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世仇人:冷情王爷倒追医妃
字体:16+-

NO123你还是来了

NO123你还是来了

苏维宇发现苏维善变了很多,难道就是她所谓的棱角被磨去了,要是在曼新王朝可没有人敢对苏维善这样,而且还不是因为苏维善的公主身份,而是因为她自身的气场就让人不敢对她无力,所以才说苏维善是特殊的。

苏维宇知道这个太监也是奉命行事,但是他却是抓出那个幕后黑手的一个很好的证人,没有想到就算是苏维善来到这个皇宫中也是那么的艰难,苏维宇真的无法想象要是苏维姬来到这里可不可以活到这个时候。

现在的蒙麦王是不可能给后宫任何一个女人特权的,就算他现在对苏维善的感情是特殊的,他也是没有给苏维善特权的,正是这样后宫更加的危险,这个太监之所以敢这么明目张胆也是看准苏维善是孤立无援的。

苏维宇真的是越来越佩服苏维善了,她或许早就预想到自己这样的结局了,但是还是选择走向这条路,苏维善的这份觉悟恐怕是苏维宇这一辈子都无法达到的。

在自己还有最后的意识的时候,苏维善看到月如来到自己的身边,明明看到了月如很是自责的表情,苏维善也不想放弃最后的一丝希望,“圣上呢?”

“圣上正在议事,所以……”月如说不下去了。

议事吗?或许在那个男人的眼中国事才是最重要的,他想要把自己的一切都献给这个国家,想要的只是他的子民幸福,甚至他可以为了子民的幸福,暂时将自己的事放在一边。

在苏维善的眼中,自己最欣赏这个男人的就是这一点,可是在现在这种情况却还是那么的心痛。

“不会来了吗?”苏维善的语气是满满的苦涩。她之所以可以坚持到现在,是因为心中还有那么一份希望,现在知道他不会来了以后,苏维善顿时失去了坚持下去的动力。

下一秒苏维善整个人都往**倒下去,婉贵妃看到这种情况得意的笑了,看来苏维善坚持不下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蒙麦王冲了进来,直接来到苏维善的床边,只不过他走进这个寝宫的时候他还是闻到了一股奇怪的香味,怎么这么特殊的味道,他还是第一次闻到。

虽然注意到了这股奇怪的香味,但是现在蒙麦王的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苏维善的身上,为什么全身出了那么多的虚汗,为什么她的的脸色会这么的苍白?

在苏维善完全倒下去的那一刻,蒙麦王及时的搂住了她的腰,苏维善也用自己最后的意识看到了蒙麦王的出现,也可以感受到他那只仅仅抓住自己手的右手的温度。自己好像可以感受到他手掌传来的力量,苏维善真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又重新有了力量,嘴角浮现了一抹浅笑,“你来了。”

看到苏维善的笑容的那一刻,蒙麦王的身体僵硬了一秒,那个笑容是那么的美丽,在看到这样的笑容以后,蒙麦王竟然庆幸自己在最后一刻赶来了。

“啊!”突然听到寝宫中有宫女的尖叫声,尖叫的不是别人正是一直都在苏维善身边伺候着的萍儿,“娘娘,出,出,红了!”

这个时候蒙麦王才注意到苏维善的下面出血了,让整个床单上都是血迹。也是萍儿的那一声尖叫让整个寝宫的气氛改变了。气氛变得紧张和躁动。

蒙麦王整个心都被提了起来,眼神很是冰冷的大声说道:“快传太医!”

传太医?来不及的。婉贵妃在心中得意的笑道。珍儿已经离开很久了都没有带着御医回来,说明那个人有好好的完成自己交给他的任务。

就在这个时候苏维宇出现在众人的面前,他注意到了那股奇怪的味道,也注意到了这种不正常的气氛,也看到了脸色极不正常的苏维善,心里还是有些担心的。

“不用通传了,太医已经来了。”苏维宇尽量很平静的说道,这样可以让本来紧张躁动的气氛变得冷静一些。气氛越是躁动对苏维善的身心都会造成负担的,现在这个样子的苏维善是在很是脆弱的。

这个时候珍儿拉着太医进入了寝宫中,她整个人都是拉着太医全速跑来的,她整个人的脸色都发红了,全身都在冒汗,看着现在她这个样子及知道她到底用多块的速度来到这个地方的。

看到太医的出现,婉贵妃的表情出现惊讶和不悦,没有想到太医竟然可以出现的这么的及时,为什么到最关键的时候,老天会帮助苏维善。

可恶!

太医一路都是跑来的,也全身出汗了,进入寝宫后他用自己的衣袖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就赶快来到苏维善的床前,正想要向蒙麦王行礼的时候,蒙麦王特地的吩咐:“免去那些礼节,快看一看善贵妃到底怎么样了,要是她有一个三长两短,你也就不用在这里了。”说这些话的时候,蒙麦王只是侧了侧头,握着苏维善的手没有一刻放松过。

太医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静下来,刚才的剧烈运动让他的心不能做到完全的平静,这样对治疗很不利的。

这个时候太医来到苏维善的身边,为她号脉,而蒙麦王对那些妃嫔很是很是严厉的说道:“你们全部都给我到外面去跪着,等候发落!”这些女人竟然想要害死苏维善,这一次他是不会轻易放过这些女人了!所以说他不会坐视不管了!

以前蒙麦王虽然对这些女人冰冷,可是却没有像这一次这么让人胆颤。没有人敢说一句抱怨的话,只好乖乖的出去。

“你就是婉贵妃吧?”在婉贵妃在最后一个走出去的时候,苏维宇也很冰冷的说道,“看来这件事结束后,我们之间也有一笔账要好好算一算了,你未免也太看不起我曼新王朝的皇族了。”

婉贵妃整个心都在颤抖,这是第二个可以给她这种感觉的男人,那种压迫力简直不输给蒙麦王,可是他到底是谁,那样逼人的王者气息,难道是曼新王朝的王爷?

看来现在的局势越来越不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