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捕打老虎
字体:16+-

第四部 情人眼里出僵尸

只听里面的人仍叱问。

“你是谁!?干嘛老做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罗白乃看看门边,那女人已消失。

看看门内:有个很漂亮的女人,正拄着枪,向他叱骂。

他指着门前的水渍,还有剩下半桶的水,只分辨道:“这里……那女人……”又指着门内衣衫给水珠溅湿了几处的女人,苦着脸道,“你这女人……”话未说完,发现里面还有几个女人,正各自抄家伙汹汹的冲出来,看样子非要祈他一二十刀、戳他十六八剑不能甘心似的。

──怎么这荒山野栈,会有这么多的女人!?这就是他的第一个“反应”。

不过,里边也有一个男人,是个硕大的汉子,怄楼着背。

手上拿了把大石锤,望之生畏。

人都冲了出来。

包围了他。

月光下,这些女人大部长得不错(至少,在这一点上,这客栈的名字还是名副其实),但都不及第一个一照面就戳他一枪的好看,不过都凶神恶煞,杀气腾腾的盯死,死钉着他。

眼看就要动手。

罗白乃一时道不分明,急中生智,挥舞褡裢为武器,大叫道:“慢着——吴铁翼!”“吴铁翼”三字一出,这些人全都怔住了,隔一会,还是原先的女人问:“你到底是谁?”问的时候,明晃晃的枪尖还是指着他。

其实,他也只是冒险一试:既然听说吴铁翼要来这儿与他的人手会合,那么,至少。

这野店里,必有人知道这个名字,不管如何,是敌是友,先行叫破再说。

这下果然生效。

“我叫罗喝问!”他马上扎马沉腰,前三后七,大马金刀,手拿字诀,天王托塔,严阵以待。

更重要的是,他在情急中已解开了肩上的褡裢,左右张开,双手各持包袱,护住头,胸几处要害,直着嗓子喝问道:“我跟你们无怨无仇,今天才初到贵栈,未成入内,已成死敌——就算不是贵宾,也无须如比待客吧?——却是为何!?”他见一旁的木桶底部已给戳穿了一个大洞,水正泅扫的漏泄出来,情知这些“女流之辈”不但十分妖异,也非同小可。

不到他不心里畏怖,是以摆出架式,望能先抵慑往场面再说。

这些女子才不理他,只待一声令下,即行将打将杀。

那沉默的驼子还根本不待命令、已扛着大锤大步向他走近。

一一糟了、糟了……早知就不要来这种鬼地方!忽然,只听那美丽得很高贵。

漂亮得很大姐的绰枪女子喊道:“等一等。”

她看着罗白乃。

其中一个好看但不漂亮的年轻女子跺足道:“梦姐,一定是这鬼鬼祟祟的小色鬼闹的鬼,我们且把他宰了再说!”──什么!?“我大名鼎鼎的罗喝问用得着鬼鬼祟祟!?”罗白乃唬地吼了回去,然后跟绩梦又转了个软得麻绵绵的日气,“梦姐。

就只有你讲理,你要明察整断呀!天啊,天妒我才啊。

小人作怪啊──”“不。”

跟眼她几个姐妹正要动手,那举止高贵得像公主嫔妃一般优雅的女子一扬手,制止了噪动:“你的褡裢是从哪里来的?”一一褡裢?-----还以为她是看上了我英俊衡洒。

仪表出众……原来!──原来是贪图我财物。

唉。

“这是人送的。”

“是个出家人!?”罗白乃心里想:莫非她认得这褡裢?“是啊。”

罗白乃好奇心又油然而生:“你怎么知道的?”这褡裢无甚稀奇,又旧又老,还有点破,罗白乃心里纳闷对方是怎么认出来的。

那女人细眉巧目。

唇很薄,一仅都显示她的清贵啤俗,决非这荒山野地或一般乡镇的村女气质可比,但就这样随便叱问,一向喜欢搞和的罗白乃也不敢一一据实端正作答。

但罗白乃问的,就不见得这位“梦姐”会回答了。

“是谁送给你的?”“三姑。”

罗白乃想到“三姑”和他的关系,有点忍俊不住:“三姑大师。”

其实,“三姑”原号“三枯”,是石烂海枯、油尽灯枯、人走心枯之谓,但罗白乃一向戏谚,将她改法号为“三姑”,是为讽刺她“见人跌跤而不抉,见恶人当道而不除,见人不悟而不点化,’的“姑念”、“姑息”,“姑妄”之意,外加他见“三姑大师”模样清美,称之为“姑”远比“枯”贴切,故尔故意蹑她易名改号,不意传开了;江湖上便多以“三姑’称之了。

——洛阳温晚也有个管家婆叫陈三姑的,为了这一点就恨绝了三姑大师,心里也讨厌罗白乃。

(有关罗白乃与三姑大师的故事,详见“说英雄”系列“朝天一棍”等篇。

)他答的是“三姑”,但“姑”、“枯”音近。”

