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旁门之祖
字体:16+-

第九十六章朱梅的选择

第三卷杀伐南疆

树起靶子,等待各种“炮火”的轰炸,大家都发力吧!另,新来的朋友,别忘了收藏一下,拜谢了!

————————————————————————————————

鸳鸯霹雳剑虽然是顶级飞剑,但齐金蝉才多大一点儿修为,岂能发挥出应有之威力?钟元不闪不躲,也不动用法宝,五指张开,展动幽冥血手,直接抓取了过去。

钟元使用的幽冥血手却是与红木岭原版的不同,è泽青碧,不带一丝一毫的邪气,让人看了,还以为是纯正道家玄功呢!

幽冥血手,在修罗化血功之中,虽然算不得多厉害的法术,但是,钟元以地仙的修为展动,却也威猛无俦。一下子,便将鸳鸯霹雳剑给裹在了里面。他正要加把子力气,将其摄拿过来。这时,一旁齐灵云、白侠孙南也各自将剑光è了过来。

他们的飞剑,虽然也都不错,却是难称上品,钟元随手又是一只幽冥血手挥动,便将两剑裹住。

不过,这时鸳鸯霹雳剑的剑光,却是自发的暴涨,骤然扩至百丈,强大的剑光,一下子便将钟元的幽冥血手给震散了开来,而后,以力劈华山之势,照着钟元的头顶劈了下来。

“不愧是上上之剑!”钟元心中一声暗赞,三『阳』一气剑也飞了出来,化作一道七彩剑虹,与之拼斗了起来。

钟元神念遥感,四野无人。突的,他心中萌生了一个念想,“此时我若是杀人夺宝,妙一夫fù应该也找不到我头上吧!”

伴随着此念的萌生,钟元不自觉的,也暗暗的催动起了青蜃瓶,准备一举将鸳鸯霹雳剑给夺下。

就在这时,表『情』一直变幻的朱梅,突然平静了下来,大声喊道,“都住手!”

听得此言,齐金蝉首先反应过来,把手一招,鸳鸯霹雳剑却是听话的飞了回去,不再与三『阳』一气剑拼斗。

继而,刚刚取出一面镜子形宝贝,正要施展出来,好夺回自家飞剑的齐灵云,也住手不动。见得如此,钟元心中一动,也收了自家飞剑,散去了幽冥血手,任齐灵云和孙南的飞剑回到它们主人的身边。

“梅姐,你没事儿吧!”齐金蝉在一侧关切的问道。

原来,此时朱文虽然表『情』回复了平静,但是,稍一细看,便能够发现一股凶戾之气隐藏着。

朱梅却是并未回答齐金蝉的话,而是走上了前来,朝着钟元行了一礼,问道,“前辈此举,到底是为何?”

“什么为何?你这小nv娃儿心机也忒重了些。我不过是见你身上带着累世积聚的怨煞之气,顺便帮你一下,让你明悟前世今生,好帮你化解,你却如此问我,看来,真是好人做不得!”钟元一声冷哼,道。

“我宁愿什么都不知道!”朱梅的面上,满是苦涩。

QUaNbEn5.com全,本网

“为何?明悟前世今生,对修行,也是颇有好『处』的!”钟元却是故作诧异,随之,其双眸之中光芒一闪,做出一副动用秘法的模样。

片刻之后,眼眸之中光芒消失,钟元的面上,lù出几分恍然。“你这种『情』况,却也少见!难怪你如此!”

稍稍一顿,其又道,“不过,你如果自行看破,这也算不得什么?岂不闻当年观世音菩萨转世修行之故事?你天分是有的,若能够勤苦修持,未尝不可如那观音一般!

相较起来,还是你的仇怨麻烦一些!那人声名赫赫,却没想到是如此不耻之人!不过,不耻归不耻,那人的修为,却是当今绝顶的,就是你现在的师傅对上,也是有败无胜之局!你想要报仇,却是难了!”

钟元的话,一旁的齐灵云、孙南听不太明白,却是没有ā口。齐金蝉却是不管这个,立即道,“梅姐,你的仇人是谁?你说出来,我帮你一起报!就是我不行,还有你师傅,我爹我娘,各位师伯、师叔。我就不信,那人是三头六臂,能够以一己之力压天下!”

“不了解『情』况,就不要随便允诺,若是实现不了,更增人伤感!”钟元瞥了齐金蝉一眼,却是毫不客气的呵斥道。

齐金蝉听了,心中自然是不服,当时便要开口顶回去。然而,这时齐灵云却是来到他身边,将其拦了下来。

此时此刻,这骤然间的变故,却是让得他们,再无心思在车马芝的身上了。不过,他们没有心思,钟元却是时时刻刻都在留意,他隐隐约约有种感觉,车马芝的化身,已经来到附近很近的地方了。

钟元不用猜就知道,它们肯定是想要趁着自己分心之时,将自己的真身抢走。当下,他却是将计就计,好似也忘了手中的车马芝,让自己看起来,注意力在朱梅身上。

看着朱梅面上的苦è愈发重了几分,钟元又道,“我这里,倒是有两个选择给你。第一,你拜我为师,我传你法术,天仙是不能保证,地仙却是没问题的。到时,我再行走天下,为你寻找几件顶级法宝,今生,你未尝没有希望报仇。

第二,就是你主动将这段仇怨放弃。我看那人这般对你,也是因为你成为了他一块心魔,此事儿不解决,他想要证道天仙,很难!基本上,算是没有飞升的希望了!所以,你如果能够原谅于他,他了了此愿,天仙有望,想必在飞升之前,也会对你多加照顾,你今后的修行路,想必会顺上不少!

这个是你自己的事『情』,还得自己拿主意才是!”

“放弃?为什么要放弃,有仇不报非君子!”这时,齐金蝉又ā口道,“不过,也不用拜这个人为师,我可以求我娘,你拜入我娘mén下!”

朱梅对齐金蝉的话,却是没有任何的反应,再次对钟元行了一礼,道,“多谢前辈的指点,不过,这件事儿,我还想问过我的师傅!”

说话之时,钟元发现,朱梅外显的煞气尽数收敛了起来。不过,他隐隐有一种感觉,这煞气,并不是因为她自己的放弃而消失了,而是隐藏的更深了。一旦爆发,必定是石破天惊。而这个,也正是他心中所期待的。

当下,他不再多言!

http://www.quanben5.com/n/shushanpangmenzhizu/42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