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世仇人:冷情王爷倒追医妃
字体:16+-

NO65欺骗的下场

NO65欺骗的下场

“王爷这么相信小姐,而且还处处维护小姐,甚至还找出了真正的凶手为小姐洗脱了嫌疑,为什么小姐却一点不高兴?”回到卧房中秀儿忍不住问道。

千墨熙严肃的摇了摇头:“没有你看到的那么简单,灵夫人不是真正的凶手,但是就算我知道我也不能说出来。而且你不觉得王爷太过于相信我了吗?”

“小姐,你是不是想的太多了,这里是王府,这里的人都是王爷的心腹,我想媛夫人滑胎的事情自然是瞒不了他的,或许王爷早就知道了。”秀儿很是认真的说道,跟在千墨熙身边这么久了,她还是知道苏维宇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的,那时深不可测的!

秀儿的这番话,像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没错这里的一切是瞒不了苏维宇的,所以他是知道真相的,但是他却没有揭穿媛夫人,而是帮自己开脱,所以说最大的可能就是——

想到这里,千墨熙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原来那个想法不是无稽之谈,原来苏维宇真的做得到。

这个男人有时候真的很无情!

而此时媛夫人的房中的气氛很是压抑,苏维宇依旧冰冷的说道:“你是这个府中最早进门的女人,也是跟在我身边最久的女人,一直以来我都觉得只要你安分,你就可以好好的在王府中生活,但是你却动了不该动的心思,那么就不能怪我无情了。到王府这么多年了,难道你不知道这里面都是我的人,你们的一举一动我都很清楚的,就连你上个月滑胎的事情,就算你极力想要压下去,可是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你也就只能骗一骗这些不知情的人了。”

听到苏维宇的这番话,媛夫人的整张脸都变成惨白的,这些话无不表明,苏维宇早就知道了。

“那些安排的确做的很严密,但是你就是遇到了我,你觉得要是被你这种伎俩骗了,我还是苏维宇吗?”苏维宇冷笑道,“你我心中都很清楚,这个灵夫人不过是一个替罪羊。”

此时的赵媛已经开始冒冷汗了。

“是不是奇怪,为什么我知道她不是凶手却还是要重罚她?”苏维宇冷酷的说道,“因为她的心思不纯,不管她有没有成功,她都是有意的,所以我不能留这样的女人在我的王府中,等待她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苏维宇可以将“死”字说的特别的重。而媛夫人整个人都在颤抖。

“想知道那个帮你的太医的下场吗?”苏维宇故意停顿了一下,“已经看不到今天的日落了。”

每一句都是那么的刺骨。

“现在在这里的你们所有人,都是知道却又答应帮助的人,所以你们和灵夫人一样我是不会留下的。”

苏维宇的一句话就宣告了她们的死刑,所有的人都愣在了原地,她们唯一做错的事情就是自以为是的跟一个冷酷又睿智的男人斗。

下一秒他们被带走了,或许今天的日落就是他们见到的最后的风景。

最后只留下了赵媛和苏维宇一个人,而赵媛已经无力的瘫坐在地上了根本动弹不了,她已经受到了不小的打击。但是苏维宇还没有放过她的意思。而是来到她的身旁,靠近她的耳畔,邪魅的说道:“真以为是的女人,我要告诉你我最痛恨的就是有人想要欺骗我,我一定不会让那个人好过的,这就是你自以为是的下场!最后告诉你一件事情吧——”

听到苏维宇说完那个秘密后,赵媛的眼神变得暗淡,一点眼泪从眼角流出,此时的她再也不是演戏,而是真情流露,但是依旧得不到这个男人的半点同情,因为下一秒他便起身离开了。

那一晚,苏维宇没有留在王府中,到底去了哪里,只有他本人知道,第二天早上千墨熙得知媛夫人在自己的房间中上吊自杀了,整个人的表情很是凄惨,千墨熙就算没有亲眼看到也能大致想到,她受了很大的精神打击,整个人都崩溃了。而灵夫人等人都在一大早被苏维宇下令白绫刺死了。

苏维宇没有给理由,也没有人敢问理由,只是王府的气氛一下变得压抑,这一次的事情后,苏维宇的八个侍妾变成了四个,剩下的四个都是人人自危的,就连千墨熙的心情也变得压抑,也在猜想自己以后会不会也沦落到这一步。

就算人死了,苏维宇也不准办丧事,就连这些人的尸首都是草草了事。但是王府中的人还是一如既往的生活着,连表情都没有改变。或许这些人早就习惯了这种事了。

对于苏维宇一心要赐死的人,他们是不会抱有丝毫的同情心的。甚至不到一天的时间,王府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担惊受怕的只有那些还活下来的侍妾,因为她们担心是不是也会遇到那些已经死去的侍妾一样的待遇。

也许觉得呆在房间里很是压抑,所以千墨熙由秀儿扶着来到北苑的亭子中休息,由太阳照耀着,至少千墨熙会觉得放松一点。

这个时候慧夫人走向千墨熙,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平淡,自从自己认识苏维宇的八位侍妾后,千墨熙就发觉慧夫人是这些人最不同的,她很守本分,也不会争风吃醋,嫉妒什么的。所以苏维宇给她的待遇也是好的。

慧夫人向千墨熙行了一礼后,轻声说道:“昨天的事情也不需要我多说什么了,谁都看得出来王爷对王妃是特别的,这是进入王府以来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王爷。也许很多人都说王爷是冷酷的,但是不过是世人对他的不了解。进入王府也快三年了,也看到发生了很多事情,只是觉得这几个月来,王府才有了一些生机,让这里不再那么压抑了。”

慧夫人这是想要表达什么意思?一时之间千墨熙还真的弄不清楚。

“王妃,你可以改变王爷的,他也是你指的托付终生的男人。”慧夫人继续说道,但是从她的语气中还是听不出丝毫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