梦姐”闰之,戒备才舒松了些:“你认识三枯大师?”那女子仍绰着枪,但在月下,她是腾下了冷俏的艳。

清艳的冷,已没刚才那样的腾腾杀气了“再说一次,你的名字?”罗白乃凯凯的道:“罗……罗喝问。”

说时雄赳赳的把胸膛一挺,有耀武扬威——至少有意思要显示实力,挽回刚才狼狈惶体上了脸出了面的颜面。

女子也没什么,只脸色更冷了,一冷,就俏,一悄,便煞,一煞更靓。

一靓,美死了,看得罗白乃心中一疼,一时竟张大了口,忘了语言。

“是不是那个叫罗什么奶的……?”其中一个大块头得像一柄大斧头的女人,在旁提省道:“他既有三枯大师所赠的褡裢,我看就是他。”

“罗什么奶的……”这一句,无疑对罗白乃听来,很有“侮辱”的意思,于是他抗声道:“我真名是罗白乃!”“吓?”那显然是当家的女子没听清楚:“…什么奶哇?”“罗!白!乃!”罗白乃很感脸上无光,争持也撑红了脸道:“是‘笑做江湖倚天屠龙书剑侠客碧血大龙射雕英雄’罗──白──乃──是也!”他正锤钳有力一字一字的说,“罗──是天罗地网、罗通扫北的罗,白是红尘白雪、白山黑水──”“是了,知道了,我听说过,你是那个跟王小石逃过亡的小家伙——”话未说完,那“梦姐”已不耐烦的接道:“罗当然是‘神剑’罗匠党的罗,白定然是白吃白穿白搭、黑狗偷食白狗当灾的白,奶自然就是奶妈奶娘去你***。

回去吃奶的奶。”

罗自乃一时为之怔住,好久才哺呐叱出几旬只有他自己才听得到的话:“哗……这么没教养……没文化……没想到……好眉好貌的!竟说出这等话,真……有失斯文……有辱斯文也……人不可貌相也!”他最耿耿的还是要靠王小石出名,不然仿佛江湖上就没人记得他似的。

那“梦姐”也不理他满脸的表情,以及满眼的感情还有满脸的失望之情,只不耐烦的叱问:“你既跟三枯大师是相识的,为何又屡次装鬼扮神的搅扰我们!?”她一连串的逼问:“你跟吴铁翼又有什么关系!?你和王飞是不是一路的!?你是不是五裂神君派来刺探情报的?独孤一味的行踪你可知晓!”一时间,罗北乃也没把问题一一弄清楚,更不知答哪一项是好,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是好。

月影飞快,时暗时明,像给一只巨大的猿猴攫在手里,在苍穹云海对忽浮忽沉,乍隐乍现。

野狼在不远处曝叫。

飞云时而笼罩冷月,月光又时破云而出,以致这客栈前的种种处境,是一明一黯,一光一黑,诡橘恐怖,神秘莫测,又难分正邪,难辨是菲。

这确是个荒山之夜。

甚至让人有这样一种错觉。

是月在啤,狼在凄厉和鸣。

这是个荒山之野。

——除了野狼呜咽之外,这山里远处,好像还有什么亘古以前的巨兽在幽幽的、隐隐的吼了一两声,但又似有似无,听不仔细。

——除了孤清的大半轮月亮在发放幽光之外,这山头迄地,好仔也有什么磷火似的东西,正在闪烁乍亮,但戌即又灭。

罗白乃的灵思也一闪而现,再闪即逝一一一根据朱杀家的透露,吴铁翼和玉飞会在此地会合。

一一既然以前,吴铁翼必曾来过此地,与这客栈里的人,也一定是认识的,是以,她们一听刚才他叫出“吴铁翼”三个字,都先后住了手。

──问题是,她们跟吴铁翼是敌是友?刚才在门口磨刀的女人又是谁?朱杀家为何叫自己来这里得要先找到这个妖异的女子?这客店里的女人,似都曾遭受很大的困扰,极大的骚扰,以致她们相当惊恐。

十分惶惑,才会以为自己是来滋事的人,这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自己该说实话(来抓吴铁翼的)还是敷衍几句(若表明来意,可是客栈里的人一定会盘问他,还定必不惜一战),或是说假话讹骗混过去再说(例如随便说是路过的,或假装自己是慕“绮梦客栈”有绝色女子而来的,甚或就说自己是吴铁翼的人,特别前来帮他的)。

