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世仇人:冷情王爷倒追医妃
字体:16+-

NO51更加的不幸

NO51更加的不幸

在回卧房的时候,秀儿注意到了千墨熙的表情的严肃,“权浩不是答应帮助小姐了吗?那小姐还在担心什么?”

千墨熙摇了摇头:“我担心的不是这个。”要告诉秀儿吗?千墨熙发觉权浩对自己的感情有些说不出的特殊。算了,这件事之后,自己也不会和权浩有什么交集了。自己也不会要求他再为自己做什么了。只要不在纠缠不清,那么就没有所谓的担心了。

秀儿看出千墨熙不想在说下去,所以也闭口不言。

第二天早上,千墨熙命侍女特地为媛夫人做了一些极品的补身子的膳食。“姐姐怀孕也三个多月了,一定要好好补些身子,最近我也有些事情要忙,所以一直都没有机会慰问姐姐。”

千墨熙来到媛夫人的床边坐下,一脸天真和关切的说道。媛夫人看着千墨熙这个样子,完全没有丝毫的恶意,自然也就不在乎了。她要讨好自己,自始自终媛夫人都没有把千墨熙放在眼中,她知道苏维宇会娶她,不过是因为她的身份,和政治压力,而且苏维宇和千敖的矛盾她不是不知道。所以媛夫人也知道在苏维宇的眼中千墨熙不过是他的一个棋子,而不是妻子!要是苏维宇知道千墨熙害死了自己腹中的孩子,尤其是她父亲的指使下这样做的,那么不管千墨熙再怎么无辜,也是百口莫辩的。想到这一点,媛夫人还是有些同情千墨熙的,但是也只能怪她没有那么好的命享福,有这样一个父亲。

千墨熙并不是没有注意到媛夫人的眼神,但是现在她还是会装出一个无知的人,看到媛夫人接受了自己的好意,千墨熙便趁着这个机会,在媛夫人的房间里走动。

尤其千墨熙在床边,隐隐约约的闻到了一股药香味,是枕头吗?

“姐姐的这个药枕真是特别,而且味道还特别的好。”千墨熙看似无意的问道。

媛夫人一边喝着汤,一边随意的看了一眼药枕,说道:“是前些天灵夫人送来的,我也喜欢这个味道,所以就收下了。”

没有仔细检查,千墨熙还不敢肯定这里面就一定有害人堕胎的成分,但是只是从味道上确认十之八九是有的。但是成分不是很多,就算要起作用也需要一段时间,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药效会失去,让孩子成为死胎,让后灵夫人再用一个没有堕胎药成分的药枕替换原本的药枕,这样一来就可以消灭证据,之后不久媛夫人就会有滑胎的迹象,手段的确很不一般。但是媛夫人说这个是灵夫人前些天才给她的,东西不会这么快起效,所以就算灵夫人真正想要害媛夫人,而这个真正的凶手也不是她,凶手另有其人。

就在这个时候,媛夫人的贴身侍女将她的安胎药端了上来。千墨熙也配合道想要喂媛夫人,这一点她还是要配合媛夫人的,就算知道自己的孩子已经没有了,她还是要把这个戏演下去。

不过从味道上辨别,这些药的确都是上好的药材熬制的,但是千墨熙还是觉得味道有些奇怪,“这个药的味道很是特别啊。”千墨熙故作无意的问道。

媛夫人很是骄傲的说道:“这可是王爷特地让厉大夫配制的药。”

千墨熙知道这个厉大夫很厉害,医术应该也在她之上,所以这个补药有些特别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得到自己想要的情报后,千墨熙就找借口离开了。现在可以确定的是,真的有人想要媛夫人的孩子的命,而且还不只一人。看来这件事远远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简单,或许不是简简单单的争风吃醋。毕竟她还是没有找到关于凶手的半点线索。

媛夫人看着千墨熙离去,不禁想到前些天自己滑胎的一幕,心中就有说不出的痛。那天她喝了补胎药后便午休,毕竟怀孕的人都是爱睡觉的。可是半途就被腹部的阵痛疼醒了。

“快,帮我找厉大夫!”媛夫人唇齿发白的说道。

“可是夫人,厉大夫和王爷一同去了边关,现在府中没有一个大夫了!”侍女紧张的说道。

“那快出去给我找一个大夫!”这是她用最后的力气说道。

“是!”但是大夫来了后却是让她知道了一个巨大的噩耗,她的孩子保不住了。早就死在腹中了。

她真的话了很长的一段时间才从悲伤中走出来,但是她的表情变得严肃,对大夫说道:“现在给你两条路,一是为我保守秘密,自然好处不会少了你的。二是泄露了秘密,你的要为我的孩子用命陪葬!”

大夫是聪明人自然之道选择哪一条路才是最好的。

“夫人打算怎么做?”贴身侍女哭诉着问道。

媛夫人的脸色变得冰冷:“自然不能让我的孩子白白牺牲,我不管真正的凶手的是谁,都要千墨熙成为替罪羊,然后成为明德王妃!”

“可是王妃不是这段时间一直住在公主府,她怎么可能害夫人?”侍女感到不解。

“她怎么会做这种事,一定另有其人,但是只能怪她太柔弱了,不适合这个王妃的位置。而且我必须这样继续假装怀孕,直到王爷回来,在他的见证下,将这一切让千墨熙顶罪!”

想到这里,媛夫人的手忍不住抓紧了自己的被子,眼神变得很是冰冷——千墨熙,你可不要怪我,都是受害者,只是你比我还不幸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