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旁门之祖
字体:16+-

第三二九章出征三峡

时光,就如同那清风流水,总是在无知无觉之间,流逝而去.

......

通天小世界,通天峰,密室。

钟元盘膝于一块yù石蒲团之上,头顶之上,一团青漾漾的光辉如水般喷薄而出,如一轮盘,光耀众生。

这一轮青碧辉光之中,有一朵碗口大小,紫青è的炼化位居中央,千片莲瓣尽皆绽放,美yn非常。这紫青莲uā上空不过寸许之『处』,悬浮着一颗jī卵大小的金丹,滴溜溜的旋转着。每旋转上一周,便会有有一层金è的雾霭飘散而出,没入下方的紫青莲uā之中。

得了这股子助力,紫青莲uā无风自动,轻轻摇曳。就在这摇曳之间,不知不觉得,一点点儿的变大。

钟元一直沉浸在这种无思无想的境地之中,修行着,也不知道究竟过去了多久。

骤然间,密室之顶上,突然,冒出来无数的纹路,金光灿灿,扭曲蜿蜒,一刹那间,便合成了一个玄奥之极的秘阵。一阵元气bō动之后,秘阵之中突然喷吐出了一口巴掌大的小钟,无人敲打,却自发鸣动。

“嗡——”

一声清音,钟元即刻间,苏醒了过来,睁开了双眼。

其凝神一看,却是发现,自己头顶之上的那颗金丹,依旧是jī卵大小,仿佛根本就没有消耗过一般。当下,却是禁不住自语道,“真不愧是可抵千年修为的广成金丹,内蕴的法力就是强横。我还以为就我这种法力吸取力度,一颗有可能不够呢?看来,我是高估自己了。

好钢要用在刀刃儿上,我这三板斧劈斩出去后,就将他们分发出去,将他们真正的转化为实质的战力”

自语的同时,钟元也将自家的神通收起,元神光气、紫青莲uā,都行自头顶泥丸宫没了进去。那颗广成金丹,也不例外,一样,被其收取入了泥丸宫之中。

本来,这东西是不需要收取入泥丸宫的,毕竟,它不是钟元本身的东西,又不像法宝经过祭练。将其收取进去,就要分上一分心思进行调控。否则的话,若是广成金丹的法力倾泻速度出了问题,很可能是会出大事儿的。一个不好,便是修为尽废,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

明知此举有些危险,钟元还这样做,他自然不是傻子。之所以如此,却是受到了苦行头陀、齐灵云融合帝府天箓兜率真敕的启发。

自打知道了帝府天箓兜率真敕的真正功效之后,钟元便也起了心思,让自己的法力,也能够永无衰竭,随时随地进行补充。因为,他的法力,的确是一个非常弱的环节。当然,这是相对于他自己那堪称变态的ròu身,以及将要面对的强大对手而言的。

世间的稀奇古怪法宝多了,难保不会碰到什么,因为自己法力不足而吃亏。这种事儿,以前钟元虽然没碰到过,但是,却并不代表今后也不会碰到。尤其是,这一次,他是要带领修士去平三峡险滩。

qUAnbEn5.Com。全*本*5

那里,不论是生息的妖兽,还是隐匿的修士,都是经年累月不出世的,他们手中所掌握的法宝,十有八九,都是上古的宝贝,碰到的几率更大,钟元却是不希望自己因为这么点儿疏忽,最后吃了亏。那样的话,损失的不仅仅是自己的面子,就连通天教和通天盟的名望,也会就此受到影响的。

所以,钟元才会如此而坐,防患于未然。

收了神通,钟元却是不再耽搁时间,即刻间开启密室,走了出去。密室之外,九命童子正在候着,一见钟元出来,便立时间禀报道,“师傅,诸位掌mén皆已经准备妥当,都在广场之上候着呢”

“嗯”

钟元随意的应了声,依旧不紧不慢的往外走去。

一路穿行,出了大殿,来到广场之时,果然,晓月禅师、摩诃尊者司空湛、万妙仙姑许飞娘、『毒』龙尊者,赤身教主鸠盘婆等等通天盟各支之长,尽数到来。他们的身后,则是各自的mén下,虽然形貌美丑,各个不同,但是,有一点儿很是一样,那就是每个人的身上,都是宝气氤氲。

“看来,各位道友都将自家的jīng英带了过来啊”钟元面上挂着满意的笑容,道。

“这个自然平定三峡险滩,既然是盟主应下之事儿,也便是我们通天盟的大事儿,我等自当尽心竭力”万妙仙姑许飞娘立时间便即回道。

“不错”晓月禅师紧随而上。

......

