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旁门之祖
字体:16+-

第七十九章脱困换真经

第三卷杀伐南疆

四更毕,无限呼唤收藏,推荐,点击,三江票,大家给力,明『日』继续四更!

————————————————————————————

钟元一得手,即刻间,便带着米、刘二人暴退,与此同时,法力一震,将两人头上暗暗缠绕的黑煞丝给震了出来,化为齑粉。

那万年温yù,乃是被妖尸谷辰用来温养ròu身的,一行失去,自然即刻清醒过来,一声大吼,四面山壁之上,凭空浮现出数十面旗幡,有大有小,各绘妖魔之相。

这些旗幡,齐齐震动,数百道胳膊粗细的黑气,宛如长虹经天,带着极为凄厉的啸声,漫空jiā织,结成一张烟幕,笼罩了下来。

钟元若是稍慢片刻,就会陷在里面。他可是知道,这玄yīn聚兽幡结成的玄yīn炼魄大阵,乃是一等一的阵法,强横无比,自己若是陷在里面,恐怕不付出点儿代价,还真别想出来。

不过,此时在阵势之外,钟元却是并不担心,镇定的很。

妖尸谷辰一击不中,也颇有些吃惊,不过,他自然不会就此罢手,道道旗幡转动,千百道黑煞丝齐出,密如暴雨一般,è了过来。内里,还夹杂着百十颗晶莹透亮的玄yīn雷珠。

这个钟元哪里会在乎,一指三『阳』一气剑,三道七彩剑虹,宛如游龙一般,漫空飞舞,强力绞杀,那些黑煞丝,纷纷断裂。

妖尸谷辰,可能也看出了钟元飞剑厉害,身子一晃,自身扑了过来,两只干瘪如柴的爪子,冒着强烈的乌光,直接朝那飞剑抓取了过去。

他自然不是得了失心疯,要以ròu身抗衡飞剑。他使的这招,乃是《玄yīn真经》中的秘法,名叫骨相yīn魔神爪,要聚敛无尽白骨之气方才能够修成,最是善于抓取对方飞剑。差一点儿,一爪之下,直接碎为齑粉。

剑爪相jiā,丁丁当当的,爆出无数火星。连环数击之后,突然,两道丝缕一般的火线,爆窜而起,朝着三『阳』一气剑缠绕了过来。

钟元却是早知,此乃长眉真人束缚他的至宝火云链,哪里会上当,帮其削断,即刻间,剑虹倒卷,飞了回来。随之,大手拍出,以修罗掌法,御使幽冥血手,对抗火云链。

钟元心中还自在想,“这妖尸也不怎么样嘛,要不要趁这个良机将其铲除了?”陡然间,冰蚕自发的从其袍袖之中飞了出来,张口一喷,洁白的寒流好似冰瀑一般,朝着他的身后,倾泻而出。

立时间,吧嗒吧嗒,无数的黑冰疙瘩掉落在地。

这时,钟元才发现,自己的背后,又多出了一个人,身姿英ǐng,面容英俊,只是,那双眼眸之中,却充斥着无尽的煞气。

钟元明白,这应该是妖尸谷辰的元神。而这副相貌,才是他真正的本相。至于ròu身,却是受『毒』力侵袭之后,尸法大成的结果。

QUaNbEn5.com。全*本*5

这一刻,饶是钟元,明白自己乃元神之『体』,很难杀死,也禁不住心中发寒。此番,若是没有冰蚕之助,难免受伤。

冰蚕的本命寒气,至洪至大,凛冽以极,妖尸谷辰连使手段,都被当下。这时,钟元又放出五云桃uā瘴,笼罩过去,同时,青蜃瓶也再度祭起,化作五è长虹,朝他的元神卷了过去。

妖尸谷辰,虽然受禁多年,但是,却也自信己身实力,足以横行天下,没想到,这么一个无名之人,自己ròu身、元神齐出,非但未能占据上风,反倒有渐受压制之相,怎不让其暴怒?

当时,其元神回窍,山壁之上的玄yīn聚兽幡,也纷纷飞起,环绕在身周,一片黑幕,弥天盖地而出。与此同时,其口中也开始吼叫连连,一种无形的bō动,悄然dng漾而出。

钟元见此,也纹丝不惧,五云桃uā瘴同样化作一片彩幕,冲击了过去。两者相jiā,嗤嗤啦啦的,各自大片大片的消弭着。

见得这般『情』景,两人都是眉头一周,不约而同的各自撤法。

妖尸谷辰正要再展其他的手段,钟元却是不想要再打了。当然,他还有事『情』没办,却也没打算走。他却是开口,朗声道,“谷道友不愧是一代巨擘,手段高妙!纵然身在囹圄,我仍然拿之不下,佩服、佩服!”

妖尸谷辰何等样人,钟元此言一出,他就知道,钟元此来,必然还有目的。当下,却也不急着出手了,只暗暗准备着绝杀手段。

“这位道友如何称呼?你盗走我至宝温yù,又如此言语,莫不是在消遣于我?”声音沙哑、铿锵,仿佛两个骨头片子摩擦出来的一般,难听之极。

“谷道友错了!”钟元一边留意着谷辰的动向,一边道,“这万年温yù,乃是莽苍山『阳』和之jīng孕育,本是无主之物儿,想谷道友也是新得不久,否则,也不至于没将其炼化。如此,我取之有何不妥?”

钟元说着,看妖尸谷辰神è有变,似又要出手,他却是赶忙继续道,“不过,我此来,主要的目的,却是与谷道兄商量一件事儿,温yù,不过顺势而为罢了!”

此言一出,果然引起了谷辰的兴趣,当时道,“哦?我却是记得从未与你谋面,你又有何事儿与我相商?”

“你我虽素未谋面,但谷兄昔年风姿,我却甚为钦佩,不忍谷兄在此地ùe之中受困,特来助你『脱』困!”钟元说的分外郑重。

“什么?”饶是妖尸谷辰,听的这话,也禁不住心中大震。不过,他很快便镇定了下来。因为,他明白,这世上绝对没有无缘无故的示好。当下,他直接了当的道,“助我『脱』困?想必也不是没条件的吧!”

“和谷兄这样的聪明人打jiā道,就是痛快!”钟元丝毫不以为杵,立时回道,“不错!我修行至今,虽小有成就,但前面已然无路。谷兄虽为玄yīn教主,但却是当年天yín教的传承。

昔年的天yín教,盖压天下,仙人谪尘,也不能胜之,可见其传承之博大jīng深。我却是希望能够借得贵教典籍一阅,好继续在修行之途上走下去!

如果谷兄应下,我立时便可帮你解除枷锁,决不食言!”

http://www.quanben5.com/n/shushanpangmenzhizu/42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