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面修罗
字体:16+-

第一百六十四章 花璃的故事(六)

花璃感受着身体内的力量,很是高兴,轻功他已经掌握的差不多了,但别的东西他却丝毫都不明白。不过,却也不急,日后有的是时间,只要能够逃离这个鬼地方,就一定能慢慢的找到运用身体内这股力量的方法的。花璃坚信。

走到窗边,将窗户推开一丝缝隙,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外面的景象。

这个窗户位于南方,有一名大汉守着,背对着花璃,所以不知道他身后的情况。正因为如此,花璃才敢如此明目张胆的推开窗户。

看着那个大汉木愣愣的站在原地看守,根本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存在,花璃眼中一闪而过的诡异之色,似有红光一闪而过,显得诡异而妖媚。

抬脚踩在窗棂上,纵身一跃,便出了房间,脚尖轻点墙壁,整个身体向上跃起,短短几秒钟时间,便已经到了房顶上。

夜风吹动着他的衣摆,红色的衣衫飞扬,他的人却如同磐石一般立着,不肯撼动分毫。花璃微微眯眼,看着下方的四个大汉,站在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一目了然。红润的唇勾出一抹讥讽的笑意,即使他现在有足够的能力杀了他们,却并没有兴起这样的念头。或许在花璃眼中,这群人,根本就不配让他来杀。这样的事情全天下多了去了,他可不想事事都去管。

没再理会下方的四人,花璃运起轻功,纵身离去。

“随后,我便入了武林,从此生活在武林之中。然后,每过一个月或是两个月的时间,那种疼痛便会出现一次,然而,与那个疼痛一起出现的,是我那诡异的武功,好像每一次都会增强,我也有试图去修炼过这个武功,可是总是没有办法控制好它,所以便也渐渐放弃了……然后就开始全心全意的练习我的鞭子,然后再在武功增强之时将它化为己用,没有再顾其他。然后,一直到我当上武林盟主,遇见你……接下来的事情,你也都清楚了。”花璃淡淡地道。

独妍蹙眉。突然,她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双眼盯着花璃的眼睛,急急地问道:“那……这么说,在那一次客栈房间里我们聚过一次之后,这一次见面,你的武功好像又提升了一个层次,原来我还能勉强抵抗你,现在,我们若是交手,我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地。也就是说,你那样的疼痛又发作过一次?”

花璃眨了眨眼睛……他的娘子,可不可以不要这么聪明?

独妍一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了事情的答案。不过,她仍是不让花璃遮掩过去,双手死死的抓着他的衣袖,眼睛也没有移开分毫,都是表明了她的坚决。

花璃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娘子,你又何必执着于此呢?”

独妍依然固执:“我只是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不告诉我?”

花璃眼中闪过一抹亮色,身体猛地凑上前去,揽住独妍的腰,在她耳边呵着气道:“小娘子这么担心为夫,为夫心中甚是高兴。不过,为夫怎么会对娘子动手呢?娘子莫要想太多了!”

不过,独妍是什么人?怎么会被花璃如此就迷住?双手一翻压在他的胸前,不再让他前进半点,依然固执地道:“别打岔,我是不会放弃的,说还是不说?”

见她这样子,花璃知道是没有办法了,哀怨的瞅了她一眼,妥协道:“说。”

独妍知道他这是在宠自己,若是他不想说的事情,无论别人怎样逼问,他都是不会说的。可是……自己才说了这么几句,他便妥协了。虽然这种被宠着的感觉很好,可是……自己这样做会不会让花璃为难?

花璃感觉到自己胸前的小手渐渐没了力道,有些疑惑的抬头看向独妍,却见她一脸深思的看着自己,不过很明显,她并不是真正的在看自己。一看她这样子,花璃就忍不住扶额叹息,他的小娘子啊,可不可以不要想那么多呢?

伸出手臂,趁独妍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将她搂到自己怀里,然后再坐到椅子上。将头埋在独妍的发间,嗅着独妍独有的味道,轻轻呵气道:“娘子,不要多想。在为夫眼里,你就是最特别的。”

独妍心中一暖。可是,这个花璃,也太不自觉了吧?连这么一点揩油的机会都不放过。弄得她耳际痒痒的,但是又颇为舒服,心里却像是有一只猫爪子在不停地挠啊挠啊,让她有些不满的蹭来蹭去,轻声道:“璃!说正事呢!”

花璃轻笑起来,放过了独妍。倒不是因为独妍,而是因为他怕再这样下去,自己就会受不了了。“好了,说正事。”

“嗯。”独妍舒服的窝在花璃怀里,懒洋洋的嗯了一声,道:“说吧。”

花璃好笑的看着她这种太岁爷的样子,不过却也很是享受独妍这般依赖他。“其实,就在娘子你入魔昏迷的时候,有发作过一次。”

独妍心中有些发涩,难怪,武功那么高的璃,脸色竟会那般苍白……可是,他为什么不跟自己说?

感觉到抓着自己衣袖的小手微微紧了紧,花璃低下头,正好看到独妍紧闭的双眸,可能是感受到他的注视,如同蝶翼的睫毛微微颤了颤。

花璃一声轻笑,垂下头来,红唇紧紧地贴上独妍的粉唇。

感受到自己唇上的触感,独妍一惊,猛地睁开眼睛,却无意间撞进了花璃那双温柔又含着笑意的眸子里,那双眸子里的温柔如同潋滟水光,一圈一圈的荡漾开来,让她的心不由得悸动不已。

花璃闭上眼,从她紧闭的唇缝间进去,撬开她的贝齿,轻柔的汲取着她的甜蜜。

一会儿之后,花璃松开了她。

独妍轻喘不已,面色微红的瞪了他一眼。

“娘子……”花璃无辜的眨了眨眼,道:“可不是为夫不愿意告诉你,只不过你当时身体虚弱,为夫可不想让你担心……”