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世仇人:冷情王爷倒追医妃
字体:16+-

NO165你才是最适合的人

NO165你才是最适合的人

“师父!”凌洛菲有些激动的说道,自从那一次分别后,这还是他们五年后的第一次见面。

但是决明子的表情很是严肃,自己的一只手抓住了凌洛菲的手腕,他的表情瞬间变得严肃:“丫头,你怎么可以这样?当初你可以为了保住金灵甘愿忍受一切,可是现在却要亲手打掉自己的孩子!”

凌洛菲的表情出现一丝不易察觉的失落和自责:“这是最好的选择。师父也应该知道一个医者应该保住的是病人,不应该以任何原因让自己的身体出现差错而危害到病人的身体。”

决明子看着凌洛菲这个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丫头,我承认有时候你的执着让我自叹不如。”

不过看到决明子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凌洛菲心中的心头也算落地了:“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害怕自己在苏维善的事情上出现差错。现在师父出现了,就可以解决我的问题了。所以算我求师父,请你治疗苏维善!”

决明子看着凌洛菲,表情变得严肃,好一会儿后,才开口说道:“丫头,我曾经说过我的医术已经毫无保留的交给你了,而你现在也有二十多年的医龄,也不是一个初出茅庐的不知天高地厚的人。你应该相信你的医术早就超越我了。这个世界上医术最好的人不是我而是你,而且我现在也老了,不管是精力,注意力还是体力都远远比不上你,最重要的是苏维善在你心中的地位是特殊的,就凭这种特殊的关系会让你有更大的动力和帮助,再说你为了苏维善的病情已经研究了三个月了,没有人比你更了解苏维善的病情,对治好苏维善的病更有把握。所以不管从那一刻方面来说,你都是最适合的人,除了你现在没有人可以做到,丫头!”

凌洛菲听了决明子这番话后沉默了,本来以为师父来了,苏维善得到师父的救助一定会比得到自己的救助更大,可是师父却告诉她这个世上只有她做得到,这无形中给了她一种莫大的压力。

“那师父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凌洛菲有些不解,如果师父不是来治疗苏维善的病的,那师父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还及时的救了她,让她没有做出傻事。

“呵,”决明子淡淡一笑,“你要的东西可是被布告天下,这七样东西很难被集齐的,而且你还需要在三个月之内。知道你这丫头需要帮助所以我才特地来王都把你最需要的一味药给你,这药也是我三年前偶然得到的,因为珍贵所以一直都没有使用,现在也总算派上用途了。”说着决明子把那味药交到凌洛菲的手上。

凌洛菲一看刚好是她需要又没有的一味药。脸上不禁露出了笑容:“师父真的帮了我大忙了。”

“孩子的父亲知道这件事吗?”决明子认真的问道。

凌洛菲低着头沉默了,好一会后:“这件事也是我前两天才发现的,考虑到离苏维善生产的时间不到二十天了,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他正在为我寻找药材,还不知道。”

“不打算告诉他?”

凌洛菲摇了摇头,“一开始打算将这件事永远的埋藏在心中,让它成为一个永久的秘密。就当他不存在过一样。”

决明子看到这个样子的凌洛菲,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后说道:“要是他真的没了,你只会是在心中愧疚一辈子吧。你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从你保护金灵的时候就看出来了。这件事永远也不可能成为一件没有发生的事情,为什么非要欺骗自己?”

这个时候决明子起身背对着凌洛菲说道:“而且这个孩子对你来说的意义也是很不一般的吧,他是你们两人重归于好的见证。他要是真的没了,对你的打击不会小的,不然刚才你也不会落泪,身体也不会颤抖。丫头,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傻事,要是孩子没了你真的可以抛掉一切去救治苏维善?苏维善知道后会原谅自己?苏维宇知道了又是什么感受?你这样做伤害的人不仅仅是你腹中的孩子,还有你,苏维宇,苏维善,甚至更多的人!”

“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也许她真的做了错事,可是也是迫不得已啊。

“丫头,虽然在苏维善的事情上我给不了你什么太大的帮助,”决明子的表情变得很严肃,“但是至少我可以帮助你保住孩子,就算你要怀着孕救治苏维善,你的身体状态也会达到一个最好的状态。这也是我现在唯一可以为你做的。”

听到决明子的这番话,凌洛菲感动的流下了眼泪,她相对决明子说一句“谢谢”,却觉得喉咙有些哽咽,什么都说不出来。这个时候决明子轻轻搂住了凌洛菲,很是慈祥的说道:“不用对我说什么,我说过你就像我的孩子一样,所以我一定要保住你的这个孩子。接下来的日子你的精力只要集中在苏维善的病情上就好了,其他的由我来。你只要记住你现在不仅仅是在为苏维善为苏维善肚子中的孩子,还有你腹中的孩子!”

“恩。”只一次凌洛菲放肆的哭了出来,将这段时间的压力不快全部的发泄出来,这样她才可以用全新的自己去迎接最后一个也是最难的挑战。

当凌洛菲再一次平静下来后,凌洛菲很认真的对决明子说道:“师父,我怀孕的事情可不可以暂时成为我们两人之间的秘密。”

“你不打算告诉苏维宇这件事?”决明子有些不解。

凌洛菲轻轻点了点头,“他要是知道后,一定会紧张的,这对我治疗一定会造成负面影响的,所以不能告诉他,直到苏维善的孩子平安出世。”

决明子看着凌洛菲,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丫头,你总是为了他人着想。我答应了,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要保住你的孩子的。”

离苏维善生产还不到五天的时候,苏维宇和千墨辰几乎是同时回来,各带回来一种药材,至此七味药就有了其中的六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