锁烟轩
字体:16+-

第一百二十二章 昏厥

呈现在眼前的便是一张漆成了黑色的大铁门,偌大的铁门上什么都没有,却是刻上了一朵妖艳的花,此时花的花瓣还未完全打开,只是半张着,花的颜色与铁门的颜色有些不一样,带着些微的赤色,却又不是很深,虽只是一眼,众人便只觉得还缺少了些什么。

“为什么不干脆将这花漆成红色啊,这样看着怪别扭的!”天影伸手摸了摸门上的刻花,撇了撇嘴。

轩辕振南看了他一眼,却是没有回答,只是走到了天月面前,“哥,这便是圣地之门了,只要你将圣子之血,祭到门上的赤莲上,便能将门打开!”

众人这才明白过来,原来门上这朵妖艳至极的花就是赤莲了么,这样看起来倒是和普通的花没什么两样。

天月闻言点点头,也不迟疑,走到门前,拿出袖中准备好的匕首,在手臂上划了深深的一条痕,鲜血源源不断的涌了出来,天月将手高高举起,让血滴在了门上的赤莲上,顿时,那赤莲竟像是活了一般,花瓣猛然张开,疯狂的将滴在门上的血吸了进去,整朵花的颜色也随着越变越深。

可是就在众人欣喜之际,那赤莲却又突然停止了一切动作,恢复成原来半张的狂态,颜色也顿时暗了下去,这一变故,让在场的人都有些不知所措,为什么不行?不是说只要用天月的血祭奠赤莲便能开启这圣殿之门么?

“怎么会……怎么会……”轩辕振南仿佛受到了极大的刺激一般,脚步踉跄的跑到铁门前,用力的将整个铁门拍的“砰砰”作响,可是那门却依旧未动分毫,整个地下室里便只能听到敲击铁门的“砰砰”声,那样刺耳,仿佛刺穿的每个人的心底,他们怀揣着希望,等了这样久,最后的结局就是这般么?这张门还是打不开?

“你先冷静一下!”天月走到轩辕振南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这门就没有其他方法打开了么?”

轩辕振南踉跄着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整个身子都靠在了厚重的铁门上,他闭着眼不说话,只是一个劲的摇着头。

“这门也不知是什么材质做成的,五年前,在我们知道少主的血不能开启之后,就曾想过许多办法,可是都未能将门打开。”

轩辕振南身后一黑衣老者一面将坐在地上的轩辕振南扶起来,一面叹息,“最重要的是,这圣地都是建在水下,我们不能太过于用蛮力来强制将门打开,否则这里很有可能坍塌,到时候别说是赤莲,就连我们自己也会淹死在这湖底。”

“那怎么办?”一旁的天影一脸烦躁的抓着自己的头发,看着面色苍白的清烟,“小清清可是不能再等了!”

被点到名的清烟闻言虚弱的冲着众人一笑,“我……没关系的,你们……你们不要担心……我……咳咳……”

话未说完,清烟竟是剧烈的咳起来,先时闻到甬道内的气味她就一直强撑着一口气,此时一旦爆发出来,竟是再也忍不住,剧烈的咳了起来,北辰轩见此急忙将她轻轻的放在地上,伸手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你别说话,我会想办法!”

可是清烟却怎么也阻止不了自己,她只觉得肺里面仿佛有一团火在烧一般,一直烧到了她的喉咙里,她只有通过咳嗽才能稍稍缓解那火烧般的疼痛,于是越咳越厉害,最后竟是觉得喉头一腥,她只觉得自己仿佛闻到了浓浓的血腥味,可是眼前发黑,等不及她看清楚,便直接晕了过去。

“清儿……”

“烟儿……”

“清烟……”

各种焦急呼唤同时传出,可是清烟却是听不见了,她觉得自己好像突然变成了一朵云,轻飘飘的,只要风轻轻一吹,便可以将她吹得好远好远,又或者,她本来就是一阵风,在空中不停的飘来拂去,不知疲倦,不知停歇……她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从哪里来,更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

“清儿……”北辰轩一袭白衣已经被鲜血染上了一片红色,他觉得那抹刺眼的红仿佛利刃一般,刺得他的心一阵一阵的疼得厉害,双手有些颤抖的擦掉清烟嘴角残留的血渍,他俯身轻轻吻着她的耳畔,“清儿……”他在她耳畔呢喃,“你忘了么?我们说好要一辈子的……清儿……清儿……”

是谁?清儿是谁?是在叫她么?好温暖的声音,好让她眷恋的声音,是谁呢?为什么自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呢?眼前是黑漆漆的一片。

她什么都看不到,她漫无目的的走来走去,想要找到那个声音的主人,可是无论她怎么找,眼前都只有一片漆黑。

“清儿……你听到我的声音了么?你要是听到了,就快些回来吧,我在等你……”

不要,不要再等她了,她回不去了,她知道的,她已经回不去了,她努力了,可是她却怎么也走不出这片黑暗,好累,她好累,她不想再走了,她出不去了……

“清儿,你不愿意回来,是要我过去陪你么?那好,我来陪你……”

不要,她不要,她发疯似的往前跑,即使再累她仍旧发了疯似的跑,她不要他过来,她不要他来陪她,她没命的往前跑着……

终于,她看到了前方仿佛有一丝光亮,她欣喜的向着那光亮处没命的跑,即使双脚已经痛得麻木了,她仍旧一个劲的向前跑着,终于越来越近了,她缓缓的伸出手抓向了那团光亮……

好痛,全身都痛,她感觉全身都像被碾过一般疼得她快要呼吸不过来,清烟缓缓的睁开眼,入眼的,是北辰轩有些苍白的俊颜,她抬手想要触摸,却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丝毫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