过的百多丈,钟元非但不用自己往下飞纵,还得催发剑光,抗衡着这股子吸力。

如是,足足深入了千丈左右,钟元终于见到了冰蚕。它约莫尺许大小,周身绽放出méngméng白光,正在那四壁无数的孔dòng之中,钻来钻去,玩的不亦乐乎。

正主儿见到,钟元哪里还会客气,当时,青蜃瓶再度催动,五è长虹再化匹练,横扫而出。

冰蚕,乃天地灵物,千年功果,岂是易于?当时,张口一喷,一道惨白光气喷出,将五è光虹抵住。继而,又è出一条晶莹剔透的丝线,朝着钟元缠绕而来。

丝线横空,所过之『处』,无数白è霜气浮现,凝结在一起,居然凭空多出了一道丈许宽的冰霜之桥。

钟元却是看的分明,那正是冰蚕的蚕丝。

妖物与人不同,人往往会祭练出无数法宝,而妖兽,却大多只锤炼一件。而这一件,往往就是他自身最厉害之『处』。就像象龙,千年修行,只蕴养自己的本命丹气,锋锐无匹,堪比飞剑,而这冰蚕,很显然,是祭练了它的蚕丝,否则,绝不至于有如此威势!

对此,钟元自然也不会怠慢,全力御剑,三道七è剑虹,几乎同时,斩在了冰蚕丝之上。

“嘎!嘎!嘎!”

三声刺耳之极的声响爆出。三『阳』一气剑,就好像是砍在了另外一柄强大的飞剑上一般,冰蚕丝纹丝未损,反倒有一股极寒之力反向侵蚀而来。幸好,三『阳』一气剑乃是纯『阳』之剑,寒气入侵,自发散出无量『阳』和之气,将其冲散,若换做寻常飞剑,只怕这一下,就要费了。

钟元见得这冰蚕丝如此之坚韧,心中明白,若想要将之斩断,短时间内恐怕是不行,不过,他哪里能够长时间与之在这儿争斗?当时,张口一喷,一丝丹火之气飞了出来,与冰蚕丝不停的碰撞,jiā击着。

而解放出来的三『阳』一气剑,则来到冰蚕本『体』之侧,劈斩而下。那无尽锋芒,不过三击,便撕裂了他护身的寒光。钟元自然不会真个伤了冰蚕,剑光连环,合成一个光圈,bī迫着他,主动往青蜃瓶放出的彩练飞去。

冰蚕修行多年,也是一个识相的主儿,见得如此,却是不在抵抗,收回冰蚕丝后,主动透入了彩练之中,被青蜃瓶摄了去。

“果然,这青蜃瓶还需玄mén正宗法mén祭练过,才能够真正发挥效用,现在的威力,确实是小了点儿啊!”

感慨着,钟元冲天而起,出了崖dòng。

http://www.quanben5.com/n/shushanpangmenzhizu/42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