看来,至少吴铁翼跟眼前的女于是老相讽的分上,认是吴铁翼同伙,大概会安全多了,“赢面”也大些了。

他一时还真不敢说出三枯羹大师后来的情形,以免再触怒这些荒山野店的女子,也不想让她们失望难过。

但问题总是要回答的。

“我是‘朝天大将军’、‘武林十六煞之首脑’(这次少了一煞,数字多少,通常都是由原创者随缘即兴而增减的),‘江湖散发一孤峰’(同理稍减,如上)、‘天下第一捕快’(当然是第一,这数字错不得;改不得)公雳州金宝乡味螺镇神猜罗白乃-----”他大大声的说;不知怎的)叫向惯说假话的他这次居然没有说谎(外号不算),后来想来,也不是他幸运,更不是他及时明断,当然不是他老实之故,而是他看到漂亮的,自己心仪的女子,很难说谎,就连说句大话也说得狗都嗅得出来,五岁小童亦能分辨:“我是来缉捕吴铁翼的!”他话一出,众皆一惊。

连月色也黯了一黯。

那一刻间,罗白乃真的不知生死,不知对错,更有点痛恨自己:为啥要说真话!——就算他在此时讲骗话,谁也无法拆穿他,他又何必那么老实,自找麻烦!却听“梦姐”叹了一口气,道:“你说的可是真的?”罗白乃情知自己已押上宝了,这时候也没退路了,只有索性豁了出去,脸上七勇八敢(心里其实十五、十六)的大声道:“真的!”“梦姐”始终有点疑惑:“那么,刚才你又在门外……?”罗白乃见那贵气美女的枪尖已开始不向着他了,他嘴里可更响亮了:“我才刚来,就看到员栈大门前有人蹲着磨刀,我正要上前察看,你们使开门一枪刺过来了──”那女人一双媚丝细目意迷迷的眯眼看着他:“我为什么要相信你说的话?”“因为──”罗白乃也觉缺乏个名正言顺的理由,只好双手轮流拍拍自己的胸膛(尽管他的胸膛也不怎么长肉):“就凭我一一”他本来想说的大意是:“就凭我罗白乃一言九鼎有诺必然震天下名动八表……什么的,说什么当然负责到底”等话,却没料“梦姐”一见他双手往胸膛拢,也清晰的看到他手上拿的东西,再凶幽一叹,道。

“好,你既然手上有这对褡裢,就是三桔大师的朋友-----我就相信你吧。”

罗白乃一时不知如何分辨,心忖:反正,人人都是只知王小石。

只为二姑大师而瞧得起我,那就是瞧不起人嘛一一却见“梦姐”挟住了枪杆,间:“你是怎么知晓吴铁翼要来这里的?——如果你真的是来抓他的,那也好,我们总算又添增一个援手了。

要不然,吴铁翼加上王飞又有朱杀家且有唐化,我们还真应付不来呢!”罗白乃正要回答,忽听远处又传来那鬼哭神号的曝声,不禁试探的问:“那是猪叫?”一个女人回答:“不是。”

罗白乃又问,“那是狗吠?”另一个女人答:“也不是。”

罗白乃问:“想必是狼嚎了?”还有一个大号的女人答:“更不是。”

罗白乃“那顶多是猿猴吧?总不会是羊眸哮哗叫,牛眸吟眸叫吧!”剩下一个小号的女子答:“都不是。”

罗白乃不服:“那是什么?总不会是人叫吧!总不成月亮也会叫吧!”“对了,是人,”这次到那暗影里的驼子嘶声症道:“是人,是死了的人在叫。”

“咕咕”罗白乃生硬的笑道,“你说笑,真好笑一一死了的人也会笑!”心中却在发毛。

“他是说真的。”

“梦姐”又幽幽一叹,道:“是僵尸在笑,僵尸对着月亮在叫。”

“什……”罗白乃只觉一阵晕眩,他天不怕地不怕,之外其他都怕,特别是怕鬼,没想到,这荒山野岭,什么不好闹,却闹鬼!“……么!”他顿时脸青口唇白。

他这样的脸色也有好处。

“梦姐”马上(请)他进客栈里去坐。

——这样总比再待一会恐怕要她们“扶”。

“背”。

“抬”他进内的好。

好多了。

好多了。

——进入了“绮梦客栈”后的罗白乃,也有这样的感触。

早知道这儿闹鬼,他就不来了。

——就算是打锣敲鼓吹唢呐八人抬大轿十二人掌辔大舆,他也决不会来的。

他最怕的就是鬼。

他本来是不信有鬼的,但在小的时候,大人见他胡闹,总是拿鬼来吓唬他,一时也能镇压住他的顽皮。

待年纪稍长了些之后。

他又不信有鬼了,还敢为了讨好村里一个美丽小女孩的欢心.他跟他的第一个情敌双方打赌到乱葬岗过一个晚上,看谁没种。

结果,他对手孬种,不敢去;他是去了,自个儿去,睡到半夜,有人推他起来,他惺忪翻了翻身,让“它”钻出来,然后才省觉,是地底里有“东西”多出来,猛睁开了眼.就看到地底里伸出了一只手。