其余的各家掌mén自然也是纷纷开口赞同。一通吵嚷之后,重新恢复了平静。钟元却是并未多言,而是直接来到了广场上的广成金船之前,道,“既然大家都已经准备妥当,那我们就不要耽搁时间了。三峡险滩,乃是轩辕陛下、禹王陛下未竟的事业,就让它在我们的手上完成吧”

说着,一个跨步,便即消失在众人面前,进入了广成金船之中。

在钟元法力的催动之下,广成金船悬浮了起来,并且,不停的涨大开来。很快,便化作了近千丈长短,百丈许阔。那七层高塔,也有近千丈高下,宛如一座巨峰,直ā苍穹。

虽然,在场之人,都不是第一次见到这广成金船了,但是,见得如此威猛之战舰,心中仍旧禁不住有几分jī动。当下里,在通天教的长老、弟子上得船头,各位掌mén纷纷迫不及待的,带着自己的弟子,往广成金船之上冲去。

所有出征三峡的修士尽皆上船之后,钟元依旧是按照上一次的『情』形,将船上所有修为到得地仙境界的修士,都行放入中枢,布下阵势,法力贯通一元,灌输向广成金船,对其进行控。

广成金船,现世的本身,便是一种强力的威慑

正因为如此,钟元麾下的地仙虽然足有一百多位,足以将广成金船的速度发挥至超凡的境地,却是依旧没有这么做,而是慢吞吞的,老牛耕田一般,劈泼斩lng,不急不缓的朝着三峡的所在,行驶而去。

自己要评定三峡险滩的事『情』,也并不是什么秘密,所以,他相信,在三峡隐居的修士和有灵智的妖兽,肯定是会知道的。就是他们本身不关心,也肯定会有人替他们关心,让他们明了究竟的。

这种做好事儿不留名的,自然便是峨眉派。

所以,钟元也不搞什么兵贵神速,就这般,缓缓的前进,对那些人的心理,施以威慑。他相信,其中,有自知之明的,肯定会主动的撤离的。这样的话,他到的地方之后,出手之时,遇到的阻力,也会小上很多。

至于三峡险滩的高手们联合在一起应变,应敌的事『情』,他却是丝毫都不担心,因为,这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因为,但凡有一丝的可能,他们早就联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大的势力了,也等不到现在。

巨舰再次横空,感受到那磅礴的似乎可以充塞天地的力量bō动的修士,再一次的出来,观看这种难得一见的场景。有那了解了通天教此行目的的,更是一路在地上,悄然的尾随,想要看一看,钟元是怎么解决三峡的难题的。

三峡险滩,轩辕『黄』帝梳理山川地脉、大禹王治水之时,都未能将其根除,在那些小修士的眼里,这是根本不可能办到的。但是钟元却不这么认为,在他的认知里,这两位大能肯定不是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只是因为别的原因而没有对其动手罢了。

至于别的原因是什么,钟元并不清楚,他也并不需要清楚。他只要确定,自己的认知是对的,也便行了。

对此,钟元曾经向枯竹老人、极乐真人、赤尸神君、水母姬璇等人都讨教过,结合众人所了解的上古秘闻,都可以确定,他的判断没错。所以,他要解决的,只是现而今盘踞在三峡地区的山jīng水怪以及那些隐逸的修士罢了。

真正平除险滩之事,有五丁开山斧和里圭在,绝对没有问题。

自南疆而至三峡,虽然并不算太远,却也不近。钟元等人这般的乘舰而行,足足走了一天一夜,方才看到三峡的巍巍奇峰,滔滔江水。

事『情』,一如钟元所料的,很多自认实力低微,守不住自家这块儿地盘儿,又不像自家的先人、先辈那样,一定要死守在这儿的修士、jīng怪、妖兽,早就趁着这一天一夜的功夫儿,搬家走人了。

剩下的,都是自认手段高强,或者自持有秘法、秘阵护持,足可抵御钟元此番清剿的。对于这些人,钟元自然是不会有丝毫的客气。不过,他自认不会落人于口实,行那不教而诛之事,当下,便要开口,对仍然滞留在三峡之中的修士、jīng怪、凶兽发下最后的通牒。

可是,钟元刚要开口,一句话尚未说出,便见得一道金光自已做孤立的山峰之中冲天而起,化作一道金轮,将整个山峰都笼罩在内,映衬的山峰,仿佛一尊佛陀一般。紧接着,一道身影显化于其中。

“钟教主,诸位通天盟的道友,贫僧,有礼了”

http://www.quanben5.com/n/shushanpangmenzhizu/42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