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面修罗
字体:16+-

第二十七章 画

独妍拿起她特制的铅笔,在一张铺开的长方形画纸上勾画着,时不时还抬眼看一下房间中坐着的四人,心中已经想好要画什么了。而冷耀、白言、花璃、皇甫滟四人却被她看得更加好奇她画的是什么了。

画画途中,时不时有人偷偷的走到独妍身边想偷看她的画,都被独妍警觉地发现,并奉送一记冷眼以示威胁。让四人不禁怀疑,独妍的背后是不是长了眼睛。独妍一看他们的神色自然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心中暗笑不已,她要是连这点警觉都没有,那她前世十几年的杀手不是白当了?

不过,若是被四人知道,独妍能够这么快发现他们全凭她的感觉,不知道会不会郁闷死?

再被独妍以无数记冷眼威胁过后四人也总算安分了许多,总算是安安静静的坐着等待独妍画完了。

终于,一个时辰过后,在四人要等得不耐烦的时候,独妍突然长吁一声,道:“总算画完了!”话音一落,就见四道影子朝她飞来,回神一看,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了四个人。独妍伸了个懒腰,十分自觉地让出位置,坐在窗边喝茶去了。心中十分期待他们看完后的表情。

花璃四人早就等的不耐烦了,正当他们实在忍不住想要直接冲上去时,终于听到独妍说画好了。立马就火急火燎的运起轻功飞了过去,就怕晚了一步,看不到了。

其实,独妍开始画画的时候他们就十分好奇。因为独妍用来画画的东西并不是常人所用的毛笔,而是一个短短的,细细的,一端有些尖的奇怪东西。见独妍用它在纸上勾勾画画,不禁更加好奇,这个奇怪的玩意儿能画得出来么?

可是,当四人看到那幅画的时候,却是彻彻底底的惊呆了、震撼了、感动了。只见那画上画了四男一女。一红袍男子有着长长的发丝,削尖的下巴,媚态横生的眼却透出点点寒芒,挺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这样的男子,不仅不会让人觉得他是个女子,反而更加突出了他的美。一黑袍男子抱剑站立,剑般的眉,星般的眼,薄唇紧抿,只在画中,就让人感觉到了他的冷峻气场。一白袍男子手拿折扇,面庞温润,眉目含笑,让人感觉一道温润如风的感觉,十分舒服。一黑色劲装的男子,手拿宝剑垂在腰侧,面容冷酷不苟言笑,此时不知看到了什么,鹰般的眼里竟流露出点点温柔与笑意,让人看了不由好奇,到底是谁能让这么一个冷酷的男子露出笑容?最后一身着黑色衣裙的女子仰望着星空,她就如同天上那一抹弯月,透出丝丝清冷与寂寞。

这五人,赫然就是花璃、冷耀、白言、青鸾与皇甫滟。这幅画,将花璃的妖媚,冷耀的冷峻,白言的儒雅,青鸾的冷酷,皇甫滟的清冷极好地体现了出来。在画中都能感受到他们各不一样的性格气质。显然,画这幅画的人有着极其深厚的功底,是旁人所不能极的。

四人万万想不到,在他们眼中极其普通的东西(铅笔),竟然能画出这么好的画来,如此的清晰明朗。而更让他们佩服的,则是独妍的画技。她才三岁啊!到底是怎么画出这幅许多画师都画不出来的画作的呢?不可否认,他们被深深地震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