他愣住了。

吓傻了。

然后。

又在土里伸出了一个脑袋。

那脑袋伸了出来,脖子以下还埋在上里,本来是背向他的,忽地转了过来,然后,跟他一笑:后来怎的,罗白乃都记不清楚了。

只记得那“物”的眼好红,舌头很长,一笑,舌头就掉下来了,像一条鳗鱼,断落在地上还会蠕动,那乖乖的好家伙还要去捡,结果,连眼珠都掉落到地上去了。

这以后?提都不用提了。

罗白乃已脚底加油脚尖装弹簧,飞也似的没命也似的、溜了。

难道是梦。

结果,他也是“没种”过上一夜。

也不知他是不是跟鬼有缘,以致日后他时常见鬼,见个不停。

有次在乡野行脚,遇上了只鬼,披着蓬毛,脚不沾地,口里还衔了个哇哇大哭的婴孩。

——后来,才听得师父分析,这可能是个轻功极高的“拐子佬”,专门偷盗人家的小孩!有次半夜到野地草丛里大解,解了一半,只觉下边凉嗖嗖的,好像有个风口,他往下一望,却见一张大口,两只比海碗还大的赤色巨目。

他大吃非同小可之一惊,那“怪物”吱呀一声,便在草丛里一窜二跳的就不见了。

迄今还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大概不是吃屎狗。

便是吃屎鬼!有时候,他也不是遇上鬼,而是遇上比见鬼还奇的事。

他有一次到了“一山石”一带办事,在一处野店里跟一个师弟两个师妹正在说得大花乱坠,口沫横飞之际,仰脖子灌了碗水,放下了碗,再要说下去的时候,却发现同座的人一个也不见。

自己人在家乡“火炭亭”的一处地府阴公庙里跪拜着,事情发生得那么奇。

那么诡橘,偏生是他也记得自己曾来过这座庙这样跪拜过,而跟师弟妹高谈阔论也明明是刚刚的事呀——以致他一时也弄浑了:究竟是哪一件事发生在先,哪一事发生于后,那一桩事儿是正在发生着?这种怪力乱神的事,他遇上的还真不少。

有次他在跟王小石逃亡的过程中,在一个叫“水天围”的道观里过宿,到了半夜,烛火明晃,有三五个道骨仙风的长者来跟他聊天,罗白乃本就健谈,能言善道,于是对方殷勤劝菜下酒。

他也谈个不亦乐乎。

忽听三姑大师唤他,跟他说,“你在跟谁说话?…罗白乃四周一看,人。

都不见了。

──刚才明明还围在这里的!如果是梦,怎么地上真有酒菜,还有筷子杯碗数副。

三枯听了,只微微笑着一指。

她指墙。

墙破旧。

墙上有几幅旧画,画中有几个人,有男有女,恰是刚才曾跟罗白乃言笑甚晏的老者。

只不过。

这些幅像里的人。

有的死了三四年,有的已死了两三百年!那一次,罗白乃心底里认为:是三姑大师及时出现救了他。

——因为他们正谈到羽化登仙极乐无穷的话题,那几位“仙人”刚好已有意要带他去“走一趟”呢!还有一回,他遇上同门师弟“虎尾棍”孙看前,孙看前一直在笑,嘴巴愈来愈大,舌头愈来愈长,也愈来愈红,眼看红得要溢出血水来了,他们俩谈了老半天,谈了许多他们“鸳鸯蝴蝶派”的大计,眼看要日落了,孙看前这才告辞。

依依不舍,匆匆而去。

晚上,他遇上师父班师和另一个师弟“冲锋枪”余顾后,谈起来方才知道,孙看前在两天前跟“飞斧一族”遭遇战时已然惨死了。

──那么,他遇上的,莫非是……不堪设想。

──也着实不堪细想。

最好不要去想。

幸好,罗白乃虽然是怕鬼的胆小鬼,但他毕竟有个好处,——对他自己而言,还是个大好处,那就是,“说不想便不相”。

没有思想的人是不会害怕的。

正如牦牛不会怕鬼一样。

但真正有思想的人也不见得会害怕。

因为遇上问题与恐惧,他们会去面对它。

而不是怕。

可是,对罗白乃而言,接下来发生不可思议的事,使他比任何一次都更惊怖心慌。

月亮很亮。

──却不知怎的,心里总是很有点慌惶。

看得出来,不只是他慌,就连一直在客栈内的一众“女英雄",都在荒荒的月色下,心中也都慌慌惶惶一入屋,一坐下,罗白乃发现众人刀兵未收,“梦姐”已单枪直人的问:“你是怎么会来这儿的?”——看来。

