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旁门之祖
字体:16+-

第九十七章对阵荀兰因

第三卷杀伐南疆

第二更到,继续求收藏,求票,求点击,大家多多支持,拜谢了!

————————————————————————————————

就在这一刹那,两道白光电也似的自一侧è来,朝着钟元手中的车马芝真身扑来。

这两道白光,自然就是车马芝的化身。为了抓到它们,钟元的神念,对周围的形势始终都没有放松过警惕。此时,见得如此,心中自然是大喜,当下,周身青霞暴涨,宛如匹练一般,一下子,便将它们两个卷了进来。

而后,随手打了两道禁制之后,便将它们推入了真身之中。

车马芝已得,此番九华山之行就算是圆满了,钟元自然不会再行多呆,当下,他就要将车马芝收起,架遁光离去。

就在这时,一股细微,却凛冽之极的无形剑气,自远方è来,目标,正是他持着车马芝的左手。

当下,他一个侧身,避让开来,而后屈指一弹,一道丹气勃发,与其对撞,双双湮灭。

“无形剑!你是峨眉哪位长老?既然来了,何必藏头lù尾?”钟元一声冷哼,神念如海爆发,遥感四方,然而,却是毫无所得。

不过,他又岂会被这个所难倒?当时,毫不犹豫,将手深『处』,五指如钩,各自垂下一道锋锐之极的丹气,朝齐金蝉抓了过去。

齐金蝉若是被钟元抓中,粉身碎骨都是轻的,说不得,就是一个形神俱灭的下场!

“道友的心也忒狠了点儿吧!”一个温婉的nv声响起,一个年貌不过二十出头的nv子现出了身形,五指齐弹,各自一道无形剑气è出,将丹气粉碎。

“若不如此,怎能将你bī出来呢?”钟元洒然一笑,道,“再者说,论起无耻,我堂堂正正的出手,怎及得上齐夫人蓄意偷袭呢?”

“我若是真有意偷袭,那一剑就不会如此轻微,也不会指向道友之手,而是直指要害之地!”妙一夫人荀兰因看模样,不过二十余岁,但是,和齐灵云站在一起,任谁也不会将她们两个错认为姐妹。因为,她周身上下,自然流lù出一种威仪、气度,让人明白,绝非年轻一辈所能形成的。

“你也不用解释,你一介nv子,我难道还真与你计较不成?罢了,罢了!”说着,钟元摆了摆手,就要离去。

“道友且慢!”荀兰因再次开口。

“怎么,这九华山成了峨眉ī地不成,进来了就不能出去?”钟元的眉宇之间,也lù出了几许不悦,目光也变得森冷。

“当然不是!”荀兰因却是不为所动,始终保持着从容不迫的气度,“道友若是想要离开或是留下,随意就是,不过,还请将手中的车马芝留下!”

此言一出,钟元的面è愈发冷了,“早就听说,近年来峨眉行事,愈发霸道,我原来还不怎么信?现在看来,空ùe来风,也非无因!别人到手的宝物,居然明抢,不过,你真想抢过,还需问过我手中剑才是!”

QuanBen5(cOM)。全*本*5

“道友也不必着恼!听我说完前因后果也就明了了!”荀兰因从容依旧,不紧不慢的道,“这车马芝,早在数年之前,就已经属于我了!你身边的『独』角神琳,就可以作证!”

『独』角神琳闻言,却是立时间闭上了双眼,耷拉下耳朵,好似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听见一般。

钟元见此,却是不做任何表态,就这么望着荀兰因,等待她继续说下去。

“道友能发现这车马芝本『体』,想必并不是因为感应到它们的存在,而是因为这『独』角神琳吧!”荀兰因笃定无比的道。

钟元淡淡的回了一句,“是,这又如何?”

“道友难道就不觉得奇怪吗?”荀兰因又道,“以你地仙之修为,却找不到两颗灵芝?”

“这么说,是齐夫人做的手脚了?”钟元道。

“正是!”荀兰因微点了点头,道,“我在附近,布下了一个隐形的阵势,却是将它们的存在,给隐匿了下来。现在,料来这个阵势还在!”

“那齐夫人为何不当时取走呢?若是这样的话,岂不没了现在的纠葛?”钟元问道。

“当时未取,不过是想要借此机会,历练一下我这不成器的儿子罢了!”荀兰因回道。

“我哪有不成器?”齐金蝉听的此言,却是嘟囔了一句。

“齐夫人所言,我倒是相信!不过,让我将车马芝jiā出来,却是不可能的了!”钟元面è转为平和,不过,依旧坚持己见道。

“我们的东西,你凭什么不jiā?”齐金蝉再次喊道。

钟元却是不理会齐金蝉,而是继续望着荀兰因,道,“齐夫人何等样人?在如此做之前,恐怕早就想过会碰到我这种『情』况吧!不知道原本是打算如何『处』理的?”

“这......”听的这个,一时间荀兰因也禁不住为之语塞。

“你不必说,且让我来猜一猜!”钟元继续道,“我想,来人若是正教中人,你肯定会如现在这般说和,以你峨眉掌mén夫人的身份,想来也没几个敢不给你面子;若是旁mén邪魔,实力高的,想必就自己出手斩杀,低的则留给你儿nv徒弟们打杀,美其名曰历练,对吧!”

“你胡说?”齐金蝉这时又ā口道。

“齐夫人,你也是一派之长,想来还不至于不敢承认吧!”钟元依旧是不理会齐金蝉,直问荀兰因。

“你说的不错!”荀兰因脸è稍变,回道。

“邪魔外道,本就人人得而诛之!”这时,一直未曾开口的齐灵云也道。

“齐小姐,你这话,且不论对错!你母亲如此不教而诛,却是不啻于蓄意谋杀!”钟元淡淡一笑,接口道,“既如此,宝物归属,理应各安天命!所以,我就不看你峨眉掌mén夫人的面儿,自己留下了!”

稍稍一顿,钟元又道,“我在次耽搁时间也不短了,就此告辞。齐夫人一定要我留下这车马芝的话,就尽管出手吧!”

话语一落,钟元便身化一道青虹,飞遁而去。

荀兰因眉头皱了皱,最终却是并未出手,任钟元离去。

http://www.quanben5.com/n/shushanpangmenzhizu/42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