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和舞(九功舞系列)
字体:16+-

第十章 人间一聚

开封依旧是开封。

百桃堂依旧是百桃堂。

客人依旧来来往往,姑娘们依旧温婉可人。

施试眉依然三楼倚栏眺望,只不过她身边多了独臂沉默的男子。

“为什么辞官了?”她支颔看着楼下热热闹闹来来往往的场面。

“聿修独臂,不宜办事。”聿修淡淡地答,还是很寡言少语。

“我当你会做官做一辈子。”她盈盈地笑,“辞了官有什么打算?

他摇头、抿唇,虽然相貌文秀,但神色甚是坚毅挺拔。

“你不说话我怎么知道你在想什么?”她开玩笑,“莫非想在我百桃堂长住?

聿修不答,眼望着楼下。

施试眉只好叹了一声:“还是打算行走江湖,丈三尺剑、管不平事?”

聿修摇头,终是开口答了一声,“我不会使剑。”

她转过头对着旁边吐了吐舌头,这人还是老模样,不知道什么叫做玩笑。吐完了舌头她若无其事地转回来嫣然一笑,“还是打算回家种田?”

“聿修无家可回,也没有地可以种。”他回答。

“那你难道要做绿林大盗抢劫为生吗?”她一把木梳缓缓插上发髻,流目瞪了他一眼,“在我身边站了一天了,究竟想说什么?

聿修又沉默。

她鼓着气瞪他,终于好气又好笑罢了,“聿木头。”她低低地学圣香骂了一句,这人就是这种德性,有时让人觉得很是好笑。这样的沉默已经好多次了,自从他决定辞官就常来陪她饮酒,有时候她觉得他有话要说却欲言又止,但怎么等也等不出他想说什么。

“下一任御史是位不错的人才,聿修既已残废,诸多不便,朝中微言既众,也无留恋之人,我也无心为官……”聿修此刻才回答她“为什么辞官”的问题,像是他想了很久。

“那你是为什么为官的?为江山?为百姓?为荣华富贵?”施试眉浅笑。

“我忘了。”聿修淡淡地道。

“忘了?”她怎么也想不到他会这样答,而且还是这么认真,“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不是为朋友么?”她微微一笑,“因为十五岁那年眼见开封强豪欺凌同住道观的朋友,你不忿世道不公,才求做官以持公义。”

聿修没什么表情,还是淡淡地说:“我忘了。”

这故事是圣香告诉她的,其中自然有加油添醋胡说八道的成分,但至少当真有过这么一回事吧?他从来不说他有过什么样的壮举,十多年为官,只一声“我忘了”,其中隐含了多少聿修不说的感慨,她很明白,却只是一笑。

“我下个月要去江南山庄。”他突然说。

“哦?”她浅笑。

“大概一个月回来。”

“哦。”

“你一个人……”

“我等你。”

***

江南山庄。

江南山庄庄主江南丰负手在大堂内等着,他手头上一件杀人怪事无法处理,本想请“白发”和姑射夫妻商量,但他们却说要上沪州采茶,请了朋友代为处理。他不知这位“白发”的朋友是什么样的人物,如果是全不相干的人,这件事分明危险,连累到不相关的人更是不好。这位朋友名叫“聿修”,江湖上并无这号人物,必是初涉江湖的年轻人,这种事让初出茅庐的年轻人处理,也大是不便。因此他在这里等,等着婉言谢绝此人的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