她习惯问人,很少人敢询问她。

她显然是这儿的“大姐”。

她的父亲也是东北武林大豪中的领袖:一贯堂总堂主孙三点。

——他那一招凤凰三点头,和半式“三点尽露”,据说是枪中之神,尽得枪法神髓,无人能出其右,亦不及其左。

——而她,便是他的女儿。

而且她又长得很出色。

枪法也很好。

更且,很有领袖的能力。

——这儿又是她的地头。

何况,自己确是不速之客,何况她们的确似如惊弓之鸟,外面也不知到底是啥牛鬼蛇神,总之强敌寰伺。

所以,他也十分知机的,把来(此地)龙去(最歼是办好了案,抓了匪首)脉跟她们一五一十的说了个一清二楚。

这时候,他才知道她叫“绮梦”。

而她也把身边的人:张切切(大个儿),何文田(女扮男妆)、李菁菁(好看而不美),言宁宁(美得不顺眼),还有一个很小很巧很伶俐但只怕要比罗白乃还胆小(因为她一直吓得躲在有依靠的实物旁,不管那是一张桌子,还是一张椅子,甚至那只是一窝被子)的杜小月。

以及那躬背丑汉铁布衫。

──据说他姓铁,真的叫做“布衫”。

罗白乃听了,因为看见这巨汉一直在暗里狠毒的盯着他,而且,他手上的巨锤并未搁下,所以故作轻松打哈哈。

“你在家里是不是有十二位兄姊?”他满脸笑容的逗着说,“如果是,那外号不妨就叫‘太保’,你只要打横着走,就是‘十三太保横练’了嘛──”“十三太保横练”也是一种硬门功夫。

据说练成足可刀枪不入,罗白乃故意拿这来开玩笑,却见那巨汉一点笑容也无,满脸斑烂,眼色更寒更歹,更恶更毒。

罗白乃打了一个寒噤,说不下去了、笑容就冻结在脸上。

却没料到那驼背巨汉沙嘎着声音道:“我的确有一个师兄,姓金,名字就叫做钟照──因为跟他开玩笑、闹着玩的人,都死了。

四年前,我与他分别时,所知的已经死了两百八十一个。”

这之后,他就没说下去了。

罗白乃的玩笑也就没开下去了。

罗白乃因此才一一得悉店里的女子(及一个驼子)。

他这才知道:原来客栈里还有两个女子,都姓胡,一个叫胡骄,一个叫胡娇。

她们是对姐妹花。

另外还有一个叫梁恋萱的,外号“一支梅双快刀”的女但她们却并不在眼下跟前。

——提到她们的时候,店里的女人脸色、眼色都变了。

变得悲伤。

震愤:也就是悲愤。

罗白乃便追问情由。

——这才给他追问出这绮梦客栈的噩梦来。

本来,孙崎梦守在“疑神峰”这一带,己有多年了。

她原是权贵大族的千金小姐,她之所以愿意远道跑来山西野岭孤守绝地,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她想脱离她父亲的控制。

——她总是觉得其父在山东“神枪会”里为巩固权力的所作所为,未免太甚,她看不下去,也不想招祸,更无力反对,于是便外调至这荒山野地来,看守和经营这所客栈。

不过,她身边的侍婢、l仆,仍是忠心耿耿。

不离不弃的跟着她。

她来此的另一个原因是:独孤一味和五裂神君都是这“一路山”及“疑神峰”的“主人”,轮流更替,而他们两人,都跟她有过宿缘。

别人也许觉得奇怪,并向她非议,对她很鄙夷,她对这一切都无所谓:她在老家看尽老父三妻十六妾。

依然在外狂嫖**,她觉得女儿身跟男子汉也无不同,高兴跟谁在一起便跟谁在一起,喜欢与谁好便与准好,没什么吃不吃亏、道不道德、避不避忌的。

反正,她敢作敢为。

这边睡驿站,有时,也会高朋满座,宾客如云,甚至,还会遇上一些奇怪的客人,包括了外族,例如苗人。

藏人、回回。

瑶子、乃至正与大宋为敌的辽人、金人。

他们来这里都经长途跋涉,且各怀鬼胎。

各有任命,他们鬼鬼祟祟的聚在这儿,个中联系的也有不少是身份神秘的汉人宋民,甚至还有朝廷密使,化妆易容,前来密议——对这些事,绮梦都一概不理,假装不知,也决不插手去管,只心知肚明便好。

她日后自然明白了:难怪这儿是所谓“兵家必争之地”,至少,“四分半坛”和“太平门”。

“下三滥”。

“飞斧一族”各路的高手都曾为这荒僻之地的一爿小小客栈大动干戈,争持不休,大概也有它的价值和道理。

此外,她来此地当“老板”,(不是“娘”,独孤一味不能算是“老板”,只能算是这地头的“老大”——原来这块地是东北“神枪会”当年在重大战役后的回报,是她爹的“属地”,只不过,远在山西,荒凉之野;“大口食色”孙家的势力鞭长莫及,而此地也成下“鸡勋”:合之元味,弃之可惜!)还有一个“内因”,隐衷。

