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世仇人:冷情王爷倒追医妃
字体:16+-

NO139准备婚礼

NO139准备婚礼

千娜的眼神闪过一丝伤感,但是依旧努力的让自己变得平静,故作镇静的说道:“没有。”

“没有吗?”凌洛寒的语气故作失落感,一下子就抱住了千娜的腰,嘴唇靠着千娜的耳边,用富有磁性的声音说道,“洛菲告诉我我一直都没有给你一个正式的身份,你知道的这几年有很多事情顾不上处理,所以便顾不上自己的私事,可是我感谢你的支持和理解,谢谢你的支持。”

“我真的发现自己根本离不开你了,所以从现在开始就永远不要离开我了。”凌洛寒很是深情的对千娜说道,那一刻千娜真的觉得自己的心暖暖的,以前的痛苦都无所谓了,“做我的新娘吧。”

听到新娘两个字,千娜的眼泪止不住,她真的等到了,一切的不悦都在眼泪中消减,“恩。”千娜点头答应到。

两人紧紧抱在一起——

“金灵,你在看什么?”千墨辰看到金灵一个人在千娜的寝宫外,还垫着一张凳子,像是在偷看什么。不过为什么没有在殿外看到伺候的人,难不成都因为金灵的出现吓走了?

想到这里,千墨辰无奈的摇了摇头,嘴角的笑意更浓了,没有想到这个丫头这般恶魔。可是她也是他具有特色的一面吧。

不过在千墨辰靠近金灵的同时,金灵转过头,将食指竖在嘴唇中间,示意千墨辰不要说话,自己则用很小声的声音说道:“墨辰叔叔,不要说话。”

千墨辰这个时候看到凌洛寒和千娜相拥的画面,再看了看金灵,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丫头可真是人小鬼大,不过这些画面还是不适合金灵看的太多的。千墨辰还是一把抱起金灵,将她带离这个地方,一开始金灵还是全身都拼命的挣扎,但是为了不被自己的皇帝舅舅发现,便没有叫出来,直到在花园中,千墨辰才放下金灵。

金灵的表情很是生气,不满的抱怨道:“墨辰叔叔为什么把我带走?”

“可是你偷看就不对啊。”千墨辰打趣道。

“我哪有偷看。”金灵想要据理力争,可是说出口才发现自己这样反而承认自己做错了事,很不好意思的脸红了。

看到金灵这个样子,千墨辰就觉得好笑,不过自己难得进宫一次,“你的母亲呢?”

“母亲不知道最近在忙什么,每天都很忙很忙,根本都不管我。”金灵有些抱怨的说道,不过千墨辰也知道为什么这个小霸王又在宫中横行霸道了,没有凌洛菲的管束,她在宫中就没有敢对她怎么,也就是那些宫人的苦难。

“那我们一起去看看你母亲到底在忙一些什么吧。”千墨辰拉着金灵说道。

金灵低着头做思考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半晌后,金灵突然抬起头一脸迷茫的问道:“皇帝舅舅从来都没有把我像抱千娜姑姑那样,你说舅舅以后会不会不宠我呢?”

千墨辰噗嗤一笑,没有想到金灵在“吃醋”,不过也难怪,她从小就喜欢她这个舅舅,“你这丫头想多了,谁不知道你的皇帝舅舅是最宠你的,不然你还可以在宫中这样的随意而为吗?只不过很可能,你要改口叫千娜姑姑为皇后舅母了。”

“为什么啊?”金灵还是有些不理解,虽然她也喜欢千娜,不过她不知道为什么要改变称呼。

“因为他们很快就要成亲了。”他也听闻最近凌洛菲在准备婚事,应该是在为自己的哥哥和千娜准备婚事吧。

“哦。”金灵似懂非懂点了点头,其实她说理解的成亲的结果就是她要改变对千娜的称呼,但是不会影响自己在凌洛寒心中的地位,其他的就无所谓了。

千墨辰再一次看到凌洛菲的时候,她正在安排婚事的具体的事项,毕竟婚礼马上就到了。千墨辰一开始也不打断她,只是在一旁安静的等着她。

将事情全部吩咐下去后,凌洛菲也松了一口气,这一次是自己哥哥的婚礼,墨丹国帝王的成婚大典,所以一点都不能马虎和简陋,这比她一年前为秀儿和权浩准备的婚事还累。一年前凌洛菲终于看到秀儿和权浩的感情确定下来了,两人都是真心实意的,而权浩也走出了自己那个感情枷锁,所以她很是高兴的将秀儿交到了权浩的手上。她也算是完成了当时对秀儿的一个诺言,让她嫁给好男人,凌洛菲也相信权浩是可以给她幸福。而两人的婚后生活也很美满,这样凌洛菲的心情又轻松了不少。

权浩现在是墨丹国的大将军,他说自己渐渐喜欢上了这个国家,所以也愿意一直呆在这个国家,而秀儿在曼新王朝也没有什么可以牵挂的,所以也留在了墨丹国,因为凌洛菲飞关系,还被封为了一品夫人,地位也很不一般。

“墨辰,你来了。”闲下来后,凌洛菲才看到千墨辰。

千墨辰淡淡一笑,点了点头,这四年来,千墨辰和凌洛菲的关系至始至终都是那样的,没有改变过,凌洛菲是一如既往的相信他也会偶尔的依赖他,可是却不是爱。

千墨辰也不知道自己是喜是悲,这样的关系不上不下,倒是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想要突破这层关系,又怕一不小心破坏了这份和谐,所以千墨辰一直不敢去改变这一切。他不知道自己这样做的对不对。

“在准备凌洛寒和千娜的婚事?”千墨辰问道。

“恩。”凌洛菲点了点头,“他们两人的婚事拖了很久了。”

“为什么,你总是想着别人的事,总在为别人的事情忙碌,”千墨辰的语气带着一些伤感,看到这样的凌洛菲真的让他有些心疼,“你什么时候考虑过自己,你就这么不在乎自己吗?”

凌洛菲飞眼神中闪过一丝伤感,但是还是很快就掩饰了下来,她故作平静的说道:“只要我身边的人可以幸福,这对我来说就足够了。”也许她现在想要看到的就是自己身边的人都找到自己的归宿,然后看着自己的女儿长大,其他的她都不想去多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