锁烟轩
字体:16+-

第一百零四章 远赴东齐(1)

“小姐,轩少爷来了!”彩儿从外边走进来,放下手中的汤盅,将里面的粥盛了出来,送到慕容雨手里,“奴婢刚刚看到他正往这边来呢!”

慕容雨接过粥,舀过一勺送到清烟嘴边,“该是来找我要人了,就这么一会没见,便忍不住了!”

清烟喝下勺子里的粥,满意的点点头,“还是娘亲的雪莲粥最好喝!”

慕容雨用手帕轻轻擦了擦清烟的嘴角,笑道,“好了,你就别贫嘴了,快些将粥喝了,同他回去早些休息,明日恐怕还得早起呢,到时候别又起不来!”

说话间,便见北辰轩从外面进来了,先是对着慕容雨点点头打过招呼,才走到清烟面前问道,“回去了?”

清烟急急忙忙拉住慕容雨的手,“才不呢,我还要喝粥,今天要和娘一起睡呢!”

北辰轩却似没有听到一般,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那便喝过粥再走!”他顺手端过彩儿递过来的清茶闵了一口,才又看着瞪着眼盯着他不语的清烟道,“快些喝,你盯着我做什么?”

清烟无奈,这人怎么这样无礼,见了娘亲也没见他有什么好脸色,总是板着一张臭脸不知给谁看!

再说了,他怎么总是这样霸道,从来不给她自主权,她感觉他就像是资本主义社会的资本家,而她就是被他剥削的劳动者,他总是要把她的权利剥削的一点不剩才罢休的。

看着宝贝女儿生着闷气的样子,慕容雨一阵好笑,免不了要替自己的女婿默哀一把,摊上她的这个女儿,以后还有的罪受,“好了,快些喝粥!”

清烟大口的将粥喝进嘴里,用力的咬上几口,以宣泄内心的不满,北辰轩看了好笑,“这粥该是欠些火候,不然怎会要你如此费力的咬?”

清烟差点因为他的话被呛到,这人竟然还知道讲冷笑话了?这跟太阳从西边出来有什么区别,这世界果然很玄幻,清烟忍不住摇摇头,继续喝着碗里的粥,她还是不要跟他反抗的好,反正,她就是被欺负的那一个,再怎么样也翻不了身。

喝完粥,北辰轩也不等清烟反应,径自拦腰抱起了她,向外走去,终于出了听雨轩,清烟才忍不住愤愤道,“你怎么这样不讲礼节,见了我娘也不打招呼!”

其实以北辰轩目空一切性格来讲,他对于慕容雨其实是很客气的了,他向来不喜与人亲近,除了师父慕容天,也没对谁有过什么恭敬的态度,可以说,一切都是习惯与个性使然,与讲不讲礼无关。

其实清烟也是知道的,只是慕容雨毕竟是她的娘亲,而北辰轩是她的丈夫,她打私心里希望两人的关系可以稍稍亲近一些,不要像陌生人一般才好。

北辰轩哪里不知道她的小心思,于是点点头,“我会注意!”只要是她希望的,他便会去做,无论什么事。

清烟闻言心里一甜,顿时喜笑颜开的抱住他的脖子在他俊脸上重重的吻了一口,“真乖!”

做完这一切后,她才一愣,她貌似太过得意忘形了,于是赶紧躲在某人怀里不敢出来,只是许久都未见北辰轩有什么举动,她便又忍不住偷偷抬眼去看他。

只见北辰轩一脸笑意的看着她,虽是笑得很好看,可清烟却觉得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于是急忙赔笑,“好嘛好嘛,我错了还不成嘛,反正……反正你不许欺负我!”

北辰轩一愣,“我何时欺负你了?”自己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人儿,怎会忍心欺负?

“就有就有,你明明知道人家最怕你挠我痒了,可每次却仗着力气比我大,武功比我高就总是挠我痒痒!”清烟嘟嘴反驳。

北辰轩闻言却是一笑,“清儿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刚刚的事可还没算呢,什么叫做‘真乖!’,嗯?”边说手也边跟着不老实起来。

清烟赶紧讨饶,“我不敢了……呵呵……不敢了不敢了……”

由于东齐大陆位于慕岩国之东,而慕岩京都是整个慕岩最为靠东的城市,于是北辰轩便带着清烟再次来到了京城。正好北辰轩也有些事情需要回皇宫交代,而清烟回皇宫也无事可做,便借着这个空档回了一趟烟雨楼。

烟雨楼自上次南天放死后,已经重新开张了,好在生意并未受到什么影响,仍旧稳坐了这上京第一青楼的宝座。

清烟找到天凤的时候,她正在低头绣着什么,见到清烟进来,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欣喜,“清烟,你来了!”

清烟在一旁坐下,看着她满脸喜色的样子,有些犹豫,不过还是忍不住开口,“天月……可有消息!”

自雪妃死后,清烟曾经想借辰奚宫的力量找寻一直失踪的天月,可是天凤却是不肯,她总是认为既然雪妃已死,天月肯定是已经清醒,那么他若想回,自己便会回来,他若不想回,找了回来又有什么用。

“清烟,我们都不再是当年的小孩子了,该有自己的担当,我相信他,他一定会自己回来的,回来向我们大家道歉,特别是向你道歉!”天凤放下手中的刺绣,看着窗外幽幽叹息,她始终相信总有一天,一切都会回归到它原来的样子。

清烟拉住她放在一旁的手,淡淡道,“天凤,你知道的,我未曾怪过他!”

天凤一笑,“我知道,可是他必须过他自己那一关,他若自己无法原谅自己,我们又有什么办法呢?……好了,我们不谈这个了,你这次来,可是有事?”

“这是什么话,难道没事就不能来看看你了?”她有这么没良心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