吴铁翼。

我坚决离家出走,独自来山西看这一爿孤零零的荒山客栈。

爹以为不是‘太平门’独孤一味,便是‘四分半坛,五裂神君的勾引,他恨死他们了,只不过,因为山东‘神枪会’也面临大变,内斗剧烈,他一时不能抽身过来为所欲为,”绔梦说的狠详尽,分别在向罗白乃叙述时以及后来无情细询时,把这一点原委仔细补白:“其实,我出走不是受他们的**,真来引我做这种事的,是吴铁翼。”

“吴铁翼在招兵买马,雄图大展之初,也来过‘一贯堂,-----但他和我爹都是紧抓权力不放的人,所以合作不成。”

“但他勾引了我。”

“我以为他是真心的。”

“乌鸡白凤丸!他***!我罗白乃——那老王八,”罗白乃听得怒火中烧,一向惯用骂人的口头禅也纷纷自动出笼了,“敢勾……引诱你!?”“他?”绮梦耸了耸肩,撇了撇唇,表示不在乎。

“这老僵尸!”但罗白乃在乎:因为她做这种轻蔑的动作时依然很好看:那是一种罗白乃出身与遭遇上难以逢着。

未曾比肩的贵气优雅的清美。

“没有什么事是吴铁翼不敢做的。”

绮梦道,“但也没有什么事他是会负责到底的。”

“那王八蛋年纪那么老了你还……”下面的话,罗白乃几乎是“吞”回去的——吞得那么狼狈,以致他几乎在即场放了一个响屁。

他本来真要把一句“情人眼里出僵尸”骂出口了,而今听绮梦先自嘲了,他才住了嘴。

“他是老了才有那种魅力一一你们小伙子所没有的味道。”

绮梦居然毫不羞愧,蔑蔑唇又淡淡的说:“你知道他要贪掠那么多钱干什么?”“干什么?”“我也不知道,”绮梦的语音里这才有一点尤怨之意,真是怨得令罗白乃荡气回肠。

热血贡腾,已不得力她挣回一个面子,而下借牺牲,“我只知道他其中一个原故。

是为了要供他养很多很多很多的……女人,让她们满足,让她们快乐,让她们任他**辱,也让她们在事后不再骚扰他,因为他要干他的大事。

好事。”

她俏眼膝膝,神态依然轻蔑,但轻得清,蔑得美,轻蔑在她而言也成了一种雅致,“我以为他总算有一个好处,这个人无所不为,也不择手段,但却就是不杀女子,不伤害跟他有过情缘的女子。”

罗白乃当时听了就心头火起:说什么好处!身为朝廷命官,到处勾引良家妇女,只不杀人灭口(但在江湖上却做尽灭族掠财的事),这就算是“好德性”!只不过,在绮梦说话的时候,他总叫是听话一一至少,想把话听下去。

“我是在出走之后,才知道他的为人,但我已离家了。

难道往回走么!”绮梦半尤半怨半无情的道,“起先他跟手下大将登此绝岭,来此荒山,我初以为他是专诚来找我的,心甚窃喜,结果,发现他来此地主要是为了与一些外族异士密议大事,贪图我念旧情,可信赖,能遮天瞒日行方便。

——其实,他才不会千山万水来这里探我!”“可恶!”罗白乃悻悻然的说:“这种人要是给我见着了,我一定揍他!”他原本安坐山藤编织的椅子上,说着时真个气愤得站起来,握着拳头,事实上,他脑海里仿佛也真见到自己武功盖世,为美人打抱不平,狂揍老**虫,大奸官吴铁翼的英勇情形(由于他没见过吴铁翼,只好先把龙八的尊容搬出来充当一番再谈),绮梦姑娘因感谢他奋勇过来,相偎相委……如此情状,一一映现脑中眼前。

他正陶陶然之际,忽听那大手大脚的女人张切切沉声叱了一声:“坐回去你的椅子上!”他恼恨这肥大女人打断他的遇想苟恩:“你那么粗鲁干啥!?我又役犯着你!”张切切嘿声冷笑:”你突地站起来又是干嘛!小姐赐你座你便坐,你少来耍花样!谁知道你会不会淬然出手一一你不要我来叱喝你,待会儿铁布衫一锤砸下来,粉身碎骨的是你,我可不管!”罗白乃回头看看那持锤巨汉。

那驼子(虽然怄楼着背,但仍比人高出一大半)正在阴影里对他鳅齿,不知是笑,还是示威。

罗白乃连忙道:“好,好,好男不与女斗,我坐,我坐就是!”且听绮梦笑说:“他每次来,身边均高手如云,有时是唐失惊,有时是唐铁萧,更有时是唐天海,不管赵燕侠,庄怀飞、萧亮、王飞还是朱杀家,有哪个好对付了?有哪位你能对付的?”罗白乃虽然已坐回椅上——这儿只有三张藤编的椅子。

