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古鸿蒙
字体:16+-

第八十四章 祖巫被拦,莫道三界无高手.天浊神雾,阴陵真人显神通

此时,数千万里外正有那帝江、强良、天吴、奢比尸急速前来,虽还有数千万里,但对于这群在三界也是顶尖的家伙来说,却也如同近在眼前一般。

“哼哼,那群祖巫还真会挑时候啊。”

松甲哼哼两声,对于祖巫这种趁火打劫的行为很是不满。

阴陵呵呵两声道“废话少说,玉素,我们迎上去,也让那群祖巫清醒下,知道三界内的大神通者可不少。”

“呵呵,四位道友止步。”

正飞速朝明初城而去的四位祖巫被六人拦住去路,却正是除天龙外的六位真人。

眼见被六人拦住,四巫却无丝毫惊讶之色,招呼也不打一声,便直接开打,当真果断异常。

没想到四巫连话都不说便已开打,六人明显有些惊讶,不过,惊却不乱。

阴陵轻挑眉毛,挥手撒出一片蓝芒,流动之间荧光闪烁,甚是好看,对于这种阴陵撒出来的东西,即使是祖巫若无必要也不想沾染。

当下齐呵一声,连手挥出一掌,把这东西打散开来。

对于这种结果,阴陵显然早已料到,本来他撒出这些东西也不过是想争取些时间而已,如今目的却已经达到。

玉素冷哼一声,拔出诛天剑,身影一闪便朝帝江杀去,仇人相间分外眼红,这帝江在上次拼斗中,不光把他打成重伤,更把他的先天灵宝混沌珠损坏,此因果当真不死不休。

帝江也毅然不惧。

怪笑一声,与玉素战与一处,虽然如此,却也还是处处小心,即使以他的本事。

若被那诛天剑正面砍中,也是不好过。

这红冥,紫冥,青冥三人。

却也身影连动,迎上强良、天吴两祖巫,三人均是一步一步修行过来之人,根基扎实无比,配合之间也圆滑无比,功守之间锦然有序,牢牢地拖住两位祖巫。

阴陵也怪笑两声,拿出一五色幡,直接象奢比尸杀去,对于这个以天尸毒气闻名的祖巫。

阴陵可是早想领教了。

至于松甲,看了眼场上的形势,盘算下,自己到底帮谁好,可是盘算来盘算去,得出的结论均是谁也帮不了。

去玉素那里,开玩笑,看玉素现在那一副与帝江拼命的架势,估计上去后还没等他说话。

就连他一快给砍了。

至于红冥、紫冥、青冥三人,松甲上去却根本就是添乱,本来三人摆好地阵势,若被他上去添一脚,那明摆是给祖巫送机会。

对于最后的阴陵,松甲为了自己小命考虑,直接忽略。

眼睛转了两圈,松甲摇摇头,居然转身不见。

也不知去何处了。

阴陵拿幡一摇,五色毒雾大片飘起,层层叠叠的朝奢比尸飘去,其间雾气飘过之处,无论森林河川,均是树死河干。

当真歹毒无比。

奢比尸轻哼一声。

双爪一挥,大片尸雾飘出。

与那五色毒雾正撞个正着,一阵“扑哧,咯吱,哧拉”等异声传出,两阵毒雾交错摩擦,相互抵消。

把幡交到左手,依然摇个不停,大片毒物飘出,同时,右手不停,抬手之间一片蓝色颗粒抛出,接着,又有黑色颗粒紧随,再后边,无数血红颗粒再加,三种颗粒成阶梯壮朝社比尸而去,正撞在中间相持不下的毒雾之上。

那蓝色颗粒先到,当下便如烧铁入冷水一般,两阵毒雾同时一阵收缩,“扑哧”声中,大片雾气升起,朝四周阔闪,顿时,方圆百里之内伸手不见五指。

这雾也不是普通之雾,乃是阴陵精心研究地天浊神雾,专污人元神,歹毒无比。

“哼,以为凭一片烂雾便能拦的住本祖吗?”奢比尸冷笑几声,一声大吓,平空而起一身旋风,朝四周扩散,按一般情况来说,就算再浓的雾,也因该被这阵风给吹散了,可是此雾不但未散,反而更加浓密。

正当奢比尸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黑色颗粒又至,虽然看不见,可只凭声音奢比尸也知道是何物,抬手几道掌风,那颗粒还未到边已化为气体,化为气体后,却也正融入雾气之中,大雾又是一阵变化,雾气之中凭加一丝异味,奢比尸不防,吸入一点,只感到一阵头晕,差点把持不住一头栽倒,连忙把呼吸关闭,奢比尸才感到好些。

还好他是奢比尸,若换其他祖巫前来,就这么一下,也就结束战斗了。

刚把呼吸关系,第三种红色颗粒又至,还没等奢比尸反应,红色颗粒居然自己撞击在一起,同时覆灭,与此同时,雾气再变,整个雾气之内凭空多出几分压制,一身十成修为,立即被压至六成。

“哼哼,不就是雾气吗,难道就只有你阴陵一个人会不成!”冷哼一声,奢比尸把身子一摇,整个人“砰”的一声散开,化为一团雾气,融会于阴陵的天浊神雾中,在不见动静。

这边两人均是放出毒雾,笼罩方圆百里之地,僵持不下,这且不说。

却说此刻打的最激烈的两人,帝江四翅连震,整个人快的看不见影子,一瞬间便有无数爪朝玉素抓去,稍有不甚便有开塘破肚的危险。

玉素也不示弱,虽然混沌珠损坏,可毕竟只是损坏而已,还没到毁坏地程度,虽然此刻只能发挥出十分之一的能力,甚至连那混沌虚空界都使不出来,可是挪移能力却是勉强能用。

只见玉素也是身体模糊,紧追着帝江不放,一把诛天剑舞的虎虎生威,不让帝江有丝毫机会。

两人均是绝强之辈,再加上此刻又都拼红了眼,哪里还管的了这是什么地方,均是法力全开,招招搏命,往往两人一招拼出,方圆数万里被横扫一空。

只见诛天剑一剑斩出,便有那数千丈的剑气尾随,自然这剑气是不可能斩重帝江的,那么自然斩在洪荒大陆之上,两人便这么从天上打到天下,又从天下打回天上,期中造成的破坏当真不可计量,别的不说,就说两人交过手后,这方圆数十万里内的灵脉被毁坏一尽,千年之内别想有任何生物生存。

还好此处离人间颇远,不然他们也就不用争什么人教正统了。

两人虽然看似打地激烈,声势也浩大异常,可是真要分出胜负,却也不那么容易。

且不说这边四位祖巫被拦住,却说那边孔宣等人被阐教金仙围攻,此时当真已经险象环生,眼看随时都有覆灭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