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世仇人:冷情王爷倒追医妃
字体:16+-

NO83 虎毒不食子

NO83 虎毒不食子

那一天千墨熙到底是怎么回去的,她自己也不记得了。就算凌洛寒向自己隐瞒了最重要的事情,但是她还是可以推测出十之八九,那就是自己的母亲稳准儿夕洛化名为凌熙进入万花楼当花魁,甚至后来遇到千敖都是精心的安排,她加入千府,甘愿成了千敖名义上的小妾,恐怕是在和千敖进行心知肚明的双利用,但是八年前却遭到了千敖的暗算!

更详细的情况,千墨熙也猜测不到了。自己买的香烛就单纯的祭典自己到这个世界后死去的人,一开始的千墨熙,要不是她死了自己也不会来到这个世界!

这一天千墨熙再一次来到清幽阁,为了祭典千墨熙,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三个多月了,也发生了很多的事情,千墨熙死亡的真相是什么现在她也不知道,她认为这也许是命中注定的事情。

占用了千墨熙的身体,她对千墨熙还是有些特殊的感情,心里面也有些说不出的伤感,自己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原本都是应该属于千墨熙她的,因为自己从来都没有在这个世界上争取过一样东西,越是得到的多,她便对千墨熙越是愧疚。

媛夫人的做法到底是对是错她也不想去评价了,但是既然知道那些人是无辜的,祭奠一下她们也没什么,毕竟她们死的时候苏维宇是不准王府举办丧事的,千墨熙真的要做也只能在心里面进行。

不知道为何,明明是酷暑时节,今天的气温比起前段时间却要冷得多,在烧完最后一张钱纸的时候,千墨熙起身后脑部供血不足双腿都发软,整个人很不舒服的往后倒去,最后倒在了一个熟悉又温暖的怀抱中。

这个味道千墨熙很熟悉,接住她的人是苏维宇。

“在祭奠你的母亲吗?”苏维宇的语气依旧很温柔。

千墨熙真的不想欺骗苏维宇,但是有时候她不得不这样做,她不能说自己在悼念真正的千墨熙,也不能说自己悲怜那些无辜死去的人,因为这都是禁忌。

千墨熙最后还是点了点头,这是一个谎言,也是最多人能相信的谎言。

苏维宇也感觉到千墨熙的身子有些冰凉,或许今天的气温较低而千墨熙又在这样的环境中呆了太久的缘故。

下一秒,苏维宇将自己的披风拖下披在了千墨熙的身上,那一连串的动作都无不让千墨熙的心里觉得暖暖的。

“回来后便听管家说你来了这里,便想着来看一看。你的身体还是那么让人担心。”苏维宇说着横抱起千墨熙,“还是去泡一个温泉暖暖身子!”

这段时间苏维宇比较忙,能在这个时候看到他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千墨熙还是有些惊讶的。

千敖真的气得说不出话来了,自己唯一的儿子竟然私自决定参军,而他竟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要不是自己用自己的人脉打听到这件事,千墨辰可是在他临走的前一秒都不会告诉自己的。

不过参军的事,本来千墨辰就没有打算告诉千敖,而苏维宇又是严格保密的,千敖最后知道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当千敖知道这件事的第一秒就想着把千墨辰叫道自己的书房,准备狠狠的教训千墨辰一顿,并好好想一想办法,有没有办法让千墨辰可以不参军,或者找人来代替千墨辰。

“我是一定要去的。”这个可以摆脱千敖的机会,千墨辰是绝对不会错过的。

“你疯了吗?”千敖怒道,“你是没有吃过苦,所以才不知道这里面的凶险,战争不是在开玩笑,你以为自己有多大的能耐可以得到那份荣誉,不过是无谓的送死而已!”

“会不会死,这都是我的命。”千墨辰很是平淡的说道。

“笨蛋,”千敖的怒气丝毫未减,“你是唯一的儿子,以后的这一切都是你的,我已经可以保证你的荣华富贵了,你到底还希望得到什么?”

“都是我的?”千墨辰轻笑道,语气中带着些许不屑,“你不要说那么好听的话了,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自己。你到底有多自私你自己心里面很清楚,你可以为了得到大势力的支持,便可以娶不喜欢的千金大小姐,甚至为了自己的地位,可以把自己的大女儿和二女儿同时送入皇宫,为的就是希望她们两人能够帮助你,最后她们有一个可以当上皇后。在你的眼中任何人都可以被你利用!”

千敖可以利用自己的一切来达到他的目的,千墨辰根本不相信这种人会有真爱。

“就是因为凌娘的身份特殊,你对墨熙姐的态度也是特殊的!”根本就没有丝毫的爱,这样才会让千墨辰更加的讨厌自己的父亲。

“你知道什么!”千敖狠狠的给了千墨辰一巴掌,“你以为我真的会对自己的亲生女儿那么无情吗?虎毒还不食子!千墨熙根本就不是我的女儿!”反正幽离宫的人也出现了,这个秘密长久不了的,说出来就当做让千墨辰清醒一点。

千墨辰听到千敖的这些话,双眼睁得老大——千墨熙不是千敖的女儿!千墨辰也不知道自己知道这个消息后到底是惊讶多一些还是高兴多一些。

如果说千墨熙和自己彻彻底底没有血缘关系,那么自己就可以毫不顾忌的喜欢她,这一切就没有不合理,之前的痛苦全部都烟消云散了。

到最后千墨辰还是承认自己是高兴的的。

“我好吃好住的白养了千墨熙十六年,难道还要让我视她为掌上明珠?”千敖继续说道,语气还是很重。千墨熙是他最爱的女人和他这辈子最恨的男人的孩子,对千墨熙他只有厌恶没有半点喜欢,哪怕是装他都装不出来,想要他对千墨熙好?他做不到!

“十七年前,凌熙是带着身孕嫁到千府的,但是肚子里的孩子根本不是我的。她嫁给我无非是想要利用我,千墨熙不过就是她的一个羁绊,”千敖的情绪越来越激动,也许是最近的发生了太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