其他都是木凳子,可见绩梦对他已经算是很“札待”了——但闻言还是忍不住道:“他得罪姑娘你,就是该打,我打不过他,还是得打——他现在己是落水狗,今非昔比,座下大将,非死即叛,我平时斗不过他,但要打落水狗,却是我罗白乃专长,仍有余力、游刃有余之事也!”女扮男妆的何文田,虽然人长得小个子儿,但说话倒相当尖锋利辣:“你这种人,只会打落水狗,欺负失意人,算什么英雄。”

绮梦忽道:“世人打落水狗,多不肯直认,老要充自己是行侠仗义。

打抱不平似的大侠,为国锄好、为民除害,则实只于诬陷暗算。

欺弱凌小的事——他居然肯说明了,也算坦白。”

她在对着罗白乃遥遥懒洋洋的坐着,罗白乃听她这样说,愈发感激起她来,却见椅上的她,刚才结自己泼湿的衣衫未干,其身段之曼之妙之美之好,玲玫浮凸得连他眼睛都几乎玲玲球戏的浮突了出来了,一时间,只觉那对面椅上坐着的,就是他多年来的梦。

“咱们也一样要对付吴铁翼,此时此际,也不过同是打落水狗而已——哪有咱们打得,他不能打的事?”绮梦慢慢的道:“只不过,不管他是落水狗,还是没牙老虎,烂船且有三斤钉,这虎威大人还是极不好对付、收拾的。

光是他还在身边的高手唐化,朱杀家及王飞,己是万人莫敌。

无以取胜的好手了!”罗白乃忍不住问:“你……你刚才又说跟他……为何又与吴铁翼为敌?”其实,他一早已“原谅”绮梦了一一且不管她有几个“丈夫”,‘情夫”、乃至“姘夫”、一一他都已不计过去,只想好好“对待”她,他现在提问,不是因为好奇,而是想听绮梦把话说下去。

最好,只对着他,只他一人,一生一世的说下去、生生世世的听下去。

网易的主页又能更新了,赤雷被折磨了3天,现在的我不知道是该笑还是哭......由于我的网易网址大家都知道,所以我决定继续更新网易主页,我会做的更好的!月色也是可以听的。

月在门外。

天边。

可是那种透心的冷,好像从亘古一路冷了过来,没有下雪,却有雪意,比雪还冷,像冰的寒。

绮梦这时一点也不绮梦。

她的脸色如月,月色如刀,冷。

语音如月,听月闻雪。

“我要杀他,”她说,“因为他做了两件极不该做的事。”

罗白乃问:“什么事?”他也感觉到眼前这梦,似不怎么绮了,反而愈渐冷了。

不过,抱着一个冷却的梦,总好过连梦都没有了。

只是,梦好像不是他的。

至少,梦也不是抱在他手里。

怀冰抱雪,到头来只落一场空,只又湿又冷。

──这些,他仿佛都没有去想。

反正他活得快活的方式是:不去想不快活的事,也不去做令他自己不快活的事。

绮梦寒着脸道:“一,他什么都可以做,不该当卖国贼!”罗白乃吃了一惊,“他……叛国!?”绮梦寒的语调:“原来他来这里,就是跟辽人和金人联络,讨价还价,打算在朝廷出军远征、兵力空虚之时,与朝中奸臣串连,一并谋反。

罗白乃惊愕莫已。

一一这可是怒犯天条、枭首灭族的大罪!他要来抓“大老虎”的时候,还不知晓这“老虎”竟“大”到这般“大”!“你……你是怎么知道的?这种诛九族、永不得翻身之罪,还是……不要乱说的好……”那个小辣椒何文田又来损他:“你那么胆小,怎能成大事?看来,这只算是耗子拿狗,自身难保,还管闲事!”绮梦却道:“确是无误。

他们忘了独孤一味的听觉甚好,他外号便叫‘白蛹幅’。”

“对,蝙蝠视力不好,”罗白乃道:“但却飞得快,从不失误,必有过人之能。

吴铁翼行事一向小心.怎么如此大意?”绮梦道:“那一次,吴铁翼来,身边是朱杀家,会合了唐化,独孤一昧刚要出门去,他们见他走了,便放心到楼上六号客房商议。”

罗白乃,“可是独孤一味没走?”绮梦道:“他是折回来了。”

罗白乃:“为什么好端端又跑回来了?”梦:“因为‘太平门’正好派了‘飞天老鼠’粱双禄过来,要独孤一味这次站硬着干,不让‘四分半坛’夺回‘疑神峰’的地盘。

两人路上遇着了,一道回来。”

罗:“听说‘飞天老鼠’的轻功也很好?”梦:“他听觉也极好。”

罗:“他们每次来都上房去的吗?”“咦?”那小辣椒何文田似对他刮目相看,“果然是当过捕快,问起来有纹有路!”罗白乃忽然很感激这小辣椒何文田:刚才她一再出言挤兑自己,想来也只是“护主”心切吧?毕竟,还是识货的人。

