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世仇人:冷情王爷倒追医妃
字体:16+-

NO95要你好看

NO95要你好看

千墨熙用余光看了看苏维宇,或许自己身边的人一个一个的离去,但是只要有这个男人愿意保护自己,那么她到底还在奢求什么。一直以来她想要的都是平淡的幸福。

千墨熙还是下意识的把自己的手放在小腹上,如果自己的腹中有了小生命,那么这一切就会改变吗?

这个男人自己从来都没有去了解过,不知道他喜欢什么也不知道他讨厌什么,就这样毫无顾虑的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他好吗?

千墨熙一时之间找不到答案,但是至少现在一切都是平静的,那么就从现在开始自己一点一点的了解他。

那一天后,千墨熙甚至主动亲自下厨,为的就是暗中找到苏维宇的偏好,开始注意这个男人的习惯。

千墨熙的生活暂时走向了平静,但是苏维善的生活才不过是一个开始而已。马不停蹄的花了十天的时间,苏维善终于进入了北商国的王都。这一路走来她的的确确的感受到了两国的生活水平的差异,但是北商国的人的确不能小看,不然苏维宇亲自领导的战争到最后还是一点好处都没有捞到。

王都已经是北商国最繁华的地方了,但是比起曼新王朝的京都就差的太远了。苏维善在宫女的搀扶下顶着红盖头一步一步的走进了蒙麦王的皇宫大殿。那里面的气氛实在是太诡异,苏维善也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北商国的使者先向蒙麦王说明自己前往曼新王朝说完成的事情。

当说到和亲的事情,代表曼新王朝的使者代表苏维诺宣布他的意思——即表达曼新王朝愿意和北商国交好,并将曼新王朝第一皇女苏维善嫁给蒙麦王。

听到苏维善的名字,蒙麦王的脸一下子变得严肃,放在龙椅上的右手也忍不住加了很多的力道,甚至手指的里的青筋都爆出并发白,但是蒙麦王的表情却没有丝毫的变化。这样的变化除非就在蒙麦王的身边一直注视着,否则绝对不能发现蒙麦王生气了。

蒙麦王没有想到最后还是因为聪明反被聪明误,刚好被曼新王朝的人抓住了漏洞。可是明明吃了亏,他却不能表达出来,这一次输就输在自己太自信,才会留下败笔。

苏维善,他倒是听说过这个女人,二十二岁还没有嫁出去的女人,是奇丑无比还是有什么病都说不准。关于她的传言也挺多的,但是无风不起浪,要是一个好女人也不会拥有这样的流言,还到了这个年龄没有嫁出去,尤其还是一个公主。反正在他的眼中这个女人就是没人要的,正好把这个烂摊子送到自己的手上。

“苏维宇,苏维诺你们竟然这样对我!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蒙麦王在心中说道。

但是在曼新王朝的使者面前,他也不能失掉气度,不管自己到底有多么的不满。“曼新王朝的第一皇女既然愿意嫁给朕,那么也不能亏待公主殿下,传朕旨意,封苏维善公主为善贵妃,今日便是我们的大婚之日,昭告天下,因为这个喜事朕今日大赦天下!”

下面的臣子听到蒙麦王的这番话都觉得不可思议。这些年来圣上的女人不少,但是自从太子妃去世后的十年来,他的后宫中可是一个妃子都没有,更不要说是贵妃。对于这个公主竟然一下子就封为了贵妃,陛下这是为了什么他们都捉摸不透。

但是这十年来,蒙麦王的果断都是他们认可的,既然陛下会这样做,就说明他是有决断的,他们也只好遵循。

苏维善到此也不发一言,蒙麦王这样做到底为了什么,她也大概猜出了七八分,最主要的就是想要给自己好看。如果觉得这样就可以打到她?那只能说蒙麦王也未必太小看自己了,她会主动要求来到这里就是要好好的和这个冷酷的帝王好好斗一斗。

没有人看见那红盖头下隐藏的笑容。

或许是为了做面子,也为了让曼新王朝的使者回去的时候有一个好交代。随即举行的婚礼的礼节一个都没有少,到最后苏维善被送到了一个华丽的宫殿。

坐在那个宽敞却又很冰冷的大船上,苏维善开始回想今天蒙着红盖头说感受到的一切。蒙麦王现在应该还在大殿和大臣欢饮。

跟着苏维善一起嫁过来的还有两个贴身的宫女,她们两个还是很机灵的,看到苏维善的手势后,便帮着苏维善观察这周围的局势。

这个偌大的宫殿除了苏维善身边的两个宫女,便只有两个宫女和两名太监。看来这个蒙麦王真的不打算给自己好的待遇。不过少一些不是自己的人的监视对苏维善来说也是好的。不过就算是四个她也会想办法收服这四个人的。

人,都是有弱点的。所以到了北商国,自己的势力减弱了不少,但是还是可以重新培养的。不过也许不是在曼新王朝的原因,苏维善的权力受到了极大的限制,现在需要等待苏维宇的势力慢慢进入北商国的王都。

等了一段时间,苏维善可以肯定今天晚上所谓的“洞房花烛夜”蒙麦王是不会来了,苏维善取下自己的红盖头。

“公主殿下,这样不好吧。”在别人的地盘,苏维善还是那么的随心,一直跟在苏维善身边的宫女珍儿好心的提醒道,她认为公主殿下太放松还没有意识到这个事实——她们不是在京都!

“不好?”苏维善冷笑道,“你还没有看出这个蒙麦王是想要给我好看吗?今天他一系列行为表面上的风光是做给别人看的,其实真实的他就是想要让我下不了台。今天晚上不管他是很的喝醉还是假的喝醉,明天早上都会有人来这里告诉我昨天他喝得太多而无法来到这里。这是最可笑却可说得通的理由,就算知道又怎么样?我也不能反对,要是真的一直等下去不过是白等一晚。”

公主殿下可以看到她们这些人平时都看不到的,这一点她从来不怀疑。还以为公主殿下太放松了,看来是自己多虑了,公主殿下还是一如既往的清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