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旁门之祖
字体:16+-

第九十二章救俞峦

第三卷杀伐南疆

第三更到,收藏,推荐,点击,大力砸过来吧,拜谢了!

——————————————————————————————

钟元落入山dòng,笼身红光散去,立时间朝着四方打量着。

“道友不愧是高人,『处』变不惊!看来,我之解『脱』,真应在了道友身上!还望道友救我一救?”

伴随着温婉悦耳的声音,一个长身yù立的道姑影子,突然出现在虚空之中。倩影娉婷,颇为俏丽。只是,其周身笼罩着浓厚无比的红雾,让人有些看不清她的容貌。钟元双眸之中,jīng光微lù,dòng穿红雾,却是发现,这道姑披头散发,满脸鲜血,周身被六六三十六条赤红火链给捆绑着,丝丝火气,不停的往她『体』内渗透着。

到底是nv修,这般光景之下,对自己的容貌仍在意非常。钟元功聚双目,透穿红雾之时,她也有了感应,即时间,将头扭向了一边,不与钟元对视。

“阁下便是潘六婆之徒俞峦吧!”钟元却也不啰嗦,直接开mén见山。

“你怎么知道?莫非,你是师傅飞升前特意安排的救我『脱』难之人?”俞峦初闻言,也忍不住吃了一惊,但是下一刻,她便自己给出了答案。

“不是!”钟元摇了摇头,道,“我只不过是听说过你这段往事罢了!你的遭遇,却是令人同『情』,不过,你现在的『处』境,我反倒是觉得比出去更好!”

“你说什么?道友若是不愿解救,直说便罢了,何必用这种话来搪塞?『日』『日』受地火焚身之苦,还是件好事儿,我倒是头一次听说!”俞峦苦苦等了二百多年,终于碰上了一个有实力解救她的,没想到,对方居然说出这种话,当时,心中不免一冷。

“俞道友也不必生气,地火焚身是何种滋味儿,我比你清楚。你不过在此两百余年罢了。我却是再地火岩浆之中,足足过了上千年!”钟元却是并不生气,淡淡的道。

“这么说,道友先前那般说法,倒是另有深意?”俞峦自然不是uā瓶人物,刚才不过是郁气上涌罢了,此时,心绪稍稍平抚,却是感应的出钟元所言诚恳,并无虚夸之相。

“深意?倒也算吧!”钟元淡淡一笑,道,“俞道友被困此地二百余年,不解外间『情』形,却是不知,当今的天下,又有杀劫要起了!”

稍稍一顿,钟元继续道,“这次大劫,非同寻常,只怕整个修士界都会被牵连其中,届时生死,只怕就要看天命了!依照我看,令师潘六婆将你禁制在此间,恐怕也非仅仅是要惩罚于你,更多的是想要保护于你,让你安然渡过这场杀劫!”

听得钟元这话,俞峦却是沉默了。

这么多年来,俞峦曾经不止一次的埋怨过自己的师傅,而今,她却是敢肯定,师傅必定是存着这番心意,当时,心中感触万分。那三十六条火链之上传过来的炽烈地火,带给她的痛苦,似乎也没有那般的剧烈了。

QuanBen5(cOM)全本、网

好一会儿,俞峦方才收整了心『情』,再度开口道,“多谢道友,若非是你,我恐怕仍然难以了解师傅的苦心!不过,我还是想求道友,助我『脱』难!”

“哦?你还想要离开?”钟元问道。

“是!”俞峦回答的很是郑重,“既然是道友所说的这般大杀劫,恐怕躲是躲不过去的。我当年之事,虽然也颇隐秘,却也不是没人知晓,今『日』道友不助我『脱』难,想必届时,还会有人前来的。

到时,我还是要参与到杀劫中去,不过,那时却是不免被动了。若此时『脱』难,却是还能在杀劫来临之前好生准备一番,我想,渡过的机会反倒是要大上一些!”

说到这儿,俞峦稍稍一顿,继续道,“再者,了解我ìng『情』之人都明白,我是有恩必还,有仇必报之人。若是将来一邪魔解救了我,挟恩图报,迫于无奈,我也只能应承下来。这样,不仅违心,还可能伤害了我的朋友,更为不美。

我看道友却是一身正气,倒不如,将这个恩『情』,应在你的身上。”

“俞道友确是睿智之人!不,不仅是睿智,而且辩才无碍,就是与那些舌灿莲uā的大德高僧相比,也不遑多让啊!”钟元闻言,却是笑着感慨了一句。

继而,钟元面è一凝,又道,“我一身正气倒也不假,不过,却是不代表,我就是正教中人。我出身旁mén!”

“旁mén怎么了?只要是好人,何关出身?再说了,正教之中,又不是没有卑鄙小人!”说到这儿,俞峦的面è陡然变得铁青。

这一刻,她却是又想到当初陷害她的yù娘子崔盈了。的确,崔盈乃幻bō池之主圣姑伽因的弟子,名副其实的正教出身!

有很多人误以为圣姑伽因乃是旁mén弟子,更对她有旁mén第一nv仙的尊称,与正教的长眉真人并为修行界的奇葩。但俞峦与其乃是至jiā,哪里不了解她的真实『情』况?圣姑伽因乃是佛mén中人转劫,只不过,其ìng『情』孤傲,不成就大道,不肯在人前复本来面目罢了!

“这话倒是不虚!人的命运,还在自己,出身为何,并不是关键!”钟元闻此,却是抚掌而道,“不过,俞道友却是未能明白我的意思。我是说,我乃是旁mén中人,将来,杀劫大起之时,恐怕难免要和正教中人厮杀,内里,很可能有俞道友的朋友。如此,不会对俞道友产生困扰吗?”

俞峦也明白,钟元所说,的确是事实,想来想去,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当下,她开口问道,“反正,我是不想要再呆在这里了,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办法,我自然是有!你只要一个承诺,我便可助你『脱』困,而且,也无需你任何报答!”钟元斩钉截铁的道。

“什么承诺?”俞峦问道。

“很简单,只要你答应出来之后,不出手参与我与正教之间的纷争即可!”

“的确简单!我可以答应!只是,你不担心我虚言诳你吗?”俞峦面上带着一抹笑容,问道。

“这个,我只能说,我相信你不是这种人!”钟元却是正è回道。

听的这个,俞峦的面è也郑重了起来,道,“请道友施法吧!”

http://www.quanben5.com/n/shushanpangmenzhizu/42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