月色下着去,这女子也娇艳得像一把淬而的匕首,美得有点呛,娇小得很辣,难怪她要女扮男妆了:一旦回复女儿装,一定夺目抢眼罢!他居然在此时神游太虚,还想到:她穿亮红色的衣服一定很好看的了。

这次是好看而不算太美的李青菩代答:“他们每次来,除了用膳,都会上楼去,六号店总是他们的。

他们一进去。

会合了王飞,就开会密议。”

罗白乃奇道:“六号房里住着个杀手王飞么?他在那儿长期候教么?”“那间六号房的确给王飞长期包下来了,账也一早就结清了,但我们谁也没真正见过他。”

这一回是轮廓五官都很美但态度。

举止让人看得不甚悦目的言宁宁道:“吴铁翼每次来,都先上六号房,而王飞也总是会在房里出现。”

罗白乃问:“你有在他们会议时进去过吗?”言宁宁道:“他们才不让进。”

罗白乃即行反洁:“那你怎么知道‘飞月’王飞就在里边?”“他们自己说的。”

李青青道,“有时送酒菜上去,总是多一双筷著。

我们也见过他在房里。

有时是一个人,有时是跟吴铁翼一道聚首——但总是无法看清楚他的样子……大家都觉得他是有意避开。”

言宁宁附加了一句:“他避得很成功。”

“他杀人越货,己够可恨,但还要卖国求荣,这就不可饶恕。”

绮梦眸里泛出了怨意恨色:“他最不该的是,在上回离开这儿之前,犯下了一大劣行。”

“什么恶行?”“他奸污了社小月!”杜小月就是那一直躲在黯处怯生生的女子,“我们本来还有一个管房收拾、清洁的女子,叫梁恋追。

喝破了这丑事,吴饿翼就把梁恋萱也一并奸杀了,同时也对杜小月下了重手,直伤了她,她滚下了山崖,结果遇上了‘飞天老鼠’梁双禄,把她救回来了……她没死,但已弄成了这个样子,我们才知道吴铁翼做了这等事!”罗白乃也义愤填膺。

他看到绮梦梦碎的样子,他也感觉到心碎。

“我以前曾经以为吴铁翼是个稳重”、成熟、有魁力的男子汉。

大丈夫、而且很疼爱我,现在……”绮梦的神色又恢复了她那带点清渺和轻蔑的态度:“我以前喜欢他的时候,切切丫宁宁、育青。

文田。

恋萱。

小月她们都劝过我:吴铁翼这人信不过。

当时,我是情人眼里出英豪,而今,才知道他是个朋种。

孬种,谈不上人,只是具倒过来吃人害人的僵尸!”“好!老僵尸!乌鸡自凤丸的!”罗白乃又要跳起来,破口大骂道:“我一定要拿下这狗贼替你出这口气!”忽又想到:“你们上次见他们会聚;是在什么时候?”切切回答:“一个月前,中秋前后。”

罗白乃沉吟道:“那差不多是在他案发前后的裆子事吧?”宁宁道:“吴铁翼大概也知不妙,正受到四大名捕追查的步步逼进,一一揭发他的党羽和阴谋,是以,他正与身边亲密战友,以及最后亲信密谋逃亡或反击大计,所以,夜上疑神峰。

聚合了好几个人,不知要搞什么鬼。”

罗白乃抓住一个要点:“你们怎么知道他们还会来?”“那是‘白蝙蝠’和‘飞天老鼠’在那一回他们会聚时听到的。”

这次由绮梦回答,可见分量,“吴铁翼曾说了一句:好,那我们就在猿猴月下见!”“猿猴月?”罗白乃大惑不解。

“这是这一带乡民说的话。”

绮梦道:“八月十五是中秋月,再一次月圆,在这里云飞风卷,却是月亮清明,所以常有云遮月蔽,一明一灭之象,且这时候山上多人猿吼月。

僵尸嘶月,故素称为‘猿猴月’一一这风俗称谓在地理志可以查得,流传已久。”

听“僵尸”,罗白乃心里就毛了毛,也算了算,道:“那就是这……两三天了!?”“便是。”

“所以你们在这里等他来,便动手?”“本来是的,”绮梦道:“可是,没想到,我们正准备淬起发难、杀他个措手不及之时,却发生了一连串的怪事……”绮梦衣衫上的水渍,已快蒸发晾干了。

这样欣赏一个美丽女子胸脯、腰际的水渍,以身美的弧度渐渐淡去,干掉,实在是件赏心悦目的事。

罗白乃巴不得是绮梦衣上的水渍,褪化为水气消失于夜空中,他也甘心。

他的心已不知不觉倚向绮梦。

绮梦是不可倚的。

梦是空。

色也是。

只山外野地,猿啼(还是僵尸!?)一声比一声凄怨,一次比一次凄厉,颇扫人兴。

而他,只想听绮梦说下去。

却没想到,听到后来,竟听出那么令人惊心荡魄。

怪力乱神、魂飞神驰、诡异骇怖的情节来。

--- 扫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